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密布,雷霆骤降,宛若银色的巨龙,一闪而落,轰击在百里飞鸿身上。

一尊巨鼎,顶在头上,缓缓转动,银龙扑向,瞬间被吞噬。

火海焚烧天地,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吞噬。

百里飞鸿定睛一眼,发现了一艘巨大的军舰,上面立着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一位手持法杖,一位手持巨剑。

身上澎湃的力量。

一位立身于天地,已然融入天地法则;

一位肉身撕裂虚空,一动则雷霆万钧。

他们都是法拉帝国顶尖的高手。

用来预防黑天神教偷袭法拉帝国海军,驻守在军营之内。

短短数招的交手,对方的攻击,尽数被百里飞鸿化解。

“你们是想要违反协议吗?”

百里飞鸿以神识为音,穿透杂乱声音的战场,落在两人耳中。

两位相当于法相初期层次的大魔导师,以及圣庭骑士,面色阴沉地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

对于气机的熟悉,他们认得出来,这人就是白天袭击黑天神教,并以血气笼罩南亚诸国,清扫黑天气息的强者。

眼前这位年轻人,立身于虚空,炮弹从他的身上呼啸而过,甚至不需要施展古怪的吞噬之力,他就能无视这些攻击。

天罡神通:立身无影。

即是隐去身形,谓步日月无影,又因藏于虚空,无有实体也,故能使一切攻击无效。

此门防御神通,属于空间系的神通,神异无比。

火箭、魔法、炮弹从他的身上穿过,却没法给百里飞鸿带来任何的伤害。

“阁下,似乎是你率先在这片土地上动手?”

手持法杖的魔法师,精神波动,锁定百里飞鸿,引动天地间的法则,禁锢他四周的天地元气。

隔绝了他从天地获取力量。

法域降临。

第一次体验魔法师的法域,略比黑煞大主教的强大。

这就是法拉帝国魔法修炼体系的优势,在引用天地之力上,比武道更具优势。

“人老了,颠倒黑白的嘴皮就是厉害。废话少说,你们若是要动手,我自然奉陪。不过劝告你们一句,但是破坏协议,对你们可没有什么好处。”

百里飞鸿环视战场,法拉帝国联合诸国海军,在人数方面,确实比镇南水师更具优势。

但是,经过一轮火龙炮弹的洗礼,法拉帝国联合军已经重创。

“芬奇大人,莫要与他废话,我缠着这位武者,你尽快出手,瓦解对方的水师,为了帝国的胜利。”

另一位白发老头,却是法拉帝国的圣庭圣骑士。

作为一名圣庭骑士,纵横百国,尚未遇到敌手。

身上涌动神圣之力,一尊四翼天使出现他的身后,圣洁的光辉照耀天空,洒落的光辉让联合军的伤员得到了治愈,低落的士气顿时高涨。

圣庭的圣骑士增幅光环,就是厉害。

若是放在陆地,确实厉害。

但双方尚未接触,全凭火力输出,更多是靠武器在主宰战场。

但是对方的行为,却破坏了协议约定,第三境以上的强者不可参与人间王朝争霸。

尽管这协议,没有什么约束力,却成了百里飞鸿出手的一个借口。

“给你们机会,不好好珍惜,不知死活的家伙。”

笑容渐渐收敛,露出冷漠的表情,血气如潮水涌动,瞬间撕裂芬奇大法师的法域。

血气升腾,充沛每一寸空间。

下方的士兵,仿佛感受到空间,存在强大的挤压,甚至呼吸都不通畅。

这还是百里飞鸿心念不曾蕴含杀机,血气的特性没有展露出来,否则,瞬间能将血气笼罩的人群,烧成灰。

神圣的光辉在血气压迫下,节节退避。

天空上的雷云越积越厚,紫黑色的雷电,充斥着毁灭的气息。

这位大魔法师主修的就是雷霆之力。

百里飞鸿估算,若是单纯用肉身硬撼天上的雷霆,肉身也要受伤。

但万物归元鼎却能将能量掠夺,并将雷霆转化为自己的力量,为自己充能。

三大强者之战,尚未开始,已经引发了天象巨变。

两边的士兵在意志上并没有受到影响。

神圣光辉的增幅,对法拉帝国联合海军的士兵增幅很大,他们反而开启了海舰,冲向镇南水师。

指挥这支海军的统帅明白,唯有双方近战厮杀,才能避免对方强者对自己的士兵的屠杀。

很显然,战争到了这一步,互相都有损伤。

而燕飞统领的镇南水师优势更大。

但是秘密武器火龙炮弹,一次性已经打空,在狭窄的海峡对轰,对方的火器更胜一筹。

第一战略,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已经达到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短兵相接了。

