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三位镇守使级别的镇魔人,在风中飘零。

南风很愤怒,欧阳剑很尴尬,凤雨石甚至有几分窃喜。

至少飞元岛镇魔司态度明确,对自己没有暗里藏刀。

凤雨石如此想着。

“飞元岛的镇魔司,真成了百里飞鸿的小王国了。”

南风略显不满道。

三人以欧阳剑为首。

“可能镇魔司的人忘记时间了,毕竟,海上漂泊,我们抵达飞元岛的时间并不准确。”

欧阳剑安慰南风道。

“哼,到了镇魔司,我要让百里飞鸿好看。”

南风还是不服气。

他在东洲省,巡视诸州府,所到之处,镇守使都是毕恭毕敬的。

毕竟,他的身份代表着省府。

省府对下辖的州府拥有极大的权力,下方的镇守使自然畏惧上面派来的镇守使。

只是,也有个别的存在。

执掌一个州府的镇守使,其内部定位是镇守将,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他自己就当龟孙子。

百里飞鸿三月前赴任,他的修为就是炼神境。

尽管林致远被百里飞鸿打败,可在省府镇魔司,林致远的实力并不突出。

与他们有相比,相差太远了。

凤雨石默默不语。

他想到当初,自己三人围攻百里飞鸿,百里飞鸿表现出来的态度与实力,自己三个人都未必是对方对手。

就在此时。

码头上出现一队巡捕。

凤雨石眼睛一亮,对着巡捕队伍招了招手。

走在前头的中年巡捕见此暗吞口水,头皮发麻,却不敢迟疑,连忙跑上前。

“三位......”巡捕队长王友金看了眼衣服,“三位大人可是刚到飞元岛?”

北岛监狱的狱长也曾是镇守使,可是被百里飞鸿给宰了。

甚至被镇魔司通报,被钉在飞元岛耻辱墙上。

那家伙确实该死,他杀了多少人,多少人被冤枉葬送妖魔口腹中。

“吾等乃镇魔司总司委任前来飞元岛的左右镇守使,这位是百利城的镇守使。”南风傲慢地道。

王友金的上司正是杨巡检。

听了这话,面色微变。

凤雨石敏感地捕捉到了王友金的态度,沉声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不知道三位大人,招下官过来,可有什么帮得了你们的?”

若是以前的镇魔司,鬼才会理会他们。

来到此地的镇守使,都是短命鬼。

现在飞元岛镇魔司重开,威名震天。

王友金可不敢对眼前镇魔司的人有任何不满。

“哦,只是想要询问下你们,百里大人在飞元岛的一些轶事。”

凤雨石眯着眼,询问道。

他觉得王友金的态度有问题。

这事情涉及镇魔司,一定与当地镇守使有关。

作为镇魔司的地方司长,权力是极为巨大的。

他们来此,宫宇统领曾经交代过,必须低调做人,随时监控百里飞鸿的动态。

其他的不需要他们去做。

“小的不敢妄议镇守使大人,几位大人若是没有事,小的回去当值了。”

岂不知凤雨石的一句话,却引起了王友金的态度变化。

“你是找死吗?”

南风双眸冷漠地看向眼前巡捕。

“看来大人是对飞元岛的情况不知情吧。”王友金露出微笑,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三人并非镇守使的人。

既然不是百里大人的人,又担任左右镇守使职务,甚至百利城的镇守使都抢去,他何惧之有。

虎口夺食啊。

他们怎么敢踏入飞元岛?

对了,必定是飞元岛远离大元,百里大人的消息尚未传到大元。

他们只是知道镇南水师大捷。

却不知道,曾经的飞元岛霸主,被镇守使压得喘不过气来。

更不提,百里飞鸿大人血气横扫飞元岛,将岛屿中的妖魔瞬间净化。

一人镇守岛屿,妖魔灭绝。

“哦,我倒是想要听听,镇守使大人的光荣事迹。”

欧阳剑顿时来了兴趣。

王友金可不傻,他的靠山就是杨成飞巡检,不,应该是丁等镇魔使。

尽管是丁等镇魔使,可杨大人入得了镇守使的法眼,只要实力提升上去,必定委以重任。

“不敢妄议镇守使大人,小的还是派巡捕将三位大人引领至镇魔司。”王友金连忙拱手道,“另外,三位大人,这里是飞元岛,真正主宰飞元岛的是镇南水师。知州大人钟子灵,曾是镇南水师燕都督的左右手,她可是顶尖的元胎境高手。”

