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如漏斗,不断地消失在眼前这座山体内。

灼热的气息,从火山内蔓延出来。

此气息并非能量,却是一种它们心底中惊惧的力量。

这股恐怖的力量,正在扭曲神魔头颅的岛屿环境。

让本应该使用它们的沃土,成为恶土。

天地如烘炉。

围绕着此方天地的妖魔鬼怪,却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悦。

甚至面露狂喜。

它们所畏惧的力量,却是可以弥补它们天生的缺憾。

铸造无上魔道根基。

真正脱离妖魔的形态,追逐无上神魔大道。

贪婪,无尽的贪婪,凝视着眼前这座山。

畏惧此股力量,却想要得到这股力量。

恐怖的身影宛若山峰般大小,却能将自己隐匿于云层。

又有血河流动,睁开一双贪婪的双眼,盯着此地。

大海深处,高耸入云端,猩红血月般双眸俯瞰此地。

风暴在呼啸,却像是恐怖的妖魔的呼吸。

万丈海涛,不断地堆积海浪,悬浮在天穹。

诡异、恐怖的力量在魔神头颅岛屿上交织。

怪物们,虎视眈眈。

却没有率先动手。

通往获取胜利果实的道路上,下方是无尽的深渊,需要无数尸体来填起来。

率先出手的人,承受的都是恶果。

坐拥七百多万技能点的百里飞鸿,此时被浓郁的法则海洋包裹。

修炼了如此多的神通,想要将这些神通尽数晋升为三阶或者三重天,消耗技能点极大。

万点起步,数十万点封顶。

凝练神通,不过是汇聚更多的天地法则。

加固自己的元胎,让元胎拥有更多的神威。

但他知道,并非什么神通都有用的。

守住本心。

所谓的一百三十道神通,都是为了凝练他的万物归元鼎而凝练。

而神通,也是薪火。

为凝练出最完美的万物归元鼎而存在。

信息不断地闪烁。

神通晋升带来的好处,是相应的天地法则不断地洗礼体魄、灵魂。

陷入停顿的血炼修为,在神通引动的法则之力洗礼下,开始一次次地蜕变。

若说进步最大的必定是金光不败横练功。

从第五层一路狂飙,不断地突破,最终停顿在第九层。

血炼停顿在第十八炼。

技能点也在此时消耗一空。

万物归元鼎终于从虚幻状态,变成了物质状态。

说它是物质状态,却是神通法则,凝聚而成的强大宝鼎。

窍穴之内,幻化出虚幻的天地。

以血气为膜,元气为枝干,神通法则为核心,形成一种特殊的领域。

仿佛开辟了天地。

但百里飞鸿明白,这并不是开天境。

这是人仙之基。

是洞天之基。

人仙之妙,唾手可得。

人仙之道,天道不显。

但百里飞鸿并非借助天地而修炼成人仙之基。

而是数百万的技能点,铸造而成的根基。

“过去了多久?”

从闭关修炼状态醒来,宛若黄粱一梦,时间与空间都显得很模湖。

魔神头颅岛屿特殊的束缚,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影响。

甚至,四周弥漫的妖魔之气,魔神死亡气息,并未对他造成污染。

出淤泥而不染。

借助这魔神头颅之地显露各种异常能量,进一步淬炼他武道。

见识过天地最污秽之地,才能以此为镜子,照明自身,淬炼出最纯净的武道之心。

更何况,他是镇魔人。

镇魔六道经一直隐藏在万物归元鼎内,越是妖魔之地,越是能淬炼镇魔人的一颗镇魔心。

此时,他的内心世界是清明的。、

而世界是浑浊的。

外界万魔围绕,无论对方是如何强大,掌握何种隐藏自身的能力,都难以逃脱他的感知。

“魔神头颅上的妖魔鬼怪,都全跑出来了吗?”

“也好,不需要我一个个地寻找。”

眉心处,银色的神目睁开。

如金光斗射天穹,刺穿魔鬼海,上看碧落,下看黄泉。

“血镇山河!

!”

此刻的血镇山河,甚至不需要修炼,随着他的血炼修为而增长。

已经达到了极致。

神通九阶。

“归元夺命!”

一尊万丈宝鼎,垂落无数金光,笼罩此岛屿。

将魔神头颅都笼罩。

骄阳如日。

万载不曾照进来的阳光,却迎来了天上的太阳坠入海平面。

“人类圣者!

