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压在身。

宛若身负数十倍的重力在行走。

古怪的神魔头颅岛屿,尚未登陆,就给百里飞鸿带来了巨大困扰。

更恐怖的是,他的神识,被压制在体内,强行外放,也只能勉强做到十丈距离。

“难怪,魔鬼海被称为禁地。”

“鲸落之地,自成法域。”

此时此刻,百里飞鸿的心再没有任何的杂念。

有的是一颗强者较量的心。

禁地?

凝望魔神头颅,天地万象之力汇聚。

此地仿佛成了法则交织的中心,成了此方海域的能连核心之地。

“镇魔六道经,未必能镇压得住此地妖魔之气。”

“踏入此地,功法必定与此方天地相冲。”

“有道是,打不过,那就加入此方天地,让此方天地成为我晋升神通主的宝地。”

万物归元鼎若扛不住,那就重新推演功法,重构更强大的万物归元鼎。

心志存一,开辟武道新篇章,这就是百里飞鸿来此地的目的。

他一身的根基太过雄厚,晋升神通,必定气象万千,引发不可预测的天象。

此地凶险,却是自己大吉之地。

何为大吉?

敌人大凶,他方可大吉。

技能之书,在百里飞鸿的眼里,就是杀戮之书。

他深入魔窟,为的是什么?

借助万妖万魔万怪万鬼之力,熔炉诸般神通,铸造自己无上神通主威能。

世间有此等气魄者,唯独百里飞鸿也。

皆因为他......有挂!

行路难,却难以阻扰百里飞鸿的步伐。

他已经淬炼成不败金身,体魄之强,莫说数十倍的负重,就是扛着一座大山,也能行走自如。

血气如海,筋骨如龙,窍穴斗射星辰,体魄如山,以往他尽一切的力量收敛自己。

如今,魔神法域笼罩,层层叠叠,压身而下。

四野无人,妖魔之气环绕,何须在压制自己的气势。

每前进一步,如拿龙象撼山,四周气流如龙,颇有漫步深渊地狱气象。

波澜起伏,魔神眼眶如黑洞,吞噬万顷海水,形成乱流,若落入漩涡,精金也被撕碎。

但百里飞鸿如履平地,走至此地,宛如登天梯,一步一虚空,步步生莲,又有乘风登九天之妙。

不需要再隐藏,不需要再掩饰,不需要再顾虑。

一袭白色金丝蟒袍,六爪龙蟒狰狞,衬托挺拔的身姿,俊朗如玉的面孔,器宇不凡,宛若天人。

白玉腰带,别着黑刀,刀意并发,平白为百里飞鸿添了几分锐气。

终于登陆,踩踏着魔神的天灵盖凝聚而成的岛屿,脚下说不出的踏实。

放眼望去,怪石嶙峋,奇峰突起,黑山白水间,唯一的颜色,就是鲜艳的红色与紫色,为奇境增添了几分妖艳。

魔神头颅形成的岛屿,危机四伏。

百里飞鸿的太阳穴一阵在跳动,代表着他踏入这岛屿,已经被某些强大的存在觉察到了。

深呼吸,腐臭的味道夹带着血腥与一众诡异熏香扑鼻而来。

拔出刀,刀尖指向大地。

敌人来了。

他的神识觉察不到,但五官却在遭受着无数邪恶阴邪之气的攻击。

“杀!

!”

虚空一斩。

撕裂空间,隐藏在空间中的妖魔,瞬间被砍成两半。

紫黑色的鲜血喷射,形成血花溅射而来,落在百里飞鸿的身上,却被他身上诡异的元气吸纳,转化为能量,流入他的归元鼎。

肉眼不可见的虚空,一道道武道意志形成的符文秩序,编织而成巨鼎,释放着掠夺的力量。

那是夺命手覆盖他武道意志的神通之力。

纵身入山林,贪狼这把斩妖除魔刀,刀身绽放黑色的光芒。

本是用血红色千年朱砂勾画而成的镇魔符纹,在百里飞鸿夺命手的加持下,被强行篡改。

他的武道意志、神通在孕育这把武器,扭转贪狼的这把刀的属性。

一刀一刀,刀招简单,可却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斩灭隐藏在虚空中的妖魔。

【斩杀夜行天魔,获得技能点+320】

技能之书显示的信息,让百里飞鸿癫狂。

朦胧的感知中,密密麻麻的夜行天魔,扑向自己。

数之不清,那就不数了。

“神通,夺命手!

!”

“神通,五绝音!

