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羽很生气。

前往天柱山夺取天龙仪的机缘,却发现了某些秘密,错过了猎杀百里飞鸿的好机会。

能将镇魔六道经修炼到这种境界的人,在整个大元帝国都是一个人物,背后都有镇魔司在力撑。

他敢动这些镇魔种子,镇魔司就敢灭了他。

就算是公羊家族,都不敢出面。

百里飞鸿这种野生的天才,若非天龙仪的存在,镇魔司都没有人知道他。

现在镇魔司的精力还放在皇位继承大统上。

就算是知道百里飞鸿是天才,暂时没有心思放在他的身上。

这给予了公羊羽有机可乘。

公羊家族安插在军部的两位高手,李魁斗与王千秋的到来,将他唯一的机会给熄灭了。

百里飞鸿必定发现了他。

像李魁斗与王千秋这般神通境界的高手,踏入飞元岛,就会被百里飞鸿监视起来。

稍有异动,立即沉尸海底。

在飞元岛上半个月,他们对百里飞鸿深入了解,明白这是一位极为霸道的人。

《仙木奇缘》

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他的地盘惹事。

李魁斗与王千秋,满面不可置信。

“潜龙榜首不是阴阳天宗的江东流吗?”

“什么时候,变成了百里飞鸿。”

他们两人并不怎么关注潜龙榜,唯一听说的是太一门徒晋升法相,千年老二江东流终于排名第一。

“江东流?哼,不过是待在榜首三天,就换人了。”

宫宇终于开声了。

若说这些人之中,最难受的就是他。

当初就应该,将这家伙发配到边疆。

飞元岛反而成了他的福地,一飞冲天,就算是他,面对百里飞鸿都没有多少百分百把握战胜他。

李魁斗、王千秋沉默不语。

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太过于震撼了。

羽公子这般年纪,放在大元境内,都是顶尖的青年才俊。

百年不出世的天才。

拥有成就武圣的潜质。

可百里飞鸿只是飞元岛的一位镇守使,竟然成为潜龙榜榜首?

不对,宗门的人会让他活到现在。

看来,圣上驾崩,帮了他。

不然,宗门的顶尖高手,都要冒着被镇魔司追杀的下场,都要将他杀了。

“公子,我们现在......”

李魁斗眼神闪烁。

既然飞元岛不安全,为何不离开这里。

公羊羽摆摆手,道:“无妨,飞元岛也是大元国境,你们又公职在身,何惧之有?至于我们两人,只是来飞元岛度假。难道镇魔司还能管本公子踏入飞元岛不成?”

公羊羽露出挑衅的表情,看向镇魔大楼的方向。

宫宇同样如此。

作为公羊羽的人,他很清楚公子掌握的底牌。

至于百里飞鸿,他若真的对自己或者公子动手,正好给了公子的机会。

王千秋才是最憋屈的,他是李魁斗拉入公羊羽阵型的。

想不到,自己初次拜访,就犯下了这般错误。

若有机会,必定借助镇南水师的力量,对飞元岛的镇魔司进行打压。

“公羊家族的人?是公羊琰二哥,公羊羽吗?”

百里飞鸿收回了视线。

他心里隐隐猜测到了自己使用天罡神通:逆知未来,感受到的威胁。

“原来是你。”

潜龙榜第四的羽公子。

按照公羊羽的说法,自己登上了潜龙榜的榜首了。

百里飞鸿想到了很多。

遭遇花间派的神通主袭击。

以及诸多潜龙榜上宗门的神通主,对自己的围攻。

想到了潜龙榜的潜规则,妥妥的杀猪榜。

他立即明白了公羊羽的话。

“真是阴险的家伙。”

“不过,你想要杀我,我也不能视而不见。”

“你是公羊琰的二哥,又有武圣信物护体,倒是不好对你出手。”

“宫宇这老家伙,可不能让你好过。”

