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南水师收集的黑天神教情报资料很齐全。

百里飞鸿花费了一小时,才将镇南水师收集的情报信息消化掉。

轻皱眉头,黑天神教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强大。

当然,百里飞鸿并不是以独自一人对抗黑天神教。

当年宗门联合起来,才将黑天神教覆灭。

如今死灰复燃,卷土重来的力量将会更加强大。

以往是中土一带生存的黑天神教,已经遍布全世界。

“大主教级,如此说来,黑天神教的教主起码是一位武圣。”

“大主教级上面,有划分几个等次,情报上并没有说。显然连镇南水师都不清楚。若是能知道黑天神教的内部组织结构,可以通过内部组织结构,研究黑天神教的力量。”

大主教拥有武道法相境的实力。

大主教与教主之间,存在多少阶梯,尚未清晰。

“已经离开东滨城半年了,不知道现在东滨城现在如何?”

颜如玉是否会惦记自己?

公羊琰还能扛得住来自预言的压力?家族的压力?皇室的压力?

师兄张乾山现在应该将四海武馆发扬光大了。

回望过往,突然间发现,东滨城能让自己想念的也就是这三位。

至于其他人,都是无关重要的人。

……

飞元书院。

柳言生结束了讲课,回绝学生的询问,返回了自己的独立小院。

“柳兄倒是清闲,每天陪着一群学生,朝气蓬勃,难怪心态如此好。”

一位学生模样的少年出现柳言生跟前。

“南宫真,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胡乱对飞元书院学生使用始魔心符。”

柳言生脸上略显生气。

“放心,只是借用他的身躯来使用。镇守使大人回归飞元岛,实力大进,不得不小心,毕竟,稍有差池,我可是会连累到你。现在用着学生的皮囊与你交谈,就算被人发现,也不过是学生向老师讨教问题。”

南宫真面露笑容道。

“镇守使回归,以你现在的本事,若不想被他发现你的踪迹,百里飞鸿也拿你没有办法。”

柳言生将南宫真带到了凉亭坐下来。

南宫真端详一眼凉亭,露出了一丝笑容。

如何规避神识的窥探,原始魔宗是很有经验。

“说吧,这次过来,欲为何事?”

“除了黑天石碑外,我想不出其他找你的理由。”南宫真很直率。

百里飞鸿消失的五个月里,他踏遍了整个飞元岛,甚至飞元岛上的类神存在,都试探过,并未找到黑天石碑。

柳言生面露一丝挣扎,欲言又止。

南宫真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低声询问道:“让你查飞元岛的历史文献,是否找到了蛛丝马迹?黑天石碑,乃是黑天魔神的信物,更是通往古老世界的源种。这东西不好隐藏,想要压制黑天石碑的力量,除非它被封印了。”

南宫真已经放弃了继续搜索,因为他知道继续搜索下去,也是做无用功。

黑天神教已经现世,甚至做了一件大事,影响了世界大局。

按照南宫真的推测,黑天神教一定会来飞元岛。

等他们抵达飞元岛,想要获得黑天石碑,他将会直面黑天神教。

除非有宗门在身后支撑,否则,他没有机会虎口夺食。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柳言生沉默良久。

南宫真静静坐着,看着眼前这位同门。

始魔宫与元始宫理念相争,柳言生已经离开宗门很久,隐姓埋名在飞元岛很久。

但他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人,柳言生是追求这世界真相的学者。

黑天石碑对他的吸引力很强,他一定会帮自己。

不然,南宫真都不会冒险出现在柳言生的眼前。

“还有一处地方,你没有搜索过,但对你来说,搜索这些地方,就是死路一条。”

柳言生压着声音,极为不情愿说道。

南宫真听后,面色凝重。

“可有根据?”

