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师大捷,全城庆祝。”

“若此时袭击镇魔司,是否能将百里飞鸿杀死?”

“难度不小。”

“不过,对方的实力不弱。”

“这次闻风而来的神通主可不少。”

“以我们的实力唯有浑水摸鱼。”

“听说某宗门下了悬赏,以一道极道武学为奖励,谁杀了百里飞鸿,提着他的人头,可以获得这门极道武学。”

“某宗门是太一门吧。”

“嘿嘿,噤声,这可是太一门,若是被朝廷发现,你知道太一门的下落,那群镇守将绝对不会放过你。”

“镇魔司现在自顾不暇,还有心情管我们宗门?”

“谷梁大元八百年的天下,也快要走到了尽头了。”

“谷梁皇室没有那么简单。”

“大变之世已至,谷梁必死,此乃道主所言。”

“传闻,那位禁忌般的预言者,对谷梁皇室预言了。”

“谷梁必灭,率先从东滨城开始。”

“百里飞鸿就是东滨城的人,不知道是否东滨城的气运将尽,诞生了这位天才人物呢。”

“杀了他,不就知道了。”

“太一门流传夺运之术在外,对付的就是朝廷。”

“真是该死的朝廷鹰犬,压制了我们八百年。”

大量的神识在飞元岛上空蔓延。

组成隐蔽的网络,让他们交谈更加容易。

神识之网,此乃宗门最近研究出来的一种特殊秘术。

听闻,地煞炼器宗正在研究出一种,可以通过天地之间能量传递的波动,就能实现互通的连通器,一旦成功,未来,他们不需要修炼至炼神,就能隔着千里之外进行联系。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看向天穹,神目之下,一道道流光线条,转眼即逝,极难捕捉。

“是神识的力量吗?”

能让神识外放,最低的修为就是元胎境。

炼神层次的武者,尽管可以外放,只是离体不足十米。

“水师大捷,朝廷派遣高手进驻飞元岛了?”

这三天频繁的神识交替,让百里飞鸿心烦气躁。

渐渐地,他发现,这些人并非朝廷的人。

他们的行踪飘忽不定。

而且神识交流,存在极大的排外性,不被允许的神识,很难窥视这些神识交流的信息。

“除了神识外放之外,这群神秘的人,还修炼了一门独特的秘术。”

神目望向天穹,他在观察神识中的特殊秘术力量。

“电磁力?”

“卧槽,这些人已经研究出通讯秘术,提前进入信息时代了?”

未免太过夸张了吧。

念及此,百里飞鸿立即想到,电气时代或许要降临了。

蒸汽时代才刚开始。

科技文明已经开始跨越式发展了?

但是想到这世界的武道,以及强大得如同神灵般的强者,若是他们沉下心去搞研究,比任何人都要可怕。

因为他们比地球的人类,寿元更长。

知识的积累,研究的延续性,都不是地球科学家可以媲美的。

恍忽间,百里飞鸿已经预见未来这世界发展的场景。

但无论世界如何发展,最顶尖的强者都把持着这世界的权柄。

“我已经理顺了镇魔司的权责,是时候离开了。”

意识到能走在大元帝国科技发展面前的势力,必定是隐藏极深的宗门。

这是百里飞鸿未曾了解过的世界。

纵观历史,唯一不能绕开的庞然大物存在,那就是宗门。

闭上眼睛,细细体味体内运转的元气。

时至今日,他终于将欲望类神吸纳的力量转化为元鼎母气,再将元气转化为自身的元力。

一尊庞大的万物归元鼎进驻在丹田,以丹田为中心,无数脉络连接着体内三百五十六道窍穴。

窍穴内,一尊尊归元鼎的虚影,作为窍穴天地的星辰核心,不断地吸收天地间游离的元气。

他就像是移动的元气黑洞。

无时无刻,不再吞噬天地的力量。

一天的修炼,顶得上别的元胎境一年的修炼。

脉络如星河,组成神秘的法阵,绽放着某样恐怖的威能。

似乎在孕育什么。

而体内奔腾的元鼎母气,不断地融入自身的肉体。

十二炼血在增长。

短短三天,他已经炼化了百分之一的十一炼血。

也就是说,不需要修炼,静坐着一百天,他就能将全身的血液蜕变为十二炼血。

修炼会加速这过程。

“万物归元鼎对炼血的修炼,真的拥有天然的优势。”