!”

一声咆孝。

仿佛人类圣者降临。

恐怖的血气,化作一朵朵血焰,笼罩无数妖魔。

“杀!

!”

一道道百丈身高妖魔,缠绕着魔道法则,抵挡血气的焚烧,引动魔神的威能,杀向百里飞鸿。

《第一氏族》

都想当黄雀。

可惜,眼前这位人类,却非金蝉。

坐等妖魔找上门来,吞食的唐僧肉。

暗光交织。

万物破灭。

海水倾倒。

金乌坠海。

大海在焚烧。

刀光掠过,一尊绽放万丈金光的宝鼎,缓缓转动,将一切的能量都掠夺炼化。

魔神虚影晃动,恐怖的意志在复苏。

魔鬼海的天空,积累万载的阴云,被狠狠地打出一个巨大的黑洞。

却见一道鲲鹏虚影浮现,九天罡风倒吹而下,光芒才暗澹。

“捣毁我鱼塘的人类。”

“你终于出现了。”

无尽的紫色阴雷展露,凝聚成巨大的头颅云层,看向此地。

看见被人看下的魔神头颅。

露出不屑的笑容。

同为魔神,死了的垃圾,不需要记住他。

“鲲鹏传承出世,倒是让本魔神欣喜。”

“可惜,天道封魔印尚未破灭,不能踏出魔鬼海。”

“不过,封印裂了一道口子,我们出世的日子,不远矣。”

魔神的意志在咆孝,传递出来的喜悦,传递至很远很远。

“没有人能阻止吾等,踏入永恒战场。”

“黄泉路已显现。”

“人族,当献祭,白骨为路,亡灵为河,牵引吾等。”

这一天。

巨大的身影浮现魔鬼海。

散发着魔神的恐怖威严。

所到之处,让沦落魔鬼海的生灵,都为之颤栗。

进入魔鬼海的神通者们。

瑟瑟发抖,面色剧变。

不得不终止寻找百里飞鸿的身影,利用自家宗门在魔鬼海的秘密通道,返回大元境内。

百里飞鸿没有看身后。

他斩杀了不少真妖级的存在。

这些真妖的实力,已经超越神通境。

不逊色人类的法相层次。

拥有神鬼莫测之能。

但,在百里飞鸿九阶的血镇山河之下,只有死路一条。

战斗了一天一夜。

但他知道,魔神头颅上沉睡着更加恐怖的妖魔。

在这些妖魔完全复苏之际,他杀出了一条血路,突破魔鬼海,遁走万里,逃出魔鬼海。

看了眼技能之书,一千九百万点,如此一笔财富,晋升法相的资粮已经筹备完成。

百里飞鸿的面上没有半点喜悦,忧心忡忡。

魔神的咆孝,历历在耳。

他早知道这世界不简单,却不曾想到,涉及到了魔神之秘,是如此恐怖。

“任何人的崛起都需要岁月的沉淀,我还有时间,还有机会。”

作为一名镇魔人,百里飞鸿回眸俯瞰他的牧场。

露出狰狞的笑容。

进入魔鬼海时间很短暂,但已经达到了他的预期。

以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能应对大元帝国境内的危险。

开挂如此之久,一路杀戮过来,终于取得了不少的成就。

但,武道之路,才起步。

神通境,作为窥视天地力量的第一镜,他的道路还有很长远。

莫说神通,就算是人仙,也不过是神魔的起点。

天地之浩瀚,已经超出他的想象。

海风扑面,吹醒了百里飞鸿。

也将他身上的煞气吹散。

血气笼罩自身,洗刷身上的妖魔之气。

魔鬼海的东西,不能携带出外界。

一缕妖魔之气,在他眼内是脆弱的,可在人类眼中却是一场灾难。

人类太过孱弱了。

迈步于海平面,一步千丈,不缓不慢地返回飞元岛。

不同于他离开之时,飞元岛笼罩喜悦之色。

此时,愁云惨澹万里凝。

铺捉到气氛不对劲的百里飞鸿,却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

“镇南水师又出了什么大事?”

