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杀!

一招!

银色的刀光闪烁,刀落,魔神皮肤灭。

数十万人汇聚而成的血液,瞬间蒸发。

而郑义山也随之而灭,随着魔神的皮肤身死道消。

幽幽叹息传来,公羊琰脸色苍白无血。

体内的血气消耗殆尽,体内力量近乎清零,神识干枯。

手中的木刀化为飞灰,随风而散。

江东流收起了神通,表情失态。

这惊艳的一刀,他只能看到一道银色的规则掠过,让他就惊惧实力恐怖的魔神皮肤彻底被斩灭。

但是,江东流明白,公羊琰这一刀已经到达了武圣巅峰层次全力一击。

可见眼前魔神皮肤的强大。

完全不逊色法相巅峰,若是让她将所有血液都吸收,恢复魔神皮肤的神魔威能,就算武圣出手,都难以砍动这张皮肤。

“这就是魔神的实力吗?”

遥想当年,人类何其不易,死了多少人才,战斗了多久,才将魔神从这片大地上赶跑。

江东流此时已经明白,魔神失去了踪影,但魔神与人类的斗争,未必是以杀死魔神为结局。

“江兄,这次魔神皮肤事件,还请你左证,我想天宝阁需要给镇魔司一个交代。”

公羊琰眸子冷冽。

数十万人的死亡,若是朝廷怪罪下来,公羊琰扛不住,公羊家的名声也要受损。

“神监司术士,私自将符文物品流落黑市,此乃大罪。镇魔司的宿老是老了,但是还没有死。”

公羊琰转身离开,返回镇魔大楼。

危险才刚刚开始,她已经确定,危险就来自冥府。

如今的东滨城,除了阴阳天宗外,隐藏最深的还是冥府。

当年冥府在大沥镇招收大量的外围成员,为的就是掌控大沥山,·并展开寻找黄泉之门。

为了黄泉之门,冥府已经丧心病狂了。

公羊琰推测这是冥府所为,却没有将此事报上去。

一来没有证据,二来东滨城与镇魔司都要赔偿,三是镇魔司需要从神监司手里获取更大的利益。

一份留影石通过特殊渠道,传递至镇魔总司。

东滨城出现魔神皮肤的消息也流传出去。

而魔神皮肤的来源,就是天宝阁。

这消息传播很快。

横断山脉边缘处。

山脉掏空,巨大的洞穴,龙蛇混迹的各大势力,在此地建立了黑市。

消息传递至此地之时,已经是傍晚。

黑市内,最中央,最豪华的建筑,挂着天宝阁的牌匾。

“天宝阁这可是硬气了一回。”

“谁说不是呢,魔神的皮肤都成了赠品,制造成皮肤手套送至镇魔司甲等镇魔使手里,制造了这场血腥的暴乱。”

黑市内,前来黑市交易的各行各派,议论纷纷。

对于天宝阁,他们没有落井下石,反而觉得天宝阁终于做了一回大事。

不再是左右摇摆的墙头草,更不是所谓的中立派。

数十万百姓血葬魔神皮肤这诡异的物品下,东滨城公羊家族那位镇守使,动用了武圣的信物,才将这张皮肤给消灭。

“魔神物品,蕴含着魔神强大的信息,若是我自然会留着研究。”

“所以,是你见识少了。天宝阁肯定还有更多的魔神皮肤之类的诡异物品,一张皮肤可能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贵重的东西。”

“你说,天宝阁如此富有,冒着被镇魔司灭门的效果,是为了什么?”

天宝阁在此地的大掌柜,他很平澹地喝着茶。

他的膝盖下跪着一位魁梧的青年人,满面惊慌地看着眼前这位大掌柜。

“大人,冤枉啊。这皮肤真的是我在仓库内随手拿了,赠送给郑义山镇魔使,是真的不知道这就是魔神的皮肤。”

魁梧青年跪地求饶。

“你说了的话,我信不信不重要,镇魔司信吗?”

大掌柜嘴角轻勾冷笑。

“小刘,我记得,你跟着我的时候,只是孩童。一眨眼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可是当你是我的接班人培养,完全想不出,你为何要投靠冥府。”

天宝阁东洲大掌柜将茶杯放下,咯,一声响动,让刘志阳内心一颤,面色苍白。

大掌柜是如何知道的?

“你是在想,我是怎么知道的?”

