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不要拖延时间了,解决公羊琰,破了镇魔大楼。”

东侯军主的声音传递而至。

“东侯前辈,不用提醒,我现在就杀了公羊琰。”

北冥军主绝美的脸孔,绽放地狱曼陀罗花朵般娇艳的笑容。

虐杀公羊家族的嫡系天才,这将是一件很愉快,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更何况,她讨厌对方这张冷艳的脸蛋。

很漂亮的脸蛋。

可惜了。

与此同时,冥气如霜,笼罩镇魔大楼。

整个镇魔光罩,都被冰霜爬满。

不停地试探着镇魔大楼防御的漏洞。

她所关心的斩鲲除魔剑,一直在抗拒,但却没有脱离原来的位置。

很显然,斩鲲除魔剑在镇压着东滨城更恐怖的炼狱。

公羊琰眼中露出决绝,她明白,镇魔大楼的防御系统,抵挡不住这位神通主太久。

眼前这位神通主很强大,甚至不逊色于东侯军主。

“我恨,再给我五年,我成神通主,神通无敌;我成法主,可杀武圣!”

公羊琰幽幽一叹。

“破妄神眼,见吾命,燃吾血!”

一双眼,观照自身。

血脉中遗传下来的力量,被公羊琰轻易找到。

破妄神眼的特殊力量下,开始牵引公羊琰体内的血脉隐藏的力量。

血液在燃烧。

双眸也在燃烧。

一行血泪从公羊琰的眼中滑落,她知道,动用了破妄神眼终极力量后,这双眼会废掉。

她的生命,她的灵魂都会废掉。

北冥军主感觉到一股心季。

此刻的她,终于爆发了。

既然要杀公羊家族的人,就不怕镇魔五老的追杀。

债多不压身。

“神通,阎罗冥狱!”

虚空一条条阴冷的雾气浮现,勾画成云态,古老、阴冷、威严的气息从云状体透露出来。

恐怖在降临,笼罩镇魔大楼。

嘞嘞!

光罩破裂微细声音传来,一道道裂纹开始蔓延。

直指整个镇魔大楼的防御光罩都抵挡不住恐怖的威能,化作光碎片,散落一地,消失不见。

阎罗冥狱崭露一角,仿佛被北冥军主召唤出一个恐怖的世界,从另一个时空碾压而来,将眼前的一切,都收入阎罗冥狱之内。

阎罗冥狱是她成就冥府,参悟阴司法则,明悟的大神通,形成的独特冥府空间。

这就是她的阴间。

属于她个人独特的阴间。

若未来能开天成功,她就是这座地狱之主,立足于不败之地。

公羊琰身上涌动着雷霆闪电,艰难地抵挡住阎罗冥狱的降临。

仿佛一个世界的重担压在她的身上,身体承受不住负担,七孔都流血。

但公羊琰流着血的双眸,异常明亮,目光可穿透世界,看透一切的虚妄。

“天地一刀斩!

!”

身化刀意,雷霆闪烁,寒芒如电,一把刀穿透缝隙,从阎罗冥狱最薄弱之处杀出,直冲天穹。

北冥军主愕然,很是震惊。

她的神通很强大,威能不逊色极道神通。

更具备某种不可逆的规则,一旦被阎罗冥狱完全笼罩,将会沦为阎罗冥狱的厉鬼。

为她所用。

厉鬼越多,她的神通就越强大。

为了自己的地狱满员,十年来,她杀戮无数强者,让阎罗冥狱的威严无限逼近三阶极道神通的威能。

但是,阎罗冥狱有一个缺点,完全释放神通的时间很慢。

这种慢是相对敌人的反应速度。

但,就算如此,一旦被阎罗冥狱笼罩,只能硬抗,逃无可逃的可能。

公羊琰的一刀,站在虚幻与显化神通转变的瞬间,斩出了一道缝隙,被她逃出。

公羊琰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她身上涌动的气息,已经超过她尚未消耗完体内力量前。

“杀了她,不要给她任何机会!

!”

东侯军主身影如鬼魅,直扑公羊琰而去。

北冥军主挥动手,尚未完全成功召唤出来的阎罗冥狱,幻化成雾,凝结她的手中,形态似剑,刺向公羊琰。

“凤舞……”

公羊琰催动天赋神通,燃烧生命到达最后一步,这一步踏出,将不可挽回。

必死无疑!

这是属于她自己的底牌。

而非来自家族。

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最好礼物。

“大人,让属下来吧。”

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手掌贴在她的背部,一股包含万物的本源元气,注入她的体内,强行打断她的天赋神通。

反本归元!

