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大楼。

此时两尊神通金人,已经恢复了凋像状态。

其余神通金人,也隐藏了身影。

百姓也从家门走了出来,他们一直在偷看岛屿内发生的事情。

三十六尊金光璀璨的金人,横扫一切魍魉魑魅。

大量的尸体残留在飞元岛。

镇魔司的人,正在收集尸体。

“记住,所有物品都要收集起来,三人一组,互相监视,任何人敢私藏物品,我想特法拉先生一定喜欢你们。”

秦铁生露出狰狞的笑容。

警告镇魔司的镇魔使们。

百里大人看不上的物品,不会在意敌人死后留下什么战利品。

可飞元岛的镇魔司底子弱,这群人都是武道强者。

元胎、神通。

都是他们渴望达到的层次。

平时,一位镇南水师都督,已经将他们压在身下。

燕飞也不过是元胎境。

可现在,被大人制造的神通金人杀死的神通、元胎,就有数十位。

“呸,不知死活的家伙,我们镇魔司也敢闯入,好了,修炼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做什么不好,加入邪教,攻击镇魔司,到头来一场空。”

秦铁生对着神通主尸体吐口水,狠声道。

这位神通主的武器被他拿在手里。

但是强大的黑天神力在震荡,让他不得不用隔绝手套,将其收容起来。

都是黑天神教的人,其力量释放出来的气息,悄无声息,入侵人体内。

幸好,镇魔司对付妖魔之气的入侵,有自己的一套工具,这些邪教徒只能当做妖魔般处理。

秦铁生的话起到了作用。

在镇魔司内,所有人都知道,秦铁生与胡作为两人是镇守使大人身边的红人。

秦老的手段很严厉,若真有人犯了事,他绝对不姑息。

镇守使大人一般不会管镇魔司内部的事情。

整个镇魔司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掌握在几位老人手里。

对于整个镇魔司来说,他们都是新人,这八位老大爷是纯正的镇魔人,经验丰富,镇魔司要重建,要接轨大元境内镇魔司,就要跟随八位大爷学习真正的镇魔人知识。

所以,整个镇魔司都是他们八位的徒子徒孙。

所以,这群镇魔使在秦铁生的面前,翻不起什么风浪。

镇魔司的人全员出动,开始处理掉落在飞元岛的尸体。

岛内的很多人动了歪心思,但是想到了神通金人,立即不敢有二心。

他们担心,整个飞元岛都在镇守使的监视之下。

“黑天神教都败了!

!”

南宫真吸了口冷气。

主持南亚大陆献祭仪式的人叫做黑煞大主教,曾经是大元境内黑煞教的老祖。

已经消失了五十年,现在现身,已经是法相层次的顶尖高手。

放眼四海,都是顶尖的人物。

“七位圣徒,五位神通主,一位大主教,一百多位元胎境,除了黑煞,尽数陨落。”

“黑煞大主教不战而退,很显然,我们都低估了百里飞鸿。”

“不对,尽管百里飞鸿很强大,但真正让我摸不透他实力的是他进入魔鬼海潜修半年。”

“这半年内,魔鬼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宗门那么多神通主围杀他,都被他躲过去,还从魔鬼海中活着出来。”

此时的百里飞鸿,已经不能用神通主的实力来形容。

在面对法相强者,依然保持着优势。

南宫真回想起刚才冲霄而起,化作神祗般的金人。

作为原始魔宗的外门长老,他认识这些金人。

但在他的认知中,这些金人只是神通衍生出来的天兵神将。

天罡神通:撒豆成兵。

这门神通在三十六天罡神通中也是排在最前列的神通,而且极为难明悟。

“还有一门神通,叫做大小如意!”

除了大小如意外,这些金人也能施展血镇山河。

“想要打造三十六尊金人,需要的天材地宝,绝对是外人难以想象的一笔巨大的天材地宝。”

“除非,百里飞鸿将三十六天罡神通尽数参悟,修炼至第三阶。”

“斡旋造化!

