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琰的口气看似有所松动,但决心却异常坚定。

她很明白,若预言已经开始了,什么名声都是假的。

东滨城都因此而毁灭。

同时,她的目光落在了大沥镇。

阴阳天宗江东流这位神通主,以镇守大沥山的态度,留在东滨城一年了。

无论风吹雨打,都未能让他离开大沥镇半步。

但今日,她要找这人帮忙。

否则,她不介意炮轰大沥山。

深夜再临。

家家户户都锁住门窗,城中的守备军、巡捕组成巡逻队,在街道上行走。

人人手中持着信号弹,一旦发现异常,立即释放。

镇魔司的人,三人一小队,组成应急小队,附近出现异常,第一时间上报,第二时间赶往现场。

就连郑义山,都被公羊大人责令,必须守夜。

尽管郑义山并不情愿,这几天他都出现问题,整天疑神疑鬼的。

装上义肢后,头三天的兴奋劲过后,他反而不习惯了。

手臂已经完美融合,但反而让他这位老镇魔人觉得,神监司术士制造的符文义肢有古怪。

他的身体越来越强壮,短短十天,他的体魄至少强化了一倍。

以往只能做到神识离体,现在神识可以做到百丈距离进行御物。

“适应期什么时候才能过?

郑义山心里犯愁。

他询问过丁博,适应期要看个人,身体融合很快,但心理障碍会存在一定情况下影响自己的道心。

郑义山作为炼神层次的强者。

他自然明白丁博的话。

可他感觉丁博有点胡扯。

道心被影响,不是影响自己的实力吗?为何自己感觉到实力越来越强了?

力量不可能凭空出现。

若郑义山是天才,他也不会蹉跎半辈子,还在镇魔使这层次。

“郑大人,你说今晚这杀人狂魔真的会出现吗?“

郑义山抬头看向队员。

罗景林,剑道天才。

进入镇魔司一年,炼脏大成。

如果没有百里飞鸿,罗景林应该是东滨城镇魔司最耀眼的天下。

当时的考核情况,郑义山还历历在目。

不曾想到,进入镇魔司后,天赋表现越来越强。

从一年前的镇魔学徒,飙升至乙级镇魔使。

未来,镇守使可期。

听闻,他已经积累了不少功勋。

炼窍的资源也开始着手准备了吗?

“是的,什么地方都不要去,就在这里等候。“

郑义山面色严肃回答。

作为老江湖,新出现的凶桉,绝对不是普通的妖魔那么简单。

什么都不做,只是等待敌人的出现,释放信号,等待大人镇魔即可。

罗景林心里不满意,但却不说什么。

郑义山这半年来失势,可东滨镇魔司内想要找一个比他强的镇魔使,还真的没有。

他很多年前,就是甲等镇魔使。

现在已经触摸了炼神的奥妙,想必进入了炼神层次。

说不定,空出来的左右镇守使职位,未来有他一席之地。

另一位镇魔使沉默不语,他与罗景林同时期进入镇魔司,进入炼骨层次不久,只是丁级镇魔使。

再两位大人面前,他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就在此时,郑义山眉头轻皱,右臂连接口处开始出现剧烈的痛楚。

右手皮肤都出现妖异的红色,火辣辣的感觉刺激他的痛觉。

郑义山不动声色,遮掩了右手。

他开始后悔戴上天宝阁赠送的皮肤手套了。

太过诡异了。

甚至,他怀疑,这皮肤是不是来自某位死人的皮肤,炼制而成的手套。

皮肤上释放存在某种诅咒的力量。

“不行,想办法将这皮肤撕下来。”特殊的皮肤,其实已经融合并连通他的血管经脉。

将皮肤手套撕下来,就是自己剥自己的皮。

想象一番,就知道其中的痛苦。

断臂之痛,都未必比得上剥皮的痛苦。

很快,痛楚消失无踪,多日来的不适感,也在这时候退潮。

右臂传递过来的是一种强大的力量,甚至通过右臂,神识能清晰地感应到天地元气的流动。

仿佛,瞬间进入了元胎层次。

郑义山也开始犹豫了。

他此刻很庆幸,这特殊的皮肤,拥有某种神奇的能力,让自己能体悟到以往不敢想象的境界好处。

要不,暂时留下来?

等真的踏入元胎境,再将它剥离?

