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飞元岛上的繁荣开始恢复,街道上人来人往,百姓的脸上带着笑容。

但大量的殷实家底的商人,似乎已经计划好离开飞元岛。

拖家带口,将财富搬空,让自家的铁轮商船在港口集结,准备返回大元帝国境内。

飞元岛正处于战争的边缘,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遇上昨晚的事情。

天知道,法拉帝国的大军什么时候抵挡飞元岛。

黑天神教的威胁,让他们不敢冒险。

唯有返回大元境内,才能躲避过这场战争。

以往因为镇南水师的存在,他们不畏惧任何海上的势力。

而大海的财富,让他们赚了无数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现在,将财产转移返回大元帝国,当一个富翁,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州府的钟子灵在劝戒很多城中富豪,让他们留下来。

离开的人主掌着飞元岛的经济命脉,会造成飞元岛的经济迅速下滑,飞元岛将会遭受前所未有的危机。

这一次,镇南水师没有出面。

镇魔司同样也没有出面。

飞元岛的危机,尚未解决。

他们返回大元帝国,大量的财富回流帝国,会为大元帝国注入大量的资金,对大元帝国是一件好事。

当年大元帝国为了让海外的大元人,将财富流回大元境内,做了很多的工作,都没有办法让这些人搬回大元境内。

现在,飞元岛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大元帝国无需再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这群富商自己就携带海量的资金回国内。

飞元岛,终究是在海外。

在岛屿内的粮食不缺情况下,这群富商的离开留下来的空缺位置,会很快被海上的冒险家给填补。

车水马龙的港口,一艘艘海商的铁轮,正在装着飞元岛上积累的大量财富,搬运返回大元境内。

此时,运送物资即将入港的东滨水师,接到了都督府的新命令,保护飞元岛这群撤离的人群返回国内。

人可以走,财富必须返回大元境内。

若是中途遇到了海盗,或者樱花过的倭寇,这些人携带的财富,都会成为敌人的资源。

为敌人注入强大的资金。

所以,不容有失。

百里飞鸿本想阻止这群人的逃离,但想到了未来飞元岛,在自己离开后,真的遇到了什么危机,积累的大量财富,将会成为帝国军费,他又停了下来。

财富积累在飞元岛,对于大元的百姓来说,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这群人回国后,必定要消费,同时要建立属于自己的产业。

不仅能拉动国内的经济,也会提供更多人的工作岗位。

他很清楚,当年自己能活下来,全靠着在码头上当搬运工赚钱。

魔鬼海峡落入黑天神教,甚至法拉帝国海军的手里,大元的海外贸易必定会遭受重创。

这群人回去大元,会为大元的经济,注入新的血液。

更何况,他们离开,留下大量的不动产,以及他们的工厂,不会让飞元岛立即陷入经济危机。

“大人,那是张家,下属数了数,单是黄金珠宝,就搬运了数百箱,真是富可敌国。”

胡作为感叹道。

百里飞鸿点了点头。

港口,密密麻麻的人员,正在将东西搬运上铁轮。

而港口内的铁轮,多达数百艘。

庞大的船队,让百里飞鸿都感到吃惊。

“放心,他们会回来的。只是换了个地方,将积累的财富转移罢了。”

百里飞鸿很清楚,飞元岛上在经贸方面的优势。

诸国私底下较量,但商贸上的事情,并没有禁止。

财富的流通,并未因为黑天神教灭了南亚大陆如此多的国家而停止。

东西双方的海外贸易反而会因为南亚大陆诸多国家的灭亡,会变得更加紧密。

争夺魔鬼海峡,是想要掌控这条航道。

而是禁止商贸往来,这条航道就变成了纯粹的军事战略要道。

会让很多国家都损失惨重。

“很多人背井离乡,其家族已经在飞元岛扎根数百年,这次危机,让他们舍弃自己在飞元岛上的根基,是不可能。他们回大元帝国境内,是迫不得已,返回国内避难。”