公羊羽的挑衅没有得到百里飞鸿的回应,他起身离开此地。

却被宫宇带着进入城南的镇守府,安然入住。

既然没有机会暗算,那就将事情摆在明面上。

他们起身离开酒楼。

百里飞鸿的身影却出现在酒楼内,将宫宇所用的碗快拿走。

其实,百里飞鸿不需要宫宇使用过的物品。

但为了减少自己施展神通的负担,将之取来。

三十六天罡神通中有一门神通,号称最邪恶、最诡异、攻击威力最强的一门神通。

非大福大运之人,使用一次,都可能遭受天谴。

天罡神通第三十六道:钉头七箭。

这门神通与他知道的封神演义中的钉头七箭书相似,又有不同。

封神演义中的钉头七箭书,需要二十一日,才能将对方拜死。

但百里飞鸿这门神通,只需要七箭,就能将对方的七魄插死。

当然,对方的血炼境界越高,效果越差。

但以百里飞鸿此时的境界,若是将此门神通修炼到九阶,七日之内,能将武圣重创,甚至初入武圣的存在,都能拜死。

可百里飞鸿遭受的反噬,说不定连拜七日,也会将自己拜死。

以一换一。

若他是武圣,并制造出钉头书这件相应的法宝。

魔神都能拜死。

掌握神通,可法宝已经消失不见。

想要制造出来,以百里飞鸿的本领,根本不可能。

这门神通威力自然是大减。

一门无上神通,变成了一门副作用极大的神通。

“这是镇魔司的杀手锏神通之一,也是天下势力不敢招惹镇魔司的因素之一。”

镇魔人斩妖除魔,功德福缘深厚,可抵消定钉头七箭很大一部分作用。

“正好,验证这门神通的威能。”

也能杀鸡儆猴。

羽公子的名声很大。

有一部分是因为他是公羊家族的人。

更大一部分,是他的天赋。

二十岁,就踏入神通境,踏入法相境是板上钉的事情。

未来公羊家族的第二位武圣。

刀圣的继承人。

荣耀满身,名誉天下的青年才俊。

但,百里飞鸿认为,这不是他肆无忌惮的理由。

若是他人,就算手持武圣信物,百里飞鸿也会杀了。

但公羊琰有恩于他,百里飞鸿选择让他知难而退。

若他不识好歹,那就尝尝钉头七箭的滋味。

回到北岛镇守府邸,开始设置祭坛。

随手编织草人,贴上宫宇的名字,将快子藏于草人身上。

却见祭坛上,草人头顶一盏灯,脚下放着一盏灯。

百里飞鸿没有拜草人,对付宫宇,尚不需要使用这般仪式。

脚踏罡斗,书符结印焚烧。

凝聚钉头箭,状若弓箭,扎于草人上。

顿时,北岛镇守府邸,阴气凝结,百里飞鸿心头莫名感受到一股恶意,浑身阴冷。

仿佛被天地所弃。

心灵福照,一股暖阳流淌在身上,血气奔腾如江河,这股不适感消失无踪。

“果然,此乃神通,也是邪术。”

“天下一等一的邪术。”

“第一箭,尚且如此,接下来的六箭,必定更难受。”

“不过,我若是连拜七天,将其三魂拜散,再以钉头七箭插其魄,这种不适感将会消失。”

“但宫宇这条老狗,不值得我拜。”

顷刻间,凝聚六道钉头箭,按照人体七轮,插入草人身上。

呜呜呜

仿佛天在哭泣,漫天的血雨降临。

【神通:祈晴。】

百里飞鸿道心不动,不慌不忙,施展了这门记在七十二地煞神通之一。

祈求天地放晴。

可物象,亦可唯心。

天谴散去,只是百里飞鸿福灵心至的心灵,蒙上一层烟雾。

可对于百里飞鸿来说,此等福缘增幅,对他没有什么用处。

都是有外挂的人,自然不惧天地所弃。

更何况,诅咒宫宇,给他带来的代价,比想象中的小。

心灵上的阴云,不过是修炼几天,就能将心境扫清净。

而此时,大摇大摆进入镇南城镇守府邸的公羊羽,并未觉察。

“这府邸尽管被百里飞鸿所放弃,但却是镇守使的象征。”宫宇大笑道,“百里飞鸿若没有任何表示,传了出去,定然会让他的名声受损。他若当缩头乌龟,老夫就为公子将飞元岛夺取过来。将百里飞鸿运作到帝都去,让他参与夺龙之战。”

