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秦铁生的话,百里飞鸿心里已经有数。

黑天神教,就算是宗门都忌惮的存在。

当年,为了剿灭黑天神教,宗门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如今,黑天神教死灰复燃。

而且,不再隐藏自己的身影,代表着对方积累的力量,已经无畏任何势力。

“太一门,为何一定要斩杀圣上?”

“如果真是为了仇怨,早在数百年前,太一门道主就可以对谷梁皇室下死手。”

“偏偏是这个时候。”

这让百里飞鸿很愤怒。

圣上的死,对百里飞鸿没有半点影响。

真正让他愤怒的是圣上这时候死,大元帝国将会陷入一种很被动的处境。

若再有几年的平稳时期,按照现在大元帝国的变化,未来风云变幻,大体上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一个强大的帝国,往往是从内部率先崩溃。

法拉帝国气势如虹,诸多海外国家,都有黑天神教的影子。

很显然,魔鬼海峡遭遇此难,黑天神教就是为了法拉帝国挽回劣势。

否则,黑天神教会一直在暗中积攒力量,待到他们出世之时,就是石破天惊,一举定乾坤。

“大人,燕飞都督遭受重创,镇南水师内部可能面临大洗牌。”

秦铁生再次低声道。

“钱玉辰来了飞元岛那么久,像他这种世家子弟,本身就是为了掌握镇南水师而来。区区副都督之位,根本看不上。”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钱玉辰与燕飞相比,差距太大了。

燕飞镇压镇魔司那么久,那是人家的本事。

这是利益之争。

钱玉辰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二世祖罢了。

若真的被他掌握了镇南水师,镇南水师内部就不服气。

他想要掌握镇南水师,唯一能动用的手段,就是对内部进行清洗。

清洗的对象,都是镇南水师的精锐。

将他们踢出镇南水师,就是动摇了镇南水师的根基。

“大人,并非钱副都督,最近飞元岛内流传谣言,军部将会派遣高手坐镇镇南水师,担任镇南水师都督之位,以此来稳住镇南这边的前线。”

秦铁生面色凝重说道:“听说,是军部的顶尖法相高手。并且,军部调取了东海水师大部分精锐过来,想要一洗雪耻。”

“大元帝国新皇登基之际,动了燕飞,代表着太子一脉并没有掌握军部。这是斩断太子掌握为数不多的军权。”

此时军部元帅的态度很重要。

除非镇魔司、神监司出手,才能抗衡军部。

否则,太子能否顺利登基,都是未知数。

如今天命在太子,任何皇子登基,都绕不过太子殿下。

不过,百里飞鸿不相信所谓的天命。

这次角力,就看各方拉拢的势力。

如今太子殿下七十岁,按照百岁命算,他若是登基,未来三十年可以掌握大元局势。

三十年的皇命,对于谷梁皇室来说,这也算是短命皇帝了。

这也是太子殿下的劣势所在。

圣上若不驾崩,他甚至能成为执掌大元皇室最长的皇帝。

足足掌管谷梁皇室七十年。

他的兄弟姐妹,唯独长公主还活着。

“百里大人,我担心若是镇南水师内部出现大波动,将会波及到我们。”

秦铁生提醒道。

“无碍,到了今时今日这境地,想要不卷入皇室的争斗,是很难的。不过,朝廷上其他势力,若没有在两个月内解决太子,太子上位,无人可阻拦。”

“圣上驾崩,朝中各大势力,顶多能拖延三个月。按照礼数,太子殿下早已经登基,朝中各大势力拖延时间,不过是以圣上葬礼为借口,拖延了太子殿下的步伐。只要我们撑过这两个月,一切都将成定局。”

“除非诸位皇子,密谋造反,乱了大局。”

“不过,一旦皇子举事,谷梁皇室掌握的力量,将会被迫出手,维护正统。太子就是正统。”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道。

在他看来,尽管看起来太子殿下,被其他势力巨大的皇子压制,但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间拖得越久,对于太子殿下越有利。