王友金提及钟子灵,却是在提醒三位镇守使大人。

巡捕司是州府旗下的机构。

知州大人来自镇南水师,其实力更是元胎境。

若这三位大人是百里大人的人,王友金自然不敢违背任何命令,甚至知州大人的命令都可以不听,却不能不听镇魔司的。

可是这三位外来客,显然是来抢夺镇守大人战果。

那就是找死。

将死之人,何须客气。

王友金拱手转身离开。

南风眼中厉色闪烁,杀机涌现,却被欧阳剑拉住。

“钟子灵是元胎境,而且是燕都督的人。”

也就是说,巡捕司背后有人。

他们初来乍到,杀了巡捕,必定会被镇南水师为难。

“这百里飞鸿,竟然在巡捕司的面前,毫无威望,他这司长是如何当的?还是趁早让贤好。”

南风愤怒说道。

没想到,他话音一落,四周的人群,勐地加快速度,离开他们周围。

担心被这三人殃及鱼池。

竟敢在飞元岛说百里飞鸿的坏话?

这是嫌弃脑袋长得不好,要换了?

凤雨石内心沉落谷底。

或者身边两位镇守使,想偏了。

不是百里飞鸿做得不好,而是太好了。

一位巡捕的老油子,将他们带到了镇魔司。

全城打太极,一问三不知,让他们三位顿感无言。

“百里镇守使闭关了,作为左右镇守使,尽管我们刚上任,但是按照职权,这段时间我们,将管理镇魔司。”<.

欧阳剑朗声道。

看着眼前四位甲等镇魔使,唯一让他们忌惮的就是那位年轻人。

年纪轻轻,已经拥有与他们相等的武力。

绝对是天才人物。

听说,加入镇魔司不久,还没有渡过培训期。

秦铁生被气得想要一脚踢死眼前三人。

看来,这三人不仅是来占位,还是来抢大人的位置。

“镇守使大人已经交代过,我为代理司长,你若不服,可以上诉总司。另外,这里是飞元岛,百里大人说了算,你们尽管是总司委派,但没有经过百里大人的同意,想要在飞元镇魔司任职,还是等大人回来再说。”

秦铁生也是硬气,直接怼回去。

左右镇守使说得好听是镇守使,说得难听,就是司长助理。

“一个残疾,年老衰弱,境界只是炼窍的老家伙,也敢在吾等镇守使面前硬气,你们是找死吗?”

南风冷厉的神色,带着阴笑。

以下犯上。

正好将你们宰了,百里飞鸿闭关出来,这镇魔司已经换了人。

“陈星炎,听令。”

秦铁生眼中闪过杀机。

老家伙?

“属下,在!”陈星炎恭敬地道。

秦铁生这段时间可是教会他们五人不少经验。

可是教导他们知识的老师之一。

“宰了他们。”

凤雨石后退一步。

“此事不关我的事,我也不是宫宇统领的人。”

此话一出,南风与欧阳剑冷漠地看着凤雨石。

陈星炎与凤雨石若是联手,他们在镇魔司的力量就失衡。

“遵命。”

陈星炎抽刀。

“你敢......”

“聒噪!

!”秦铁生啐了口。

一刀。

两位镇守使甚至没有反击的能力,被恐怖的刀意直接撕裂。

凤雨石连忙后退,面色惨白。

“不知死活的家伙,百里大人镇压飞元岛,镇南水师一声不敢吭。血气横扫千里,笼罩飞元岛,灭杀妖魔千千万万,就你们两个小丑,也敢夺大人的位置。”

秦铁生抱胸,冷漠地看向凤雨石。

凤雨石如坠深渊。

此时,他才明白,自己认知中的百里飞鸿,早已经一跃成龙。

“宫宇统领是吗?他若干出现,大人就敢将他宰了。”

秦铁生冷声道。

“你叫凤雨石是吧?”

秦铁生再看向凤雨石,轻笑道。

“是的,秦大人。”

“叫我老秦,这两人死了,你说如何办?写给总司的报告如何写?”

