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之神白鹿给出的信息很重要。

百里飞鸿立即返回镇魔大楼。

若是常人,想要将黑天石碑取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镇魔大楼给推倒,挖出黑天石碑。

“大人?”

特法拉满面疑惑地看着进入镇魔狱的百里飞鸿。

镇魔大楼地下二层,都成了特法拉的试验场。

“是我。”

百里飞鸿从阴影中走出来,打量眼前杂乱的镇魔狱。

关押在监狱内的妖兽,眼中露出恐惧地看着他。

似乎嗅到了百里飞鸿身上的某种恐怖的气味。

“不知道大人此来有何事?”

特法拉面露警惕。

对于百里飞鸿,他是陌生的。

加入镇魔司快半年了,他只是见过百里飞鸿一次面。

“此行目的并不是找你,你安心实验就行。”

百里飞鸿尽管眼睛在打量四周,可他的神识,却开始渗透地板,穿透厚厚的土层,深入镇魔大楼地下。

特法拉先是一愣,默默地开始他的实验。

灯泡?

不对,有特殊能量的灯泡,可以压制妖魔之气,驱除妖兽之能。

这家伙真是天才。

百里飞鸿感叹道。

特法拉专心做实验,并没有因为百里飞鸿的到来,而影响他的实验进度。

他在制造一种驱魔灯,一旦成功,届时,灯光笼罩之地,百鬼不侵,妖魔退避。

再次回身,他已经失去了百里飞鸿的身影。

天罡神通:五行大道,土遁之术施展出来,百里飞鸿身上笼罩一层黄色厚重的光芒,四周的土壤自动退避,让他的身影不断地下坠。

神识扩大搜索,整个镇魔大楼下方的土地,都被他的神识所笼罩,若真的存在黑天石碑,难逃他搜索。

“难道山林之神白鹿说谎?”

“不对,若是她说谎,我必定能觉察到。”

百里飞鸿驱散内心的烦躁,继续施展土遁神通,遁入地下。

对于神工鬼斧堂的一些秘法,百里飞鸿有所耳闻。

定龙桩就是一门很诡异的秘法。

他寻找不到黑天石碑,只能说,还没有找到地脉之窍。

深入地下百丈,穿越地下暗河,百里飞鸿来到了一片黄金地带。

“地下金矿,若是没钱,倒是可以施展神通,将这些金矿挖掘出来。”

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难怪诸多宗门以及大世家,都有类似的土遁神通,原来是为了地下矿脉资源而开发出来的一门神通。”

无论武功再强,都需要世俗的力量来支撑。

想要发展世俗的势力,就要有钱。

对于一位精通土系神通的神通主来说,来钱是极为容易的。

大地深处埋藏着的宝藏,随便开采,就能让自己暴富。

神识笼罩金矿,大脑飞速运转,很快就得出这座金矿能开采多少吨黄金。

“冶炼后能得到三千吨的黄金,财富来得太让人惊愕了。我若是愿意,随手都能将这些金矿开采出来。”

“地煞神通之内,有一门壶天。”

“可将神通施加在容器内,形成壶中天地。”

“是一门储存物品的神通。”

当然,百里飞鸿只是说说。

以他掌握的天罡神通,就有一门叫做点石成金。

点石成金,并不能持久。

以他的神通之力,顶多数月后,点化的黄金又变成了石头。

假亦真时亦真。

真的做到了永恒改变物质的境界,百里飞鸿可称为神仙中人了。

落到了千丈,岩石坚硬如神铁,石头夹缝中存在大量的晶体。

此乃金刚石。

这些金刚石内蕴含着金属性的元气,颇为珍贵。

倒是炼制法器的好材料。

落下万米后,天地清明,仿佛来到了异界般。

“真是隐秘的地方。”

“地心世界?还是洞天福地?”