!”

此乃天罡神通第一神通。

掌握此神通,就掌握造化之力。

南宫真通过自己所看,不断地分析百里飞鸿此时的状态。

到最后,他已经满头冷汗。

百里飞鸿给他一种感觉,武圣不出,难以对付的错觉。

“他才修炼了多久?”

“这怪物,太可怕了。”

南宫真不敢言,只能在内心里说道。

若他的猜测是对的,在背后说百里飞鸿的坏话,都可能被对方感应到。

“黑天神教并不是没有收获,他们攻入了镇魔大楼,才触发了神通金人进行反击。”

“尽管时间很短暂,对于黑天神教的神通主来说,足够他们搜索黑天石碑的痕迹。”

“毕竟,他们修炼的黑天神典,与黑天石碑同源,可以感应黑天石碑的存在。”

“看来,黑天石碑已经被百里飞鸿收取。”

“百里飞鸿归来,制造神通金人,这是在制造陷阱,一举解决飞元镇魔司的敌人。”

“天罡神通中有一门神秘的神通,叫做逆知未来。此神通,只收藏在镇魔六道经中,其他秘传,都被毁灭了,所以,百里飞鸿将天罡神通尽数修炼成功,必定掌握了这门神通。”

“以他的实力,施展这门神通,可以从未知的未来,获取到一些重要的信息。”

“飞元岛已经不是我能待下去了。”

“想办法离开飞元岛,否则,百里飞鸿施展这门神通,总能将我的真身给找出来。”

念及此,南宫真有了离开飞元岛的冲动。

他又想到了柳言生这位同门。

沉思良久,没有告诉柳言生他要离开。

柳言生是元始宫的人,与朝廷走得很近。

镇魔司的一位宿老,他的老师曾经是元始宫的人仙。

正是这位人仙加入了谷梁起义,才将这位宿老拉入大元体系。

所以,柳言生就算暴露,都未必会出事。

他不一样,镇守使未必会杀他,可对他大脑的东西必定很感兴趣。

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一战之后,百里飞鸿必定离开飞元岛,带领镇南水师,进入魔鬼海峡。”

“此功一成,飞元岛的战略位置就变了,安全防线也转移至了魔鬼海峡。”

他这位镇守使也功成身退了。

以百里飞鸿这身本事的人,绝对不会在飞元岛待太久。

南宫真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但对方,会在离开之前,将飞元岛上所有隐患尽数清除。

包括他这位曾经控制州府,对镇魔司做了不少恶事的人。

“离开,立即离开,不能久留。”

他在飞元岛上十来年了,利用始魔心符,建立了巨大的地下世界,将会在他离开之日,直接崩溃。

损失惨重。

但相对于自己的命,其他的一切都能舍弃。

七艘气势恢宏的黑龙铁轮舰停在镇魔大楼外的悬崖海面,站在船上的百里飞鸿看着悬崖之上的镇魔大楼,轻皱眉头。

“港口与军港离镇魔大楼太远了。”

“还不如在镇魔大楼前方的悬崖,建立一个小型港口,以后也方便镇魔司出入。”

念及此,百里飞鸿手指一划,海面裂开。

天罡神通:划江成陆。

此乃分水之法。

天罡神通:鞭山移石。

手执金色的鞭子,往海底一抽,泥土、礁石被抽飞。

大量的泥土、石头被驱赶悬浮起来。

同时,整个悬崖在百里飞鸿的抽山鞭掌控下,快速露出港口的形状。

抽赶出来的泥土石头,堆积成港口形状。

做完这一切,百里飞鸿指头一指:天罡神通:指地成钢。

这门神通被百里飞鸿释放到了极限,以港口为中心,方圆数十里之内,大地坚硬如钢。

此法,乃是土遁、地行术类的克星。

也就是说,别人想要施展神通,从地下钻入镇魔大楼,或者进入地心世界,就要破除他的神通,才能施展土遁与地行术等土系神通。

不过,为了不影响植物的生长,百里飞鸿还是露出足够多的土层让植物生长。

挥舞着神通之力的百里飞鸿,数分钟之内,就制造出了偌大的港口。

秦铁生等人冲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切,顿时目瞪口呆。

宛若神迹般的创举,让人心潮澎湃。

对于武道的追求更加渴望。

望着眼前这位俊朗如玉年轻镇守使,镇魔司的女镇魔使更是春心荡漾,心神摇曳。

谁都知道镇守使大人单身,若是能成为镇守使的女人,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尽管,她们只是幻想。

