镇魔六道经,每一层次都有一门相应的能力。

第一道,是最重要的,名震天下的血镇山河神通。

第二道,就是封天锁地,将天地元气锁住。

此法一出,方圆百里之内的元气被锁住。

用一点,就少一点。

完全消耗干净,此地就成了末法之地。

只能靠自身的力量,驱动武道秘术、绝学、神通。

消耗的能量,不能得到补充。

也不能借助武道绝学、秘术、神通撬动天地之力,进行杀敌。

这项能力,唯一的缺点,天地元气被封锁,自己也陷入与敌人同等的状态。

以百里飞鸿为中心,天地间弥漫的元气,被凝固。

同时,一股强大的斥力,将外界的天地元气隔绝。

这一项能力,不是绝学,不是秘术,更不是神通。

是镇魔六道经修炼者的天赋。

“作茧自缚,难道你以为自己元胎境积累的元气,比我神通境更高吗?”

薛明手中阴雷魔火剑横空,肉身化作幻影,刹那间,手中剑绽放千百朵黑色雷霆炼化。

方圆百里之内的元气都被他搅动,凝聚于他的剑上。

一剑之下,爆发薛明有史以来最强势的一剑。

“技能之书,升级血镇山河。”

还有64点经验,就能升级血镇山河。

但是,百里飞鸿明白,这64经验,可能需要消耗的技能点,比任何一门功法都要多。

【扣除6400技能点,神通血镇山河升级至第四阶。】

剑锋如狱,阴雷地狱,冰火地狱。

薛明的攻击,让他觉察到,金光不败横练功第四层,都未必能抵挡得住。

若是单纯硬抗,必定受伤。

“血镇山河!”

滚滚如大海般的血气,直冲云霄。

薛明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比刚才血气强大数十倍的力量在绽放。

冥冥中,薛明彷佛看到了天地间,连成一片的山海百川,大元无数英灵在百里飞鸿的身后呈现。

他们不屈的意志在咆孝,融入到了眼前这位年轻人身上。

武道意志实质化般,冲击着他的心灵。

体内幻魔元气,被压制得在哀嚎。

血液凝固。

神通运转不畅。

最让薛明恐惧的是,他彷佛被镇压在虚空,一动不能动。

这是大元帝国的威势,被眼前这位镇守使,以血镇山河勾动,将他禁锢。

漫天的黑色莲花雷霆,一道夺目的拳头,凝聚了大元半壁江山,以恐怖的伟力,直接将这一剑轰碎。

虚空都在颤抖。

阴雷火焰剑一触即碎,拳头以无敌的姿态,一拳将胸膛洞穿。

五脏六腑直接被打爆。

胸膛露出巨大的胸口。

而薛明的身体倒飞,狠狠地砸在树木上。

高手过招,一招见生死。

薛明口吐鲜血,双眸暗澹,脸上露出苍白的笑容。

“十二炼血,血镇山河四阶。勾动大元国运,将吾禁锢,一拳要了我的命。”

薛明的声音很洪亮。

肉身破损至此,常人当场会死亡。

可他的灵魂,于然是如此强大。

“难怪所有宗门,都痛恨镇魔司。当年集合大元最顶尖的武道高手,创造出镇魔六道经。诸多宗门并不畏惧,唯独对血镇山河感到恐惧。”

薛明巍巍颤颤站起来,胸膛巨大的伤口,鲜血不断涌流。

背后的飞元峰塔树,枝丫不断晃动,树叶沙拉拉地响动。

薛明的血,成了这棵树的养分。

“要怪,就怪你没长眼,招惹到本官头上来。”

百里飞鸿冷漠地道。

但,他并没有继续往前。

到达薛明这等层次的高手,想要将他斩杀,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

身体的造成的伤势,并不能将一位神通主杀死。

其灵魂,其神通,都是他的立身之基,唯有将两者毁去,方可真正意义上将一个人杀死。

而不是生物上的死亡。

薛明抚摸着身体流着血的洞口。

“肉身,终究是皮囊。”

“但这皮囊,也是人体大丹,舍弃了怪可惜的。”

百里飞鸿后退数步,寒意袭来,未知的凶险,刺激着他的感知。

此时的薛明,很危险。

却见薛明的身体开始枯老衰败。

化作一道道黑色符文,编织成一间介于阴阳的府邸。

“冥府?!”

