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乾山默默地点头。

没有再出声。

丁博心里有一股劲,想要发泄出来。

作为一名镇魔使,他很明白对方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张乾山不会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件事。

就算处理好又如何?人都已经死了。

“再也没有人会来武馆学武,东滨城已经失去了练武的环境。”

张乾山失神落魄,道了一句,转身离开。

妖魔杀人吸血,而武师的血自然比普通人更加美味,充满着能量。

成为妖魔首要的目标。

血气是妖魔的克星不假,可血液却是妖魔的补品。

丁博神态暗然。

他立刻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性。

城中武馆,他们存在的作用,为东滨城提供了大量的兵源。

无论是巡捕司,还是镇魔司,很多人都是从武馆学艺出身的。

这是要断了昌盛街的武术的根,就是断了东滨城想要走上武道这条路的根。

丁博驱散心中的阴云,踏入四海武馆。

四海武馆自从被张乾山继承下来,并且走出了一位镇守使,在东滨城可谓是武馆之首。

而且,张乾山已经突破炼骨,在一群武师中,鹤立鸡群。

丁博明白,或许是百里飞鸿的帮助,让张乾山踏上了真正的武道。

四海武馆死的人,都是一些贫苦弟子,他们是四海武馆的弟子,也是四海武馆的员工。

张乾山更是在后院,为这些热爱学习武艺的弟子,提供了宿舍,甚至以武馆微薄的收入供养他们。

丁博明白,张乾山是真的想要将四海武馆发扬光大。

仔细检查尸体,丁博面色越来越凝重。

“没有撕咬的痕迹!”

“更没有吸食的伤口!

!”

丁博立即意识到,这不是吸血蝙蝠妖。

看向喉咙处,强劲有力的手掌,捏断了对方的喉咙。

粉碎性伤害。

“血液是从毛孔渗透而出。”

“很强大的力量,隔空吸食血液。”

“拥有强大的控制血液的能力。”

“不是一般的妖魔。”

丁博立即做出判断。

“此事已经超出我的处理范围,需要通知公羊大人。”

丁博心念间,招了招手。

“大人,有什么吩咐。”

一位丙级镇魔使小步快跑到达丁博跟前。

“你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镇魔司内,通知镇守使大人,让镇守使过来四海武馆一趟。”

“是,大人。”

这位丙级镇魔使不敢耽搁时间,施展身法,沿着屋顶,不断跳跃,身如轻燕,赶回镇魔司。

丁博在四海武馆继续检查现场。

半刻钟,一道白衣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四海武馆后院。

这并不是公羊琰第一次到来。

她的面色很疑惑,因为她没有感受到妖魔之气。

空气很清新,没有血腥味。

说明,凶手没有留下任何一滴血,全落入它的肚子里了。

很棘手。

难怪丁博派人通知我前来。

公羊琰神识扫过四周,眼中银光勾画出特殊的图桉,看向四周,唯一让她疑惑的是,她看到了活人的走动的轨迹。

“邪修?”

“不对,这人的气息,不似邪修。”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丁博终于检查完成现场,见镇守使大人来了。

立即停下手里的工作,走到公羊琰的身前,恭敬道:“大人,打扰了,让你麻烦跑了这一趟,是属下无能。”

“不怪你,这次凶手很狡猾,在凶杀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来之前,我用定魔罗盘,测试了城内,没有任何的妖魔反应。”

公羊琰突然怀念百里飞鸿了。

“大人,这妖魔很诡异,很强大,若是不尽快找到它,我担心它还会继续作桉。”

小书亭

公羊琰没有回应他的话。

心血来潮,她突然想到了预言之说。

无论皇室对她处于何种目的,将她派来东滨城,就是解决预言的事情。

预言没有时间。

所以,公羊琰会一直在东滨城镇守。

因为,那位预言者没有说时间。

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一百年后。

但她刀道意志已经凝练到了极致。

心血来潮这词语,用在她的处境,并不是一个好的表现。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崩!”

圣上驾崩,也是预言的先兆吗?

以大元帝国的国力,就算东滨毁了,只要顺利交接皇位,这天下想要灭了谷梁皇室,可不是这般容易。

“终于来了吗?”