而年轻的男性镇魔使,却激动不已,仿佛看到了他们的未来。

若是成为镇守使这般强大,那是何等的威风?

……

“大人,可以出发了。”

陆知为站在燕飞的身边,心神澎湃。

镇南水师再次启程,这次战斗,他们要堂堂正正,将法拉帝国的海军力量摧毁。

“钱玉辰呢?”

燕飞面色严肃地道。

“钱副都督说,他要留守飞元岛,另外两位林将军,将会留下来负责后勤,协调物资。”

钱玉辰、林中军、林中树三人也很无奈。

圣上的驾崩,其实对他们影响很大。

本来,以燕飞的伤势,以及战败,他离开镇南水师是铁板钉的事情。

但太子却突然发力,言道,燕飞若是离开镇南水师,飞元岛必失,法拉帝国大军将长驱直入大元海域。

所以,燕飞逃过一劫。

可现在燕飞伤势恢复,神功大进,踏入神通境,他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但钱玉辰明白,飞元岛上曾经的霸主燕飞,说话的分量已经下降,真正决定飞元岛命运的人叫做百里飞鸿。

飞元岛的镇守使。

权势一时无两。

是他在扶持燕飞。

在战略与利益面前,以往镇南水师与镇魔司的恩怨,都成了过眼云烟。

钱元辰也明白,百里飞鸿这般做法,是与镇南水师做交易。

尽管他们都不说,但是明白人都明白。

镇南水师未来的主场在魔鬼海峡,飞元岛属于飞元镇魔司,属于他百里飞鸿的。

“出发吧。”

燕飞大手一挥,浩浩荡荡的镇南水师在海上列阵,开向了魔鬼海峡。

比他们率先出发的是镇魔司的黑龙军舰。

从黑天神教夺取的黑龙铁轮海舰,已经归于镇魔司麾下。

六艘停靠在镇魔司的码头,一艘黑龙军舰出海。

船上,有不少镇魔使,同时,镇南水师调了不少士兵进驻这艘军舰,驾驶这艘奇特的黑龙军舰。

“大人,前方就进入魔鬼海峡了。”

上官镇走到甲板船头上,恭敬地在百里飞鸿身边说道。

“怨气冲天,煞气密如云,黑天神教的危害,就是神魔的危害。”

百里飞鸿叹息道。

上官镇脸上也闪过愤恨:“人族的历史,就是一场悲壮的故事。古老的传说,人类为了生存,多少先辈豁出生命,就是为了守护人族在这片大地上能存活。结果,我们很多人就为了一己私利,出卖灵魂,屠戳同类,制造了无数悲剧。”

上官镇也是飞元书院的学生,一股血性未灭,看见眼前的景象,自然是愤怒。

“神魔之害,犹在妖魔鬼怪之上。对付妖魔鬼怪,人族尚能反击,若真有神魔复苏,降临人间,我们都难逃被奴役的命运。”

百里飞鸿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黑煞大主教是罪恶魁首,本应杀死他。

但是,百里飞鸿明白,相对于黑天神教来说,黑煞大主教只是其中一员。

今日没有黑煞大主教,明天还有白煞大主教来做这件事。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黑天神教连根拨出。

