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镇南水师,已经运送两艘船的物资过来,我清点了下,很多都是你需要的。”

秦铁生低声说道。

“让人送往北岛镇守府邸。”

百里飞鸿露出了笑容,听说督军去了镇南水师。

燕飞这是感受到压力了。

睁开神目,遥望中土。

却是国运震荡,黑气笼罩。

很显然夺龙之战,已经火热化。

太子大义在手,其他皇子想要翻天,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废黜太子,他们才能登基称皇。

飞元岛上,出奇平静。

唯一热闹的地方,就是魔鬼海峡。

但督军一人前往镇南水师,这是深入虎穴,中途若是死了,演一场戏,推给黑天神教就是了。

王千秋这位督军,不会真的以为有公羊家族在背后撑腰,就能平安无恙地争夺镇南水师的掌控权吧?

更何况,太子殿下与十八皇子也是竞争对手。

而燕飞就是太子党的人。

“燕飞,我为你打开的局面,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攻陷魔鬼海峡,于衰败国运的大元帝国,也是一件丰功伟绩。

最大的功劳,非镇南水师燕飞或者是百里飞鸿夺取,而是太子殿下。

镇南水师属于太子党。

“大元帝国,我尽管没有什么好感,但也明白,继承王位最好的人选,就是太子殿下,他的继位是大统顺延,其他人继位,都会让大元帝国陷入动乱。”

“如果按照正常的未来走向,魔鬼海峡沦失,海权被法拉帝国为首掌控,樱花国异动,进攻大元,会加速大元帝国的衰败。”

“可我插了一手,助大元夺下了魔鬼海峡。”

“整个大元战略空间,将会扩展。”

“大元帝国国运不衰,反而增加了。”

“少了外部环境的威胁,等待新皇上位,大元进入工业革命年代,大势趋于向上。”

g.

“整个国运一百八十度扭转。”

作为穿越者,百里飞鸿很明白,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掌控海权是何等重要。

纵然是飞机导弹满天飞的年代,掌控海权,就掌控了世界大部分资源。

一周之内。

飞元岛的势力尽数发动,在配合着百里飞鸿收集炼制乾坤壶的物资。

这些势力并不知道,百里飞鸿收集如此多的材料用来做什么。

但不妨碍他们讨好镇守使。

黑天神教灭绝了那么多国家,这些国家近乎种族灭绝,人都死了,留下庞大的财富,若是拿到镇魔司的批条,进入这片领土,这点资源算什么呢。

他们可以收获十倍,百倍回报。

一缕阳光刺破树荫,洒落在坐立雄伟的的山峰庄园内。

景色优美的庄园,此是登山之路,却被各种各样的材料堆在地下,破坏了美景。

百里飞鸿静静地看着搬运材料的人离开北岛,交给特法拉的材料清单,到现在为止,已经被收集齐了。

炼制一尊壶,并将神通刻画于其中,让这尊乾坤壶拥有威能。

作为一名武者,他不曾试过。

根据百里飞鸿的了解,镇魔司也拥有这般技术。

鬼斧神工堂就是研究此类的机构。

但论及精通于炼器、炼丹此类功夫,就要提到神监司这特殊的机构。

神监司是大元帝国最神秘的机构。

除了圣上之外,外人对神监司的情报知之甚少。

只要知道,能进入神监司的人,都拥有特殊天赋的人。

这类人才比顶尖武道天赋修炼者还稀少。

但接触了炼金术师后,以及百里飞鸿对前世的一些科技了解,其实这群人大体上可以称为大元的科学家。

当然不是传统的科学家,而是秘术科学家。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冥冥中有一种推力,让百里飞鸿尽快回到东滨城。

使用天罡神通:逆知未来推演,只是看到漫天的血色。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终。”

他以为是大烟,在吸食大元人民的血。

他以为是外敌,将会掀起无尽血腥。

但随着境界越来越高,对着世界越发地敬畏。

以往他不相信预言,直到他也掌握了这类的神通,才明白修为越高者的预言越是可怕。

“首先,以五行精金铸基。”

神识笼罩材料,瞬间辨别材料的性质。

“以血元为火,焚烧万物。”

……

东滨城。

断臂的郑义山今天很开心,委托他人制造的义肢终于到了。

“你就是郑义山?”

三更天,昌盛街的某巷子里,送货而来的卖家披着黑袍,他身上微弱的武道气息,这简单的伪装在郑义山面前是如此可笑。

“鄙人郑义山,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跌落低谷的郑义山,已经没有以往的意气风发。

他的心境很沉稳,正是这般心境,让他的行事风格改变。

公羊大人也对他另眼相看,交予他很多重要的任务去处理。

但是,已经少了一条手臂的他,在镇魔司内,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威严下降了。

以往,所有甲等镇魔使中,就以他的权力最大。

后来,多了一位百里飞鸿。

可是,百里飞鸿已经调离东滨城,以他现在的地位,以后也不可能调回东滨城了。

他从没有如此渴望自己的手臂恢复正常。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黑市上的规矩,你应该明白。你出钱,我们给你物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完成,大路各自朝天走,互不打扰。”

黑袍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规矩我懂的,你是想要金元,还是银票?”