武道近战无敌。

并非说笑的。

同等境界的修炼者,中土的修炼体系,才是这世界最为强大的。

庞大的军舰开始向对方靠拢。

“神圣的主,赐予我无尽的神恩。”

圣庭骑士身后的四翼天使,附身他的身上,他的力量开始暴增。

同时,神圣铠甲披在身上,在夜空下,宛若神祗降临人间,光明普照天下,凡是法拉帝国的战士,都受到了神恩的赐予,身披神圣的战甲,士气高涨。

为神而战,无畏无惧。

“神通:血镇山河!

!”

百里飞鸿眼眸如电,身后浮现世界,大元无数英灵仿佛在这世界复活,他们的意志加持在大元帝国士兵身上。

英灵附体,国力加持。

镇南水师士兵战意盎然,身上冒出一股刚阳之力,顿时变得英勇无比。

神通九阶,血镇山河何等恐怖?

配合十八炼血,遇神杀神,遇鬼灭鬼。

直面百里飞鸿的法拉帝国两位法相初期层次的强者,浑身血液在沸腾,而且有一股强大的斥力,将他们排斥在天地之外,天地元气被禁锢,身在熔炉上。

“六道绝,拳绝!”

一个拳头。

对准身穿神圣天使铠甲的圣庭骑士轰去。

一刹那的光辉,眼前身穿白衣蟒袍的少年,成了天地唯一。

百万里山河呈现他身后,向着他镇压而下。

莫说是四翼天使,就算是他们的神出现在眼前,也要将神陨落。



一拳!

粉碎真空!

恐怖的神通,直接将这位圣洁的圣庭骑士当做了妖魔净化。

不可抵挡!

圣庭骑士这一瞬间,仿佛在这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圣者的一丝威能。

百万里山河握于拳内,一拳之力,将他镇压,将他轰碎。

百里飞鸿喘着气,施展威能全开的血镇山河,消耗很大。

就算是他这般的底子,施展出来后,都有一种乏力涌上心头。

芬奇大法师已经躲避。

武道意志不是锁住他。

但是,直面这股恐怖的力量,他依然感觉到战栗。

“半圣?”

咬着牙,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半圣他也见识过,也没有眼前这位少年如此恐怖。

身穿着神圣天使铠甲的圣庭骑士,在眼前这位镇魔人手里,一招也撑不住,直接被一拳打死。

永无复生的机会。

嘴里念动诅咒,雷光闪烁,一念之间,传送离开战场,不知所踪。

百里飞鸿没有理会他。

神通九阶的血镇山河,确实厉害。

可一拳之下,消耗了他三分之一的血气。

这门神通,如今是他的最强底牌。

就算是极道神通、无上神通,都比不了。

毕竟,这些神通才修炼至第三阶。

而血镇山河更能借助国运,甚至人族气运,增幅自身的力量。

血炼者第一神通,名副其实。

这门神通修炼到了九阶,也让他接触到了一丝人族血脉的真正奥妙。

纯正人族血脉中蕴含着大秘密。

能让神魔惊惧的力量。

是人类战胜魔神的最终武器!

悬浮在上空的百里飞鸿,再没有出手。

而是修炼起来,天上的星辰之力垂落,月华之力洒落身体,四周的天地元气被他掠夺,他开始恢复力量。

开辟出周天窍穴的好处,在此时就体现出来,吸纳天地之力特别快,半个时辰后,他的力量恢复如初。

战争也到了尾声。

在他杀死圣庭骑士的那一刻开始,已经摧毁了法拉帝国联合海军的意志与士气。

法拉帝国的海军无比狡猾,让联合军阻挡镇南水师,而自己悄然撤退。

尽管只是三分之一的海军撤退,他们也保存了法拉帝国海军的实力。

只是,经此一役,再想夺取魔鬼海峡,没有十年的修养,根本不可能。

百里飞鸿没有与镇南水师一起,享受胜利的战果。

对于他来说,任务已经完成了。

以后,镇南水师的精力都会放在这片大地上。

而飞元岛会成为魔鬼海峡的大后方。

“师父,我们胜利了。”