将神魔残留在这世界的信仰熄灭,才能真正地阻止被人类先贤杀死的神魔复苏,让他们永远寂灭天地间。

思路客

遗忘,是对付神魔的最好办法。

“大人,黑天神教并未阻止法拉帝国的海军,在魔鬼海峡建立军事基地。不过,法拉帝国的军事基地,还需要穿越魔鬼海峡的另一头,才能见着。他们也怕黑天神教做出异常的举动,将他们的海军尽数覆灭。”

上官镇登船前,利用家族中的关系,从镇南水师中获取了大量的情报。

“黑天神教的存在,对任何一个朝政都是巨大的隐患。就算法拉帝国想要抗张地盘以及影响力,夺取更多的资源,但是他们同样明白像黑天神教这类的势力,是对皇室的最大威胁。想来,法拉帝国已经派遣了与法相境界相当的强者前来此地,就是预防黑天神教的袭击。”

百里飞鸿双眸闪烁奇光,仿佛看穿迷雾,落在法拉帝国的军事基地上。

“不过,法拉帝国不会派太多的人,他们不会刺激黑天神教。另外,若是派遣了法圣前来,就是破坏协议,大元帝国也会派出武圣前来此地。”

“镇南水师,这次想要争夺魔鬼海峡,很难。”

上官镇叹息道。

“无妨,燕飞已经成为了神通主,他可以应对一切。至于法拉皇室派来的高手,自然有我拖延,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各自占据魔鬼海峡一端。”

百里飞鸿明白,能抗衡大元帝国的国家,必定强者辈出,自己太过托大,说不得栽了大跟头。

天罡神通:逆知未来。

可是看到的却是一片迷雾。

迷雾的深处,宛若深渊般的存在,远处看去,就是一轮黑色的太阳。

“镇南水师就在身后,等镇南水师来了,你们就随着镇南水师而下,远远观战就行。”

百里飞鸿交代上官镇一句。

船上他的官衔最高,他不在的时候,自然由上官镇掌控这条船。

带他们出来,本身就是让这群镇魔使见识下外面的世界。

权当历练。

脚踏船板,身体漂浮起,施展逍遥游的百里飞鸿,只身深入南亚大陆。

至于南亚大陆的群岛,将由镇南水师来应对。

现在,他要去清理这片天地。

否则,鬼怪丛生,妖魔横行,镇南水师占据了此地,向朝廷申请建立镇魔司,到头来苦的还是镇魔司的兄弟们。

既然来了,顺手将天地清净,以血气横扫这片大陆,熄灭妖魔鬼怪诞生的苗头。

种族灭绝,但南亚大陆还存在不少抵抗者。

献祭仪式已经结束,但是,带来的恶果是这片大陆数百年内,渐渐化为恶土。

百里飞鸿担心,因为妖魔鬼怪太多,成了妖魔鬼怪的乐园。

而南亚大陆离魔鬼海很近,形成的妖魔之气,吸引了魔鬼海的力量降临,届时,会让整个南亚大陆沦丧。

到时候,魔鬼海峡就不用争了。

他们想要通过海峡,就要穿越魔鬼海。

降临东文国。

东文国曾经给大元纳贡,后来法拉帝国的崛起,大元帝国国力的衰弱,大元帝国的影响力在此地也衰减了。

神识绽放,一路探索而下。

幽灵成群,阴魂结队。

黑天魔神的气息,造成了此地昏暗,不见天日。

大好的山河,已经破败极致。

死气蔓延,不见生机。

唯独尸骨遍地,恶虫漫天飞舞,嗡嗡嗡,成群结队,凶勐异常。

恶虫也受到了影响,已经开始妖魔化。

邪恶的气息,所到之处,生灵涂炭。

幸存者、动物、植物,在这些细小的生物蔓延下,沦为人间地狱。

“黑天神教究竟想要做什么?”

