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妖魔重现?”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

“东滨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是简单的吸血妖魔,以公羊大人的能力,第一时间就能觉察到城内出了事。”

再次使用天罡神通:逆知未来。

百里飞鸿看到的只是一片血色。

“返回东滨城不能拖了。”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地道。

望了一眼七字开头的技能点,这庞大的技能点就是他的底气。

万物归元功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的技能点都足够了。

“我本想着离开之前,进入魔鬼海一趟,将技能点积累到九位数。看来,现在没有时间给我浪费了。”

他已经拖延很久的时间了。

这次炼制乾坤鼎的动静,必定会惊动很多人。

上次欺骗黑天神教的黑煞大主教,黑天神教的人必定会到京城核实。

已经拖延了那么久的时间,他们必定产生怀疑。

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要得到黑天石碑最好的办法,就是盯着我。

自己又会被黑天神教拖在自己的步伐。

百里飞鸿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们玩耍。

东滨城他是一定要回去的。

谁也挡不住他的步伐。

判断了东滨城的预言,很有可能开启征兆的百里飞鸿,立即前往地底。

通往镇魔大楼地底的通道,已经被他以指地成钢神通封锁。

唯有他才能施展土遁,进入此地。

其余强者,想要进入地底世界,都要破坏他的神通。

上次匆匆忙忙,并没有认真研究这地心世界。

但他知道,黑天石碑已经被镇魔神索锁住,已经与这特殊的地心世界融为一体。

要想取走黑天石碑,就要解除镇魔神索的封印。

届时,黑天石碑的气息将会暴露。

必定会被黑天神教所感应。

一旦黑天石碑出世,黑天神教的武圣必定出手抢夺。

“那就将这个地心世界迁移至我的乾坤鼎内。”

“这可是洞天福地的胚胎,放在宗门,都是打破脑袋都要争夺的宝物。”

“以后稳定下来,我可以将洞天福地稳固一番天地中,届时可以在洞天福地修炼,甚至留给后人也行。”

面对如此宝物,百里飞鸿自然会心动。

“黑天石碑,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你,我将你带走,希望你以后对我还有帮助,否则,我只能想办法将你毁灭了。”

望了眼,被一百零八道的镇魔神索以天罡地煞镇魔法阵镇压着的黑天石碑,百里飞鸿感觉到一种诱惑,冥冥中一把声音告诉他,将黑天石碑炼化,将会获得永生的秘密。

可百里飞鸿还年轻,离死还不知道有多久呢。

对永生的诱惑,抵挡力很强。

退出地心世界。

站在外围上,异常奇妙。

其实,地心世界外围看起来,并不是很大。

但地心世界的内部,比之飞元岛大很多。

手持乾坤鼎,掀开顶盖,持续施展壶天神通以及大小如意神通,将整个大地掏空。

连带着诞生地心世界的土地,也被一股莫大的力量搬运进入乾坤鼎内。

当年封印黑天石碑的镇魔人,以百里飞鸿对他的判断,是一名修炼了镇魔六道经的顶级神通主。

《控卫在此》

若是寻常的镇魔人,接近黑天石碑,就会被黑天石碑所污染,沦为黑天信徒。

地下深处,被他掏空如此大的区域,一定会造成上方坍塌。

百里飞鸿连忙施展神通,掌控地下水,涌入这坑内。

同时,将四周的泥土加固,变化为钢。

做完这一切后,他窃取出一缕黑天石碑的气息,以斡旋造化神通,制造了一面石碑。

只是,石碑上的古老字体,却成了一篇《论语》。

用了前世的华夏古文书写出来的字体。

找到这面石碑,黑天神教的人都难以看懂碑文。

施展神通,将黑天石碑的气息禁锢住,他从地底返回镇魔大楼。



一缕黑色力量蔓延扩散,导致气机泄漏。

宛若一道黑光,刺破苍穹,异常耀眼。

但很快,这道黑光就消失,被百里飞鸿以封魔术,将其封锁。

镇魔司像是捅了马蜂窝,上百位镇魔使蜂拥而出,看他们满面斗志昂然的表情,百里飞鸿很满意。

所有镇魔使,都看到他们的镇守使大人,抬着一面巨大的石碑,放在镇魔大楼门下。

秦铁生连忙上前询问道:“大人,这石碑气息......”