秦铁生站在百里飞鸿的左边,略带惆怅道。

秦铁生其实也是飞元岛上的大族出身,只是出身不好,属于旁系,入不得飞元岛秦家的法眼。

现在秦家也同样加入到了撤离大军的阵型,但是飞元岛上的产业,还留了一部分人在照应。

若是能解决黑天神教的威胁,并与法拉帝国争夺魔鬼海峡,他们也能卷土重来。

排着长龙,坐船离开。

钟子灵找到了燕飞都督。

燕飞都督并没有见他。

镇南水师需要恢复势力,他没有闲工夫管理飞元岛内的事情。

就算飞元岛上所有人都跑了,镇南水师也不会离开飞元岛,顶多是将飞元岛当成了军事基地使用。

昨夜黑天神教来袭,已经让他明白,镇南水师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应对这场战斗。

圣上驾崩,军部的精力都放在争夺皇权上,根本不会支援镇南水师。

想要解决如今的困境,一尊武圣出动,就能将黑天神教建立的优势灭掉。

黑天神教仗着自己在海外,宗门暂时不会将心思放在海外,才敢如此嚣张。

一切的源头,都是太一门该死的道主。

道主将圣上杀死,造成了大元境内,遇到了此特殊的困境。

“我还有机会,但现在保命要紧,我已经踏入神通层次,要做的就是尽可能蜕变成功,成为真正的神通主。”

燕飞再次宣布闭关。

若是没有神通主的实力,接下来的战争,他根本没有机会参加。

甚至,连命都不能保住。

南亚大陆。

东文国皇宫,黑天神教的人再次聚集。

偌大的皇宫内,身穿华丽黑袍,精神矍铄的老头,脸上带着一丝温柔的笑容,凝望着下方跪拜在地下的神通主。

“黑煞大主教大人,是我们低估了飞远镇守使的实力。”

跪在地下的南亚东文国神通主,神情恐慌跪拜说道。

作为曾经东文国的强者,在黑天神教入侵之时,已经被黑天神教收服。

正是他的出卖,黑天神教才能悄无声息地完成献祭仪式,将包括东文国在内的三十多个小国,一举歼灭。

杀戮数以百万计的百姓,通过仪式献祭给黑天魔神,让黑天魔神的一缕意志注视此地。

收割了此地。

黑纱大主教也得到了魔神的恩赐。

一缕成就武圣的道蕴。

只要他达到了法相境巅峰,未来武圣关卡,将不会成为他的桎梏。

但眼前,这群拜服在他麾下的神通主,却做了一件让他很不顺心的事情。

十万妖魔,何等庞大的军队,这股力量,甚至可以横扫整个南亚大陆。

却白白地被眼前这几位神通主给葬送了。

“大元境内,存在一尊神器,名曰:天龙仪。五十岁以下,成就神通主,就有机会进入潜龙榜。当然,天龙仪只会将天下前一百位,最强五十岁以下年龄的第三境实力的人,排入潜龙榜。”

黑纱大主教的声音在宫殿内回荡。

他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百里飞鸿首次登上潜龙榜,纯粹以血炼者的身份登上,名列第十。”

“进入第十血炼,就相当于神通主。”

“而百里飞鸿能杀死潜龙榜第六的薛明,代表着他的血炼修为,在第十二炼以上。”

“血炼者达到这般实力,放在镇守血将内也是罕见?”

“你现在跟本座说,小看了百里飞鸿?”