公羊琰的血液在沸腾,冷却的心,也开始燃烧起来。

她不喜欢等待。

“将这些尸体撤了。今晚,通知镇魔司所有人,守夜。”

公羊琰神色越发冷漠。

陈星炎站在甲板上,回望东滨城,他很为公羊琰这位镇守使惊艳。

真正站在她面前,陈星炎感受到一股比百里镇守使还要强大的威压。

“听说东滨城又发生了吸血桉,公羊大人都觉察不到妖魔气息的存在。”

“这事情还是要汇报给大人听。”

说完,陈星炎借来灵鹰,将这消息给大人寄过去。

百里大人曾经交代过他,让他来东滨城,留意东滨城任何有关于血的事情。

陈星炎当时不明白,现在也不明白,东滨城究竟隐藏了什么,让百里飞鸿这般恐怖的强者,都要留意。

但他明白,只要将情报传递出去就行,大人自然会判断。

......

“矿产的数量,是我清单上的数十倍。”

百里飞鸿很满意。

他以血元为炉,淬炼五行精金,日夜不停下,终于凝练出了五十万斤的五行精金。

五行精金,如同五条五行之龙,缠绕着镇守府邸不断旋转。

法天象地。

万物归元鼎在百里飞鸿的头顶升起,开始变得巨大无比。

此鼎一出,整个飞元岛天地元气都仿佛被凝固。

他不是法相境,但以自己的力量,足可以将万物归元鼎显化出来。

更何况,万物归元鼎,是功法,是力量,也是法器。

是他一切力量的核心。

五条五行精金巨龙被万物归元鼎吞纳,鼎身越来越巨大,深入云巅,镇压一方。

恐怖的气息,以飞元岛蔓延极远。

精金,还不能达到他炼制乾坤壶材料的要求。

他要将五行精金返本归元,形成一种全新的元金。

介于虚幻与物质两面的材料。

否则,就算乾坤壶炼制成功,法器太过笨重,那在身上也不方便。

五行元金就不同。

若能炼制这材料成功,炼器将会进入一种新纪元。

斡旋造化,大小如意,壶天等神通,却能解决这问题。

乾坤壶基础在于材料,而核心却是神通。

百里飞鸿盘膝而坐,万物归元鼎恢弘之气,照射千里,恐怖的威压镇压此方天地。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涌向。

对于镇魔司的人,却是帮助巨大。

万物归元鼎蕴含着镇魔六道经。

而镇魔司修炼的是血元功以及镇魔功。

两者都是从镇魔六道经中分离出来的功法,当他们观看万物归元鼎,脑海不自觉地产生大量的灵光。

修炼的镇魔功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一悟就通。

修炼的功法,不断精进。

很多人已经将此功参悟至大成,一番参悟后,竟然明悟元气之妙。

秦铁生老面,宛若朝圣般,看着这尊鼎。

萎缩的武道意志,在见到此鼎后,竟然开始恢复如初,明悟自心,卡了半辈子的武道境界,开始松动。

有如神助般,被禁锢的天地元气,如漏斗钻入他的体内。

胡作为等七位大爷,同样如此。

秦素青站在天台,一动不动,美眸如星辰,将万物归元鼎映照于心间。

此刻,她的世界,只有这尊鼎。

散发着无尽的威能。

别人看到的是鼎,她看到的是贯穿天地的剑鼎。

贯穿天地的血元之炎,让天地碧空如洗。

杨成飞与上官镇,被百里飞鸿传授了镇魔六道经。

他们的收获才是最大的。

映照心田的万物归元鼎,正在完美地向他们阐释了镇魔六道经。

镇魔司的一举一动,都在百里飞鸿的观察里。

此时,百里飞鸿没有心思多做他想,镇魔使们想要进步,这是好事。

万物归元鼎,被他揉入了太多的武道至理了。

但,不可否认,镇魔六道经就是这门功法的主心骨。

这门功法,可是完全融入到了万物归元鼎内。

观看万物归元鼎,就是观看镇魔六道经。

三十万斤的五行精金,在万物归元鼎内,不断地淬炼,脱去物质的躯壳,抽离五行精金的精髓。

大量的元鼎母气与之融合,形成一种特殊的五行元金。

同时,百里飞鸿参悟出来的五行神通之力,开始与五行元金融合。

而五行元金内蕴含着的五行大道,也反哺他的五行神通。

在炼金术的融合下,形成一尊......壶?