“很像黑天神教的黑天神力对吧?这就是黑天神教一直攻击我们飞元岛的真正根源所在,乃是黑天神教的至宝,黑天石碑。”

百里飞鸿不做任何隐瞒。

“以往封印在我们镇魔大楼地下,如今,它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飞元岛的安稳,所以,我将它的封印破除,将其带出来。”

秦铁生面露骇然,他自然明白黑天神教至宝是什么概念。

黑天神教会为了得到这面石碑,不断地攻击飞云岛。

“大人,可是想好如何处置这面黑天石碑?”

秦铁生连忙说道。

也代表着镇魔使的心声。

“无论放在何处,黑天神教都会为了争夺它,不惜大举其兵。所以,我决定将黑天石碑带入魔鬼海,在魔鬼海深处寻找一处地方,随手将其丢弃。”

百里飞鸿没有说封印。

而是说随手将其丢弃。

“想必魔鬼海的妖魔们,一定对这面黑天石碑感兴趣。”

百里飞鸿露出灿烂的笑容。

随手丢弃的物品,就算黑天神教找到他,想要获知黑天石碑的位置,也不可能。

因为这件宝物,一定会吸引妖魔来夺。

这面黑天石碑尽管是赝品,可也是一件宝物,同时,还存在一丝黑天的力量。

丢入魔鬼海,立即会引发妖魔争夺。

“不愧为大人,已经想好了如何处置这黑天神教的邪物,倒是省去我们镇魔司不少精力。”

秦铁生大喜说道。

甚至,他能想到,百里飞鸿将黑天石碑的气息泄露出去,并大张旗鼓送入魔鬼海,就是告诉黑天神教,这东西我丢入魔鬼海了,你慢慢找。

总之,镇守使大人这是在保护飞元岛。

没有黑天神教宝物封印在飞元岛,黑天神教自然不会将精力浪费在飞元岛上。

以飞元岛现在的防御,就算是大主教级别的高手杀来,也未必能攻下飞元岛。

三十六神通金人的存在,组成天罡阵法,法相又如何?

“最近城内阴邪之气滋生,尔等不可有怠慢的心理,加紧寻查,发现妖魔鬼怪迹象,第一时间镇压。”

百里飞鸿突然面色严肃道。

“遵命。”

镇魔使们立即领命,离开镇魔大楼。

“好好看家,我将此石碑送入魔鬼海,免得夜长梦多。”

说完,一手抬起上百吨的石碑,慢悠悠地飞出飞元岛,前往魔鬼海。

除了飞元岛,百里飞鸿没有再掩盖石碑上的气息,一路抬着石碑进入魔鬼海。

他能感应到不少神识,正在注视着他。

都是神通主级别的存在。

可,他们却不敢出手争夺自己手中的黑天神教宝物。

百里飞鸿与黑煞大主教对峙,以黑煞大主教败退而告终。

黑煞大主教此人,曾经是黑煞邪教的老祖,加入黑天神教后成为法相境。

他一出手,就将魔鬼海峡岸上的十数国家尽数屠灭,献祭给黑天魔神。

这位狠人,在面对百里飞鸿时候,居然主动败退了。

可见,百里飞鸿的强大。

前两天,飞元岛冉冉升起的那尊恐怖的鼎,有人猜测这可能是百里飞鸿的法相。

法天象地,恐怖至极,镇压虚空,禁锢一方天地元气。

与此人相争,未战就先败了。

“黑天石碑出世了,回去禀报大主教。百里飞鸿并未将黑天石碑送往京城,而现在却将其丢入魔鬼海深处,我们的麻烦来了。”

魔鬼海有多恐怖。

黑天神教高层曾经深入魔鬼海,死伤惨重。

甚至获知魔鬼海存在魔神的虚影。

百里飞鸿进入魔鬼海后,将石碑封印,以极速来到了魔神头颅之地,将之藏在此地。

以魔神头颅的特殊环境,不需要多久,他的封印术就会失效,黑天石碑赝品将会暴露再魔鬼海。

到时候,说不定能引来魔神虚影的窥视。

赝品是不假,可它确实藏着一丝黑天石碑本源气息。

足够引起魔神虚影的重视。

做完这一切,百里飞鸿施展鲲鹏遁法,离开了魔鬼海。

“召集你们到来,是因为我最近将会返回东滨城,以我现在的实力,其实可以参加镇魔司的考核,成为镇守统领。”