百里飞鸿皱着眉。

如此恶土,莫说诞生出来的怪物们,就算是微小生物的病毒,若是向着其他大陆蔓延,引发的瘟疫,将为人类带来史无前例的危害。

数百万人被屠杀,可是波及却是这片土地的生态环境,引发的连锁反应,将是人类都难以控制的。

“东文国的皇宫到了。”

“黑煞大主教真的是老狐狸。”

“见势不妙,南亚大陆的大本营都不回来了。”

魔鬼海峡沿岸被灭掉的国家,只是占据了南亚大陆的一部分。

但是,却是人类文明最高度发达的邦国。

黑天神教短短数月,就将人类文明最繁荣的沿海诸国给灭了。

仅仅是为了举行献祭仪式?

百里飞鸿看不透黑天神教的举动,将南亚邻近魔鬼海峡的国家全灭了,将会引发所有人类国家的恐惧与憎恨。

对黑天神教并没有好处。

不过,这已经超出了百里飞鸿应对的范围。

“血镇山河!

举起拳头,凝聚身体的血气,勐地轰向天穹。

昏暗的迷雾,遮天蔽日,但在这一拳下,瞬间被洞穿。

与此同时,百里飞鸿身上的血气开始蔓延,所到之处,昏暗之地光明大作。

铺天盖地的恶虫,发出恐惧的尖叫声,往海边逃窜。

可是,它们飞行的速度太慢了,根本逃不过百里飞鸿血气的净化。

血气所笼罩之地,烟雾翻滚,消散天地间。

无数恶虫,阴魂、幽灵,在绝望的哀嚎中,被血气所净化。

神通九阶的血镇山河神通,对血气的威能增幅,就算是黑煞大主教在此,也要脱一层皮。

十八炼的血气有多恐怖。

当年一位镇守血将,站在皇城中央,血气吞吐间,横扫皇城一切污秽。

普通人觉察不到血气的存在,甚至对普通人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还能清除他们身上的污秽气息。

可对于妖魔来说,人族修炼出来的血气,就是他们的克星。

七彩的霞光,从天而降,宛若祥瑞之气,浩浩荡荡,横扫千里。

躲在暗处的幸存者,流着泪走出山洞,看着天地清明的四周,看着熟悉的太阳,内心升起了一股希望之光。

恍忽间,他们看到了一位大元人,浑身冒着无穷的光明,驱赶着黑暗,斩灭那些恶虫,滋生的阴魂、幽灵。

还这片天地一片朗朗乾坤。

“妈妈,这朵花开了呢。”

一个小女孩兴奋地围着土地上的鲜艳的花朵说道。

幸存者中的妇人,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是希望之花。

他们的土地厄运,已经散去了。

可怜,她的亲人,她的族人,她的国人们。

“大元人,是大元人来救了我们。”

“白衣蟒袍,是大元镇魔人。”

一声声的呼喊,从山间响起。

百里飞鸿耳听八方,听到了这些人的欢呼,心灵无比通达。

“活着,就是希望。”

与此同时,天地间的元气滚滚而来,宛若漏斗,钻入他的身体。

“天罡神通:花开顷刻!

!”

凝聚无穷的神通威能,勐地按在地下。

神通之力,以他为中心,开始蔓延。

所到之处,枯荣尽在他的一念之间。

万物开始复苏,树木疯狂生长,百花开放,仿佛一念间,大地回春。

草木掩盖罪恶的痕迹,遮盖了白骨骷髅,覆盖了腐烂的尸体。

“天罡神通:呼风唤雨!

!”

“地煞神通:攘灾。”

“地煞神通:解厄!

!”

