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岛常年被树荫笼罩,其树叶墨绿,色深晦暗。

杂乱的灌木丛林,肆意生长的藤蔓,封锁树林任意落脚的空间。

百里飞鸿施展五行大道,以木遁之法,穿梭丛林。

入了神通境,其手段神异,已然不同于武道。

宛若进入新生的领域,初次施展,尽管有技能之书提升境界时候的记忆灌注,可跳跃在树木间,让百里飞鸿心性大发,兴致勃勃地,施展一次又一次。

神通消耗颇大,可百里飞鸿恢复也快。

窍穴贯通天地虚空,牵引冥冥中的元气,吸纳其中法则气息,注入体内。

又有宛如天赋般的夺命手神通,触碰的树木,都将其身上的藤蔓、杂草生命力带走。

感受体内活跃的生命力,生命的火焰越发旺盛。

他甚至能感受到寿命流逝带走的生命力,可万物归元鼎却给他夺取更多的生命本源力量进入体内。

夺天地之能,补自身之不足。

修炼的本质—掠夺,越发得心应手。

“此地树木生命力旺盛,我应该是进入了五位类神山林之神的领地了。”

欲望类神有心,故此最为强大。

山林之神或许是最弱,可这类神的恐怖之处,飞元岛山林之地,皆为她领土。

有人说,她是飞元峰塔树的化身,更有人说,他是强大妖魔,窃取了信仰,点燃了神火,成为神之规则般的存在。

但从镇南水师收回来的古书内,却记载得很清楚。

镇魔司先辈曾经与五位类神战斗。

他们是天生天养的精怪,受到了原始部落的祭祀,成了祭灵,化身图腾,占据了神格职位。

山林之神最为古老,他的图腾形象,却是飞元峰塔树。

曾经的镇魔司追索起源,获知,此类神与飞元峰塔树没有半点关系。

她是天地草木之灵凝聚的怪胎,本应神性纯净,生性善良,却被原始部落欲望淹没,沦为了极度自私的领地守卫者。

番茄免费阅

会将走入她领域的人,都杀死。

西岛,曾经是她的地盘。

在战争之中失利的她,却选择了沉睡,将领地缩回曾经的部落,她图腾诞生之地。

如果飞元岛上还有知晓黑天石碑来历的存在,那就是山林之神与欲望类神。

欲望类神被百里飞鸿击败,已经陷入虚弱状态,想要感知到她本体的存在,极难。

其身上的气息波动,很微弱,很微弱。

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的欲望气息强烈。

山林之神不同,在百里飞鸿被欲望类神的镜像回廊困住时刻,这位类神已经复苏。

除了山林之神,还有暴风类神,夜神。

四位类神复苏。

第五位类神却是融入了大地,她无处不在,却找不到她。

她的灵已化身为千千万万的野兽,活跃于林间。

万灵类神。

暴风缠绕飞元岛,来去无踪。

夜神隐藏于夜幕,悄无声息。

欲望类神沉寂,可能陷入漫长的睡眠,吸收人类诞生的欲望。

唯独山林之神,偏安一隅,偶尔露出气息,显示她的存在感。

只是,这些类神,得不到图腾信仰供奉,已经很虚弱。

当初唯独欲望类神对百里飞鸿出手。

就是因为百里飞鸿血气横扫千里,灭了无数妖魔。

断了欲望类神的精神粮食。

她才会被惊醒,对付百里飞鸿。

穿越丛林,来到湖边。

入目,残垣断壁。

破碎的石壁,清晰看到凋刻与木漆留下来的文明迹象。

破败的文明,围绕着湖边。

湖边百花齐开,争相斗艳。

而湖中一支莲花是如此夺目,数十丈之宽大,举世罕见。

天地元气凝聚,落入花蕾。

随着百里飞鸿踏足此地,花蕾绽放,三十六瓣莲花,熠熠生辉。

莲花中央,却是巨大的白鹿,浑身圣洁,带着神辉。

矫健的身姿,介于虚幻与现实的体魄,宛若万千元气组成的身体,如那传说中的仙鹿出他百里飞鸿的眼眸。

“你来了。”

山林之神的声音听不出是男还是女,充满着虚幻的波动,映入百里飞鸿的内心。

“你不怕我?”

“我为何怕你?”

白鹿抬起头,眼眸如星辰,圣光闪闪。

“生于天,长于地。本无我,何畏死?”

白鹿眼眸中闪过一丝悲伤。

“你看,湖边的历史,正在哭泣。”

百里飞鸿回首望了眼,久久不语。

“很抱歉。”

“抱歉什么?”

“是我对你产生了误会。”

“不是为你们的侵略道歉吗?”

白鹿眼中带着嘲笑。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们做错事,我不需要为他们道歉。现在对与错,已经不重要了。”

“是的,对错不重要了。正如你想要杀我,而我现在毫无还手之力。待宰的小白鹿,待我死了后,能否将我的尸体埋在湖边?”

山林之神白鹿眼神充满着思忆,仿佛对曾经的岁月充满卷恋。

“我为何要杀你?”

“因为你已经杀了我一次。”

百里飞鸿听后,一怔。

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血气所过,斩断了其灵体上的妖魔之气。

理论上,是杀了她一次。

曾经出现过的某个她。

“这话题没有什么意思,杀来杀去的,真的没有意思。”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呵呵,你真有意思。”

语气充满了讥讽。

“你为何而来?寻我作何?”

“我要寻找一块石碑,很古老的石碑,记载着某位魔神的石碑。”

百里飞鸿低吟道。

“黑天?”

白鹿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对,黑天。”

“那是不祥之物,而且,早就被你们带走。”白鹿凝望百里飞鸿的衣服,“那场战争,你们夺走了祸乱之源,但并没有将它带离飞元岛。”

我们?百里飞鸿敏感捉到她的视线是落在身上的衣服上。

镇魔司带走了黑天石碑?

没有移交给总司,而是放在飞元岛某处!

“你可知道它在哪里?”

“它就像一把剑,插在飞元岛这条山龙的地脉之窍,让山龙飞不走。我再也感应不到它,它太可怕了,让我们陷入恐怖的噩耗中。”

白鹿摇了摇头,继续躺下:“你若不杀我,就离开吧。”

莲花缓缓合上,沉入湖中。

百里飞鸿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渐渐地,露出笑容。

“以往的镇守使,难道都有怪癖吗?”

建房子就建房子,非要找一样东西,来压住地基。

不难猜测。

都督府建立在独龙山,独占鳌头。

镇魔大楼钉在飞元岛这条地脉之龙七寸,让一飞冲天的地脉风水大局,只能永远留在这片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