单凭此功,就算技能之书现在消失不见,百里飞鸿也能在五十岁之前,将血液修炼成圣血。

这是极为恐怖的修炼速度。

若是辅助以丹药、天材地宝等等修炼资源,修炼速度将会大大提高。

“北岛府邸已经建立好。”

“我本打算前往北岛府邸修炼。”

“但现在看来,飞元岛上并没有适合我修炼的地方。”

百里飞鸿明白,自己镇魔司的身份,已经被宗门给盯上了。

自己越是表现优秀,宗门越是会想方设法,将他斩杀。

“杀鸡儆猴,起了反作用。”

“花间派的薛明的死,唯一的用处,就是给我加了一万点技能点。”

放在以往,这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可是,弄明白了技能之书的保底机制后,百里飞鸿对于杀死强大的敌人不感兴趣。

反而是虐菜鸡,才能获得更丰厚的收入。

技能之书的技能点最低获取点数是1点。

只要被技能之书存在罪孽之人,无论对方多弱小,都会奖励1点。

也正是百里飞鸿冒着生命危险,都想着进入魔鬼海的动力。

“镇魔六道经中记载了一门无上神通,三门极道神通,六门大神通,九门法则神通,三十六天罡神通,七十二地煞小神通。”

“一般人是很难将所有神通修炼完成,而是选择一门神通作为核心,数道神通作为辅助,刻画在元胎上,让元胎最后化为法相。”

小书亭

修炼出镇世法相的前提是将一门无上神通、三门极道神通、六门大神通修炼至四阶。

镇魔司诞生不少法相境的高手。

但真正修炼出镇世法相的人,除了镇魔五宿老外,至今未有人再将这门可以镇压一切的法相修炼出来。

“我有技能之书,可以借助技能点,将这些神通尽数修炼完成。”

“就算没有技能点,也能凭借着技能之书的经验熟练度,将所有神通修炼成功。”

躺在偌大的办公室,百里飞鸿沉思着未来武道修炼。

天色渐晚。

已经三天没有走出镇魔大楼的百里飞鸿,终于离开了镇魔司。

宗门强者,不敢攻入镇魔大楼。

皆因为镇魔司关于镇魔大楼的特殊规定。

百里飞鸿踏出镇魔大楼那一刻,飞元岛上空已经沉寂的神识网络,再次热闹起来。

“百里飞鸿,终于踏出镇魔大楼了。”

“想不到我们宗门的神通主,还畏惧镇魔司定下的规矩。”

“嘿嘿,五宿老久不出世,我们不想面对这五位老疯子。”

“指望宗门武圣,为我们出头,挡下五宿老?你是嫌自己命长了。”

“不要吵,百里飞鸿出现了。接下来,是如何将百里飞鸿杀了。你们若是不用心,被我捡了便宜,莫要怪我?我相信,我身后的武圣前辈,愿意出手保护我。”

一位神通主的神识传递开来。

立即引来了很多强大宗门弟子的共鸣。

上了潜龙榜,会得到宗门老一辈的庇护。

在宗门内,已经形成了共识。

超过法相层次的武道高手,若是胆敢刺杀潜龙榜上的弟子,宗门最强者必定要出面,屠杀这派系的弟子。

没有了规矩的混乱是极其可怕的。

视线落在百里飞鸿身上,他立即能感应到。

心里默念,已经超过二十人。

二十位神通主。

百里飞鸿无论如何都扛不住。

他会被这群神通主撕碎。

任何人都存在极限。

除非他真的修炼出了无敌身。

“现在不动手,是担心本官躲回镇魔大楼吗?”

望了眼身后的大楼。

百里飞鸿无奈笑道。

他不在镇魔司这段时间,镇魔使们会很难熬。

不过,他已经交代清楚权责。

只需要按照权责,镇魔司就不会乱。

若是有人违反,自己归来之日,自然会惩罚他们。

“镇南水师一心一意放在魔鬼海峡,无暇顾及飞元岛。这也给了你们机会,好好把握,若是磨练的好,将来本官这位置,就是你们其中某位。”

他看好陈星炎。

但是,他是否适合当镇守使,尚未可知。

少年心性重,加上父亲被原始魔宗外门长老南宫真弄成了痴呆,复仇心未会刺激他,走不出理智的抉择。

但百里飞鸿并不去管。

若能在苦难中磨练出来,陈星炎前途无量。

小小的飞元岛,容不下他这尊大佛。

若是他执意一心复仇,被仇恨蒙蔽了心,做出湖涂的选择,百里飞鸿容不下他。

心念间,他将视线放在自己的技能之书某项神通上。

鲲鹏遁法:无上神通,一重:振翅九天精通(/经验值)

这门神通的修炼很缓慢。

还差一百四十七经验,就能达到巅峰,升级至二重。

无上神通,一重一天地。

神通九重,可斩法相。

唯有武圣,才能触及无上神通的第九重。

“既然你们不动手,爷爷不陪你们玩了。”

百里飞鸿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鲲鹏遁法,振翅九天!”