天宝阁东洲省府大掌柜慕江南哑然失笑。

“还在等东侯军主的奖励吗?白痴,你能活着回来,是东侯军主想要将这黑锅甩给我天宝阁。”

听了此话的刘志阳额头满是冷汗。

“冥府的人悄悄给我留了字条,上面写着,你是冥府的奸细,我还不相信。可东滨城出了这趟事儿,你却让我走投无路了。”

慕江南神色渐冷。

东滨城被魔神的皮肤屠杀了数十万人,还害死了甲等镇魔使,让公羊琰消耗了公羊刀圣的信物。

每一件事,都置自己于死地。

“镇魔司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好自为之。来人,将刘志阳送往东滨城镇守府,他们不是不相信,这件事不是我天宝阁做的吗?让镇魔司直接看他的记忆。”

慕江南喊了一声。

两位炼神层次的武者进来,将刘志阳架走。

“大掌柜,饶命,我不想进入镇魔司。”

“大掌柜,饶命……”

慕江南面色开始严肃。

这件事,处理不好,天宝阁都会被镇魔司通缉,沦为邪教。

到时候,他就是天宝阁的罪人。

现在唯一能救天宝阁的就是公羊琰,只要她站出来,为天宝阁辩解,一切都会与天宝阁无关。

“这件事,我要亲自走一趟。”

慕江南喃喃道。

就在此时。

刚押送刘志阳出去的一位炼神武者,紧忙跑进来:“大人,刘志阳死了。”

“什么?”

慕江南跳起来。

“这次玩完了。”

慕江南跌落座椅上。

此时的东滨城,被悲伤所笼罩。

昌盛街是东滨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此地聚集了大量的商户,另外,沿着这条街道建立了东滨城最密集的居住建筑。

其中,有很多人并不是住在昌盛街,而是在这边工作、做生意。

魔神皮肤释放某种邪恶的法术,瞬间将这片区域笼罩,普通百姓根本抵挡不住这股诡异的力量,瞬间被吸成人干。

丁博带领镇魔司、守备军、巡捕司开始进入昌盛街,满目疮痍,尸山血海,宛若炼狱。

他们找到了郑义山的镇魔使令牌,人已经消失不见。

丁博满心的内疚,若非他与郑义山提起符文义肢此事,也就不会出现这场灾难了。

突然间,丁博想到了什么。

勐地跑向四海武馆。

却发现,四海武馆大门紧闭,武馆内没有任何死者的痕迹。

很显然,在武馆出事后,张乾山已经将武馆关闭。

回想起张家,似乎已经搬离了东滨城。

他们是不想留在东滨城了。

东滨城太过诡异,太过危险了。

“如此多的尸体,需要焚烧,镇魔司的焚烧炉都要烧坏多少?”

这才是丁博头痛的事情。

被妖魔杀死的人,尸体必须要经过火化。

而魔神皮肤,也可以列入妖魔鬼怪行列。

按照镇魔司的流程,自然要将尸体焚烧。

丁博突然心里生出一种逃离东滨城的情绪。

……

“公羊的刀,终于使出来了。”

东侯军主满面红光,异常高兴。

他的身边,站着三位与他气息相差不大的强者。

是冥府中五方军主的其他三位强者。

也是他盛情邀请过来的帮手。

“还是东侯前辈厉害,终于将东滨城最大的威胁,给解决掉。”

北冥军主笑说道,她是五大军主中唯一女性,年龄也是最小的。

东滨城镇守使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手中的木刀。

公羊刀圣的刀,除了冥府少数几位,就没有不怕的。

“也只有以魔神的皮肤,才能逼得公羊琰,动用这件底蕴。”

“东侯大哥,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南候军主询问道。

他凝望东滨城的上方,死气凝聚,诸多亡魂,积累在东滨城内。

正好他修炼了一门神通,需要大量的亡魂与死气。

“计划?北冥你去对付公羊琰,南候、西邪你们两人去对付阴阳天宗的江东流,我要释放当年楚家天守将镇压的妖魔。”

东侯军主立即开始分配任务。

“至于东滨城其他人员,不需要管。一旦将东滨城镇压的妖魔释放,整个东滨城都陷入动荡,没来得及逃跑的百姓,都会沦为妖魔的食物。皆是,都不需要我们出手屠城,东滨城必定毁灭。”
“怨气冲天,破坏楚家天守将布置的阵法,神监司第二代监正留下的暗手,就会启动,黄泉之门降临。”

上古玄冰女寒素祖师,可是告诉他,神监司曾经以她留在大沥山的布局为基,招引来了黄泉之门。

尽管黄泉之门已经关闭,但只需要找到第二代神监司监正留下的引子,就能将黄泉之门招引而来。

黄泉之门打开,鬼蜮降临,千里之堤,沦为亡者国度。

冥府之人,却可以趁机,将自身修炼出来的冥府寄托在黄泉内,真正做到阴阳两界无阻,借助黄泉之力,获得永生。

上古玄冰女寒素师祖就是靠着黄泉之力,活到了现在。

而她的阵法,只能以大沥山特殊的地势,沟通地府,引渡一些黄泉之力进入人间。

第二代神监司监正,却是得到了冥府不少秘密,利用她的布局,直接开启黄泉之门。

“南候,西邪,你们记住,不要逞强,我担心江东流留有后手,所以,对付江东流以拖延为主。没有必要生死争斗,此人痴迷黄泉之门,若有机会,可以与他联手合作,当下,将黄泉之门呈现人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东侯军主不太放心,再次交代南候与西邪两位军主。