郑义山反而松口气。

黑市,只是一个统称,但眼前这位黑袍人所属的势力,他多少了解,属于天宝阁的在大元境内黑市的门店人员。

“金元。”

黑袍人说完,看向郑义山腰间鼓鼓的钱袋。

郑义山将腰间的钱袋摘下来,丢给对方。

黑袍人接过沉重的钱袋,伸手进去,抹了几把,突然抬头说道:

“你不怕我拿着钱逃跑?”

郑义山面露不屑:“我在东滨城也算是一号人物,想必我的身份你也打听过了,你觉得吃了我的钱,能跑出东滨城?”

“郑镇魔使名震东滨,我只是开玩笑罢了。”

黑袍人说完,从背后拿下木匣子,递给郑义山:

“使用方法,已经放在木匣子内。”

郑义山左手将木匣子接过来,迫不及待及蹲下来,放在地上,单手打开木匣子。

木匣子内的东西,以他的目力,自然能看清晰。

抚摸着黑色金属质感的手臂,这可不是简单的手臂,而是神监司术士制造的义肢。

安装在手里,他的血气可以运行于这特殊的手臂内。

“手臂的皮套,属于赠送给郑大人的礼物。”

黑色手臂下,压着的是如人皮般的手套,可穿戴在黑色右臂上,普通人就很难识别手臂的真假。

再次抬头,黑袍人已经快步离开。

郑义山没有追人,做人要讲诚信。

将天宝阁得罪了,若是手臂被弄坏,想要天宝阁维修或者置换,都会被人拒绝。

郑义山将木匣子合上,加载腋下,快速离开昌盛街,回到他的家里,关密室的门。

开始仔细阅读起对方所留的纸张,上面记载了如何使用这只手臂。

血炼?

郑义山轻皱眉头。

他不曾在这右臂上感受到邪恶的气息。

但是特殊的黑色右臂,使用方式很诡异,方式更像是血祭,而非纸上所说的血炼。

“取二两心头血,浇在黑金手臂,再切开断臂伤口,将黑金手臂按在伤口上,方可接上。”

郑义山差点破骂出口。

心头血?

他的面色阴沉不断,看着右臂,光滑的伤口,已经生长回来,但圆凸的断口处,在他的眼中是如此丑陋。

“心头血,划破心脏处的肌肤,应该也可以吧?”

若真的刺入心脏,让心脏血液奔涌而出,就算郑义山已经炼了五脏六腑,也受不住这般伤势。

取来匕首。

但在取来匕首之前,他用黑魂玉放在黑金右臂上,未见黑魂玉有任何的反应。

若是有妖魔之气,黑魂玉自然会有反应,吸取妖魔之气。

再看手臂上刻画的花纹,以微细的金丝勾画符咒,形成特殊的符文。

符文透露的微弱气息很纯正。

莫怪郑义山小心翼翼,已经安装上了黑金右臂,这东西会与自己的血肉结合,形成特殊的肢体,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找来匕首与碗,左手持刀,在心脏位置的胸膛划了一刀,深入胸骨。

大量的血液冒出,他以自己的神识,控制血液流向碗里。

盛满一碗血,左手贴在伤口处,轻轻划过,白色冰霜将伤口冻结,止住流血。

以让的体魄,这伤口明早上,只会留下一道细细的疤痕。

沉默良久,郑义山想了很多。

幽幽一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神监司神秘莫测,术士是他接触不到的神秘人物。

唯有通过天宝阁的关系,让天宝阁联系神监司的术士,为他制造了黑金右臂。

神监司的人也不是高高在上,他们购买材料。

所以,这些神监司的术士们,经常制造一些特殊的物品,流落市场,换取足够的金钱,购买材料。

委托人的钱,他已经支付。

术士的钱,他也支付了。

刚才需要支付的是天宝阁的渠道费。

为了恢复右臂,他可是万金散尽。

念及此,郑义山将这碗血浇在黑金右臂。

黑金右臂上的金丝符文绽放光芒,将他的血液尽数吸收,符文的光芒越发鲜艳,从金色变成了血色。

而金丝符文也变成了血色,更加粗壮,看起来是一条条血管般。

澹澹的血气从黑金手臂散发,与他身上的血气融合,没有任何的排斥,很自然,仿佛眼前这黑金右臂就像他拆卸下来的手臂,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挥动匕首,一刀将已经光滑圆凸的伤口切割下来,剧烈的痛楚并未让郑义山露出痛苦表情。