风起,大鹏展翅。

庞大的虚影浮现百里飞鸿四周,宛若百丈般的虚影翅膀,轻轻扇动。

一瞬间,百里飞鸿突破神识网络,震碎虚空,身影以神识都难以捕捉的速度,飞向了魔鬼海。

二十多道的神通主神识,组成的神识网络,同样被鲲鹏展翅撞得支离破碎。

“无上神通!鲲鹏遁法!

“源于鲲鹏血液传承的无上神通,终于出世了。”

“看来传闻没假,百里飞鸿在东滨城获得了鲲鹏血,甚至鲲鹏传承。”

“难怪小小年纪,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将血炼的实力修炼至堪比巅峰神通主实力这般境地。原来是炼化了鲲鹏血。”

“鲲鹏这尊魔神,放在远古神话时代,能名列前五的存在。”

“鲲鹏血,无上神通,该死,就不应该有顾忌。”

“魔鬼海,他进入了魔鬼海。”

“魔鬼海又如何?吾等为神通主,在魔鬼海中,遇到了真妖级存在,也能从容应对。”

神识网络再次恢复,但从神识传递出来的信息,这群神通主内心都充满着震撼。

震撼之余,想要斩杀百里飞鸿的心更加强烈。

鲲鹏血不会随着百里飞鸿的死亡而消失。

就算对方已经炼化了鲲鹏血,他们大可将百里飞鸿的血炼制成丹药,服用之后,亦能获得鲲鹏血。

一剑纵横九天,破开云雾,钻入魔鬼海。

“太玄剑宗的道兄就是莽!

“剑道直来直往,可没有你们这些小心思,太玄剑宗的道兄,等等我!

!”

一道火光,焚烧半边天,朝着魔鬼海追去。

“五行武宗的道兄也来了?这火行神通,如果我查的不错,是潜龙榜排在第十八位的陆炎。”

有了带头的人,一位位神通主,无视所谓的魔鬼海禁地。

施展神通,直追百里飞鸿而去。

单凭某一位神通主,未必能杀死百里飞鸿。

薛明尽管是花间派的人,可是他的强大,比其他名门大派神通主更加强悍,在邪道中可以称得上是领军人物之一。

潜龙榜第六,绝对是神通主中的强者。

阴雷神之名,可是杀出来的。

可他死在了百里飞鸿的手里。

而百里飞鸿也登上了潜龙榜第六。

可见,百里飞鸿的实力有多强悍。

未必比潜龙榜第五差。

三五成群的神通主,不顾魔鬼海的危险,追逐而去。

没有人理会所谓的镇魔司。

镇魔司内,能威胁他们生命安全的人,都在帝都总司内。

毕竟,以他们的实力,可以与省府镇守统领平起平坐。

飞元岛再次陷入平静。

但天空留下来的恐怖气息,久久不曾消散。

“意外之喜,我还想着上奏圣上,称赞百里飞鸿这位镇守使实力强悍,已经不适合当镇守使,而是当镇守统领。将他调离飞元岛,却不曾想到如此多宗门的人,想要这位镇守使的命。”

得到消息后的燕飞,比打了一场大胜仗还要高兴。

“都督,粮草已经准备好,可以出发了。”

“走,轮到我们上战场了。”

燕飞兴高采烈地喊道。

至于飞元岛上的都督府,交给钱副都督打理就是了。

钟子灵已经上任知州,以她的实力与权柄,可以与钱副都督较量一二。

不过,相比起水师大捷,钟子灵上任知州,很低调。

远离镇南城的很多百姓,百分之九十不知道,知州已经换了人。

钟子灵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州府不能搞掉,夹在镇南水师与镇魔司之间,充当炮灰。

就算钟子灵是镇南水师过来的,可若是损害了州府的利益,州府内部绝对没有人会听从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