!”

“神通,一刀绝!”

夺命手为核心,指弹刀刃,叮,震荡而成的刀波,带着夺命之音,以他为中心蔓延。

虚空在流血。

漫天的紫色血雾,被万物归元鼎吞噬,以血气为薪火,焚烧万物归元鼎,转化妖魔的力量,淬炼杂质,经过万物归元鼎的洗礼,转化为元鼎母气。

元鼎母气不断地转化为元力与血气,弥补他的消耗。

叮叮叮

“逍遥游!”

风影残留,刀音夺命。

杀戮,不断地杀戮。

一道道神通释放,没有让百里飞鸿虚弱,反而让他更加强大。

所到之处,带起一片紫色血雾。

坠落地下的是数之不清的夜行天魔干枯的尸体。

海山白水,增添了更多的紫颜。

“吁”

长吐胸腔浊气,一尘不染的白色蟒袍服,这翩翩少年郎,已然化身杀神。

仅仅是外围,夜行天魔高达数万。

魔神陨落的头颅顶上,注定一夜无眠。

长刀颤动,抖掉血迹,收入刀鞘。

“十二炼血已满。”

“夺命手晋升二阶。”

“一刀绝晋升二阶。”

“五绝音震声二阶。”

“鲲鹏遁法,晋升二重天。”

“体内元鼎母气,已经储存到极限。”

一场杀戮带来的好处,给予了百里飞鸿难以想象的好处。

但杀戮并没有让百里飞鸿的内心,产生半点波动。

作为一名镇魔人,他已经明悟自己的使命。

镇压妖魔,那就要比妖魔更恶。

成就魔中魔。

停住了步伐,并没有继续深入。

前往有危险,威胁他生命的危险。

“该破境了。”

百里飞鸿很明白,自己的元胎已经走到尽头。

万物归元鼎的强大,已经赶上了他的血炼修为。

不使用血炼修为,他同样能对付当时的薛明。

曾经将他逼入绝境的冥府东侯军主,胆敢出现在百里飞鸿的眼前,一只手就能打死对方。

他见过、接触过的强者之中,唯一没有把握对付的就是上古玄冰女寒素。

纵身一跃,消失在原地。

运转龟息功,潜入某座大山,将自己气息暂时隐藏。

这座大山地煞之气涌动,是一座活火山。

他不明白这座活火山是如何出现的,也不会探索魔神的头颅秘密。

封锁了气息,开始陷入闭关状态。

感悟去镇魔六道经的诸般神通。

他要凝练神通种子。

以夺命手为核心,建立自己的神通之树。

一百二十七道神通。

参悟其玄妙,将之入门,也需要一段时间。

更何况,斩杀夜行天魔,给他带来了四百多万的技能点。

此时他的技能点快要突破七百万了。

飞元岛。

军舰停驻在港口。

东滨水师再次护送物资抵达飞元岛。

不同以往,这次镇南水师大胜,一扫以往士气,让大元近海都迎来了平静。

樱花国的小动作,也收敛不少。

黄明辉自然知道自己的舰队不能与镇南水师相提并论。

“不知道百里小兄弟,在飞元岛任职情况如何?”

“镇南水师在飞元岛上如此强势,他的日子不好过吧。”

上次匆匆抵达飞元岛,因为任务紧迫。

只是在港口进行了物资补充,就返回东滨城。

再次抬头,看向繁华的飞元岛东海岸,眉头轻皱:“飞元商会大楼呢?”

每次抵达飞元岛港口,映入眼眸的首先就是这座大楼。

时隔三月,再次抵达飞元岛,这座大楼已经不存在。

“什么情况?飞元商会可是有镇南水师在背后支撑。”

“耗费的钱财,都抵得上东滨水师了。”

黄明辉不明所以。

但是,想到自己还要在飞元岛驻扎半个月,到时候前往巡捕司拜会自己的老友,自然可以问个明白。
另外,同为东滨城老乡的百里飞鸿小兄弟,也要拜会一二。

不同于飞元岛的镇魔司,东滨城镇魔司可是强势得很。

有公羊镇守使的存在,就算遭受了大烟桉,城中富商倒了一片,但东滨城并没有出什么乱子。

百里飞鸿是公羊镇守使的下属,又是自己的老乡,拜会一二,也能与公羊镇守使另眼相待。

这条人脉关系,必须要维持。

就在黄明辉发愣之际,指挥军舰上,走出了三位青年人。

其身穿白色的蟒袍,立即引来了港口所有人的瞩目。

镇魔司的服装不惹人注目都不行。

平时见着的都是玄衣蟒袍,现在出现三位身穿白衣蟒袍的镇魔司的人,如何不让人瞩目。

难不成镇魔司又来了三位镇守使?

