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杨巡检这家伙会通灵?”

百里飞鸿讶然道。

什么千奇百怪的能力都跑出来了。

“大人,杨巡检是飞元岛最会破桉的巡捕,他崛起微末,一步一脚印,走到了今天巡捕司的位置。”

胡作为深吸口气,抱拳作揖:“还请大人,给予杨巡检足够成长的平台。”

胡作为躬着身,行礼。

“镇魔司,能者上,无能者下。他若有能力,镇魔司就是他最好的平台。他若是无能,进入镇魔司,就是死路一条。”

百里飞鸿并没有扶起胡作为,胡作为在为杨巡检求情。

他明白胡作为担心的是什么。

担心杨巡检从巡捕司过来,会被视做叛徒看待。

今日之后,巡捕司已经没有杨巡检立足之地。

这一次参加镇魔司考核,置之死地而后生。

飞元岛不像其他地方。

因为政治环境潜在的因素,加入镇魔司,本身就是一件极大风险的事情。

杨巡检不畏风险,想要加入镇魔司,若是今天不收他,镇南水师就不会放过他。

“本官不可能庇护你们一辈子,趁着我还在飞元岛,你们若是不争气,今日享受的虚荣,明日就是你们的死穴。”

百里飞鸿阐述一个残酷的事实。

飞元岛不会因为他一个人存在,改变政治因素。

他走了,镇魔司就会倒下。

今日,百里飞鸿可以镇压飞元岛上所有势力,让镇魔司作威作福。

明天他离开之日,被镇压有多恨,反击就有多强烈。

“大人,我们八位老不死,已经活够了。多享受一天光荣,都是在发梦。但今日镇魔司重开,面向飞元岛,招收过来的年轻人,他们若不能有足够的成长空间与平台,未来前程暗澹。”

胡作为感叹道。

八条老狗,给人宰,别人还嫌弃弄脏手。

“人是靠自己的,命运终将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在飞元岛开拓的事业,他们守得住就守,不能守,那就要尝试自己抉择后的恶果。”

看着通关三轮考核的人们,满面荣光。

很多人看到了现在镇魔司的好。

是因为有他百里飞鸿的强大撑出来的好。

终有一天他会离开飞元岛。

这时间不会太久。

“时间应该足够。”

百里飞鸿的目光落在陈星炎身上。

父亲痴呆,失去了知州位置。

他们陈家是飞元岛的权贵家族,从天上堕落到了泥潭里。

炼神层次,火相天赋。

天生火焰掌控者。

最顶尖的武道天赋。

最重要,陈星炎身上有一股傲骨,以及他独立的主见思想。

若是此人生在大元帝国大家族,此时必定是名满天下的潜龙榜风云人物。

百里飞鸿的天才,是建立在开挂上。

这人身上有一股气,若是经过自己调教一年,未必不能替代自己的位置。

飞元岛对于他来说,终究是过客。

若不是八位老大爷,百里飞鸿根本不会重建镇魔司。

一人,镇守,既是镇魔司。

有了培养继承者的心思,全因为公羊琰。

或许是因为她,一直在培养自己,让自己代替她的位置。

只是,命运不曾掌控在她的手中,她只是一颗棋子。

百里飞鸿也是一颗棋子。

但飞元岛让他拥有了成为棋手的成长空间。

成为一名合格的镇守使非他所愿。

他更喜欢做一名自由的镇魔人。

“五位拥有天赋的考核者,免去武道测试。”

百里飞鸿交代一声,转身离开。

他的声音很大,相信修炼过武功的人,都能听得到。

可能有人不满。

但不满又如何?

这世界本来就不公平,给予别人特权,是他百里飞鸿的特权。

镇魔司,他说了算。

秦素青露出错愕。

她修炼了武道,可是从没有与人交过手。

比武环节,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

陈星炎却皱起了眉头。

不过,看到考官,他就没有任何战意。

并非考官太弱了,若是他们处于巅峰状态时候,陈星炎都未必能打得过秦铁生。

狂刀秦铁生,那可是英雄人物。

尽管英雄迟暮。

三位甲等镇魔使,秦铁生、东方耀、陈山岭,可都拥有拼命的能力。

可能,使出杀招,这三个老家伙也会死。

但可以一命换一命。

谁愿意和这种老头换命?

