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本座低估你了。”

黑煞大主教站在一片黑云上,俯瞰百里飞鸿。

他的面色凝重。

刚才的战斗,百里飞鸿展现出来的修为,让他无比震惊。

百里飞鸿以血炼者的身份登临潜龙榜,甚至以血炼者的身份杀死了薛明。

他在神通、修为境界上的表现,并没有他血炼那么亮眼。

可此刻,黑煞大主教却相信自己双眼看到的一切。

他的神通修炼达到了三阶巅峰。

黑煞大主教可是很明白,镇魔六道经作为镇魔司的不传之秘,除了法相境界中提及到的镇世法相,那就是神通境内可以修炼的神通底蕴太雄厚了。

宗门流传一百零八道天罡地煞神通,尽数被镇魔司收集齐全。

黑煞大主教看不透百里飞鸿掌握了多少神通。

但从百里飞鸿表现来看,其灵魂强大,自己施展的灵魂秘法,未必能伤得了对方。

“我还以为你们黑天神教大军来袭,会给我带来死亡的威胁。看来,我施展神通逆知未来,看到的危机并不是来自于你。”

百里飞鸿身影不断地上升,很快上升到黑煞大主教同等高度。

他不喜欢仰视别人。

两人相隔百里,可对于两位强者来说,这距离不过是尺寸之间。

“天龙仪也有失误的时候。不过,你上了天龙仪的潜龙榜,小心太一门收割你的武运才是。”

黑煞大主教不缓不慢地道。

死了七位圣徒,以及大量的使徒。

并没有对眼前这位曾经的邪道巨擘产生任何影响。

反而告戒起了百里飞鸿。

太一门?收割武运?

心思转念,百里飞鸿已经明白黑煞大主教这是阳谋。

告诉自己一些关于天龙仪的秘密,让自己站在太一门的对立面上。

“我以血镇压山河,所谓的武运,想要就拿走。”

若是与常人那般需要修炼才能获得更高武道层次,但是自己的技能之书,根本不需要什么武运,辅助自己修炼。

虚无缥缈的东西,还不如技能之书实在。

“你倒是阔达。”

黑煞大主教笑了笑。

“不过,黑天石碑乃是黑天圣物,就是今日本座夺取失败,你终究要交出来。”

“是吗?黑天石碑是一件不错的宝物,我相信镇魔司一定很感兴趣。”

百里飞鸿澹笑着回应。

对方在拿黑天神教来压他,可他身后站着的是镇魔司,何曾畏惧过宗门势力?

黑煞大主教面色立即阴沉下来。

若是黑天石碑落在镇魔总司手里,那就是一件大麻烦的事情。

黑天神教想要夺取黑天石碑的难度将会增加,甚至倾巢而出都难以争夺到手。

“那可是黑天石碑,关乎魔神的秘密,你舍得将它送出去吗?”

黑煞大主教沉声问道。

“很多人都死在一个贪字,对于我来说,黑天石碑就是麻烦物,与其想着黑天石碑给我带来无限好处,还不如甩掉这麻烦的事儿。”

百里飞鸿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以精血,融合撒豆成兵神通,制造出神通金人,想来它现在已经带着我以地煞神通壶天制造的容器,装载着的黑天石碑快要送达了京城。”

“你这个疯子!

!”

黑煞大主教疯狂咆孝道。

气急败坏。

完全乱了心境。

风云转变,天地蒙上一层黑光,将太阳都隔绝。

黑天法则,横列天空,改天换日。

“哼!

百里飞鸿冷漠地回应,雄厚的血气,冲破天际,震碎虚空,撕裂黑天,让自身置于烈日之下。

此时,天空被分割。

一边漆黑如墨,一边碧蓝透彻。

“来吧,让我见识下你的黑天法相。”

百里飞鸿面色严肃。

武道法相,特别是对方是黑天神教的大主教,其法相一定与黑天魔神相关。

黑天石碑流露出来的意境,可是让百里飞鸿差点陷进去。

双手垂落。

血气将虚空都扭曲,宛若一轮烈日般,站在黑煞大主教面前。

“哼,本座承认,你在神通境中已经走到了极致,你确实是天才中的天才,但你终究是神通境,很难明白法相的奥妙!

黑煞大主教冷笑道。

浑身涌动黑色的光芒。

如果百里飞鸿是烈日,此时的黑煞大主教就是黑日。

光明与暗黑在碰撞。

法相的奥妙?

若我想要踏入法相境,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在魔鬼海的潜修,他的进步,比任何人都要强大。

法相,法天象地。

可不止是身体的巨大化,更是融入此方天地的法则中,可借助天地之力,引动天地法则的一丝玄妙降临。

但是黑煞大主教并没有引动天地法则玄妙,黑色的领域,是魔神的力量在人世间的扩张。

他想要将百里飞鸿拉扯进入法天象地的法域内。

可百里飞鸿的血气始终如刀般,将他的法域割破。

他不断地释放体内力量,制造黑天法域,可下一秒,此人就像是天柱山般坚挺,无畏他的黑天法域。

黑煞大主教心里一沉。

他明白了,眼前这位神通主,其最强的力量还是血炼。

他走的是古之炼体武道。

血炼体魄,才是人类最古老的武道。

抗击魔神的最强大手段。

现在对元气的利用,施展的神通,甚至掌握法则,都是学习来自魔神的力量方式。

“你的血炼,已经修炼至十五层?不对,十六层!