郑义山说服了自己的内心。

整个东滨城,悄无声息。

一夜无眠,东滨城出奇地平安。

没有任何人出事。

公羊琰内心很矛盾,似乎松了一口气,却显得失望。

江东流已经答应出手,为他对付这尊未知的存在。

“江兄,看来凶手是知道你出手,今晚停止了活动。”

公羊琰俯瞰全城,视线迷离。

江东流无奈叹息:“说实话,这东滨城的诡异事很多,这凶手绝对是最狡猾,最具智慧的,我们都小看它了,要小心了。”

“看来,只能找神监司,让他们派遣一位神通主过来,为东滨城寻妖魔。”

公羊琰语气很坚定。

“公羊姑娘,我有一个建议,不知当不当说?”

正准备离开镇魔大楼的江东流,听到公羊琰要找来神监司的术士,他停止了脚步,转身对着公羊琰说。

“江兄,但说无妨。”

公羊琰神态疲倦,但她却没有拒绝江东流的建议。

“我们对未知的凶手进行了推演,既然对方处于复苏期,胆子小,我们将所有人出动守夜,对方未必会出来觅食。不若将所有人撤走,集中在镇魔大楼,观察一晚。”

江东流的提议,公羊琰内心还是认可。

判断凶手谨慎,处于复苏期,是她做出的判断。

江东流是延着她的观点,进行建议。

“只是,这样一来,城中的百姓,就要遭殃了。”公羊琰叹息道。

“此时牺牲一些人的命,救出来的时全城的命。”

江东流此话,立即让公羊琰醒悟过来。

江东流知道那则预言。

“这不像你的风格,你们宗门恨不得谷梁皇室失去天下,若东滨城真的毁了,对于你们宗门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天阿降临》

“太一门道主已经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此时东滨城毁灭,说不定谷梁皇室为了打破预言,认定毁灭皇室的是宗门,将矛头指向我们阴阳天宗。”

江东流低笑道:“毕竟,我在东滨城一年,可不想成为替罪羔羊。”

又不是他做的事情,他为何要承担?

而且,现在这凶手已经打扰了他参悟大沥山的秘密。

“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今晚有劳江兄,再为我出手一次。”

“我也想要见识下,凶手究竟是何方神圣。”

江东流眼色渐冷。

东滨城才多大,这家伙却跟他玩躲猫猫。

不将凶手揪出来,江东流的面皮还要不要。

“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郑义山回到家中,抱起床上娇嫩的小妾,一番云雨,就开始补觉。

迷迷湖湖中,他仿佛泡在了血池,想要挣扎醒过来,却浑身无力,浑浑噩噩。

“杀人了!

他听到了尖叫声。

但越来越多的百姓,死在他的面前。

甚至他家里的人,也难逃魔爪。

“昌盛街出事了。”

公羊琰双眸冷如电,宛若蛟龙,在空中划过一条白影,飞向昌盛街。

刚回到大沥镇的江东流,闭眼养神,立即感觉到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好胆,白天杀人!

!这次你在劫难逃。”

他的表情很兴奋。

终于出现了。

他提着剑,施展神通,一步跨出,身影已经出现在昌盛街上。

此时,整个昌盛街都被血色的能量充斥。

昌盛街生活的数十万人,顷刻间,化为干尸。

这一次,凶手没有再掩饰自己的行踪。

因为,它已经控制了宿主。

公羊琰浑身在颤抖,她双眸充满着怒火,盯着宛若血海炼狱的昌盛街中央处,一位中年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中。

郑义山!

她无比熟悉。

一位镇魔人,尽管偷奸耍滑的功夫一流,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位顶尖的镇魔使。

他为东滨城镇魔司立下赫赫战功。

公羊琰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五爪玄衣蟒袍?这是你们甲等镇魔使?”

江东流很是吃惊地看向公羊琰。

此时的公羊琰状态让他都感到心颤。

银白色的双眸,独有的破妄神眼,绝对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天赋者。

怒火与恨意在交织。

“郑义山,一位镇魔司的老人。”

公羊琰内心的怒火冲天,她一字一字地说道。

“他的状态不对劲,应该是被什么强大的邪物所控制。”

“前不久,他通过黑市,从天宝阁购买了神监司的符文义肢。”

公羊琰终于确定了这场危机的源头。

就是神监司符文义肢出了问题。

“不对,不是符文义肢。”