凤雨石立即明白,自己还活着,是因为他还有用。

“欧阳兄与南风兄,遭遇妖魔袭击,奈何百里大人闭关未出,两位大人唯有死战,光荣牺牲,拉扯两位妖魔同归于尽。”

凤雨石额头冒着冷汗,颤声说道。

秦铁生露出满意的表情。

“好好干,百利城可是风水宝地。”

秦铁生又看向陈星炎,责备道:“大人留下来的神通刀意,不要随便乱用,这东西都是用来对付原始魔宗外门长老南宫真,你若是用完了,南宫真来袭,我们岂不是全镇魔司都要陪葬。”

“是,秦老,是我鲁莽了。”

陈星炎收回刀。

他自然明白秦铁生的用意。

无形中威慑眼前这位凤雨石。

镇魔司缺人手,正是用人之际。

凤雨石是一位好手。

他又识趣,有眼力,自然要留下来。

既然要留下他,那就是要收复他。

凤雨石心脏都差点吓停。

原始魔宗外门长老南宫真!

这可是顶尖的元胎境。

甚至比一些神通主还要难对付。

“下不为例。”

秦铁生转身离开。

东方曜与陈山岭挂这冷笑,全程开表现。

和老秦斗,不知死活。

就算总司怪罪下来,顶多老秦被罚。

可老秦这把年纪了,半截身子埋在黄土,死了就死了。

根本与百里大人扯不上关系。

总司难不成还真宰了他?

至于宫宇,算什么东西。

东洲省府的镇守统领,什么时候管到他们飞元岛镇魔司来了。

......

“地煞、天罡一百零八门神通终于尽数入门。”

百里飞鸿松了口气。

观察着窍穴内,绽放着神韵的一道极光,这就是神通种子。

一缕缕的天地法则之力,被牵扯进入窍穴,融入到了神通种子内。

再看其他神通,都是化身天地秩序符纹,刻画在万物归元鼎上。

时隔三个月,他终于将所有神通都修炼成功。

法则如秩,森寒如铁,为万物归元鼎注入无量之能。

越发厚实沉重的万物归元鼎,凝聚了两大无上神通,两门极道神通,六门大神通,九门法则神通。

魔神头颅内,本身法则浓郁,再次突破,滚滚而来的法则之力,被百里飞鸿不断吸纳体内,铸造自己无上身体。

他斩杀妖魔,已经将十二炼血修炼至巅峰。

一念间,利用技能点晋升,将十二炼血达到了十三炼血后期。

现在突破神通境界。

引导无穷天地法则洗礼身体,生命在吸收法则后,开始蜕变。

血液最先突破,从十三炼血进入十四炼血,不过是一次天地法则洗礼的过程。

再从十四炼血巅峰突破十五炼血,也是水到渠成。

最终停留在十六炼血,再难以往上修炼。

同时骨骼、经脉、五脏六腑、窍穴都在神通引动的天地法则洗礼过程中,开始进行境界的大蜕变。

体内恐怖的力量,让百里飞鸿有一种错觉,自己体魄就是法相。

金光不败横练功也从第四层晋升为第六层巅峰。

神念起,金光不朽。

他没有使用技能点,单凭自身的积累,借助神魔头颅这块宝地,一飞冲天,达到一种让他自己都为之震撼的境地。

每一步都走到了极致。

技能之书在这次突破中,彻底沉默。

但是百里飞鸿知晓,自己的实力太过雄厚了,想要将神通境修炼至巅峰,需要漫长的修炼时间。

而技能点正好缩短时间。

“技能之书,将所有神通进阶至第三阶或者第三重。”

一念动,没有任何犹豫。

技能之书的信息不断地在眼前翻阅。

技能点不断地掉落。

风卷残云。

这座山的地煞之气,也难以掩盖百里飞鸿的气象。

地煞之气都被吸纳,凝聚地煞神通去了。

地火之力更不要提,九大法则神通中的火力,这些地火之力就不够,一座火山直接被他吸收到寂灭。

恐怖的万物归元功不断蔓延,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能量,能量,能量。

全化为巨龙。

被百里飞鸿掠夺、炼化、归元。

法则如是如此。

也在此时,魔神头颅上的恐怖妖魔,将视线投注在这片土地上。

它们没有动手,却有意无意,将此异常之地包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