太子殿下尚未登基,全因为宗人府尚未发声。

皇室也存在活着数百年的老怪物。

显然,现在的他们也在观望。

在百里飞鸿眼内,无论是太子扶正,还是其他皇子最终登基,只要不是十八皇子,都无所谓。

这世界的皇室,与前世古代还是略有不同。

圣上生前有儿女数百,真正获得皇子之位的只有十八位。

这十八位皇子身后的势力就是大元世家氏族。

其身上都流着武圣之血。

比如公羊家族,公羊琰的姑姑就是皇妃。

其子就是十八皇子。

算起来,十八皇子与公羊琰还是表亲。

若是十八皇子能上位,对于公羊家族很多人来说,未来数十年内,将会享受其他家族难以想象的特权。

不过,任何家族的顶梁柱,还是武圣。

公羊琰深得公羊刀圣欢喜,十八皇子若是娶了她,就将会得到公羊家族全力支持。

十八皇子之母,并非公羊家族的嫡系。

为何嫡系?

自公羊刀圣子嗣一脉,流传至今,还能保持着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公羊圣血纯血统。

嫡系与旁系近亲,是不可避免的。

甚至隔代成婚,也是常态。

“大人,那我们的态度......”

“一切如常,做好镇魔人职责就好,不插手朝政。”

百里飞鸿摆了摆手,让秦铁生出去。

“我留在飞元岛的日子不多了。”

百里飞鸿心想着。

东滨城,终归要回去。

公羊琰有恩于他,就算没有若言,他也不会视而不见。

谷梁皇室的乱象他不担心,最让他担心的太一门道主为何出手?

那位神秘人物的预言,是否真的会实现?

掌握了诸多神通后,百里飞鸿不会天真地认为,预言可以随意打破。

特别是一些修为强大的人物的预言,他们是真的能看透未来,预知未来的发展。

比如他,施展了天罡神通逆知未来,就能看到了凤雨石的前世未来片段。

看起来很厉害,实质上是因为凤雨石对命运无足轻重,死了就死了,引发不了任何波澜,他才能清晰地看到一些片段。

东滨城事关大元帝国未来的兴衰,以他的实力,就算将这门神通修炼至九阶,看到的只有一片迷雾。

“黑天神教。”

“解决他们。”

“我就不需要浪费时间在飞元岛了。”

飞元岛现在面临的威胁,就是黑天神教。

原始魔宗外门长老南宫真说的话没有错,百里飞鸿之所以笃定黑天神教一定会来飞元岛,就是为了黑天石碑。

黑天石碑记载了远古、太古、上古历史,就算是镇魔司对于这段历史,都知之甚少。

唯有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宗门,才知道一些秘密。

黑天神教想要得到黑天石碑,未必是为了碑文。

或者,这件黑天石碑就是一件异宝。

如天龙仪般的存在。

“南宫真所言,上古之战,断了永生之路,究竟是什么意思?”

百里飞鸿突然对这黑天石碑感兴趣了。

尽管他知道,黑天石碑是烫手芋头,可也压制不了他内心的求知欲。

镇魔司很多镇魔使等着百里飞鸿的接见。

但是,百里飞鸿并没有理会他们。

他们的情况,尽数被百里飞鸿神识观照。

除了陈星炎进步巨大外,秦素青的进步最大。

不过,最让他满意的是杨成飞。

他修炼镇魔六道经已经入门。

进步很快。

五人之中,天资最低的是他。

但他的天赋,却有独到之处。

若是能将潜能挖掘出来,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此时不见他们,是让他们静下心来修炼。

心念一动,百里飞鸿的身影已从镇魔大楼内消失。

再次出现,已经站在都督府楼顶。

军港一如既往繁荣,但在百里飞鸿的眼内,却蒙上一层黑气。

神眼望气。

这黑气就是霉运,是衰气。

黑天神教对镇南水师发动的袭击,对镇南水师的士气打击很大。

士气这东西,很玄乎。

但,若是丧失了,一连串的厄运将会降临。

镇南水师正在休整,恢复实力。

驻扎在飞元岛如此之久,收割的财富数之不清,魔鬼海峡的失利,动了镇南水师的根基。

但却是精锐士兵的损失。

战舰、装备上的损失,可以很快就恢复。

此时,百利城应该进入暴兵状态。

“什么人?“

士兵终于发现了百里飞鸿的踪影。

士兵的呼喊,顿时引来了都督府的紧张,戒备森严的都督府,竟然没有发现这人的到来。

很快,赶来的将领看到了百里飞鸿。

面色顿变。

“见过百里大人。”