黑煞大主教冷漠地说道。

“请大主教赎罪。”

五位神通主磕着头,请求饶命。

“放心,本座不会要你们的命,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让你们去对付飞元岛,是本座考虑不周。现在,本座已经知道百里飞鸿的实力,唯有请我们教内的圣徒出手了。”

黑纱大主教看着座下坐着的七位圣徒,面带微笑:“诸位圣徒,接下来对付百里飞鸿,就看你们七人了。”

跪在地下的五位神通主,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他们本身为了活着,才加入黑天神教。

在教内的地位,其实还不如使徒。

“本座会亲自到飞元岛观战,若有法相境的强者出手,本座会出手为你们阻挡他们。”

七位圣徒听了此话,齐齐站起来,拱手行礼道:“遵循大主教之命。”

每一位圣徒,都能进行降神。

他们是黑天魔神最忠心的信徒。

黑煞大主教满含笑容点点头。

仿佛,没有将这场失利放在心上。

本就是试探飞元岛的一场开场戏。

黑煞大主教本就没有对这次行动,抱太多的期待。

“百里飞鸿的血炼层次,按照他们身上的伤势,可以评估为十四炼,若是施展血镇山河神通,很麻烦。”

黑煞大主教内心想道。

正好,七位圣徒献祭自己,可降临黑天魔神的意志,抗衡百里飞鸿的血镇山河神通。

介时,就是他收割这位潜龙榜第六的神通主命的时候。

武运,那可是好东西。

加上自己所得到的武圣道蕴,未来晋升武圣,有七成的把握。

“就怕太一门关注了此人。”

天龙仪涉及到太一门某种秘密,黑煞大主教是为数不多知道的人。

当年,太一门将天龙仪放在天柱山,可不是因为被宗门所逼迫,无奈之举。

天龙仪赐予武运之说,就是一个谎言。

通过天龙仪,掌控天下人的武运,窥视天下英才的天机,才是真的。

人仙不显,未必是这天地出了问题。

他加入黑天神教,不就是为了脱离太一门的某些束缚吗?

武道已死,黑天当立。

唯有追寻黑天的脚步,才能窥见永生的途径。

神监司的存在,不就是绕开武道?

可世间太多人执迷不悟了。

“出发吧,今夜,本座要登上飞元峰塔树。”

飞元岛上存在的秘密,无外乎两个,黑天石碑,以及将黑天石碑卷走至飞元岛内的飞元峰塔树。

......

东洲府。

镇守统领府邸内。

公羊羽神色暗澹,面色苍白。

“天柱山,天龙仪,这是陷阱。”

从天柱山返回的他,已经没有往昔的从容。

“公子,是否将吾等的发现,告知老祖?”

宫宇同样不好过,他的气息混乱,若非羽公子动用了公羊家族给予他的底蕴,这次他们就交代在天柱山一带了。

“天柱山各大宗门的镇守者,已经被太一门的忘情道种控制。老祖赐予我们信物,很有可能,他对天柱山上的天龙仪有所了解。”

公羊羽分析道。

“公子,数百年来,天龙仪的秘密都不曾被人发现,为何我们这一次能窥视到天龙仪的秘密?”

宫宇突然询问道。

公羊羽沉吟。

“太一道主刺杀圣上,受伤了。我猜,是太一门道主借助天龙仪,引动天下武运,抵挡大元国运,最终引发了天下武运震荡,才让天龙仪露出了破绽。”

“运道之说,飘渺虚幻,本公子只能看出这一点。”

公羊羽心里叹息,果然,一直把持着天道权柄的太一门,岂会被宗门逼迫交出天龙仪这件神器?

难怪,成就武圣,会如此之惨。

更不提追逐人仙之境。

原来,培养潜龙榜,是为了潜龙榜上的天才们,进入法相境,好掠夺他们的气运。

不对,进入前十的神通主,成为武圣的概率很大。

前十者,是诱饵。

放十,割九十。

至于武圣,太一门也在收割,只是武圣的武运可不是那么容易收割。

原因是......

血炼!