“人,唯有身死,才能落黄泉。”

薛明对于自己的死,没有任何的恐惧。

彷佛,这是他的后手,也是他的决心。

“败于你手,也让你全了我的决心。百里飞鸿,希望下次见面,不是我来驱禁你的灵魂,带你下地府。”

薛明如今是灵魂状态,可他的身体内,半张古老的符箓,却让他此时的状态变得极为诡异。

他没有回头,推开阴森的府邸大门,踏入府邸,消失不见。

百里飞鸿才如释重负。

再回想那半张符箓,大脑却是模湖,记不起符箓的模样。

“是冥府吗?”

百里飞鸿不敢确定。

胜利的喜悦被冲澹。

他不断思考,这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世界。

最诡异的是,强如人仙者,都不曾出外太空,手摘星辰,攀登月亮。

以他现在的修为,若是在地球,完全可以行走赤身行走太空。

可这世界不行。

星空未必是自己认知状态下的太空与群星。

地府,是真的存在的。

而地府阴司的构成,却没有任何人说得清楚。

冥府追求万载,想要活人下黄泉,求而不得。

唯独死者能进入黄泉地府。

薛明这状态,可以说是死了,也可以定义为他并没有死。

没有人知道,死亡后是什么样子的。

尝试的人,也不会给他结果。

可人人都像薛明这般,其实死亡真的不可怕,只是换一种形态继续活着。

念及此,百里飞鸿想到了纪小倩。

若她还活着,除了她是鬼魂状态,真的与人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身体,可以凝气化形。

【斩杀邪修,获取技能点。】

技能之书却给他带来了一份大礼物。

并且解除了百里飞鸿心中的疑惑。

薛明,他死了。

在这世界,他死了。

“神通主的技能点奖了一万,这可真的是丰厚的奖励。”

抬头看向飞元峰塔树。

百里飞鸿突然沉默了。

他们就是在这棵树底下战斗,激烈的血气,元气、神通之力都未曾伤及这棵树分毫。

可怕的是这棵树吸了薛明的血。

按照百里飞鸿的逻辑,想不通的东西,为了预防万一,他会一刀将这棵树砍了。

但这念头一起,百里飞鸿就感觉到一股大危机降临。

此树若倒下,大恐怖必将降临。

飞元岛,都可能因此而毁灭。

飞元峰塔树,如此夸张,如此奇特的树木,能存在如此之久,不被毁灭。

处处透着古怪。

百里飞鸿也不久留。

再去寻找花间派另一位神通主,已经无踪无影。

在薛明战败之时,石敬轩逃跑了。

不带一丝拖泥带水。

另外,被他阻拦的宗门高手,同样如此。

薛明战死!

死在镇魔司的血镇山河神通下。

这门神通再次增添一道战绩。

“四阶的神通,已经能涉及到了天地某些神秘力量的层次了吗?”

所谓国运,在百里飞鸿看来,都是虚的。

可是,这次施展血镇山河神通,却感受到了大元浩瀚的山河。

数之不清舍身为国为民的英灵身影,寄宿于国运,用自己最后的信念,守护这片大地。

“难怪谷梁皇室无畏太一门,无畏诸般宗门。”

若是由圣上,施展出这一招神通,那该是何等恐怖的威能!

沉吟片刻,放弃追踪花间派的神通主,开始返回镇魔大楼。

西岛,乃是飞元岛的禁地。

飞元岛接近魔鬼海,是身处深海的孤岛。

有什么厉害的妖魔鬼怪跑到了岛屿上,一点也不稀奇。

妖魔鬼怪之祸,一直是人类生存于此间的大敌。

若真的存在,一尊极为强大的真妖、真魔。

百里飞鸿就算有五十万技能点作为底蕴,都未必能抵挡得住。

“真......是......有趣的人类小家伙......”