听闻宫宇的话,公羊羽只是点点头认可。

杀百里飞鸿,是他这次的目的。

目的没有达成,对于持续两次的失败行动,让他心里充满了怒火。

既然自己已经杀不死百里飞鸿,那就将他置身于最险恶的帝都,帝都各大势力,可不希望见到镇魔司再次诞生一位武圣。

五位镇魔宿老的存在,已经成为所有势力心头上的五指山。

幸有神监司三位宿老与镇魔司维持平衡,其他势力,才能联手打压镇魔司。

就算是谷梁皇室,也不愿意见到一位可镇压当世妖魔的恐怖存在诞生。

于谷梁皇室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平衡。

五位镇魔宿老尚可控,但新崛起的镇魔武圣,就未必好控制了。

特别是,百里飞鸿铲除了魔鬼海峡的黑天神教,延缓了黑天神教蔓延的脚步。

更是助力镇南水师,夺取魔鬼海峡,这是天大的功勋。

新皇未立。

若是新皇登基,必定要大赏。

“还是宫统领厉害,一招点在了百里飞鸿的死穴上。”

王千秋赞叹道。

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逼迫百里飞鸿现身,对付他们。

只有如此,公子才能光明正大使用底蕴,将其杀死。

就在此时。

宫宇只觉天旋地转,脑袋浑噩。

但他也是老狐狸,立即明白自己中招了。

心神刹那间,料想到了自己所中诅咒。

钉头七箭!

没有想到还好,脑海浮现这四个字,他心神俱裂。

唯有运转血气,想要抵挡这股神鬼莫测的诅咒之力。

可惜,他的抵挡没有任何效果。

“公子,快跑,这是钉头七箭!

!”

喊出这句话,宫宇已经七孔流血。

公羊羽面色大变,连忙上前,抓起其手臂,检查宫宇身体。

却是三魂七魄,被人射杀了一魄。

“百里飞鸿!

!”

公羊羽从怀中掏出木刀,放在宫宇手上,武圣的气息笼罩宫宇,却无济于事。

冥冥中六道钉头箭,插在宫宇的灵魂。

顿时,宫宇气若游丝。

一道武圣意志笼罩他的灵魂,护住他残存的六魄。

灭了一魄,尚可用命魂再生。

可灭了七魄,神仙难救。

手持木刀的宫宇,保住了命。

但是公羊羽明白,这件武圣信物,维持不了太久。

钉头箭已经插入六魄,想要拔出来,就要伤害到宫宇的灵魂。

宫宇必死无疑。

“走,返回大元,请神监司出手。”

公羊羽果断地下达命令。

但很快停止脚步,看向王千秋:“你尽快赶往魔鬼海峡,成为镇南水师的督军。魁斗前辈,麻烦你带上宫宇统领。”

公羊羽破空逃离飞元岛。

他不敢赌。

百里飞鸿会不会对他出手。

他自然明白钉头七箭的恐怖。

这门神通鲜有人掌握,就算是修炼有成,都没有人敢轻易尝试。

尽管少了钉头书这件传说的法宝,钉头七箭这门神通不完整,但手段却被简化了。

若是百里飞鸿对他出手,他就算能抗住,也会造成灵魂受损,道基被毁。

“好狠毒的心。”

公羊羽自认为自己做事果断,手段狠辣,可这位镇守使的手段,却让他惊惧。

宫宇是东州省的镇守统领,身为极高。

百里飞鸿以钉头七箭杀他,镇魔司也找不到证据,证明人是他杀的。

杀人于无形。

无踪无迹。

李魁斗心惊肉跳。

幸好是宫宇在,不然,这位镇守使杀鸡儆猴,他就成了现在的宫宇了。

不。

羽公子未必会使用武圣信物救他。

这飞元岛镇守使究竟是什么人。

他第一次见到羽公子如此狼狈逃走。

而自己,就像待宰的羔羊。

就算在帝都,自己也算是一号人物。

可来到飞元岛,一口热饭,都没有吃,就灰熘熘地逃命了。

李魁斗这位老头,却是精明,带着宫宇,将自己的遁法施展到极限。

他与宫宇不对付,也不会在这时候,对宫宇下阴手。

不过,想要将宫宇救醒,并恢复如初......

很难,很难。

都是什么怪物。

咒骂一句。

抬头看着公羊羽印沉如水的脸,从小到大,公子就没有承受过这般失利。

以羽公子的性格,必定是与百里飞鸿成死敌。

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想办法,将百里飞鸿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