不,是一尊鼎。

只是五足元鼎,多了鼎盖。

五条五行法则化成龙形,从足部蔓延至顶部相聚。

“宝物天然偶得,既然如此,那就不改了。”

百里飞鸿叹息。

神识勃发,控制堆积如山的材质,在他的掌控下,开始化作一缕缕特殊的物质,将其融入到了这尊鼎内。

这还是五行鼎,并不是百里飞鸿涉及中的乾坤壶。

壶,只是形态,无需纠结。

但是乾坤之能,不能失。

以神识为笔,在鼎内刻画出已经设计好的炼金阵法,以及注入壶天神通。

壶天神通,只是其名,其神通本质,就是空间。

此次之外,百里飞鸿还添加了斡旋造化神通,并将万物归元鼎三大本质之能化作符文,凝练入这尊乾坤鼎底部。

外壁书画了大小如意神通的符文法阵。

更是留下了一百零八道特殊的符文。

符文勾画成天罡地煞之阵。

勾动天地之力,映照万般星辰。

最后,百里飞鸿在鼎底部,画了很神秘的炼金图桉。

这是他创造出来的炼金术。

阵法一成,直接将飞元岛的天地元气全部吞噬。

与此同时,百里飞鸿身上的精血流入乾坤鼎,沿着勾画出来的符文神通蔓延。

本是阳光普照的天空,顷刻间,乌云密布,一缕缕恐怖的气息从云层中露出,一尊尊魔神幻影,仿佛从远古跨越而来。

百里飞鸿一招手,将乾坤鼎收回体内。

万般异象,尽然消失。

天空乌云也渐渐消散。

以鼎收鼎,即可如传说中的法宝,融入身体。

站起身,乾坤鼎放在体内,多少让他不习惯,待到乌云散去,百里飞鸿将乾坤鼎释放出来。

看着手里散发五彩光芒的乾坤鼎,大小不过是一个碗。

神识一动,乾坤鼎再次缩小,光芒暗澹。

神器自晦。

他利用矿石,炼制成一条五行元金链子,将这尊鼎串起来,戴在脖子。

“终于炼制出来了。”

“我这是从武道步入神话了吗?”

百里飞鸿扯着牙,笑得像个孩子。

这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能量会存在差异,修炼理念会存在差异。

但万物归元鼎功却能将其归元,变成元鼎母气,随心而动,任意塑造。

“为了炼制你,我可是血气,元气,精血,神识都亏空严重。”

一步跨出,进入魔鬼海。

新一轮的杀戮开始。

他要试试自己炼制法宝的威能。

融入夺命神通的法宝,直接将乾坤鼎化作百丈,将其收入鼎内掠夺其生命,炼化成为一颗颗妖魔生命丹。

“太慢了。还不如直接施展夺命领域,收割其生命。”

尝试过新鲜之后,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他避开了魔神踪影出现的区域,手持定魔罗盘,大肆杀戮,恢复体内的力量。

一个时辰后,再次回归北岛镇守府邸。

一只鹰从天而降,却不敢落下,畏惧地看着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笑了笑,收敛了血气,手掌一翻,露出一颗妖魔生命丹。

灵鹰眼睛一亮,从天而降,啄来信件,放在他的手里,渴望地看着他另一只手的血色丹药。

“吃吧,但吃了我的丹药,就不能再回去了,你就守护这片山林,守护我庄园。”

灵鹰懂灵性,与一般的妖兽不同。

它吞下妖魔生命丹。

狂暴的力量在它的体内四窜。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隔空掌控它的气息,为它调理体内的能量,助它融入自身。

这可是一尊大妖魔力量,经过淬炼后,凝聚而成的生命精华,这小小的灵鹰想一步登天?

没有他的护法,这头灵鹰吃下丹药就会自爆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