飞元峰塔树皮上,呈现出苍老的面孔。

看着消失的人类,它露出诡异的笑容。

“快了,快了。就差一个契机,天地就开始复苏了。”

望了一眼,五彩缤纷的元气。

“浓度太低了,一尊像样子的魔神后裔,都难发挥出完全体实力。”

“污秽之气,却是太多了。魔神的子嗣,都被污染,沦为本性动物。”

“是神魔死后,散发的死气。”

“我从百万载的休眠醒来,耳边传来魔鬼海的低语,这是战争的号角。”

树木上苍老的面孔,又渐渐地归于平静。

“我的一丝欲望,竟然诞生了神格,倒是可喜可贺。”

“人类,终将走向寂灭。在毁灭前,将欲望的种子保存下来,也算是我做的一件好事。”

记录着这大地的烙印。

又代又一代。

换了多少代的主宰种族。

都不曾逃过清洗。

“黄泉路,已经留意到了此界了吗?”

“这可是灾劫的苗头。”

......

“师兄,死了?!”

石敬轩不敢置信地道。

他父亲曾说,薛明是未来的武圣。

是花间派的未来。

薛明死了,意味着未来断了?

“师兄真是高风亮节。”

“死了,我倒是可以在潜龙榜进一位。”

石敬轩从失神状态中回过神来,轻笑几声。

他曾是花间派的天才。

可却被薛明压着一头。

现在薛明死了。

自己,终将成为会花间派未来的掌教。

再没有竞争对手。

似乎,损失也不大,反而略有收获。

“阴阳天宗的江玉儿这娘娘,倒是逃得快,若是将他擒获,可是大功一件。”

对方与自己千里迢迢,从大元帝国而来。

观看了这场战斗,必定很失望。

这不男不女的家伙,胆子小,现在恐怕吓破胆,灰熘熘滚回阴阳天宗。

“此事必须要上报给宗门。”

“百里飞鸿此人身上透着古怪,如此断时间内,掌握了斩杀师兄的实力。若是让他继续成长下去,又是一尊武圣。”

“不,甚至他有机会,冲击人仙之位。”

石敬轩踩踏着阴影之云,摇着手中的扇子,分析道。

他将秘密带回去,宗门就不会对自己责难。

“宗门那群老不死,一定对百里飞鸿青睐有加。”

石敬轩露出狰狞的笑容。

他甚至能看到,那群老不死,一定会对百里飞鸿感兴趣。

可以预想局面,不是百里飞鸿被活擒,就是宗门那群老不死死亡之日。

“要尽快,将消息传回去。”

阴阳天宗同样有这些宗门宿老的存在。

百里飞鸿从天而降,落在马百川马车厢上。

马百川有所觉察,抬头看到是百里飞鸿,连忙停下马车。

“大人,你没事就太好了。”

马百川激动地道。

赶路的途中,他心情很忐忑,结果是跑错了路,迷失在西岛内。

“这次敌手很棘手,解决他的时间稍微长,对了,你为何还不出西岛?”

面对百里飞鸿的反问。

马百川这魁梧的汉子,满面涨红。

“大人,属下迷路了。”

马百川如实回答。

“行,我指路,你沿着我指示的方向走。”

百里飞鸿进入马车后。

“向右前进十里路。”

马车轻快。

百里飞鸿闭着眼,脑海回忆着刚才战斗的点点滴滴。

对这场战斗开始复盘。

马百川不敢迟疑,驾驶着马车,往右直行十里路。

“往左,前进三十里。”

耳边再次响起镇守大人的声音。

中土,中州省。

天柱山,乃是天下少有高耸入云端的山峰。

山峰之行,有数十位强者,盘膝而坐,闭目修炼。

他们围着天龙仪而坐。

“薛明,陨落。”

“百里飞鸿,潜龙榜第六。”

这些强者谈论,天龙仪呈现出来的信息。

正是天龙仪的变动,让他们注意到了薛明的死亡。

“花间派的薛明,将幻魔大法修炼到了极致,实力已经是最强的神通主之一。却轻易被百里飞鸿斩杀。可见,这位镇守使的实力有多可怕。”

这些强者的谈论,嘴巴不动,神识交流。

“看来镇魔司,这次是挑选对了人。”

百里飞鸿这次荣登潜龙榜第六,而薛明从潜龙榜上消失。

明眼人都看出,花间派的薛明,已经死亡。

这消息从天柱山开始蔓延,很快整个宗门都知道,潜龙榜上第六的薛明,被人杀了。<.

宗门弟子一片哗然。

而一些宿老,却被激起了兴趣。

“大人,都督府,已经将阁。”

秦铁生兴奋地冲入百里飞鸿办公室。

“燕都督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而他,可以学习更多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