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媚娘很忐忑地看着坐在他喝酒的男人。

弹奏着琴声,都显得有点乱。

“语姑娘的心乱了。”

百里飞鸿直言不讳。

语媚娘素手按在琴弦上,抬起那张绝美的脸孔,略带哀伤道:“百里大人,奴家真的不知道王妈是黑天神教的人,现在她也没有联系我。”

若说对百里飞鸿有恨意,她恨不起来。

对方并没有为难王沁,若真的想要杀王沁,以她对百里飞鸿的了解,王妈已经死了。

“王沁已经逃离了飞元岛。错不在她,她也没有的选择。更何况,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所以,语姑娘还是好好弹琴。”

百里飞鸿露出温柔的笑容。

他来,并不是追查王沁而来,单纯地放松心态。

喝喝酒,听听歌,看看美女,快哉快哉。

但眼前这位的老板娘,对自己误会很深。

“奴家为王妈多谢大人的宽恕。”

语媚娘听后,松了口气。

继续抚琴。

百里飞鸿自顾喝着酒,听着悦耳的琴声。

这世界的娱乐业太少了,他不好赌,更不会吸食大烟。

没得选择,唯有来青楼,散散心。

想到了大烟,百里飞鸿就想到了楚青衣。

楚青衣是楚天行的儿子,上次将他杀死,却没有完全杀死。

黑天符箓的强大,让他不由自主地思考,如何才能对付黑天神教这般逃脱的手段。

至于楚青衣是否活着,其实他活着的作用,比他死了更大。

百里飞鸿可是一直在寻找楚天行,但人海茫茫,想要找到楚天行太难了。

若是黑天神教真的有秘法将楚青衣复活,倒是可以等待机会,钓出他父亲来。



酒杯重重落下,沉闷的声响打断了语媚娘的琴声。

“大人,这琴声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语媚娘略显紧张说道。

她曾经面对皇孙贵族,都没有露出紧张情绪。

可在百里飞鸿的面前,就是遇到了猫的老鼠,心绪不宁。

“琴声很美,但总有一些小老鼠,在我寻乐子的时候,找上门来堵心。”

百里飞鸿从钱袋里掏出金元,放在桌面上。

“飞鸿失礼了,唯有下次再约语姑娘。”

身穿便服的百里飞鸿,站了起来,道了句,离开了。

雨水淅沥淅沥地下,沾湿了百里飞鸿的衣裳,他毫不在意,雨中漫步,走在烟花街道上。

神识在蔓延,超强的感官世界下,飞元岛四面八方,如针刺般的妖魔之气,冲击着他的感官。

“驱使妖魔,袭击飞元岛。”

“无论是谁,我都要让你知道,挑衅我的下场。”

怒气渐上面。

战争已经开始。

走着,走着中的百里飞鸿,一步跨越百里,屹立在飞元峰塔树上方。

阴云密布,雨水渐大。

夜幕遮盖了整个天地,让天地陷入漆黑。

此时的飞元岛,仿佛处于暗黑的浪潮下的一艘孤舟,摇摇欲坠。

漆黑的夜幕下,隐藏着的危机,随着雨水杀至。

“敌袭!

预先拉响警钟的是都督府。

巨大的钟声传遍飞元岛。

一发又一发的照明符灯,冉冉升起,照亮夜幕。

波涛汹涌的海潮,铺天盖地而来的海啸,一旦接近飞元岛,整个飞元岛都可能被海啸给淹没。

敌人隐藏在暗黑处,于深海中发动攻击,掀起大自然恐怖的灾难,对飞元岛进行毁灭性打击。

“水系的神通主?”

“幕后的敌人,倒是长脑子。”

“借助天时地利,翻江倒海,以亿万顷海水,形成不可抵挡的自然灾难,率先瓦解镇南水师的军力,并以海啸灭杀飞元岛上的居民。”

“伴随而来的是隐藏在海水中的妖魔鬼怪,它们的目的,就是紧随着自然灾难,猎杀漏网之鱼,甚至吞噬飞元众生的灵魂。”

百里飞鸿眉心竖目洞悉虚空,落在四面八方隐藏着的敌人身上。

更以天罡神通:逆知未来,推演这场袭击后续的未来片段。

尽管这片段只是未来的可能性之一。

但是通过推演未来片段,却能看清楚敌人的一些手段,提前做好应对措施。

脑海中大量的画面掠过。

最终,画面定格在镇魔大楼。

“飞元岛上这些奸细,真是厉害。”

“根据我的性格,通过我的行为,就能判断出,我已经找到了黑天石碑。”

“原来祸乱的根源是在这里。”

“黑天神教,本官不找你们麻烦,你倒是迫不及待地上门找我麻烦了。”

“也罢,将你们尽数解决,助镇南水师一臂之力,夺回魔鬼海峡。”

不知道太一门道主,刺杀圣上,算好大元帝国衰败崩溃的一击,是否考虑到了自己这一层因素?

