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来的是黑天神教吗?”

胡作为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黑天神教,这股势力不达到目的,是不会停手的。”

百里飞鸿也没有隐瞒。

“黑天神教,势力巨大,以我们飞元岛镇魔司的实力,就算大人能抗衡,未来也是后患无穷。”

秦铁生这句话,却另有他意。

百里飞鸿终究要离开飞元岛。

秦铁生看得出来,大人对飞元岛的安排,其实都是为了他离开飞元岛后,镇魔司还能顺利运转。

可无论大人如何安排,飞元岛再面对黑天神教,都会覆灭。

除非大人,真的将黑天神教给瓦解了。

“我会解决这后患,就算离开了,黑天神教想要对飞元岛下手,也要掂量着,他们有多少教徒被我杀。”

百里飞鸿冷漠地道。

镇魔司的镇魔使全员出动,开始沿街清空,让所有人回家躲着。

刚才欢天喜地的百姓,顿时露出惊慌的神色。

早知如此,就跟着铁轮离开飞元岛了。

黑天神教再次来袭,死亡的威胁再次笼罩着他们。

有人想要逃跑,躲进北岛或者西岛去。

甚至有人偷偷地开着渔船离开飞元岛。

准备躲过这一劫,再回来。

百里飞鸿没有管他们。

在飞元岛上,他有义务保护这些百姓的安危。

离开了飞元岛,他分身乏术。

黑天神教的黑煞大主教,可是法相境界的强者,百里飞鸿未必有把将此人杀死。

“降神,究竟是一种什么秘术?”

若说存在不稳定的因素,献祭仪式以及降神秘法,都是百里飞鸿看不透的神秘力量。

天罡神通逆知未来,也看不穿这两股力量。

逆知未来这门神通也不是万能。

遇到比他强大的力量,百里飞鸿也难窥视对方的未来。

萧杀之气,弥漫飞元岛。

一步跨出,站在海港外水面上,悬空而立。

接下来的战斗,不会在飞元岛打响。

“圣徒大人,有人拦路。”

黑天神教七艘黑龙铁轮,乘风破浪而来。

速度之快,比法拉帝国最快的海军舰艇还要快十倍。

如那破浪的黑龙,无视海上阻力,再海平面上留下一道澹澹的水痕。

使徒傲立在船的了望台,率先发现了百里飞鸿的身影。

“可是一位年轻人?”

船上的圣徒,是一位满面沧桑的男人,他背着巨大的刀,异常吸引人注意。

这把刀,比之他高大威勐的身躯,毫不逊色。

圣徒,黑魔刀邓争。

曾经是大元帝国邪道人物,后来被镇魔司某位统领追杀,逃离了大元境内。

却不曾想到,他已经加入黑天神教,成为了黑天神教的圣徒。

他曾是潜龙榜的邪道人物,加入黑天神教后,潜龙榜上就找不到他的名字。

这次前往飞元岛,他是领队。

可见此人的修为,比起数十年前,强大了很多。

“是的,圣徒大人。”

了望台上的使徒面色凝重地道:“他也发现了我们,正在往我们的方向赶来。”

黑魔刀邓争解下背后的刀,单手持刀,冷笑道:“通知其他圣徒,准备迎战。这位镇守使是艺高人胆大。不过,他既然已经出来了,就让其他使徒潜入海中,绕过百里飞鸿,进入飞元岛,目标镇魔大楼。”

“是,大人。”

了望台上的使徒一跃而下,作为顶尖的元胎境高手,他很明白,若是与百里飞鸿战斗,他们的下场会很悲惨。

黑天神教的目的是迎回神教的圣物,黑天石碑。

至于百里飞鸿,就交给圣徒们对付。

七位教内最顶尖圣徒,就算是面对法相强者,配合黑天神教的秘法,可以抗衡强大的法相强者。

黑魔刀自然知道潜龙榜前十的神通主很厉害,他一直以为,潜龙榜上的神通主是最厉害的。

但当他加入了黑天神教才明白,很多恐怖的神通主,没有登上潜龙榜,不是他们弱。

而是他们的年龄超过了五十岁。

百里飞鸿就算再厉害,他的年龄摆在那里,能修炼出多少神通?