杨巡检面露尴尬。

五位天赋者中,以他年龄最大。

而且,还是从巡捕司中跳槽过来。

现在直接走后门,难免外人会说闲话。

他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已经决定走上这条路,外界的风风雨雨,扰乱不了他的心智。

在镇魔司内,暴风雨来了,还有镇守使这座大山挡住。

余下的考核者,没有任何意见。

第三轮后,留下来了一百四十六人。

镇魔使招募的人员:

镇魔学徒:八十八人。

镇魔使:二十二人。

合计:一百一十人。

进入镇魔司的几率很大。

第四轮考核,百里飞鸿没有参与。

其实,这些参加的考核者,谁进入镇魔司,他心里已经有数。

......

“镇魔司招收了一百一十人。”

“陈星炎成了甲等镇魔使。”

“杨成飞加入镇魔司。”

“上官镇成了乙等镇魔使。”

一条条的消息,在飞元岛内传播。

落入各大势力的耳目内。

都督府出奇地平静。

上官家族引发了巨大的波澜。

上官家族一直希望上官镇走上参军这条路。

以上官家族在镇南水师的影响力,不需要多久,上官镇就能成为一个将军,独领一支小舰队。

这是上官家族寄予未来的年青一代。

却跑到了镇南水师的死对头成为了镇魔使。

若是燕都督怪罪,他们家族的利益,将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但,此时,上官镇已经成为镇魔使。

一日镇魔使,永世镇魔人。

除非死亡,没有人能离开镇魔司。

这是镇魔司的铁律。

比宗门规矩更森严。

他们可以反抗。

可他们反抗的人,叫做百里飞鸿。

来了飞元岛才多久?

就将镇南水师,甚至都督府打得乖乖地将诸多武功秘籍,送回镇魔司。

燕飞本可以偷偷送回去。

可是他不敢。

西岛上发生得事情,他是清楚的。

花间派圣子薛明死了。

被百里飞鸿给打死。

薛明是何人?神通巅峰层次高手,潜龙榜第六。

当今世上,所有神通境中排在第六。

飞元岛的人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可他燕飞知道。

燕家的老祖也不过是一尊法相境高手,已经是镇压家族的底蕴。

代表着百里飞鸿将自己打死,家族老祖都不会为自己出面。

燕家只会视若无睹。

这就是威慑力。

燕飞不敢赌。

飞元岛上的一切,到了这一步,他已经开始考虑镇南水师的退路。

只需要攻陷魔鬼海峡,拿下魔鬼海峡沿途的小国、海岛,镇南水师阵地往前移,飞元岛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是,飞元岛却被他镇南水师制衡。

通过掌控魔鬼海峡,间接地掌控飞元岛。

甚至,燕飞已经设想好了未来他的前景。

镇南总督。

真正的一方诸侯。

“事情发展太快了。”

“百里飞鸿的实力增强太快了。”

连续用两个太快形容百里飞鸿。

更让燕都督绝望的是,法蒂看不到百里飞鸿的未来,他的身上笼罩一层神秘的迷雾。

这是法蒂觉醒了天赋后,第一次失利。

预言反噬的后果还算好,只是三个月内,不能动用能力。

“如此人才,太子殿下,应该喜欢。”

燕飞对付不了百里飞鸿。

但他可以将百里飞鸿拉到自己的阵营。

若是通过百里飞鸿,将公羊琰拉拢到太子阵营,那就是天大的喜事。

有了公羊刀圣的支持,太子登上宝座,稳如泰山。

如今,圣上临近寿终。

几位有实力的皇子背后,都有强大的势力支撑。

对太子形成了巨大的威胁。

公羊家族、镇魔司、神监司都是圣上的人。

谁当了圣上,他们支持谁。

镇魔司内部已经被诸多势力渗透,五宿老的态度不明确。

神监司高高在上,不参与朝政。

公羊家族就成为重要的砝码。

这也是,某位皇子,一定要娶公羊琰的原因。

而这位皇子得到了羽公子的支持。

只是,公羊刀圣宠爱的后代,只有公羊琰。

像羽公子这些,相差太多代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百里飞鸿若是不识趣,自然由太子党收拾他。”

燕飞再次展现容颜。

他是太子党,但更喜欢的是自己。

将在外,统领大军太久了,飞元岛上若没有百里飞鸿,他就是皇帝。

......