大元境内的皇位之争,影响大元国运。

内部的纷乱,最怕是这时候,外部的力量入侵。

将魔鬼海峡牢牢握在手里,俯瞰南滨之海,若樱花国敢动,可东南两大水师夹攻樱花国,将樱花国给灭了,变成大元的一个省份。

朝政的稳定,在两个月后必定能稳定下来。

谁上位都好,大元帝国可以迎来数十年的平稳。

但当下,飞元岛不能有失。

城中若是死了一人,就是百里飞鸿的失职。

都督府。

处于闭关中的燕飞出山,亲自指挥镇南水师。

事关飞元岛的命运,也关乎镇南水师的命运。

一旦被敌人攻陷飞元岛,镇南水师也难逃被灭亡结局。

“大人,是否通知镇守使?”

陆知为沉声问道。

镇南水师实力下降,这是不争的事实。

就算实力没有下降,观这次来犯,已经超越寻常的战争,镇南水师也对付不了这股势力。

弥漫着的妖魔之气,让他毛骨悚然。

武者的感知告诉他,让他赶紧逃命。

不然,会死的。

“如此大事,镇守使必定觉察,无需通知。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守住防线,抵挡这一波的攻击。”

站在独龙山上,看着海外渐渐升高的海平线,渐渐变成了仰视。

在大海中遇到海啸,是水师最不愿意面对的。

法拉帝国对镇南水师最大的威胁,就是水系魔法师。

法拉帝国的水系魔法师,若是单打独斗,绝不是同境界中的武者的对手。

可若是将他们拉入战争中,他们在战争的优势,就会无限放大。

往往修炼武道,需要神通主才能使用的手段,在魔法师的眼内,入境即能使用。

对于高手来说,这些手段很可笑。

可对于普通百姓,以及士兵来说,这可笑的力量足够夺走他们的生命。

“让所有军舰联排,环绕着岛屿,开启武道符文罩,形成”符文之墙。”

燕飞下达命令。

一旦失败,镇南水师的所有军舰,都有可能全军覆没。

不过,符文之墙是神监司的术士手段,并被制造成为法器,是对抗魔法师的最有效手段。

四大舰队能偷袭法拉帝国海军成功,神监司打造的秘密武器功不可没。

陆知为听后,微微失神。

镇南水师其实有更好地躲避这次海啸的冲击,做到没有任何的损伤。

燕飞的命令,在一名参谋长的眼内,是愚蠢的做法。

会让镇南水师陷入覆灭的境地。

“不要担心,我们只需要抵挡这次海啸,以及来自深海中的妖魔冲击,就是一场伟大的胜利。”燕飞难得露出自信的笑容,“真正隐藏在幕后的敌人,就交给我们的镇守使大人去做吧。毕竟,我们的镇守使大人,可是一位强大的神通主。”

什么叫做镇守统领?

拥有足够的力量,镇压一个省府的灾难的强者,才能被任命为镇守统领。

百里飞鸿尽管官衔是镇守使,可以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镇守统领的层次。

官职,终归是虚的。

唯独自身的实力,才是应对一切危机的立足之本。

全城乱了套。

巡捕司的人尽数派出,州府指挥的城卫军,也尽数出动,派遣在各街道区域,维持秩序。

官方的力量,在面对这场危机之时,已经尽数出动。

甚至,很多世家氏族,也不得不加入这洪流,准备对抗来自海上的威胁。

黑天神教在魔鬼海峡所作所为,已经让飞元岛上所有的家族都忌惮。

飞元岛现在最大的敌人,不再是法拉帝国以及诸多国家的海军联盟。

而是来自突然冒出来的黑天神教,这邪恶的组织。

黑天神教的屠城,可不会看你是贵族,就会平安无事。

更何况,面对妖魔,唯有将它们斩杀。

妖魔,只会对他们的血肉灵魂感兴趣。

镇守使大人在何处?

半年前,抵达飞元岛的哪位强势的镇守使,曾经让很多人厌恶。

但如今,却成了他们的救世主。

希望镇守使足够强大,能保护他们安全!

飞元岛大难临头,镇守使在哪里?