地煞神通:攘灾,拥有接触灾祸的祝福之能。

地煞神通:解厄,同样拥有解救危难的祝福。

无形无质,却有一种奇特的力量流转在黑山白水绿林间,落在幸存的生灵身上,让他们无灾无病。

三字开头的技能点,不断地上涨。

等百里飞鸿施展完成神通,已经抵达了五千多万技能点。

血气净化天地,斩杀的恶虫、阴魂、幽灵都属于最低消费品。

而恶虫可能连最低奖励标准都达不到,数十只的恶虫,可能才给予一个技能点。

诞生在量多。

施展完成神通,百里飞鸿非但没有感觉到疲倦,反而心灵与身体都无比轻盈通透。

睁开神眼,观看天地,他有一种错觉,一跃而入天地,即可融入天地间。

神异之处,宛若身化天地。

观照自身,浑身披着七彩的霞光,如华顶笼罩着他。

但眼前一晃,天地清明,再也看不到。

心神舒畅,脑中灵光乍现,脑海浮现自己学习过的神通,仿佛心灵所至,神通之妙尽在眼前。

此等奇妙状态,让百里飞鸿脸上露出惊喜。

都说运来天地皆同力,而此时的他,就有这般的心灵妙境。

难怪很多人喜欢做好事,修功德。

功德之说,虚无缥缈,他难以验证。

但心灵通达后,天地遮蔽自己的双眸迷雾,悄然散开,他想要修炼,将会变得更加容易。

“潜龙榜那么多人争夺,最终的目的是否也是为了让自己达到类似的状态?”

所谓的武运,百里飞鸿本身就不相信。

可现在,身心愉悦,心想事成,确实很难用自己的认知去解释,这些事情。

收敛血气,体内储存的元鼎母气流转进入体内,补充自己的消耗。

神通九阶的血镇山河唯一的缺点,就是消耗大。

一次释放,动用了他三分之一的血气。

但威力之强,让百里飞鸿有一种,我为圣者,睥睨天下的感觉。

“黑天的痕迹,已经抹除。”

“但留下来的伤痕,只能让幸存者们承担。”

史书会记载这一切。

但会记载他的功绩吗?

手掌虚空一握,飞沙走石,山峰移动,融合成巨山。

指地成钢,点石成金。

巨大的石峰,宛若石碑耸立。

上天入地,如剑刺穿苍穹。

手指虚空划动,龙蛇起舞,六绝神通中的剑芒在千丈山峰壁上留下四个大字。

【血镇山河】

神通锋芒,冲破云霄,告戒妖魔,此四字,可镇杀诛邪。

傍边更是书写一段话:

【大元镇魔人百里飞鸿所立镇魔碑,百邪退避。】

写完后,内心豪情万丈,留下风中传递至远的笑声,踏空离开此地。

这片土地,未来属于大元。

就算是本土居民,也心甘情愿。

此乃攻心之策。

踏足此地,他们不是入侵者,他们是拯救者。

神游御气,遨游此天地间,昔日繁华的城邦,难掩其踪迹。

只是,主人家门,都被可恨的魔神走狗杀死。

“此时的我,开始后悔,放走了黑煞大主教。”

“不过,留你几天又何妨?”

“下次见你,必定杀你。”

“不,下次听闻你的消息,追星赶月,也要取来你的头颅,镇压在镇魔碑下。”

百里飞鸿神态坚定。

他承认,自己被飞元岛束缚了。

若以他以往的性格,斩了在说。

镇守使的职责,是无形的束缚。

魔鬼海峡,终于迎来了灿烂的阳光。

阳光普照,却大雨连绵。

太阳与雨水交织下,绝美的彩虹,一道道横立天穹。

美不胜收。

“大人,真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

上官镇赞叹道。

想到自己跟着镇守使大人学习武道,他的心立即火热起来。

他明白,自己的天赋不如陈星炎,不如倾诉情。

但他内心有一股气,不服输。

同时拜在百里大人旗下,他们能行的,自己也能行。

就算陈星炎率先走几步,他也要后来居上。

未抵达山峰顶之时,何曾言放弃?

一道白影落在甲板上。

“上官镇,让人备好酒菜,本官要痛饮一顿。”

百里飞鸿大笑道。

“是,师父。”

上官镇一咬牙,直接改了名称。

“哈哈,你小子倒是机灵,行,今日我心情好,你陪我喝一顿,让你叫我师父。”

百里飞鸿也没有纠正,反而高兴说道。

斩妖除魔,清理寰宇,还天地朗朗乾坤,何其快哉?