百里飞鸿看着下方的人员。

“离开之前,我会推荐陈星炎为右镇守使。”

“秦铁生为左镇守使。”

“你们要配合好他们的工作。”

百里飞鸿沉声说道。

“至于新的镇守使人选,我预计还会挂职一年,这一年你们都有机会。”

百里飞鸿的话,一下子闹开了锅。

如今,镇魔使尽数到整齐。

就算是凤雨石这位下级城市的镇守使都到达了。

他没有争,而是做好本职的工作。

脑海里面却是想着,尽快调离飞元岛。

他看得出来,陈星炎必将成为真正的镇守使。

对方是百里飞鸿的徒弟。

尽管只有上官镇是公开的徒弟。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陈星炎、秦素青才是百里飞鸿真正重视的弟子。

尽管没有公开招收徒弟。

却是公认的事实。

加上杨成飞以及周小晴两位。

一共五人,未来就是飞元镇魔司掌控人。

一位司长镇守使,两位左右镇守使,以及两座城市的镇守使。

正好占据了镇魔司最重要的职位。

至于秦铁生,他是老人,未来回担任中镇守使,负责其他人。

就算百里飞鸿离开,飞元岛还在他的掌控下。

他不是百里飞鸿的人,身份尴尬,继续呆在飞元岛,那天死了都没有人收尸。

“事情不对劲,吸血杀人,绝不是妖魔所为。”

公羊琰再次再凶杀现场。

这次凶手对城内大家族开始下杀手了。

持续十天时间,东滨城都处于人心惶惶状态下。

很多人已经举家离开东滨城。

逃得最多的就是武师。

持续三天猎杀武师,已经让城中幸存的武师逃离了东滨城。

“大人,若妖魔......凶手需要强大的血液,为何不对我们镇魔司下手?”

丁博突然提出这问题。

顿时,四周的镇魔使内心一紧,神情紧张。

“凶手太过狡猾了,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可以肯定,凶手处于一个关键的复苏期。”

镇魔司的人,其血液已经与其他武师不同。

他们都已经炼血成功。

吞食武道修炼者的血,会对凶手造成伤害?

公羊琰不敢肯定。

“这代表着凶手很小心,在没有把握对付我们之前,是不会对我们出手。现在留下来的城中大族,只剩下这一家了,他们出事,代表着凶手会将目光放在平民百姓身上。”

丁博叹息道。

这才是要命的。

东滨城数百万人,放在大元帝国,也属于大城市。

若是神秘凶手将目光放在百姓身上,以凶手来去无踪的本事,想要查找出凶手就难上加难。

“郑义山呢?”

公羊琰抬头看向四周。

却不见郑义山。

“大人,郑大人身体欠佳,回家稍作休息。”

丁博并未多想,郑义山带了符文义肢,会有一段的适应期。

头三天没有事,三天后身体会出现排斥反应。

只要挺过适应期,符文义肢就真正被郑义山掌控。

“听说我们郑大人从黑市购买了符文义肢,装在他的断臂上了。”

公羊琰突然询问道。

“是属下推荐给郑大人,通过天宝阁渠道,让神监司术士配备。这段时间是郑大人的适应期,就没有参与守夜来。”

丁博开口解释道。

“神监司的术士,倒是有几分本事。若实在调查不出来,我准备向神监司请人来,调查此事。”

公羊琰此话一出。

丁博大惊失色:“大人,不可。”

“为何不可?”

“镇魔司办事,从没有请神监司术士协调调查的习俗,大人若是请了神监司的人,必定被总司那边责备。”

丁博连忙解释道。

他不想看着大人现在做湖涂事。

如今,大元帝国政局微妙,若是镇守使调查的桉件办不下来,委托神监司的人来办桉,传了出去......

不敢想象,总司的大人们,杀了大人的心都有。

公羊琰环视一周,其他镇魔使露出丁博同样的表情。

“今晚过后,若是再寻不到凶手踪迹,那就请神监司术士。”

公羊琰摇了摇头,她越发肯定,此桉就是预言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