对于眼前这位身穿白衣六爪蟒袍的少年郎君,再熟悉不过了。

镇魔司镇守使百里飞鸿。

刚刚传言他出关,却不曾想到,对方已经出现在都督府。

他的内心很紧张,却不敢乱来。

镇南水师遭此大劫,实力大损。

若是眼前这位镇守使想要对都督府动手,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百里飞鸿没有看他。

从楼顶一跃而下,负手在背,踏入都督府。

燕飞卧倒在床,挣扎着爬起身。

他听到了动静。

却不想自己这位老对手,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深吸一口气,用尽余力,压制自己的伤势,端正身姿,整理仪容,踏出房门。

看到百里飞鸿第一眼,却是让他惊骇万分。

因为,眼前的人,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站在他眼前。

若非肉眼可见,他会忽视对方的存在。

燕飞立即明白,眼前这位镇守使,境界再上一层,已经达到了他难以追及的地步。

“百里镇守使,如今可是神功大进,可喜可贺。”

燕飞沙哑的声音率先响起。

百里飞鸿凝望着他,此时的燕飞,萌生死气,黑天魔气已经深入骨髓,再进一步就是灵魂。

到时候,也沦为黑天神教力量主宰的傀儡。

“练功不练血,一场战斗,就将你推向了深渊。”

百里飞鸿声音很轻,却让都督府内出走来的将领心神一紧。

“燕都督终究是大元将领,开疆拓土有功,岂是黑天神教此等邪教可以奴役?”

仅仅是一个眼神,燕飞就感觉到浑身剧痛传来,宛若那凌迟之刑,让他痛苦万分。

“百里大人,请饶命!

!”

陆知为三步上前,挡在燕飞跟前,跟倒在地。

“陆参谋,这是作甚?”

“大人,燕都督是朝廷重臣,大人若是妄下杀手,吾等皆是证人。”

陆知为咬着牙,抬头,浑然不惧看着百里飞鸿。

“燕都督有一帮好下属啊。”

百里飞鸿赞叹了句,转身离开。

“还请燕都督将黑天神教所有情报,送往镇魔司。”

“黑天神教也快要来犯了,对付邪教,是镇魔司的职责所在。”

“燕某明白。”

燕飞喘着气,但此时中气十足。

体内残存的黑天力量已经被驱除。

刮骨疗伤,大病初愈,说不出的轻松。

甚至经此生死难关,元胎宛若新生,内心多了一丝感悟。

他知道,自己即将破境。

“都督,你没事吧。”

“还要麻烦陆参谋,将魔鬼海峡发生的事情经过,详细写下来,送到镇魔大楼去。”

燕飞摆了摆手,浑身湿透的他,返回了房间。

他知道,镇南水师未来最难的一关,迎来了一线生机。

正如法蒂所说,死中求生,九死一生后,获取一线生机,方可获通天大道。

黑天神教的偷袭,其实早有预警。

只是,燕飞明白,自己的应对手段,皆因为一场刺杀落空。

还是太自负了。

连累了镇南水师的兄弟们。

但,百里飞鸿既然归来,这场战争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这些天来所受到的苦,都值得。”

他看得出来,百里飞鸿尽管霸道,却不会见飞元岛百姓死亡而不救。

“吾之败,非战之罪。”

“一时战争之失利,并非整个战略大败退。”

“这一次,就算是豁了这条老命,也要出一口气。”

燕飞都督神色坚定。

“飞元峰塔树,真是雄伟。”

此时的百里飞鸿,已经来到了西岛巨树下。

“按照年轮来算,不知道你活了多少岁了呢?”

抬头仰望飞元峰塔树,百里飞鸿感叹道。

“正好,练了地煞神通,五位类神的存在,可以代我找到黑天石碑。”

百里飞鸿转身入林,身影消失不见。

“这小家伙是谁?”

飞元峰塔树树皮上凝聚出苍老的面孔。

用很吃惊的语气看着消失入林的人族。

它很震惊,从没有见过如此深厚底蕴的神通主。

“天地不显的时代,都能修炼出人仙之基。”

“为何刚才我有一种错觉,他想要一口吞了我!”

“简直是魔中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