积累的神通越厉害,其体内的神通之力就越强悍。

在没有加入黑天神教之前,黑魔刀只是掌握了四门神通,其中一门修炼到了二阶。

现在修炼了十八门神通,都处于神通境的巅峰。

未来十年内,必定能修炼出黑天法相,成为大主教。

其他六位神通主也不差。

黑龙军舰停了下来。

二十多位使徒带着一群元胎境的黑天教徒,跳下水,进入深海,避开百里飞鸿前往飞元岛。

就算百里飞鸿发现他们,有圣徒的牵扯,他一人也对付不了如此多的元胎境。

“绕道而行吗?”

百里飞鸿自然发现了黑天神教的教徒。

黑天神教招收的很多信徒,都是大元境内的邪道中人。

他们穷凶恶极。

却被镇魔司逼着逃离了大元,来到了海外,被黑天神教所吸收。

“老郑,等会儿,让我试下这位飞远镇守使。”

七艘黑龙铁轮靠拢,满头银发,英俊帅气的圣徒露出灿烂的笑容,传递给众人的却是温暖的笑容。

黑魔刀邓争笑道:“洪烈,莫要栽了跟头。这位镇守使可不同凡响,大主教让我们七位一齐出手,甚至在身后压阵,代表着此人很危险。”

若不危险,五位神通主驱使十万妖魔,在他的血气笼罩下,化为飞灰。

修炼者是最为棘手的武道修炼者。

“嘿嘿,正好,我也是血炼者,不过,我与他不同,融入了黑日神功。就看下是被他的血气烧死,还是这位镇守使被我的黑日之炎烧死。”

洪烈满不在乎。

作为最顶尖的神通主,若不是佩戴着黑天符箓,隔绝了天龙仪的监视,什么潜龙榜第六,就算是前三都能杀入。

“老郑,就让洪烈小兄弟试下,有我们六人压阵,就算百里飞鸿再厉害,难不成还能瞬间杀死洪烈。”

红发孤傲的青年,脸上带着狂傲的表情。

但是他的话,却让洪烈略显不高兴。

“红毛,你是想要干架吗?你大爷我今日非要将百里飞鸿的头颅给割下来,送你当酒壶。”

洪烈都囔道。

红发孤傲青年大笑道:“我等着你的礼物。”

“他动了,你们不要争了。”

圣徒中唯一的青衣女人,冷面如霜,喝止了两人的对话。

红发孤傲青年勾动魅惑的笑容,贪婪的目光落在青衣女人傲人的身上。

“青鸟,要不我将百里飞鸿的头颅送给你,你答应陪我双修?”

洪烈眼珠转动,谁不知道红发孤傲的乾血对青鸟有好感。

只是青鸟圣女对他不理不睬。

青鸟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你若真的将百里飞鸿的头颅割下来,我答应你。”

“此话当真?”银发阳光年轻的洪烈,嘴唇都裂到了耳根,笑得更加开心。”

“我青鸟从来不说假话。”

青鸟不屑地道。

红发孤傲青年乾血邪魅的笑容更盛。

能讨得青鸟的欢心,这人头我抢了。

“啪啪啪”

屹立海天之间的那一抹白色人影,鼓着掌,缓缓地悬浮飘来。

“黑天神教的圣徒,果真是不凡。”

百里飞鸿赞叹道。

“都是人中龙凤,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披着斗篷的男人,浑身笼罩再黑雾内。
缓缓抬头,颇为感兴趣地看向百里飞鸿。

狰狞的魔神青铜面具,透着一股冷厉的血腥味。

杀戮成性,浑身笼罩着怨煞之气的他,是七位圣徒中最为神秘的人。

剩下两位未开口的圣徒,拿起了自己的屠刀,战意高昂。

“可惜好好的人不当,去当魔神的狗。”

百里飞鸿轻蔑地道。

“黑天魔神在上,像你这种年轻人,如何懂得神的伟岸。”

青铜面具圣徒冷漠地回应。

黑袍猎猎作响,他可不打算洪烈银发小子抢了先手。

“伟岸?如何伟岸?被人类追杀数万载不敢露面的缩头乌龟?靠着用所谓的永生,拉拢你们这群蠢货,也算得上伟岸吗?”

百里飞鸿对视着这位青铜面具的圣徒,讥讽笑道。

“找死!

!”

洪烈动了。

浑身冒着黑色的火焰,身影挪移,瞬息间出现百里飞鸿的身后,笑容带着狰狞,手掌如剑,从背后插入百里飞鸿的身躯。

黑炎,瞬动!