!”

黑煞大主教冷静下来,如此年龄,就将人族血气修炼到了这地步,简直是怪胎。

“看来,我的血炼的认知,还是缺乏。”

百里飞鸿身在黑天法域的攻击内,却不动如山。

他明白,自己可能对血炼的境界存在一定认知的偏差。

单纯地释放十五炼血的力量,已经能抵挡住黑煞大主教的力量。

也对,当时十二炼血,就能将薛明这位顶尖的神通主给宰了。

很显然,十二炼血应对的是神通主巅峰。

十三炼血,已经可以媲美刚进入法相境界的人。

十四炼血,已经达到了法相中期的力量。

十五炼血,已经达到了法相后期的力量。

进入法相境,在破境后的增幅,优势比血炼强。

十六炼血,已经堪比法相巅峰的存在。

很显然,流传出来的三十五血炼能成圣,是不对的。

难怪镇魔司第一尊十八炼血的血炼者,尽管没有成圣,可在镇魔司内的地位仅次于大统领之下。

就算是武圣见到了,也要给这位镇守血将几分薄面。

血炼与元气武道,是两条不同的道路。

血元功是一门伟大的功法,这功法最大的好处,是可以一直淬炼血液,提炼出更加强大的血气。

只是越往上修炼,就越困难。

抵达十八炼血后,已经达到了巅峰。

百里飞鸿修炼的时间还是太短了,凭借着书籍的一些内容,开始对血炼境界的猜测。

但现在他发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以血元功为核心,一直推演血炼功法。

血元功到炼血归元功,在从炼血归元功到万物归元鼎功法,从万物归元鼎功法融合诸般武道,推演出万物归元鼎功。

他对血元功已经进行了三次推演升级。

使得他在血气修炼方面,一直突飞勐进。

太过容易了,以至于忘记血炼的修炼难道。

在所有武道道路中,血炼是最难修行的。

偏偏在百里飞鸿这里,却是最容易修炼道路。

“不可能,一个人如何能在如此断的时间内修炼出十六炼血?!

黑煞大主教大喊道,他一直以为百里飞鸿得到了鲲鹏血,在鲲鹏血的帮助下,将血炼修为修炼至十三炼甚至十四炼。

到达这一步,任何的神魔精血,都已经耗尽底蕴。

想要继续修行,就是靠搬运血气的功夫,一点一点地淬炼自身的血气,反哺血液,让血液不断地进化,抵达更高生命层次。

刚才的接触中,他已经看得出来,百里飞鸿身上没有任何的神魔气息。

他没有服用所谓的鲲鹏之血。

他的血没有被污染。

是最为纯正的人族之血。

隐藏在人族血脉中的血气,对妖魔甚至魔神都有强大的克制效果。

这是古之先贤,抛头洒血,抵挡外族,保存人族的意念。

贯穿历史长河,保存在人类的血脉中。

黑煞大主教心里打鼓了。

他的法相尚未施展出来。

但是属于法相境的独特法域,反而被对方的血气力场克制。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足够努力,足够专注,在我的字典里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百里飞鸿霸气地说道。

他敏锐地觉察到了黑煞大主教内心的波动。

心里却笑了,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黑天石碑被他送进入帝都总司。

这消息如果是他可以传出去,黑天神教未必相信。

这对于飞元岛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可从黑煞大主教的嘴里传递出去,那就不一样。

百里飞鸿尚未做好与黑天神教冲突的准备。

大元境内,还有一个邪教对他有敌意。

冥府。

他坚信,现在的冥府绝对比黑天神教强大。

在解决东滨城的预言之前,他暂时选择了放弃强杀黑煞大主教的念头。

黑煞大主教是黑天神教的高层,一定有一些底牌没有使用。

比如,屠杀了数百万人,举行献祭仪式。

黑天魔神是否给了黑煞大主教好处?

他手段尽出,未必能杀死黑煞大主教。

另外,他身上的黑天符箓,是否比圣徒身上的更强?

若是武圣层次制造的符箓,百里飞鸿倚仗的神通九阶血镇山河,也杀不死对方。

《金刚不坏大寨主》

黑煞大主教定定地看着百里飞鸿。

两人在气势上的较量,他已经处于劣势。

除非他施展法天象地出来,将百里飞鸿强杀。

但这种概率很低。

达到了十六炼血,他的血炼神通必定超越了神通三阶,打破了神通主的界限。

“你一直在拖着我,是想要确定镇魔大楼内,是否真的存在黑天石碑吗?”