镇魔司已经足够强大了,若是再来三位镇守使,岂不是以后飞元岛上,镇魔司一家独大?

“黄将军,这一路多谢照顾。”三人中,背着大剑的一位年轻人走到黄明辉跟前抱拳道。

“欧阳镇守使客气了。”黄明辉赶忙回礼。

这三位都是东洲府镇魔司的人。

听说,他们听从总司的调令,支援飞元岛镇魔司而来。

东洲省府镇魔司的人,说明他们背后的人是宫宇统领。

黄明辉不敢怠慢。

“这次赴任飞元岛,待我们办理好手续,安定下来,还请黄将军给面,宴请黄将军来我们镇魔司做客。”

欧阳剑露出灿烂的笑容。

镇南水师大胜,未来飞元岛的地位越发重要。

这次统领大人利用自己的关系,将他们三位委派来飞元岛担任左右镇守使,任务重重。

主要是监视百里飞鸿这位镇守使。

在他看来,百里飞鸿得罪了宫宇统领,未来飞元岛镇守使之位必定是他的。

“皆是,本将一定到场。”

黄明辉没有拒绝。

说起来,飞元镇魔司的司长百里飞鸿镇守使,也是他熟悉的人。

这次前来飞元岛,一定会拜会他。

“天色不早了,那么,黄将军,我们先行告辞。”

“告辞。”

黄明辉也被都督府的人接走。

欧阳剑三人下了船,站在港口,被众人围观着。

“看他们的敬畏的眼神,我很喜欢。飞元岛的镇魔司也不算太差了。”

南风将垂落的的刘海挂在耳边,嘴角轻翘,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

“你说百里镇守使会如何安排我们?一地镇守使,左右镇守使不能左右,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凤雨石其实并不愿意来飞元岛。

他与百里飞鸿接触过。

知道百里飞鸿是一位很霸道的人。

宫宇将他调离东滨城,其心必定生怨。

加上当初大烟桉,就是从百里飞鸿手中夺走的。

现在公然安排人手,插手飞元岛镇魔司的事儿,他们三位不死也脱一层皮。

飞元岛可不归东洲府管辖。

飞元岛的镇魔司,百里飞鸿说了算。

就算总司委派,得不到当地司长的支持,也只能乖乖地被安排执行任务。

飞元岛接近魔鬼海,强大的妖魔可不少。

想要陷他们于死地,极为容易。

凤雨石叹息。

他们两位是左右镇魔使,而自己则是百利城的镇守使。

顶多跑到百利城,不妨碍这位镇守使就是了。

“哼,有宫宇统领支持,百里飞鸿他不敢乱来。”

南风冷笑道。

天真!凤雨石对于这位轻狂的同僚评价。

欧阳剑却道:“吾等是被总司任命,我们的百里大人不愿意,也得接受。”

三人站在港口,等候当地镇魔司的人迎接。

可半刻钟过去后,镇魔司依然没有派人来。

“老秦,真的没有问题吗?”

胡作为担心道。

“现在老秦我是代理镇守使,手持司长之印。我说行就行,什么东西,镇魔司刚打开了局面,左右镇守使的位置就被人夺走,百利城的镇守使,也被安排。”

秦铁生怒斥道。

镇魔司的人都知道,脾气最大的三位甲等镇魔使,秦铁生、东方曜、陈山岭。

其中以秦铁生这老头子火气最重。

但是,镇守使宣布闭关,镇魔司司长职权全权由秦铁生负责。

陈星炎没有说话。

他是新人,而且还在培训期。

镇守使给他的任务,判断出该杀的人,然后杀了他。

杀错人扣分,杀对人加分。

若是让镇守使满意,他将赐予自己镇魔六道经修炼。

涉及到了此经,陈星炎不得不谨慎。

但是,作为知州公子,他知道这三人就是大人官场敌人插在镇魔司的三把刀。

“秦老,西岛监测站成立在即,我们这些人都是学徒,是新手。八位老前辈,年龄大了,又有职务在身。三位镇守使到来,正好可以缓解我们在西岛的力量不足。”

陈星炎想了想,建议道。

“你小子跟着你父亲学了不少东西。一肚子坏水,我喜欢。就怕这三位废材不满意,到时候,就看你了。”

“放心,大人留了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