此乃洪烈的天赋申通。

速度之快,神识都跟不上。



一声沉闷的响声,在大海中回荡。

笑容灿烂的洪烈一愣,渐渐失去笑容,满眼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

刚才的黑日贯手,他可曾经偷袭过一位法相境,遭受对方重创。

“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是你的力量太低了,理解不了罢了。”

百里飞鸿没有动。

双手抱胸,没有躲避,更没有回身看这位洪烈一眼。

十三道神通之力?

就这?

想要打破他的不败金身?

“洪烈,快退!

!”黑魔刀邓争大喝道。

“出手!

!”

六位圣徒在没有保留余地,全力出手。

神通的光辉,照耀这片海域。

洪烈拉扯回手臂,却发现,他的手臂缠着密密麻麻的黑手,被人扯着。

更让他惊惧的是,他的力量不断地流失。

如洪水涌入眼前这位白衣镇守使的身体。

“不对,你们快退!

六道神通轰然而至!

可是攻击却如入泥潭,被某种强大的力量不断地掠夺,抵达百里飞鸿身前,攻击力只剩下三成。

黑魔刀邓争顿时面色剧变。

攻击中蕴含着他的神识,短短一瞬间,他的神识被人掠夺,力量失去控制。

更恐怖的是,四周虚空,带着一股恐怖的吞噬力,正在掠夺他的生命精华。

洪烈另一只手狠狠挥下,却没有攻击眼前这位男人,而是斩断他的手臂。

黑炎,瞬动。

身上恐怖的烈焰可以灼穿虚空,带着他的决绝,逃离这位宛若恶魔般的男人。

“相比魔鬼海内的真妖,真魔,你终究是差了点东西。”

攻击尽在眼前。

天罡神通:斗转星移。

百里飞鸿笑了,六道攻击,瞬间消失,轰入虚空。

而且,不是减弱后的神通攻击,百里飞鸿将掠夺他们的能量,尽数释放出来。

当然,斗转星移没有这般恐怖。

只是融入了自己的夺命手,以及其他神通,就形成了全新的神通组合攻击。

洪烈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回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六位圣徒,没有一位比他逊色,全力释放神通,尽数轰击在他的身上。

他的遁法发动,防御最是薄弱的时候。

顷刻间,被六道神通碾压粉碎。

一道黑色的符箓,浮现,夹带着洪烈的怨恨的灵魂。

百里飞鸿信手一划,血气如刀,将黑天符箓斩灭。

恐怖的血气,将黑天的力量焚烧。

瞬息间,发生的战斗,肉眼难见。

六位圣徒爆发出庞大的力量,想要逃离百里飞鸿形成的掠夺领域。

鲲鹏遁法:振翅九天。

“准备降神!

!”

黑魔刀邓争大吼道。

眼前这位神通主太恐怖了。

洪烈近身攻击,上不了他肉身分毫。

他们的攻击,可以被眼前这位镇守使随意被转移目标。

更让他们惊恐的是,他们处于一种特殊的领域,在这领域内,体内的力量不断地掠夺。

他们在衰弱。

“神通,夺命手!”

鲲鹏遁法配合夺命手,让百里飞鸿的速度暴增。

黑魔刀邓争感觉到外界的空间被凝固,时间被静止,一道恐怖的武道意志化作鲲鹏,如风暴卷席而来。

他唯一的念头,就是逃!

将灵魂注入黑天符箓,用尽身上所有力量,激活黑天符箓,瞬间脱离肉身。

回眸一瞬,画面烙印在他的记忆中。

他们六人身体已经化为干尸。

一身的修为被掠夺。

白衣飘飘的绝世公子哥,带着微笑的笑容,睁开神目,望着他离开的身影。

魔,魔中之魔!

比最邪恶的魔鬼,还要恐怖的大魔鬼!

“倒是果断的人物,若是你抵挡一二,我倒是有足够的时间,拦截黑天符箓。”

逃跑了一位黑天圣徒的灵魂,真是可惜了。

七艘黑龙铁轮上的使徒以及教徒,遇到了他们一生中最为恐惧的场景。

七位圣徒,顶尖的神通主,顷刻间,被人杀了。

“逃啊!

甲板上的人,大喊一声。

纵身入海。

“玄冰指!

百里飞鸿隔空一点,一道玄冰落入大海,百里之内,瞬时凝固成冰。

黑龙铁轮同样被冰霜凝固。

“杂兵清理完了,黑煞大主教,观战那么久不出手,是否已经确定四周没有我大元帝国的法相强者否?”

抬头,看向天空的云层。

他看到了云端之上,站立着的黑袍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