百里飞鸿早已经将镇魔司的人尽数撤离镇魔大楼。

“瞒不过你的镇魔神目,就算你现在回去,已经迟了。”

黑煞大主教恢复镇定,露出一丝笑容,看向百里飞鸿。

这次进攻镇魔大楼的可不止是使徒们。

还有五位神通主。

是的,就是掀起滔天巨浪的那五位神通主。

“”那真是可惜了。我为飞元岛炼制了三十六尊神通金人,皆是以我的精血为核心,凝聚永久固化的神通,成就神通金人。你黑天神教的人,将会面临它们的屠杀。”

百里飞鸿平静地说道。

“不可能,就算你拥有十六炼血,也难以同时制造三十七尊神通金人,它们会耗尽你的精血。”

黑煞大主教却摇头说道。

听到了三十七尊,而非三十六尊神通金人。

百里飞鸿笑了。

他知道,怀疑的种子,已经种在黑煞大主教的心里。

尽管只是临时想到的办法,但将黑天石碑送往总司,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不过,现在大元朝政混乱,黑天石碑真到了帝都,反而会被野心人利用。

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之前,制造赝品,光明正大地将它带入魔鬼海隐藏起来。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巨大的战斗波动。

一道道金光刺破云层,宛若法天象地般的神通金人身躯,屹立在飞元岛四方。

恐怖的血气交织,形成血镇山河的血气力场,笼罩飞元岛。

同时,神通金人的刀落下,斩杀一尊尊元胎境使徒,以及五位神通主。

“咦?”

一道道的黑天符箓,划破天际,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这是黑天神教教徒的福利吗?不对,应该是使徒才能拥有黑天符箓。”

百里飞鸿回首望月,神目看穿迷雾,落在飞元岛上。

“……”再回首,黑煞大主教已经遁走。

残留法域,正在缓慢地消散。

“邪道人物,反而怕死。”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他也有意放黑煞大主教离开。

否则,他只能破境,才能斩杀黑煞大主教。

现在这境界挺好的。

可以抗衡法相强者,也可以避免引来武圣的追杀。

若他踏入法相境,百里飞鸿相信,会有很多武圣对他感兴趣,并对他出手。

留在神通,恰到好处。

以他的技能点,尚未能突破一口气突破武圣。

破境,对于百里飞鸿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只要技能点足够,他下一秒能成为人仙。

所以,提升境界,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镇南水师已经准备好了。敌退我进,魔鬼海峡这片战略要地,是时候将它夺取了。”

只要铲除黑天神教在魔鬼海峡的势力,镇南水师就有势力对付法拉帝国。

“等朝政稳定,实行移民政策,将大元境内一些偏远地方的百姓,迁移至魔鬼海峡,占领黑天神教屠杀数百万人留下的土地,数十年后,大元帝国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掌握这片土地。”

一旦掌控魔鬼海峡,在抽出手,将樱花国给瓦解,大元帝国的外敌威胁,将不复存在。

休息养生百年,国力将会达到真正的巅峰。

盘随着工业、科技的发展,大元将会迎来真正意义上的盛世。

但百里飞鸿清楚,这条路困难重重。

修身养性多年的宗门强者,每一位都是大元帝国的拦路人。

太一门道主,更是威胁中的威胁。

“太长远了,推演让我头痛,果然,我不是当官的料。”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为飞元岛创造安稳的生存条件。

拿下魔鬼海峡,想办法将黑天石碑携带在身上,并将赝品埋在魔鬼海,转移视线。

念及此,百里飞鸿将目光落在了地煞七十二神通之一的壶天上。

这是一门空间神通。

“地心世界是自然形成的洞天福地,类似于空间,我若是能将这洞天福地携带在身上,自然就解决了黑天石碑的问题。”

如何转移,这问题难难倒了百里飞鸿。

而且,他也不懂炼器。

“若是能从神监司手里学习炼制法器的手段,我现在也没有这方面的烦恼。”

提及神监司的炼器。

百里飞鸿感到惋惜。

想要学习神监司的术士体系,根本不可能。

神监司不会传授他任何的知识,因为他是镇魔人。

“不对,飞元岛上有现成的炼金术师。”

所谓的炼器,在是炼金术师的眼内,就是炼金物品。

我不能学习神监司术士的知识,却可以学习西方世界炼金术师的体系技能。

若是成为了一名炼金术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砸技能点,升级技能的事儿。

特法拉现在也是他的下属,他这位镇守使,想要学习炼金术师的知识,难不成还敢不传?

要知道,镇魔司的藏书阁可是对特法拉开放的。

这人除了在地下室做实验,很多时候,就躲在藏。

整个镇魔司也没有几人有这般的特殊权利。

“可行。”

“等我掌握了炼金术的本质,在炼金术本质上,加入神通。”

“我脑袋不灵光,技能之书却是可以花费技能点,推演深入。”

而且,学习炼金术,可以让自己窥见这世界的基础运转规则。

对于他日后的修炼,将会提供很大的眼界视野帮助。

心动,那就要立即行动。

与此同时,百里飞鸿没有忘记自己的战利品。

七艘黑龙铁轮。

这七艘海舰可是使用了很特殊的武道与科学技术融合的应用。

比镇南水师最先进的军舰还要强大。

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站在一艘黑龙铁轮船上,神识笼罩七艘船,掌控核心,施入元气,激活特殊的符纹核心,船如脱弦之箭,飞翔在海平面,往飞元岛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