抓起黑金右臂插在伤口处。

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与伤口处的血液交织相容,渐渐地与他的血肉融为一体。

再看伤口结合处,黑金手臂除了没有皮肤、材质不同外,已经与他身体完美融合。

郑义山深吸口气,下意识握了握右手,黑金手臂张开的五指握成拳头。

“完美的手臂,神监司术士果然厉害。”

同为大元帝国两大特殊机构的镇魔司,在斩妖除魔的本领没得说。

郑义山一直认为,镇魔司才是大元帝国最强大的势力,作为一名镇魔人,与有荣焉。

现在这想法,却要变一变了。

看了眼,静静躺在木匣子的右臂皮肤手套,用手轻抚手套,其质感与人皮无二。

郑义山叹息。

很有可能,这位术士就是用人皮制造了这右臂。

但对于郑义山来说,他不愿意深入追究术士究竟用了什么材料制造皮肤。

皮肤手套的弹性很好,在穿戴时候,可以撑大,又没有破坏皮肤手套。

郑义山估计,就算是炼骨境,一刀砍在自己这皮肤手套上,都难以破皮。

很坚韧的皮肤手套。

郑义山越来越着迷,越看越满意。

甚至,他能感受到皮肤的特殊,这皮肤手套正在与黑金手臂融合,而自身的血液,也通过符文血管流入黑金手臂,完成了全身的血液循环。

“太完美了。”

“简直是断臂重生。”

郑义山赞叹连连,满目都是喜色。

抚摸着右臂,感受细腻的皮肤,仿佛在抚摸自己的情人般。

神色越来越痴迷。

“事情拜托了?”

“是的,大人,事情已经办妥了。我能看到他心灵上的破绽,郑义山一定会喜欢我们送给他的皮肤手套。”

身穿黑袍的交易人,已经出城。

而他眼前站着的人,却是消失已久的东侯军主。

这位老叟听闻眼前这位冥府外门弟子的话,嘴角轻勾,笑意满面:“你做得很好,不枉本座动用你这颗深埋在天宝阁内的内线。好了,你先回天宝阁交差,奖励我会让人送到你的家里。”

“是,大人。”黑袍人匆忙地往北边赶路。

东侯军主望着东滨城,视线落在大沥山。

阴阳天宗江东流驻守在大沥山,想要破解大沥山的秘密,找到隐藏的黄泉之门。

尽管是后起之秀,但东侯军主不敢小觑此人。

而真正让东侯军主忌惮的是东滨城镇守使公羊琰。

她手中的信物,不是一般的信物。

“我赠送给你的大礼,希望你喜欢。”

这可是从上古玄冰女寒素手里获取的一张诡异的皮,制造而成的皮肤手套。

皮肤是好皮肤,但不是人皮。

“沉寂的魔神皮肤,沉寂已久,她渴望鲜血,饮血而生。”

“东滨城被楚家那位天守将老祖布下的局,压制了大沥山,堵住了黄泉之门。”

“唯有破了此阵,才能让黄泉之门,重见天日。”

在上古玄冰女寒素身边半年,他可是获得了这位祖师爷的认可,知道了很多秘密。

这只是其中之一。

“谷梁狗贼,等你们新皇登基之日,本座送给你此份大礼,分量足够了。”

东侯军主身体雾化,消失不见。

他不敢在此地久留,公羊琰与江东流都不是好招惹的角色。

……

郑义山从梦中醒来,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

下意识地用左手去穿衣服,突然想起自己,自己已经拥有了右臂。

右臂伸出,掀起衣袖,如做梦般,若非清楚这是神监司做的义肢,他还以为自己的右臂真的恢复了。

抚摸右臂,他能感觉到皮肤传来的温度。

“天宝阁制造的皮肤,套在人身上,如真的人皮般。”

用力捏了捏,一丝丝痛楚传来,尽管很微弱,却让郑义山无比惊讶。

痛感的存在,代表着这黑金手臂完美无瑕。

穿上衣服,整理仪容,剃掉胡须,整个人精神焕发,仿佛年轻十岁。

郑义山感觉到自己今天的不同,这感觉像是突破炼骨境那时候脱胎换骨般。

不知是否因为心境的缘故。

他微弱的神识也变强了,武道意志更加凝实。

这是进入炼神境的征兆。

他已经卡在炼窍境多年,尽管已经摸索了炼神境的一些皮毛,但他知道自己不是炼神境。

但现在,这层膜被捅破了。

再看天地,仿佛明亮很多。

他知道,这不是错觉。

而是神见天地。

返回镇魔司的道路上,骑马的速度不自觉快了很多。

抵达镇魔大楼前,他看向镇魔大楼前的斩鲲除魔剑,下意识地避开眼神。

不知为何,有一股心季涌上心头。

晃了晃脑袋,没有多想,踏入镇魔司大厅。

意气风发的他,再度恢复了以往的神采。

镇魔司内的镇魔使,陆续上班,有外出做任务。

经过郑义山身边时,都不由自主露出惊讶的表情。

“郑大人,你手臂……断肢重生?”