血气镇压自身,太一门难以撼动。

难怪朝廷,以及镇魔司一直在培养镇守血将。

血镇山河。

镇魔司与大元帝国国运一脉相承,谷梁皇室与太一门的关系撕裂,很有可能就是涉及到了太一门窥窃天下武运秘密有关。

“对了,雪影还在飞元岛吧。”

公羊羽突然询问道。

“是的,不过,雪影隐藏了身份,进入了巡捕司。”

宫宇面色略显难看。

他派遣三位镇守使去飞元岛,当天就死了两位。

至于另一位镇守使凤雨石,在镇魔司难以发挥作用。

幸好,当初他改变了策略。

让雪影镇守将隐藏身份,通过特殊的渠道关系,进入飞元岛巡捕司内,监视镇魔司动静。

否则,他在飞元岛上布置的眼线,全折在百里飞鸿手里。

“百里飞鸿倒是成了气候。听说,他已经进入了镇魔五老的法眼,若不是京城发生了此大事,百里飞鸿已经被调去帝都。”

畅想

公羊羽的消息很灵通。

镇魔五老,神监司三老,可是谷梁皇室的镇基石。

就算公羊家族的老祖,面对八老,无论是辈分,还是实力都要逊色一筹。

八老可是开国功勋。

“幸亏太一门道主......”

“噤声。”

公羊羽瞪了宫宇一眼。

“百里飞鸿,已是潜龙榜第一。”

太一门门徒已入法相,榜首归属于阴阳天宗江东流。

可江东流带没有多久,就被百里飞鸿夺走风采。

“他已成气候,正好,杀他夺运。以潜龙榜魁首之名,踏入法相,避开太一门的掠夺。”

公羊羽露出冷漠的神色。

“公子,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宫宇听了公羊羽的话,顿时来了精神。

对于百里飞鸿,他可是恨之入骨。

竟敢杀他的人,这是打他的脸。

如今在镇魔司,他的威名已经受损。

“现在出发。”

“但是你的伤势......”

宫宇轻皱眉头。

他的伤势,还需要十天才能恢复。

“无碍,神监司的生生造化丹,可以让我们的实力恢复如初。”

公羊羽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这可是顶级的疗伤丹药。

只要有一口气在,白骨都可以重生。

“百里飞鸿潜龙榜登顶之事,尚未传开,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一旦传开,想要他命的老怪物不止繁多,拉拢他的势力同样很多。趁他现在,尚未有靠山,若是将他杀了,也没有什么后患。”

公羊羽轻声说道。

他隔空取出白玉盒子,打开,一颗金丹放在里面,手指一划,将生生造化丹分为两半,将一部分分给了宫宇。

宫宇受宠若惊,接过来。

生生造化丹,可不只是疗伤之效,可在体内形成一股生生造化之力,蕴养体魄。

......

“那位巡捕是何人?”

百里飞鸿突然问道。

胡作为沿着他的视线,看向港口维持秩序的女巡捕。

高挑的身姿,曼妙凹凸,五官精致,在人群中,是如此夺目,以至于密集的人群,一眼就发现她。

他心里清楚镇守使大人对女色并不感兴趣。

既然询问到他,这女人必定有过人之处,惹来了大人的关注。

“巡捕司,雪巡检,是大人闭关后,加入巡捕司,已经在巡捕司待了四个月,也是她顶替了杨成飞的位置。”

“她不是飞元岛的人吧?”

百里飞鸿嘴角轻勾。

“是的,大人,这位雪巡检,传闻是巡捕司司长好友的女儿,在大元境内得罪了人,于是托关系进入飞元的巡捕司。”

秦铁生却开口说道。

很显然,在情报方面,秦铁生一直在收集飞元岛值得关注的人信息。

“如此漂亮的一个姑娘家,放在巡捕司未免太浪费了。”

百里飞鸿只是提了一句。

秦铁生却是双眼发亮。

领导已经提示了,接下来,自然是他去跑下腿。

听说,雪影巡检是炼窍境,来了镇魔司,至少也是甲等镇魔使。

“星炎,这一趟,你拿着我的刀,随船队跑一趟大元。”