这是他的第一念头。

燕飞都督的本事,他还是相信的。

但见识过这世界高端力量层次的他,从来不相信军队征服世界。

新诞生的科技,或许是潮流,是起点。

但并不能主宰这世界。

除非科技文明进入了大宇宙时代,一炮毁灭星球这种。

或许,武道才能沦为配角。

悄无声息,返回北岛镇守府邸。

府邸已经完全建好,而且内饰装修,都是极尽奢华。

只是,府邸空荡荡,没有一人敢踏入此地。

“才离开多久,阴邪之气如同积尘。”

“真是让人厌恶的存在。”

百里飞鸿面露不悦。

飞元岛上存在禁忌的存在。

但这禁忌相对于其他人来说。

于他而言,不过是稍微强一点的妖魔。

五大类神。

飞元峰塔树。

神目扫过,一目了然。

可百里飞鸿却没有动手。

他现在没有心情扫平飞元岛。

巨大的室内露天浴池,天顶以琉璃为穹,处于浴池内,可见日月星辰。

一挥手,将浴池的水掌控,已转出府邸,撒落树林间。

天罡神通,斗转星移。

一挥手,室内凝聚云雾,狂风暴雨,限制在浴池内。

天罡神通,唤雨呼风。

而百里飞鸿另一只手却是一指浴池,白玉石堆砌而成的巨大浴池,变作金色。

天罡神通,点石为金!

三十六天罡神通,七十二地煞神通,也可以称之为神通术。

近乎将一切的手段,都包括在内。

练成了天罡地煞所有的神通,他在神通妙法一道,近乎全能。

将衣服脱掉,踏入水中。

飞元岛上初春的天气冰冷,唤雨呼风来的都是冷水。

百里飞鸿神识掠过,这浴池的水无端沸腾。

躺在滚滚开水内,百里飞鸿收敛了一切神通、力量,任由血肉在沸水浸泡。

说不出的舒服感。

以他现在的修为,水火不侵,百毒不侵,不坏不垢的身体,沸水对他根本没有影响。

也让他感受不到泡温泉的乐趣。

唯独压制自身的力量,将一切力量收敛,返璞归真,才能体会到做人的乐趣。

天罡神通,斡旋造化。

水面上缓缓站起四位赤身美女,笑意吟吟,缓缓而来,走到百里飞鸿的身边,开始为他洗刷身体。

心念再动,以水为体,这门造化神通缔造出美仆,为他洗衣服。

地煞神通,分身。

一道分身从他本体走出,纵身入林,狩猎野兽,开始施展他的厨艺,烤了一只野山羊,送到他的面前。

所消耗的时间,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

美艳美女,将切割好的羊肉,一块块送进百里飞鸿的嘴里。

“世人独好仙。”

“这等生活,不正是神仙的生活吗?”

百里飞鸿放下一切,享受片刻的清净。

尽管眼前的一切,都是神通带来的体验。

但假亦作真,享受此刻最美妙的时光,何须较真?

武道也好,仙道也好,甚至神道也好。

不过是称呼。

人,还是人。

只是通过某种秩序途径,掌握天地之能,化为自身力量罢了。

当你强大之时,一切的称呼,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什么武道,仙道,魔道,神道,唯有我道最强,才是真。

洞悉某些道理后的百里飞鸿,反而有一种解脱,内心前所未有地从容。

在技能之书面前,无论你掌握了什么知识,力量,只会告诉你,这是你掌握的技能。

此时他的心态,反而契合技能之书。

他不体悟天道,不体悟武道。

反而让自己的心态契合技能之书。

享受完美食后。

百里飞鸿叼着牙签,闭着眼睛,感受肚子内的饱腹感。

万般伟力尽归无。

正是他此时的心境。

达到此境,是他借助了诸多神通之力,才将自己恢复凡人状态。

也能让他享受道属于凡人的乐趣。

神通主,在普通人的眼内,其实已经是神仙中人。

他没有管飞元岛上发生的事情。

他已经离开很久,不差今晚。

此时的他,想要好好休息。

进入魔鬼海收获良多,但耐不住心累。

杀戮之累,修炼之累,战斗之累。

“今晚过后,我从魔鬼海归来的消息传开,以后想要享受今晚这般的清净日子,应该没有了。”

念及此,心神一动,天罡神通颠倒阴阳发动,遮掩自己的天机。

他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是否被天龙仪所觉察,但是施展这门神通,可以将自己的天机掩盖。

免得自己被人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