有人像见了鬼般。

丁博轻皱眉头,但很快想到了什么。

开声为郑义山辩解道:“少见多怪,这应该是神监司术士制造出来的符文义肢,如真的手臂无二。”

“恭喜郑大人,恢复如初。”

不少人听后,立即为郑义山道喜。

郑义山也笑着接纳。

“郑大人,你真的通过天宝阁……购买了符文义肢?”

丁博走到跟前郑义山跟前问道。

“还要多谢丁老弟为我解惑,我才知道,神监司术士能制造符文义肢。”

“举手之劳,能帮得了郑大人,是我的荣幸。”

但丁博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右臂看。

郑义山似乎有所觉察,笑说道:“皮肤是天宝阁赠送的,我见这皮肤手套做工精致,就收了下来,遮掩符文义肢的本来面目。毕竟,作为镇魔人,在百姓面前的形象很重要嘛。”

“天宝阁真是神通广大啊。”

丁博感叹道。

“对了,丁老弟,我见你神色匆匆,可是漕运帮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从魔鬼海峡战争爆发后,港口码头受到影响,漕运帮只能多跑国内航线,倒是不用操心太多。”

丁博突然俯身郑义山耳边道:“镇守使大人,今天脾气不好,昨晚深夜,城内发生了大事,数十人被妖魔所杀。灭门的方式,是被吸成人干,这等手段大人可有印象?”

“吸血蝙蝠妖桉?”

郑义山脱口而出。

他当然知道,当时就是他追逐吸血蝙蝠妖,在城中发生了战斗,最后还是镇守使大人救了。

更重要的是,从这件事后,镇守使大人开始变得强硬,清洗了镇魔司的主要人员。

他能留下来,皆因为自己见风使舵,抱住镇守使的大腿。

“难道这吸血蝙蝠妖再次出现了?”

郑义山面色凝重。

“为知道详情,我现在要去现场勘查,郑大人是否有兴趣?”

郑义山本想随口答应,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不了,丁老弟,以你的本事,必定能查出是什么妖魔所为。”

郑义山说完,却轻皱眉头。

想了想,并未发现不妥。

若真的是吸血蝙蝠妖,他们两人加起来都未必是对手。

“陈星炎小兄弟,今日即将启程返回飞元岛,我正好向他打一声招呼,毕竟,他来的这些天,都是我带他熟悉镇魔司的流程体系。飞元岛的镇魔司荒废多年,被飞鸿亲手重开,可飞鸿进入镇魔司的时间终究不长,很多镇魔司的规则,他都不懂,有这位小兄弟回去帮他,飞元镇魔司一定能发展起来。”

郑义山连忙找了个借口。

“陈小兄弟的天赋,真的很强大。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飞鸿镇守使的影子。”

“少年初才俊,都是我镇魔司的兄弟同胞,这些才俊越多越好。”

郑义山笑道。

“郑大人,那你忙。我也要去现场了,巡捕司的人封锁现场,但终究不是镇魔司的人,很多需要注意的事项他们不清楚。”

丁博抱了抱拳,离开了镇魔大楼。

郑义山并没有去找陈星炎。

而是在镇魔大楼转了一圈,很快整个镇魔司的人,都知道他郑义山装了符文义肢。

四海武馆。

再次被封起来。

不只是四海武馆,昌盛街所有武馆都遭殃。

留守在武馆的武师,尽数被妖魔所杀。

丁博阴沉着脸,走向了四海武馆。

他看到了站在武馆门口的张乾山,心里才松了口气。

很显然,张乾山晚上返回张家住了。

武馆留守的人,都是他的弟子。

连续两次出现妖魔之事。

张乾山神情呆立,满面悲伤,又想起了当初师父吴四海被夜魔所杀之事。

“张兄弟,节哀。”

丁博叹口气,内心却松口气。

若是张乾山出了事,他不好跟百里飞鸿交代。

“丁大人,我们昌盛街的武馆,都快绝种了,你要为我们做主啊。”张乾山面露悲伤诉苦。

“张兄弟放心,此事已经惊动了公羊大人,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让妖魔逃走了。”

丁博想到了自己曾经负责的夜魔桉。

至今唯有下文。

尽管桉件交给了百里飞鸿,但这段时间丁博又接了回来。

他研究了很久,都想不出,夜魔是如何躲避神监司的定魔罗盘这件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