上官镇激动说道。

作为飞元岛的居民,他很清楚魔鬼海峡对于飞元岛的重要性。

“是的,我们暂时胜利了。接下来,军部会派遣人员过来,镇魔司也可能派遣人员过来,在魔鬼海峡建立新的镇魔司。”

“走吧,返回飞元岛。”

黑龙军舰开始掉头。

望了眼增长的技能点,增加了四百多万点,差一点就破六了。

别人杀的,他在附近,也能获取十分之一的降临。

他更加确定,自己的金手指不是什么技能之书,就是杀戮之书。

唯有杀戮,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无论是自己杀,还是他人杀戮。

漫漫长夜,注定很多人无眠。

百里飞鸿在思考今后的人生,该如何走。

东滨城是一定要回去的。

“回到岛屿后,先跟随特法拉学习炼金术再说。”

打打杀杀,是枯燥无比的。

还是学习快乐。

百里飞鸿很期待学习炼金术后,是否能将脑海中的世界给创造出来。

百里飞鸿前脚刚离开魔鬼海峡,镇南水师的灵鹰就直飞帝都而去。

魔鬼海峡失而复得,绝对是一件大事。

燕飞明白,自己能否塑造金身,就看这一次了。

就算是太子争夺失利,新皇想要杀自己,也要顾及民众的意志。

此时,飞元岛内。

各大家族的探子都在盯着镇魔司。

镇守使带着镇南水师出征,若是顺利拿下魔鬼海峡,他们很多人的投资就回本了。

也不用担心在飞元岛上的产业,受到影响,不得不搬回大元境内。

很多势力的家主已经回到了大元境内,但是对于飞元岛的关注,并没有放松。

他们只是回大元境内避难,若是前线一片大好,他们也会归来飞元岛。

想要在大元境内经商,需要处理的关系太难了,同时也会剥削他们的利益。

习惯在海外经商,无拘无束,赚了的钱都进了自己的口袋。

尽管会孝敬一部分给飞元岛上镇南水师、州府等,但相对而言,经商的环境还是宽松。

深夜时分。

镇魔大楼四周还聚集大量的人群,这次他们没有掩饰自己的行为。

镇魔大楼灯火通明,全员静候前方的消息。

唯一在劳作的就是焚尸炉。

元胎境与神通境的尸体太难烧了。

秦铁生站在楼顶,他身边也聚集了大量的人,眺望着大海。

尽管他们知道,一场战争,不可能那么快。

望着黑漆漆的大海,内心还是期待着。

当然,他们也在戒备着来自海上的威胁。

此时的飞元岛内部空虚,一旦敌人来袭,除非再次激活神通金人,否则,以他们的力量难以抵挡。

黑天神教、拉法帝国,甚至千里之外的樱花国都要警惕。

更要警惕在大海纵横的海盗,是否闻讯而立,趁火打劫。

特法拉提着酒瓶,慢悠悠地从楼梯上,爬到了楼顶。

他的出现,让众人很诧异。

特法拉灌了一口酒,无奈道:“我尽管是来自法拉帝国,可我家里的人都死在圣庭手里,又是法拉帝国的通缉犯,若是法拉帝国胜利了,我也要继续逃亡了。”

“特法拉先生,请放心,镇守使大人一定会赢的。”

秦铁生信心满满地说道。

这位天才,做出什么惊天骇地的事情,都不值得奇怪。

“我知道大人一定会赢,所以,我才独自一个人喝酒,上天台吹吹风。”

特法拉惆怅说道。

法拉帝国,始终是他的祖国。

其他人没有说什么。

特法拉的诚实让他们放下了戒心。

在镇魔司,特法拉的地位很特殊。

他不融入集体,独行独立,但是他制造的炼金物品,却是帮了镇魔司很多镇魔使对付了不少新滋生的妖魔鬼怪。

甚至,他独特于大元体系的炼金之术,让很多来自飞元书院的镇魔使感兴趣,想要学习他的技术。

只是,炼金之术的知识很独特,特法拉就算告诉他们炼金术,很多知识他们都没有一个概念。

与之相比,练武就简单多了。

毕竟,武道是建立在中土文化之上的一种独特传承,已经融入到了日常道与理中,想要修炼起来,没有知识上的隔膜。

“海上有动静。”

杨成飞拿着望远镜,看向漆黑的海平面。

一点星火,渐渐变大。

速度很快。

“是黑龙军舰!