虚空中流转着的霞光,乃是元气所化。

此地的元气之浓郁,已能肉眼可见。

就算是普通人,在此地修行,一日之内,就能凝聚血气成功,成为一名武师。

修炼数日,必定成为武道之人。

弥漫在虚空中的元气,着实让百里飞鸿惊讶。

放眼看去,眼前的一切,都让人无比震惊。

例如脚下踩踏着的草,绿荫葱葱,生命气息强悍。

比之外界百年老树还要强盛。

已经不能称之为普通的杂草,而是一种灵草。

植物的灵性光辉,顿时惹来了百里飞鸿的警惕。

越是诡异之地,看似仙境,却隐藏着莫大的危险。

“黑天石碑没有寻到,倒是寻找到一处类似洞天福地的地心世界。”

百里飞鸿眼中闪烁着奇光,若是飞元岛这处类似洞天福地的地心世界传了出去。

想必宗门、朝廷各大势力,都会蜂拥而至。

对于飞元岛的百姓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地心世界的争夺,就能让飞元岛都毁灭。

“吼”

一声龙吟,虚空震动。

霞光飞逝,整个飞元地心世界,都陷入一种混乱状态。

却见黑光如魔剑溅射,虚空碎裂,百道的黑色锁链,如同秩序符文呈现眼前。

黑色锁链的秩序符文锁住虚空,往上扯动飞元岛板块,终端处却汇聚一起。

只是被黑光所淹没,看不到黑色锁链的秩序符文尽头是什么。

“锁魔神索?”

百里飞鸿露出意外的表情。

此法已经在镇魔司内失传,乃是镇魔司创始人,第一任镇魔司总司司长所创的法门。

这门秘法与器道结合,形成一种类似法器的恐怖武器,是镇魔司镇魔之宝。

“一百零八道锁魔神索,合天罡地煞之妙,形成的镇魔大阵。”

轻吐内心的震撼,百里飞鸿脸上却绽放出笑容。

这所谓的地心世界,给予他的惊喜,真的不小。

感官在扭曲,从仙境坠入深渊。

黑光照射,天穹被淹没,万物陷入孤寂。

没有所谓的邪恶,更没有所谓的阴冷,有的是最孤独的暗黑。

突如其来的感官世界,带给他的冲击,让百里飞鸿措手不及,道心在动摇,心中的希望在熄灭,光明正在一点点地被吞噬。

一丝慌乱涌上心头,紧接着是恐惧,恐惧黑天的到来。

恐慌、恐惧、害怕、绝望等情绪如同虫子在心里钻着。

一点点地吞噬掉他的内心世界。



眼前的暗黑支离破碎,五感官再次恢复正常。

心间凝聚着一个巨大的“镇”字,将黑天击碎。

“黑天石碑……”

进入这方地心世界之前,百里飞鸿对黑天魔神的了解,只是一个名字。

甚至对黑天,也只有一个概念。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黑天是什么了。

绝对的暗黑,天地无光,万物寂静。

一切的生灵,都活在暗黑中,永无天日。

锁魔神索镇压的东西,尚未见到,但百里飞鸿已经明白,这就是自己在寻找的黑天石碑。

他不知道黑天石碑有什么用处.

但此时的他明白,绝对不能让黑天石碑现世。

当黑天在散播,灭绝了人心中的希望,就算阳光烈日里,人也处于绝对的暗黑状态中。

再也没有了希望。

宗门要灭黑天神教。

朝廷要灭黑天神教。

并非黑天神教背后存在着魔神。

而是黑天魔神存在的意义,就是带给万物绝对的暗黑。

没有希望,没有光明,这世界也就玩完了。

人类,也就毁灭了。

地心世界的天地元气在急速下降。

锁魔神索的秩序符文闪烁着镇魔神威,吞噬着天地元气,维持镇魔大阵的正常,继续镇压着黑天石碑。

百里飞鸿似乎明白了这一切。

镇魔司之所以叫做镇魔司,而非斩妖司或者除魔司。

皆在于一个镇字。

镇魔六道经第三道凝聚出来的力量,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算是找到你了。”

“若我不是神通主,没有舍弃镇魔六道经,这次也难逃陷入黑天意境内,成为黑天教徒吧?”