“镇南水师终究是军队,他们只会杀戮,一旦得到黑天石碑,镇南水师不可避免被黑天石碑所控制,沦为黑天教徒。但有一股势力不会,因为他们的职责就是对付这类力量。”

柳言生言尽于此,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你说得对,是我忽视了镇魔司。当年镇南水师争夺飞元岛的时候,曾经请过镇魔司来帮忙对付原始部落的图腾们。若是黑天石碑真的存在飞元岛,必定是被镇魔司所得。”

但是南宫真面上的疑惑并未消散。

“镇魔大楼,我曾经进入过,当时就是一个空壳,若黑天石碑存在镇魔大楼,我一定能发现。”

南宫真曾为知州幕僚,其权势极大,在外面代表着的是陈知州。

镇南水师将镇魔大楼抢去,他想要进入镇魔大楼并不难。

只需要与镇南水师将领说一声,甚至以拜访的名义,都能进入镇魔大楼。

“镇守使回来了。听说,镇魔大楼门口处屹立起了两尊金人,我观金人威势,是以神通塑造而成,又被镇守使以精血加强,就算是一般的神通主,遇到这尊金人,都未必能战胜。”

柳言生再次开口,他自认为自己说得已经够多了。

是什么东西让镇守使做出了损伤自己的精血,也要加强镇魔大楼的防备?

单纯是为了保护镇魔大楼?

飞元岛的镇魔司,能威胁其他势力的人,只有百里飞鸿。

至于旗下的镇魔使,他们都不感兴趣。

对付这些镇魔使,必定惹来百里飞鸿的报复。

所以,在没有实力对付百里飞鸿之前,没有人敢动镇魔大楼,更没有人敢对付其麾下的镇魔使。

飞元商会数百万的金元,放在宝库之时,也不见百里飞鸿加强镇魔大楼的防守。

甚至,巴不得别人找镇魔司的麻烦。

那现在他闭关归来,实力更胜以往,却以撒豆成兵以及损耗精血,制造了这尊神通金人出来,守卫镇魔大楼。

柳言生第一反应,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南宫真是纵横宗门两百多年的怪物,听了柳言生提醒,立即明悟过来。

甚至,他看得比柳言生更远。

“镇守使找到了黑天石碑,而黑天石碑就在镇魔司内。”

他不是查桉,不需要证据。

只需要有足够的怀疑理由,就能给出自己的逻辑认知。

南宫真面色阴沉不定,百里飞鸿的强大,他是最清楚的。

焚烧左锋寒的生命,获取数十倍的力量,就是为了测试百里飞鸿的实力。

但在百里飞鸿杀了花间派薛明后,南宫真才醒悟,自己的谨慎救了自己一命。

潜龙榜第六的薛明是何许人也?

那可是与原始魔宗最顶尖才俊神通主相争的人物。

他死在了百里飞鸿的手上,代表着百里飞鸿已经有了灭杀潜龙榜前十神通主的实力。

如今他闭关半年归来,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没有人知道。

回想起百里飞鸿的修炼生涯,半年的闭关对于别人是很短暂地时间,对于他来说,是很漫长的一段修炼时光。

“莫要有想着与百里飞鸿合作的念头,此人心性孤傲,莫说找他合作,就算是你暴露了踪迹,他一定会不惜代价,将你杀死。”

《大明第一臣》

柳言生冷漠地看向南宫真。

南宫真若是暴露,他属于原始魔宗弟子的身份,也必将暴露。

镇魔六道经被称为第一武道经书。

炼体、元胎、神通、法相、合道、开天,当今划分的六大境界。

这门武道经书在炼体、元胎、神通、法相、合道五道境界中,拥有其他功法没有的优势。

至于开天境,属于人仙层次。

人仙早已不见踪影,未曾听闻有人修炼至这境界。

以南宫真的手段,在面对百里飞鸿镇魔六道经,必死无疑,并且,百里飞鸿可以通过搜魂,对南宫真进行窥探记忆。

柳言生的存在,在南宫真的记忆内,不会是保密记忆。

一旦百里飞鸿杀了南宫真,他只能离开飞元学院,逃离飞元岛。

“此事需要从长计议,谋划几分才行。”

南宫真面色凝重。

他脑海浮现对策,而且是一条毒计。

那就是将黑天石碑宣扬出去,让黑天神教对付百里飞鸿,他躲在暗处渔翁得利。

但他明白,想黑天石碑此类宝物,一旦宣扬出去,大元境内,其他国家内的实力,一定会对此宝物心动。

通往古老世界的源种,是开启永生的钥匙。

人仙都灭绝的年代,更莫提永生的诱惑。

“火中取栗,九死一生。”

柳言生却道,说完这句话,他让南宫真离开。

获知世界的真相的代价是沉重的。

柳言生明白,他已经没有回头路。

沉思良久后,他写了一封信,寄往了某个元始宫的联络处。

有元始宫作为靠山的他,并不同意南宫真单干蛮来。

......