两位形体枯瘦的老者,点头默认。

“走,进城。”

东侯军主大笑,在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阴冷的气息凝聚成云,扑向东滨城。

“黑天的走狗还是真多,特别是樱花国的小鬼子,竟然暗中勾结黑天神教。”

百里飞鸿白衣飘飘,站在一艘铁轮上,高高扬起的樱花旗,无火自焚。

大海漂浮尸体,数以万计,多是倭寇。

而黑天圣徒,却被他屠杀了九尊。

一位大主教见势不妙,施展黑天符箓逃跑了。

“躲入樱花国了吗?”

“算你好运,若不是我急着赶回东滨城,施展了黑天符箓的你,必死无疑。”

一位法相初期,认真起来,还是能杀的。

天上的秃鹰在盘旋,海底下妖魔,不断地汇集,用贪婪的目光盯着这些尸体。

随手捡起白色手帕,摸了摸刀刃,插入腰间刀鞘,招了招手,云层上的巨鹰俯冲而下,悬浮在百里飞鸿的面前。

百里飞鸿一跃而起,跳上了巨鹰的背部。

“你这老鹰吃了我的丹药,让你守护我的府邸,你倒好苏醒后就跟随我而来。”

百里飞鸿笑骂几句。

巨鹰傲然自得。

守在丛林,不离开那座庄园?

开玩笑吗?

当然是跟着镇守使可以吃大肉。

它扇动翅膀,乘风破浪,直冲天际,进入云层,开始返回东滨城。

灵鹰是东滨水师培养的。

它对东滨城很熟悉。

“倒是有慧根,难怪知道敢伸手问我要丹药。”

“老鹰,以后你就当我的坐骑吧。”

百里飞鸿说完。

老鹰更显得兴奋,双翅扇动,带动气流,御风而飞。

速度之快,让百里飞鸿都感觉到吃惊。

灵鹰进化后,其天赋显露出一丝御风的迹象。

这让百里飞鸿起了玩心,若是这灵鹰真的觉醒了天赋神通,还是速度上的神通,可以大力栽培。

法拉帝国由天空骑士。

大元也可以培养出属于自己的空军。

越来越接近东滨城,百里飞鸿的心莫名地多了一丝紧张。

终于大陆的轮廓线,出现在百里飞鸿的眼中。

但他的笑容渐渐失去。

乌云盖顶,阴气冲天,元气暴动。

“你在压制境界,修炼公羊家族至高刀术,戳神刀意?”

一身黑色紧身劲服的北冥军主,孤傲的身材,惹人注目。

她颇为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位小姑娘。

对于她来说,公羊琰确实是小姑娘。

太年轻了。

“北冥军主?四方军主来我这小小的东滨城,公羊真是受宠若惊。”

身穿的白衣蟒袍,已经染血,腹部被一爪抓中,差点穿肠破肚。

“受宠若惊?你不是知道我们要过来了吗?可惜,你联系的救援,此时应该被拖延了步伐。”

北冥军主站在镇魔司大楼外。

并未靠近镇魔大楼。

楚家天守将的剑,还插在镇魔大楼的门前。

公羊琰的心沉入谷底。

她猜对了,冥府一定会大举进攻。

但主战场不是东滨城,而是封锁东滨城。

握住刀,破妄神眼释放,看向东滨城,唯一幸运的是,白天的大逃亡,很多百姓暂时离开了东滨城。

留在东滨城的百姓,不足平时东滨城的三分之一。

念及此,她浑身元气暴动,一缕锋芒凝聚。

“若你全盛之时,拼死相斗,可伤我,但现在的你太虚弱了。”

北冥军主冷笑,寒气从她的身上蔓延,不断地试探镇魔大楼。

斩鲲除魔剑光芒越来越盛,一道无形的光罩,抵挡住她的寒气。

但,抵挡不了多久。

似乎,镇魔司的镇魔狱出了问题,那些关押的妖魔,寥寥无几。

作为与镇魔司相斗多年的老江湖,她很清楚镇魔司掌握了很多天地法则应用阵法,而镇魔大阵只是其中一种。

镇魔司的镇魔狱很关键,一旦被强敌入侵,镇魔大楼的镇魔大阵将会开启,吸收妖魔的力量,形成光罩防御,抵挡外敌。



大沥镇方向,阴阳五行与阴冷的冥气相撞。

产生的巨大余波,将大沥镇都抹平。

阴阳天宗江东流,被冥府拖住了步伐。

“哎,看来,只能动用它了。”

公羊琰挤出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