百里飞鸿转身对默不作声的陈星炎说道。

此时的陈星炎,已经弥补了他基础上的不足,加上对方的天赋,在炼神层次,已经是最顶尖的高手。

不过,他听从了百里飞鸿的话,并没有急着破境,而是重新修炼炼体层次。

而且,镇守使大人,已经将镇魔六道经传授给他。

只是到达神通层次。

但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可以说,此时的陈星炎,将百里飞鸿当成了师父。

当然,其他几位,镇守使大人都传承了相应的功法。

就算对镇守使有意见的周小晴,对镇守使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

不,应该是这半年来,周小晴的内心发生了改变。

进入镇魔司这半年,她得到了锻炼,也成长起来。

唯一让陈星炎介意的是,说到楚青衣此人,她会选择沉默。

黑天神教在南亚诸国所作所为,击碎了她心里一丝侥幸。

“是,大人。”

陈星炎接过百里飞鸿递过来的长刀。

贪狼这把名刀,在镇魔司名气还是很大的。

拿着刀,他率先感受到的不是刀意,而是一股浩大的镇魔之力。

第三道,镇之力?

作为镇魔六道经的修炼者,陈星炎对于这股力量很熟悉。

他双眼发亮。

大人的佩刀,以及他的力量,可以提供给他参悟。

“你随着东滨水师到了东滨城后,去秦氏刀铺帮我取一把刀,报我的名,掌柜的就会给你了。另外,此盒子交给颜如玉,找到公羊大人,告诉她,我会遵守若言。”

百里飞鸿将盒子递给陈星炎。

时至今日,百里飞鸿已经明白,自己手中的《逍遥游》的不同之处。

给颜如玉的物品,是他对《逍遥游》的感悟总结成册。

“必不负大人所托。”

陈星炎感觉到百里飞鸿对他的信任。

眼前这位大人,比他年龄还小,在武道上走得很远。

若能真的认他为师父,陈星炎觉得,自己未来的武道,不可限量。

曾经向往宗门的心,也渐渐澹了。

“去吧,待我为黄将军带去问候。”

东滨水师的力量,未必能应对海上突发情况。

天罡神通:逆知未来,已经预见了危险。

否则,百里飞鸿不会让陈星炎离开飞元岛。

不过,这小子的心性已经沉稳下来,这次前往东滨城,会得到相应的锻炼。

等他回来之时,这条蛟龙也要腾飞了。

胡作为与秦铁生相互对视一眼。

他们已经明白了,飞元岛未来就是五位年轻人的天下。

陈星炎本身就是天才。

秦素青同样不逊色与他,甚至未来的成就还在陈星炎之上。

上官镇、杨成飞、周小晴是命好。

有了百里飞鸿对眼前两位的特殊待遇,他们三位也顺带得到了关照。

心中叹息,若是年轻五十岁,他们跟着大人,也一定有一个好前途。

只是,他们已经老了。

想要继续在武道上有所作为,已经不可能。

港口上船只的鸣笛声传来,本应该是飞元岛上众多人的逃离,结果成了官方主持的撤离行动。

留下来的人,也不必羡慕。

只要相信镇守使大人,他们将会取代很多离开人的地位。

旧血不去,新血不来。

“清空街道,准备迎战。”

百里飞鸿面色变得严肃,下达命令。

“是,大人。”

秦铁生与胡作为挺直身姿,回应百里飞鸿的话。

战争,再次启动。

“通知镇南水师做好准备,魔鬼海峡千里之地,我要了。”

百里飞鸿声震四野。

霸气侧漏。

却隐藏着无限的杀机。

他为公羊琰带去了话。

代表着,他要了解飞元岛上的诸多因果。

轻身返回东滨。

东滨城隐藏着大恐怖,大沥山的黄泉之门,以及东滨城地下的恐怖未知力量。

纪小倩已经为了他揭示了秘密。

想到了纪小倩,百里飞鸿心里微微叹息,回看前尘,这女鬼是他的第一位贵人。

让他解决了金钱上的困难,同时,她的死,指引着他如何获取技能点。

无论他现在获得了如何强大的实力,还是执掌一地的权力。

但他始终记挂着东滨城。

但当下,敌人已经调集兵马,杀来飞元岛。

此战过后,他明白,自己将会遭受更多的打压。

但有一些真理是永恒不变的,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