“不要乱,大人有令,尽数出动,监视城中动静,找到任何有疑点的人,这些人极有可能是邪教实力的内奸。”

秦铁生坐镇镇魔大楼,开始指挥镇魔司的镇魔使们。

“记住,发现了任何疑点的人,不要妄动。记下他们的身份,将情报汇集在陈镇魔使手里。”

秦铁生耐心交代几句。

“大人,我们也想要出一份力。”

镇魔使的团队中,有年轻的书生喊道。

“接下来的战场,不是你们能插手的,做好你们手中本分工作,就是对镇魔司最大的帮助。”

秦铁生怒目等了他一眼。

“记住了,隐藏在飞元岛上的探子,实力很强大,我们镇魔司内,只有大人能应对。”

秦铁生沉声说道。

其实,他的内心乱得一逼。

他只是强行镇定,假传镇守使大人的指令,指挥镇魔司。

大人至今并未联系他。

回想起镇魔大楼的神通金人,秦铁生内心也松了口气。

有神通金人的守卫,敌人想要袭击镇魔大楼,首先就要面对大人的神通金人。

一旦与神通金人打起来,大人必定来敌人入侵镇魔司。

若是大人都打不过,那就自求多福了。

……

飞元峰塔树顶峰处,百里飞鸿收回了神目。

此时,他的天罡神通:逆知未来,已经推演完成。

知道敌人是黑天神教的他,非但没有大祸临头的感觉,反而有了一种“没粮,没枪,敌人送来”的感觉。

不过,百里飞鸿的粮可是准备得恨充分。

莫说使徒、圣徒,就是大主教来了,他也丝毫不担心。

技能之书的存在,可以让他瞬间突破境界。

就算神通境打不过对方,达到了法相境,吊打对方没有任何问题。

更何况,相当于法相境的真妖,他都屠杀了不在少数。

“掀起如此巨大的浪,形成百米高的海啸,倒是很棘手。”

说到棘手,那是对于其他神通主而言。

掌握一百三十多道神通的他,从里面挑一门神通,就能解决当前的困境。

都督府的动静,没有隐瞒得过他。

“术士符文,当真是好手段。”

百里飞鸿叹道,神监司才是修仙的。

掌握符文、炼器、炼丹的手段,不是修仙的,是什么呢?

“若有机会,可以学习一些术士的手段。”

他想到了在百花镇遇到的神监司术士:司马晴雪。

实力不高,可掌握的手段可不少。

若是下次返回大元遇到她,可以尝试从她口中了解术士之道。

“血镇山河!

!”

海啸已经扑来,符文照灯光芒下,站在城内的百姓,能清晰巨浪的迹象。

恐慌在蔓延。

定定地看着眼前末日的降临。

“海啸?!这么夸张的海啸,我们能逃得掉吗?”

一位飞元岛颇为有势力的家主喃喃道。

满面都是绝望。

站在街道上的人,全都不动了,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被吓懵了。

他们明白,无论逃到哪里去,都难逃一死。

巨浪内隐藏着狰狞的妖魔,正在兴奋地俯瞰着城内的百姓。

都是它们的粮草。

百里飞鸿的脸上勾起一道弧线,血气在他身上升腾,这次没有施展血镇山河,而是单纯地不再压制自己的血气。

恐怖的血气笼罩飞元岛,想着海外扩散。

隐藏在海水内的妖魔鬼怪,恐惧地尖叫,但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血气不断地蔓延,纵深进入海域外三百多里。

在此范围内的妖魔鬼怪,仿佛遭遇太阳焚烧,特殊的血气力量,开始净化它们的妖魔之气。

大量的烟雾升腾。

更为恐怖的是,驾驭着巨浪的神通主,他们施展的神通被莫名打断。

浑身在冒着青烟,烈火灼身,逼得这些神通主施展遁法,逃离血气笼罩的区域。

“天罡神通:斗转星移。”

解决了施展神通与妖魔源头,逼得他们远遁。

下一步,百里飞鸿施展神通,以庞大的血气为支撑,形成的巨大波浪,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扭曲。

巨浪形成一条条巨大水龙,往天空升腾,然后游向了深海区域,融入大海。

能灭了飞元岛的灾难级的海啸,顷刻间,消失无踪。

神乎其技的手段,惊呆了飞元岛上诸多百姓们。

神威不过如是。

如此手段,宛若神人。

感受笼罩身上暖洋洋的那股力量,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是镇守使大人出手了。”

一声大吼,震动全城。

随之,整个城市都陷入了喧哗。

欢呼不断地蔓延,下一刻,全岛数百万的民众迎来了劫后重生的喜悦。

镇守使大人救了他们的命。

“诸位,危机已解除,请有序回到家中,莫要出来给吾等添乱。”

“否则,被镇魔司当成奸细捉走,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儿。”