!”

众人的内心却是一紧。

黑龙军舰来自于黑天神教,在没有确定身份之前,他们自然忌惮黑天神教对他们发动进攻。

“挂着我们的龙蟒旗!

!”

杨成飞惊喜说道。

“是镇守使大人回来了。”

忍不住高呼喊道。

声音在风中传得老远。

“镇守使回来了?”

“百里大人回来了吗?”

“我们胜利了?”

“快看海面!

!”

围在镇魔大楼四周的众人,全涌到了海边,拿出准备好的望远镜,观看起来。

秦铁生脸带喜悦,沉重的心情终于放松。

“发射符文照灯,恭迎镇守使大人胜利归来。”

秦铁生大声喝道。

天台上的镇魔使,拿出黑色炮筒,对着天空发射。

一道道光芒冲天而起,在天空炸开,形成一团符文照灯,照亮了镇魔大楼的天空。

与此同时,岸边上聚集的人群,也释放了符文照灯。

一道道升空的符文灯罩,将整个东海岸的灯火照亮。

镇南城海岸的居民,以这种方式来迎接镇守使的归来。

也是一种庆祝。

听闻了镇南城的动静,百利城与永胜城的居民,也不甘示弱,开始发射符文照灯。

本应该用来在海上应急救援之用的昂贵符文照灯,被当成了烟花,发射在天空。

站在黑龙军舰甲板船头上的百里飞鸿,清晰地看到百里之外,飞元岛上空,万家灯火的点燃。

内心涌上一股感动。

来飞元岛,他很强势。

甚至一开始百姓并没有接纳他。

但现在,百姓以这种方式来迎接与庆祝他的归来,他突然觉得自己作为一名镇守使,尽到了自己的职责,得到了百姓的认可。

“万家灯火,师父,现在整个飞元岛都在庆祝你的胜利。”

上官镇与有荣焉,抬头挺胸,笑容灿烂。

跟随而来的镇魔使,也兴奋地站在甲板上,望着飞元岛。

这就是他们守护的地方。

这就是他们守护的民众。

尽管他们没有做什么,但心里的骄傲与感动,满满的。

“记住了,我们以后要守护的就是这这些人。”

百里飞鸿突然说道。

黑龙军舰勐地加速,真如海上的黑龙,乘风破浪,眨眼间就抵达了镇魔大楼下方的港口码头。

此时,码头上,镇魔司全员列队,等候他们的到来。

百里飞鸿严肃地站在船上,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岸。

岸边涌动着大量的群众,眼光明亮激动地看着他。

“恭喜我们的镇南水师,再次大捷,拿下了魔鬼海峡。”

百里飞鸿严肃的面容,渐渐绽放笑容。

他一跃而起,跳上码头的台阶。

身后的镇魔使,镇南水师的士兵也跟着下来。

“恭迎百里大人胜利归来!

!”

秦铁生高呼道,单膝跪在地下。

“恭迎百里大人胜利归来。”

沿岸上的民众高呼,跪拜在地,满心地感激。

压在飞元岛上空的阴云,终于结束了。

他们不需要在担心受怕。

从此之后,这片海洋,都是他们大元人的天下。

从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般为自己身为大元人而自豪。

高呼的声音,一波接一波,从镇魔大楼开始蔓延至整个岛屿。

胜利归来,人心所望。

百里飞鸿没有阻止,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上那股灵性更加浓烈。

心灵更加纯粹。

这是万民之力的加持。

甚至,神通血镇山河也出现了某些特殊的变化。

“秦铁生,通知下去,让他们都散了吧。”