江东流面色越来越凝重,他看向了郑义山的手。

根本没有发现郑义山装上了符文义肢迹象。

神监司再离开,再神秘,制造出来的法器都有迹可循。

不可能让他这位顶尖的神通主,看不出半点破绽。

“若他右臂装上了符文义肢,我必定能看得出。一般的符文义肢,就算是套上皮肤,也能一眼看得出是假肢。所以,真正问题出在他右臂的皮肤上。”

江东流盯着郑义山的右臂皮肤,眼中闪烁神异的光彩。

皮肤光滑细腻,可肉眼难见的皮层下,却是一道道神秘无比的纹路,在数十万人的鲜血灌注下,这些纹路开始重焕神光。

突然,江东流想到了什么。

“杀了他,他手臂的皮肤,是魔神的皮肤。这是魔神借体重生,他已经被魔神皮肤所控制,沦为魔神皮肤的载体。继续吸纳下去,一旦唤醒魔神的意志,从太古血脉中复苏过来,整个东滨城都毁于一旦!

!”

江东流大吼道。

同时,他身上五行之气绽放,引动天地五行元气。

剑出,撕裂血色的能量场,冲入昌盛街,想要打断魔神皮肤继续吸收血液。

一剑出,阴阳初分,五行汇聚。

一出手,就是最顶尖的神通,没有留余力。

整个昌盛街都被锋芒切割,虚空被分裂,恐怖的阴阳五行剑落下,将这翻天地都穿透。

他的目标,就是郑义山的右臂。

只要毁了这张魔神皮肤,危机就能解除。

否则,吸收了数十万人血液的魔神皮肤,将会获得海量的能量,将魔神皮肤的威能复苏,勾动太古时空的烙印,将魔神召唤来人世。

到时候,一切都迟了。

阴阳天宗的历史,记载着远古历史,就是阴阳师祖对抗魔神的历史。

江东流不可能让魔神再次降临人世。

公羊琰也被震撼了。

魔神复苏?

作为古老的家族,他们很清楚魔神的恐怖。

为了杀死魔神,人族付出太多了。

“是谁在引我出手?”

这是阴谋,也是阳谋。

此刻,公羊琰明悟了。

对方的目的,就是自己身上来自老祖的信物。

他们通过小小手段,就将一块如此贵重的魔神皮肤送出,为的就是消耗掉自己的底蕴。

郑义山只是他们抓住东滨城镇魔司的漏洞,沦为幕后黑手的傀儡。

“人类?呵!”

郑义山皮肤呈现血色符文状。

他抬起头,看向眼前这小蚂蚁,不屑地笑道。

剑已出现眼前。

抬手,轻轻一抓,将江东流的剑抓住。

阴阳五行剑,这门剑道大神通在她的眼内,是如此可笑。

阴阳熄灭,五行被镇压,锋芒毕露的剑刃却破不开魔神皮肤。

手臂上的皮肤,是眼前这尊怪物的弱点,同样也是她最强大的依仗。

江东流二话不说,弃剑而退。

魔神皮肤已经恢复了一丝魔神威能,非他所能破。

“江兄,感谢你的出手,还请护住四周,压制血海的蔓延。”

公羊琰伫立虚空,冷眼如电,看着郑义山,他身上渐渐复苏的恐怖威能,隐隐中有了一丝魔神的影子。

江东流没有任何的犹豫,阴阳之气笼罩血海,五行如柱,镇压五方。

将眼前恐怖的血海蔓延速度挡住。

此时,东滨城的百姓,不断地往各路出口,逃出城中。

整个东滨城的武装力量,都出动,维持着秩序,让百姓撤离。

这项计划,其实很久之前,就开始预备实施。

公羊琰知道一旦事情到达不可控,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所有百姓撤离东滨城,尽量减少伤亡。

深吸一口气,从脖子上撤下项链,一节手指大小的木刀渐渐变大。

很普通的木刀,只是多了一层朦胧的白光。

昌盛街内站着的郑义山,将剑丢掉,不断地吸收人类的血液。

但此时,他的毛发竖立,抬起头,血色诡异的童孔,看着弱小的人类手中的木刀。

面部扭曲,张口大吼,四周的血液勐地缠绕着她身躯。

危机!

若他真的复苏,他可以无畏此刀。

但此刻,就是这一把平凡无奇的木刀,封锁了他所有的退路,将她锁定,无论他如何逃遁,都逃不出这把刀的意志。

“半步人仙意志!

艰难地吐出人类语言。

“吾自古老世界归来之际,必灭尔满门!

!”

天地无光,神御圣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