百里飞鸿扬声道,带着六道绝神通五音绝,声音传递至城中每一个人的耳中,又不伤及他们。

对力量掌控如此精妙的他,引来了很多岛屿内的高手瞩目。

而百里飞鸿却沉醉在技能点不断增加带来的喜悦。

技能点超过三千万点了。

也意味着来犯的妖魔,尽管实力不行,可数量极为庞大。

杀一头妖魔,数十点,甚至一百多点。

从魔鬼海出来,他积累的技能点就有一千九百万左右。

越是实力强大,获取技能点就越容易。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利益。

钱能生钱,技能点同样如此。

技能点可以让他获得更强大的力量,站在世界之巅,而实力的强大,让他杀戮妖魔更加容易。

一招神通带来的利益,是巨大的。

“黑天神教的人都逃脱了,嘿嘿,若是施展血镇山河这门神通,就算是神通主都要死在我的血气下。”

百里飞鸿抖动身体,将湿透的身体的水分,全部蒸发。

黑天神教的高手,应该隐藏在深处,观察着飞元岛。

这次的试探,是在测试自己的实力。

不能表现得太弱,也不能表现得太强。

太强势了,让黑天神教派遣更加强大的人过来,对自己也是一种危险。

在不知道黑天神教有几尊武圣之前,百里飞鸿不会将自己的底牌全部露底。

现在他可以提升实力至法相境,但百里飞鸿不愿意。

提升实力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若是被人知道他已经是法相境,那就是武圣该出手了。

“该死的天龙仪!

!”

百里飞鸿狠狠咒骂道。

榜上有名的他,一旦晋升法相,天龙仪觉察后,会将他从潜龙榜上除名。

外界就知道百里飞鸿已经从神通晋升为法相。

都不需要他宣扬,天龙仪就将他的实力泄露出去。

以他的年龄,成为神通主已经是惊世骇俗。

但并不是没有先例的存在,只能说百里飞鸿天资极高,遇到了很多奇遇,让他成为了神通主。

若是突然间成为了法相强者,莫说是宗门,就算是镇魔司与神监司都想将自己的脑子扒开,看一看自己的秘密。

站在镇魔司与神监司背后却是谷梁皇室。

实力达到这一步,已经能应对百分之九十九的麻烦了。

现在捅破这层纸,对他没有好处。

“若有机会,必定将天龙仪给抢过来。”

但是想一想,太一门都守不住这件神器。

将天龙仪夺取过来,将会有多少怪物跳出来对付他?

从飞元峰塔树一跃而下,如羽毛般轻盈落地,拍了拍巨树:“多谢了。”

毕竟是飞元岛上最古老的植物,踩踏在它的头顶,怪不好意思的。

随着百里飞鸿的离开。

一张面孔再次浮现树皮上。

“这是人族谁家培养出来的怪物。”

“老朽的小心脏都吓得跳出来了。”

巨树的灵识露出苦笑。

以它的年龄,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但眼前这怪胎,是真的让他感觉到震撼。

《基因大时代》

仿佛回到了远古时代,横天出世的远古人王。

“年轻就是好,这血气让我都感觉到惊颤。”

“每一步都走到了极境,不,甚至打破了极境,才能修炼出这般质量的血气。”

纯正,极为纯正的人族血气。

若是让他继续修炼下去,返祖人王血统,未必不能成功。

“这是人族的底蕴在作祟吗?天将大变,神魔踪影隐现,于是诞生了这一个怪物来对抗神魔?”

就像当年的远古人王,庇护了人族,让人族延续至今。

“黑天也复苏了吗?老朽可不愿意,再也找不到太阳了。”

每一次黑天出世,带来的都是浩劫。

突逢此天地大变,古老的黄泉路已经在接近,黑天撒播在此的种子自然会复苏。

飞元岛街道上,空荡荡的,除了官方的人在巡逻外,异常安静。

百里飞鸿的话还是很有威胁力。

此时被当做奸细捉起来,百口难辩。

行走在街道上,百里飞鸿巡视镇南城,遇到镇魔使,就打了声招呼。

步伐越来越快,穿越镇南城,来到了百利城,从百利城走到北岛镇守府邸。

他知道,黑天神教两位教徒,尚未离开飞元岛。

这代表着,黑天神教对飞元岛的攻击,尚未结束。

下次攻击,这种小儿科的尝试,就不会有了。

念及此,百里飞鸿觉得怪可惜的。

毕竟,想要聚集如此庞大的妖魔,着实不易。

也就是魔鬼海峡靠近魔鬼海,诞生的妖魔比较多,才能让黑天神教利用秘法,驱使它们前来袭击飞元岛。

对比妖魔的数量,黑天神教的人提供给自己的技能点,确实不多。

天罡神通:点石成金。

将浴池变幻成金子,以血气温热池子里的水,泡在浴池上,闭上眼睛,开始思考应对黑天神教的策略。

黑煞大主教。

若是百里飞鸿没有记错,这位法相高手,是镇魔司内部悬赏榜上前列的邪道巨头。

想不到对方,竟然是黑天神教的大主教。

“莫要让我等太久了,黑煞大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