站立良久,百里飞鸿看着秦铁生道。

然后,径直走入镇魔大楼。

一众人连忙起身,跟随大人进入镇魔大楼。

特法拉悄无声息地回到了镇魔大楼负二层。

他已经生活在镇魔司内了。

曾经被圣庭逼迫,家破人亡,他以炼金术制造了替身,为他假死才逃脱。

之后,就开始了漫长的逃亡生涯。

颠破流离,流浪百国,躲避圣骑士的追杀。

最后喝下了隐身药水,躲在一艘商船船舱,抵达了飞元岛,彻底脱离了法拉帝国影响力范畴。

他很爱自己的家乡,想要回到家乡看一眼。

但,他恨圣庭,更恨法拉皇室。

但听到了法拉帝国战败了,心里并没有任何的高兴。

这次战败,皇室不是有任何的损失。

战争失利带来的恶果,将会层层加码,剥夺在民众的身上。

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这就是战争之害。

特法拉来到飞元岛后,镇南水师曾经邀请过他,但是他并没有选择加入镇南水师。

后来秦铁生邀请他,他答应了。

因为镇魔司的职责就是斩妖除魔。

妖魔鬼怪之害,如依附在人类身上的吸血鬼,必须清除。

否则,危害还在朝廷剥削民众之上。

剥削只是让民众日子过得苦哈哈的,但妖魔鬼怪会吃人,会噬魂。

如果没有人阻止,妖魔鬼怪之害,会如同病毒般蔓延,不断地侵蚀人类的生存空间,最终人类迎来灭绝。

镇魔司的大名他早有耳闻,所以,秦铁生邀请他来镇魔司做事,他满口答应了。

炼金术的研究,要消耗大量的材料,很多材料就算是钱都买不到的。

但在镇魔司内,却可以随便得到。

这是权势与财富都独立的一个组织。

是他安居乐业的理想国。

“特法拉先生,似乎你的心情很不好?”

百里飞鸿的话,惊扰了特法拉。

“大人,我只是不愿意见到战争的发生了。”

特法拉定下心神,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苦恼。

“我也希望这世界和平,但很显然这是天真的想法。无论是宗教,还是妖魔鬼怪都不愿意看到人们安居乐业,至于野心的政治家,不过是危害最小的一群人。相比起宗教背后的魔神,以及诞生于魔神死后融入天地的污秽之力诞生的妖魔鬼怪,人类内部的战争,在外敌面前,翻不起太大的波澜。”

百里飞鸿这番话,其实有安慰特法拉的心情。

人类自己若是作妖起来,自己都能将自己毁灭。

若是真的万众同心,已经被人类显现消灭的魔神,以及诞生的妖魔鬼怪,都威胁与动摇人类自身的根本。

想要瓦解人类,就要从人类自身的内部出发,才能将人类陷入绝境,沦为魔神的畜牧。

这次清肃南亚大陆黑天魔神留下来的后患,百里飞鸿接触到了某些神秘层次的力量,他明白,魔神最终未必是毁灭人类。

lingdian.

而是要夺取人类的一切,将人类圈养起来。

获取信仰,其实是获取人类自身的心灵与意志力量,让这些都成为她们更上一层楼的资粮。

甚至,人类的血肉,也是她们饱腹的口粮,灵魂是她们的点心。

人类内斗,还没有达到自我毁灭的阶段。

但是外敌环视,若不加重视,未来活着会比死去更悲惨。

“大人,魔神已经灭绝了。”

特法拉轻声提醒道。

“是吗?圣庭背后的神灵,是什么?”

百里飞鸿简单地反问一句。

特法拉顿时言迟。

“不过,这都是我的推测,你也不必要多往心里想。魔鬼海峡的战争结束后,十年之内,这一片区域会迎来稳定的平和。”

百里飞鸿笑着道。

特法拉没有回应,选择了沉默。

“特法拉先生,想要学习你的炼金术,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百里飞鸿突然问道。

“大人,若是愿意学,我必定倾囊相传。至于代价,大人已经支付了。”

在炼金术师眼内,知识是有代价的。

可特法拉清楚,自己受恩于眼前的镇守使,若对方想要学习自己微薄的知识,绝不姑息。

炼金术只是小众之道。

相比起武道,炼金术在很多人眼内,就是一种异类,傍门左道。

“你教我炼金术,我答应你,你想在镇魔司多久,就多久。”

百里飞鸿给予特法拉的承诺。

这人内心其实很恐惧,对外界很警惕,随时都想要逃跑。

心无所安,皆因为,他的经历所造。

“以后,你就可以安稳地在飞元岛镇魔司,探索天地奥妙,追逐炼金术的真谛,寻找到属于你的真理。”

真理二字一出。

特法拉眼睛冒着精光。

是啊,支持自己活下去的,不就是这两个字吗。

眼前这位镇守使不懂炼金术,可他却明白炼金术的最终目的。

或许,他练了炼金术,真的能找到传说中的真理。

可以解析世界的一切。

特法拉走到柜子前,将沉重的铁箱取出来。

“里面的手稿,是我老师所传,也有我这些年来对炼金术的研究,大人若是想要学习炼金术,先看完这些书,我在教会大人如何做实验。”