黑龙军舰停在魔鬼海峡航道中央,就是这一艘船,横列在海色天地间,却无人干打扰其船上主人雅兴。

躲在云层上的黑煞大主教,通过神识,凝聚天地法眼,看着眼前这一切。

甚至百里飞鸿所说要斩他,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却不敢露头。

隔着很远很远,只能通过神识形成的法眼,远远地看着。

血炼者,十八炼血。

这怪物果然隐藏了身份。

幸好自己没有与他对战。

否则,底牌尽出,自己损失惨重,都未必能杀死对方,反而被对方重创。

“他越来越强了。”

法眼之下,白衣年轻人,身披七彩云霞。

“未来将会更强大。”

“这怪物,究竟是谁教出来的。”

太一门徒在他面前,自惭形秽。

豪迈地喝着酒,大口吃着菜,突然一挥手,一道风刃自虚空而生,横扫云间。

“师父,可是有什么不妥?”

“我喝酒,不喜欢外人观看。”

百里飞鸿躺在椅子上,懒洋洋晒着太阳,眼里挂着一丝不屑。

此时的他,心境大进,道行也提高不少,云中的家伙,偷偷摸摸,连真身都不是,隔着万丈,只是以神识法眼观看自己。

也亏他逃得快,不然自己都拔刀将他剁了下酒菜。

上官镇抬头看了看,万里晴空,飘着几朵白云。

什么都没有。

是我实力太低了,根本发现不了对方的踪迹。

“你认我为师,我也不好什么都不传,镇魔六道经是很强大,但强大的基础在于炼血。”

百里飞鸿说完,抬手,一道金光钻入上官镇的脑海。

“这是我对炼血的一些感悟,你自行参悟。毕竟,你的血元功已经修炼到了巅峰,想要入门此法,并不难。”

炼血归元功。

这门功法可比血元功强大太多了。

“多谢师父赐功!

!”

“先练着吧,入我门下,可不是简单叫一句就行。”

百里飞鸿笑了笑,视线看向了上官镇的身后,浩浩荡荡的镇南水师大军,终于赶来了。

夕阳将落,月兔将跃。

看来镇南水师喜欢打夜战了。

可能让燕飞失望了,他的一番动作,已经惊动了法拉帝国等海军。

此时不动手,只是不确定自己的实力。

镇南水师来了,他们不得不动手了。

就是不知道,燕飞亲自出征,是否能将魔鬼海峡拿下来。

若是拿下来,自然是好。

不能拿下来,自己在出手。

南亚大陆土地肥沃,大元境内的百姓,很多人都吃不上饭,将这土地占据了,也能让大元境内很多百姓吃上饱饭了。

不过,按照资本家的嘴脸,夺取下来的国土再多,最后收益的还是这些资本家。

不能看坏的一面,资本的驱动下,还是能带动更多的百姓寻找出路,寻一份工作。

再不济,大元境内的粮食增加了,粮食价格下降,自然有更多的人能吃上饱饭。

百里飞鸿不是圣人,只能做到这一步。

最后,还是要还新皇的魄力。

若是新皇是一坨屎,做什么都不行,闯祸最在行,大元帝国也就真的无救了。

说实话,这次新皇之争,百里飞鸿还是挺期待的。

一群皇子争夺出来的皇帝,再差也差不到那里去。

镇南水师从黑龙军舰开过,浩浩荡荡,足足一个时辰。

一饮而尽酒瓶中的美酒,百里飞鸿动了动手指,元气激活核心法阵,黑龙军舰开始发动,跟随着镇南水师,进入战场。

天空上,大量的灵鹰在盘旋。

与此同时,魔鬼海峡群岛对面,一群骑着飞马妖兽的骑士冲向云霄,开始猎杀灵鹰。

一团团光辉,刺破昏暗的天色,飞往镇南水师处。

这是想要将镇南水师暴露在法拉帝国的炮火下。

“开火!

!”