百里飞鸿神目睁开,洞悉锁魔神索裹住的物品。

那是一面古老的石碑。

石碑上的文字不断地扭动,释放出一种极为诡异的力量,想要挣脱一百零八道锁魔神索的封印。

地心世界的虚空都被拉扯出一道道的裂痕。

黑色裂痕代表着这世界的破灭。

也代表着地心世界脆弱的界壁,正在遭受摧残。

指尖划破掌心,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掌心漂浮而出,神识动,鲜血变幻,化作一道道的特殊的符文。

百里飞鸿运转镇魔六道经的心法,催动第三道的镇魔之力,加持在符文上,符文仿佛活了起来,化作一道道恐怖的虚影,破空落入锁魔神索上。

锁魔神索被注入了活力。

这都是百里飞鸿的精血。

以血演绎天罡地煞神通,注入一百零八道锁魔神索上,对镇魔大阵强化封印之力。

黑色的锁链,开始色变。

仿佛生出了血管纹路,顿时威严大增,绽放出耀眼的光辉。

风平浪静后。

地心世界恢复了正常。

只是天地元气已经下降了七成之巨。

而百里飞鸿的面色略显苍白。

在完成了加持镇魔大阵后,他运转万物归元鼎,将体内的元鼎母气转化为血气,弥补身体的亏空。

“若非我心血来潮,要寻找黑天石碑,以免被黑天神教得到,说不得真的被你脱困而出。”

黑天石碑的恐怖之处,百里飞鸿算是见识过。

一百零八道锁魔神索,已经是镇魔司最强大的镇压封印手段。

若真的被黑天石碑脱困,黑天意境笼罩飞元岛,整个飞元岛的生灵都要被它所奴役。

沦为黑天教徒。

若是狠一点,将飞元岛上的居民尽数血祭,将黑天魔神的虚影召唤降临,他的生命都要危危可及。

“黑天石碑太危险了。”

“留在飞元岛,对于飞元岛来说,就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有机会,将这黑天石碑丢入魔鬼海。”

魔鬼海存在魔神的魅影。

但在人类的世界,魔神的身影已经消失万载。

这代表着,他对魔鬼海的猜测是正确的。

魔神的意志难以跨越魔鬼海。

人类的先贤,镇压了魔神。

摇了摇头,一步跨出地心世界。

“极道神通:大五行镇魔手!”

随手一抓,将整个地心世界,都捏在神通之手内。

在地心世界外表加持了他的神通。

想要打破这道神通,除非是对方比百里飞鸿更加强大,才能进入地心世界。

再次返回地面。

百里飞鸿站在门前,久久不语。

镇魔大楼,在镇魔司的手里已经沦失太久。

尽管现在收回来了。

但是镇魔大楼上的一些防御手段,已经失去效果。

从口袋抓出一把金元。

将它们捏成金豆,往地下撒去。

天罡神通:撒豆成兵。

飞元岛元气剧烈波动。

眨眼间,三十六尊巨大的金人,徒然出现眼前。

百里飞鸿再次划破掌心,以精血演化神通符文,注入金人的体内。

熠熠生辉,宛若神话中的巨灵神,站在眼前。

“守卫镇魔大楼。”

百里飞鸿下达了命令。

“遵命,吾主。”

除了两尊金人宛若黄金凋像,屹立在镇魔大楼门前,其余金人隐藏于四周。

天罡神通:大小如意。

“三十六尊天罡金人,配合天罡大阵,就算是法相此等武道巨擘降临,想要突破镇魔大楼,都是难事。”

做完这一切的百里飞鸿,一步跨出,身影再次出现魔鬼海边缘。

他毫不犹疑跨入魔鬼海。

开始新一轮的猎杀。

以妖魔的生命,补充自己损失的巨量精血亏空。

别人眼中的禁地,担心被魔鬼海的力量侵蚀,对他而言,就是提款机。

相比之下,人类生存的地方,天地元气确实稀薄。

陆知为抱住书册,乘坐着马车赶来镇魔大楼。

到达镇魔大楼园林之前,马车停了下来。

无论马夫如何驱赶,拥有妖兽血脉的骏马都不敢前进一步,而是不安地后退。

陆知为从马车下来,并没有怪罪马夫。

他的视线都被镇魔大楼门前屹立着的巨大黄金兵甲凋像占据。

仿佛感受到了陆知为的目光,黄金凋像双眸睁开了一线,视线如刀锋切割在陆知为的身上。

陆知为头皮发麻。

内心震撼不已。

“天罡神通:撒豆成兵。”

“百里飞鸿神通四阶了?”

还有另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是不是,百里飞鸿已经成了法相强者。

他见识过撒豆成兵这门神通,军部的顶尖的神通主就施展过这门神通。

可与眼前的金人相比,相差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