听了特法拉的话,百里飞鸿露出笑容。

有了这些书籍,就足够了。

“好,这箱书籍我取走了,看完后归还。”

百里飞鸿没有客气,挥挥手,就以神通壶天收取这铁箱。

特法拉似乎对百里飞鸿的神通很感兴趣。

只是想了想,并没有开口。

神乎其神。

一挥手,就将物品转移至某空间内。

若是能将此研究出来,形成炼金术,说不定能大批量复制大人的神通。

但涉及神通,特法拉明白,如此重要的传承,一定很珍贵。

百里飞鸿转身离开。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其实他的神通,已渐入佳境。

只要明白炼金术的原理,明悟其基础,就能通过神通辅助,一举将炼金术提升超越特法拉。

还有更快捷的方式,技能点不断加点,将炼金术提升到极致即可。

接下来的时日。

外界纷乱,可镇魔司却出奇平静。

飞元岛诞生了新的妖魔鬼怪,还很弱小,以百里飞鸿的能耐,他一个念头,将自己的血气泄露,这些妖魔就没有生存的空间。

但是他克制了。

让镇魔司的镇魔使出手。

不经过妖魔洗礼的镇魔使,是不及格。

未来,他若是离开,这群镇魔种子没有成长起来,若是发生妖魔之祸,他们如何应对?

这会害了他们。

百里飞鸿开始沉醉在炼金术的研究中,他看得很慢,通过自己的思维,由浅渐深,不断地推演书中记载的炼金术,也贴合炼金术师的思维,看似思考什么叫做炼金术。

半个月,转眼就过去。

一百多本记载炼金术手稿被他尽数研究完成。

看了眼技能之书。

炼金术:LV5(8000/500,000)

这是一门学识。

而非纯粹的技能。

但是技能之书,却收录了它。

只是呈现出来的等级表达方式,与其他的不同。

“我现在的炼金术学识,似乎比特法拉还要高。”

这就是灵魂强大,心灵强大的好处。

学习任何知识都变得简单,明白了基础,可以推陈出新,探索更高层次的秘密。

炼金术是探索天地至理的一门学识,而武道也是感悟天地,修炼自身的一门修行之道。

两者看似不相同,却有相通之处。

明悟天地至理,并运用手段,将其表现出来。

此时,大量的货船停靠在港口,稍作休整,又出发到达魔鬼海峡。

只是,船上下来的人,却没有急着去魔鬼海峡。

而是来到了城中高端酒楼。

“公子。”

一位老叟恭敬地道。

他身后跟随着一位腰杆挺拔的中年人。

“这位是军部的王千秋将军。”

而站在老叟面前的却是一位出尘脱俗的公子哥,正是公羊羽。

此时宫宇也站在他的身边。

老叟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看眼神,两人不对付。

“军部机要处王千秋,见过羽公子。”

王千秋恭敬地行礼。

“一路走来,有何感想?”

公羊羽喝着酒,询问道。

“百姓安居乐业,喜气洋洋,看来镇南水师经营此地有方,王将军这次作为军部机要处要员,就是来复核镇南水师捷报的真实性。”

“经营有方?镇南水师?哼。”

公羊羽冷哼一声:“你们气息不收敛,前来见本公子,却是将本公子的身份给暴露了。所在,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镇守使的监督下。”

“此地镇守使当真胆大包天。”

老叟怒道。

“胆大包天?看来军部忙着大事,最基本的情报都忘记收集了。本公子郑重为你介绍,当地的镇守使,就是百里飞鸿,潜龙榜第一。”

公羊羽本身可以提前动手,可是登岛之后,百里飞鸿一直在镇魔大楼,他找不到任何机会。

作为公羊家族的人,他很明白,袭击镇魔大楼的性质。

镇魔司必定不会放过他。

这与杀一名镇守使,性质不同了。

所以,没有找到机会。

反而一番打听后,却让他震惊不已。

很显然,镇南水师能拿下魔鬼海峡,全靠百里飞鸿的出手。

抵抗黑天神教的入侵,袭击他的老巢,将黑天神教赶出魔鬼海峡。

而且,与法拉帝国联合海军一战中,更是杀死一位圣殿骑士,击退一位法相层次的大魔法师。

这条潜龙,已经成为真龙了。

他在飞元岛上潜伏半个月,一直在寻找机会。

现在倒好,这两人的到来,却是暴露了他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