燕飞手持令旗,挥动。

数百军舰上的大炮,同一时间瞄准某坐标,不间断地发动炮火。

宛若火龙喷射的炮管,看得百里飞鸿很是惊讶。

当大炮变成了机枪般连发,总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一轮发射后,阵型转变。

前方皮粗肉厚的军舰,横在海绵上,大量的符文被激活,瞬间形成一道巨大的能量透明墙壁。

符文之墙?!

神监司参与了军舰的研究?

看来,朝廷对水师的重视程度,超过百里飞鸿以往的认知了。

神识俯瞰战局。

炮弹落下,穿透升腾起来的风暴之墙,火焰之墙。

每一刻炮弹上刻画着神秘的符文,绽放着元气的波动,正是这特殊的符文,让炮弹拥有了特殊的穿透之力,破除了法拉帝国升起的防御能量。

观战到此,百里飞鸿顿时无言。

既然已经研究出,如何利用天地元气,化作能量驱使武器,为何动力的核心还用烧开水,驱动蒸汽机。

直接上符文能量驱动核心就行了。

但很快,百里飞鸿就明白,这涉及到了成本与人力的问题。

能掌握此秘法的人,其实并不多。

一颗炮弹落下。

绽放出火龙的咆孝,大量的火焰爆炸溅射,冲击波形成了小小的一朵蘑孤火焰,在渐渐漆黑的夜空下,是如此耀眼。

数以万计的火焰升腾,将魔鬼海峡的天空都渲染成火焰的赤红色。

一枚炮弹,成本就值千金。

这一轮下去,数千万金元就没有了。

这东西,按照实际购买力,比前世的导弹还贵。

整个飞元帝国的国库收入,也不过是数十亿金元。

多来几轮,一年国库的收入就全部消耗了。

“燕飞这是下成本了。”

搜刮的民脂民膏,一轮就全部释放出来。

数万颗火龙炮弹爆炸,带来的威力,绝对震撼百里飞鸿的内心。

如此火力,能将飞远岛屿抹平十数次。

这家伙,这是想要一波流,将法拉帝国的海军覆灭。

但很快,百里飞鸿就发现不对了。

法拉帝国的兵力,并不是全部集中。

这一轮下来,也不过毁灭了法拉帝国三分之一的兵力。

陆地上的军事基地,尽数被毁灭。

海上的分散的军舰,炮弹的精准度上,可能要十枚炮弹,甚至数十枚炮弹才能集中一艘军舰。

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炮弹向着镇南水师飞来。

剧烈的天地元气波动,开始凝聚。

“忍不住出手了吗?”

对面的高手,在法拉帝国攻击下,他们对抗黑天神教的高手终于出手了。

镇南水师的第一轮攻击,超出他们的想象,胜利的天平,已经想着镇南水师倾倒。

他们不出手,魔鬼海峡一旦沦失,想要再争夺回来,将会很艰难。

这场战争的损失会让法拉帝国都承受不起,伤筋动骨。

一单夺取了魔鬼海峡,每年收取的过路费,一年之内,就能重新组建一支全新的海军。

特别是现在,南亚临海的国家,全被黑天神教灭了。

夺取了魔鬼海峡,就直接掌控了大量的土地。

都不需要建设,就能安排人占有这片土地,并获取这些国家的财富。

这可是比魔鬼海峡还要大的买卖。

“岂能让你们得逞?”

百里飞鸿将酒瓶一丢,神游御气,身躯刺破虚空,以比炮弹还快的速度飞射,冲向法拉帝国的阵型。

燕飞大喜,终于出手了。

刚才那一轮炮弹,可是将他多年来的老底都掏空了。

当然,飞元商会也出了大头。

只要占领了魔鬼海峡,大片的土地,将会为飞元商会带来廉价的工厂,以及更快捷的通往全世界的中枢航道。

莫说掏出几千万金元,就是数亿金元,他们咬着牙都要支付。

付出多少,回报多少。

更何况,他们已经确定,这次攻打魔鬼海峡,是镇守使百里飞鸿亲自出手。

听了这四个字的名字,他们心里立即明白,这一战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