“镇魔司成气候了。”

王沁面色凝重。

她是花间派的弃徒,年龄却与薛明相彷。

自然明白,薛明的恐怖。

这是一尊未来的武圣。

如今死在飞元岛,花间派不惜一切,都会斩杀百里飞鸿。

无他。

潜龙榜第六的位置,关乎花间派未来。

天龙仪掌控天下武运,并非说笑。

这武运,就是武圣之运。

多少英才,被挡在法相这一步,再难跨越半步。

“我必须离开飞元岛。”

王沁明白,花间派若是再派人来,一定会找到她。

黑天神教庇护不了她。

留下一封信,王沁身影消失不见。

飞元岛,不是久留之地。

她也不给陈韬与贾仁义反应的时间。

百里飞鸿杀了潜龙榜第六,不会是杀鸡儆猴,而是捅了马蜂窝。

他根本不明白,镇魔司的人,登上潜龙榜,就是暴露在宗门眼底下。

百里飞鸿越强大,宗门杀他之心,就越强烈。

因为,登顶潜龙榜镇魔司的人,将会有很大的可能,修炼出镇世法相。

镇魔司数百年来,成为镇魔种子的人数,数千上万不止。

但从镇魔司设立,到今天为止,只有五宿老修炼成功。

他们是镇魔司对抗宗门的底蕴。

若是再来一位镇魔宿老级别的存在,朝廷真的可能再次马踏江湖,灭掉宗门。

“大元圣上,寿元将终!”

天子命不过百。

太一门把持天道,以无上神通,将谷梁皇室钉在诅咒上。

马踏江湖并非为了将宗门权柄收回。

王沁看过花间派的密鉴,其中提到,高祖马踏江湖,为的是长寿。

打破太一门的铁律。

灭绝天下武运,剪除太一门帮手,将太一门道主逼出来。

“百里飞鸿必死无疑。”

飞元岛很有可能会被抹掉。

宗门的手段,非外人能想象。

人仙的底蕴,尚在。

甚至魔神的遗脱,都有封印于各大宗门。

这是威胁谷梁皇室的一把剑。

第六位将镇魔六道经第五道修炼出来的人,不可能出现。

王沁逃了,拼命地逃。

她甚至不曾停歇,往法拉帝国潜逃。

......

东洲省。

镇魔统领府邸。

宫宇看着手中情报,久久不能言语。

情报的内容,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一直以为,百里飞鸿只是一个潜能极大的人。

修炼成了元胎境,被天龙仪捕捉道气韵,推演出未来,所以,将他排在第十。

但很显然,百里飞鸿的实力同样能进入潜龙榜第十。

并非只是潜能。

宫宇已经是神通境巅峰。

他的岁数早已经超过五十岁,自认以自己的实力,薛明都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不是对手,和被杀死是两个概念。

他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焦急。

宫宇明白,自己做了一件蠢事。

那就是将百里飞鸿调离东滨城,前往飞元岛。

将井底之蛙,放飞。

四海之地,鱼跃龙门,一飞冲天。

此时的百里飞鸿,已经不是任何人都能随便拿捏的了。

他宫宇也不行。

在东滨城,百里飞鸿是他的下属。

他还有借口与手段对付百里飞鸿。

飞元岛的镇魔司是独立于任何省府之外,独属于总司管辖。

“公子,飞元岛传来情报。”

宫宇将手中的纸条递给公羊羽。

公羊羽第一次见宫宇如此严肃。

就知道出了大事。

“薛明?阴雷神薛明?”

公羊羽勐地抬头,看向宫宇,双眸彷佛在说,潜龙榜第六的薛明为何要杀百里飞鸿?

难道他也懂得夺运之术?

“他是为石敬轩前往飞元岛,杀死百里飞鸿。”

“愚蠢的花间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公羊羽叹息道。

“百里飞鸿必死无疑。看来,我要到飞元岛一趟,将他杀了,免得他被他人所杀,提前给他解脱吧。”

吞噬

公羊羽有多强?

潜龙榜第五。

但真实的实力,就算宫宇手段尽出,未必能在公羊羽手里活过五十招。

“公子,大公子前往天柱山了。”

宫宇叹息道。

公羊羽站起来,皱着眉头,来回走动。

“大哥,应该找到太一门位置的线索了。”

“准备灵鹰,我要前往天柱山。”

二话不提百里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