信息传递出去了。

南宫真笑了笑,回到家中。

他的真身,从没有人见过。

这是他活到现在的良好习惯。

一只白鸽飞入永胜城某米铺内。

正在守住店铺的陈韬,面色剧变。

他已经隐藏了身份,就算是黑天神教都不知道他这个窝点。

关了米铺的门,取出信鸽脚下的信笺。

仔细阅读起来。

面色顿时变得激动。

寻找多年的神教圣物,终于有了踪影。

“镇魔司,黑天石碑被镇魔司取走了。难怪我们将飞元岛翻过来,都找不到黑天石碑的踪影。”

“按照信上所写,百里飞鸿已经找到了黑天石碑,并且推断,黑天石碑被镇魔司镇压在镇魔大楼下,很有可能被锁魔神索封印,让黑天石碑不被人发现。”

陈韬屋内来回踱步,思考这件事的真实性。

越想,就越觉得信件上的人所说是真的。

当年镇南水师踏平飞元岛,将原始部落血洗一空,剿灭信仰图腾。

期间遭遇到了岛屿本土的强力阻击,更有妖魔出世,大肆杀戮镇南水师的士兵,后来朝廷派遣了镇魔司来降魔。

历史文献记载得很清楚。

若是镇魔司真的发现了黑天石碑,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它镇压。

“王沁离开,以我和贾仁义的力量,不足以调查此事的真相。”

“我与贾仁义已经暴露,若是露头必死无疑。”

“倒是可以上报此功,争取让神教调离我们。”

对于王沁的离开,陈韬并不感到奇怪。

王沁能背叛花间派,自然能背叛黑天神教。

不过,陈韬与贾仁义商量后,上报了王沁被镇守使所杀。

百里飞鸿杀了那么多人,王沁死在他手上也不奇怪。

黑天神教自然不会调查。

而且,死的又不只是王沁一人。

念及此,他立即通过隐秘渠道,通知贾仁义在老地方集合。

送来此信的人,很有可能在暗中观察他。

但为了得到黑天石碑,冒一些险,值得。

......

魔鬼海峡。

狭小的海峡,诞生了数十国家。

一些国家,甚至比不上大元帝国的一个小镇。

但不妨碍,海峡两岸的繁荣。

但此时的繁荣,已经化为废墟。

黑雾在蔓延,将海岸数千里吞噬。

在黑雾中,无数怨灵厉鬼在哀嚎。

带着恐怖气息的哀嚎声,让魔鬼海峡,变得名副其实。

一队队,身材高大,长相狰狞,宛若恶魔般的怪物,正在沿岸巡视。

从海岸进入南亚大陆百里之外,一座恢弘古老的皇宫,被黑雾笼罩。

数之不尽的幽灵,围绕着皇宫城堡,守卫城堡的皇宫安危。

一直经过特殊力量改造的信鸽穿行无阻,落入城堡皇宫内。

皇宫内。

妖艳的魅魔,正在翩翩起舞,舞姿曼妙,充满着无限的诱惑力。

入座皇宫内的黑天神教高层,看得如痴如醉。

尽管知道魅魔的危险,但是作为黑天神教的信徒,这些魅魔只能沦为他们的玩物。

信鸽直飞皇宫,没有受到皇宫内的黑天域场影响,拍打着翅膀,落在皇宫宝座上坐着华丽衣服的老者手里。

他就是黑天神教的黑煞大主教。

黑煞大主教伸出手,白鸽落入他的手掌,安静地站着。

黑如墨汁的双眸,闪烁着特殊的符文,传递至黑煞大主教的脑海里。

白鸽浑身疲倦,但脑袋却翘得老高,望着大主教,想要邀功。

“黑天石碑,终于有了下落。”

低沉的声音在皇宫内传递。

正在享受魅魔舞姿的黑天众人,顿时将目光看向大主教。

黑煞大主教拿出黑豆子,送到了白鸽的嘴里:“去吧,回复陈韬他们二人,正好迎接圣军的降临。”

抬起头,能坐在席上的都是圣徒与使徒。

“继续奏乐。”

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