雄厚的能量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融入她身体,弥补她燃烧生命的亏空。

“差一步,我就来迟了。”

风过云聚,白衣飘飘,气宇轩昂的年轻人,站在公羊琰的身边,低头俯瞰冲向他的东侯军主与北冥军主。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

敌人的攻击,眨眼而至,但在百里飞鸿的眼内,却是如此缓慢。

东侯军主已经看到了来人。

北冥军主同样如此。

这一瞬间,他们的冥府都在崩溃。

施展杀招,冲向公羊琰的他们,仿佛飞蛾扑火,不,是飞蛾逐日。

退!

退!

退!

心灵在疯狂地吼道。

恐怖,太过恐怖了。

这一身血气,宛若充斥天穹的血海,更像是傲立在虚空的太阳。

一旦接近,必死无疑。

东侯军主刹住了身影,强行中断神通,遁入虚冥,想要逃跑。

北冥军主亦是如此。

作为冥府的人,对于死亡的感应,他们说是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恐怖的死亡阴影充塞他们的内心。

他是谁?北冥军主咆孝道。

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谁。

但东侯军主知道。

当初,自己还想要拉拢对方加入冥府,以便夺舍对方的肉身,以冥府寄生在对方的体魄上。

可被对方强行施展神通逃跑了。

当时的他,还是炼神境。

可如今,此人已经是名满天下的潜龙榜第一,百里飞鸿。

更是一人将黑天神教在魔鬼海峡的布局捣毁。

“他是百里飞鸿。”

东侯军主低沉的声音传遍东滨城。

就算是百姓,以及诸多镇魔司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东滨城的骄傲。

曾经的码头苦力工。

短短半年,成为镇守使的天才。

“东侯军主,很久不见。”

话音落,抽刀,身影消失。

再次出现,刀身已经将东侯军主大脑穿过,将他钉在城墙。

但此时的百里飞鸿没有任何的喜悦,看着熟悉的昌盛街,化作了废墟,尸山血海,乐土成炼狱。

但此时,他的目光透过大地,看向了东滨城的地底深处。

占据整个东滨城地下的轮廓图桉,呈现他的眼中,镇魔神眼看到了一片恐怖的炼狱。;

而炼狱之内,庞大得让人心颤的妖魔,吞吐着万里地煞之气,而它的身上依附着无数阴魂。

纪小倩曾说过,东滨城的地下存在古怪。

北冥军主花容尽失,她施展遁法......

却发现,整个虚空的天地元气都被禁锢,空间都被镇压。

镇魔六道经?

“血镇山河!

!”

百里飞鸿喃喃自语。

一波接一波的血气海潮,将整个东滨城笼罩。

“啊!

!”

北冥军主浑身冒着黑烟,灵魂中的冥府,甚至神通构建的冥府空间都在崩溃。

血炼者对冥府功法的克制,此刻体会到淋漓尽致。

“冥王定神桩!

!”

但冥府存在那么多年,已经找到了抵挡血气对他们伤害的办法。

冥王定神桩!

灵魂稳固,肉身如木。

可无视血气的侵蚀。

同时,以极阴之气,庇护冥府,以极阴对抗至阳。

“冥府的神通主,就这些本事?”

虚空破碎,一拳轰来!

六道绝,二绝拳!

简单到极致的直拳,武道意志充斥了北冥军主整个天地。

一拳轰来,天地破碎。

万物皆震碎!



一拳轰成血雾。

魂飞魄散。

在对抗阴阳天宗江东流的南候、西邪军主,被血气笼罩,浑身被点燃,身上的冥气不断地消散。

百盟书

江东流面色剧变。

血气运转自身,以血气融入血海,逃过对方的针对。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阴阳神遁施展出来,逃离东滨城。

拳头再现!

没有意外,没有惊喜。

南候、西邪两位恶贯满盈的神通主,被轰碎成渣。

一缕缕的黑气从天地升腾,被血气所净化。

天地重归朗朗乾坤。

公羊琰张了张嘴,美眸睁大,不可置信。

百里飞鸿的镇魔六道经还是她传授,至今不过一年时间。

怎……怎能修炼至此般地步?

她知晓百里飞鸿荣登潜龙榜榜首,听过陈星炎说过他这位师父,在飞元岛的事迹。

可今日一见,才发现,自己对如今的百里飞鸿实力尚未有心理准备。

太过震撼了。

神游御气,悬浮飘至公羊琰身前。

却见百里飞鸿面色凝重道:“鲲鹏成鬼,魂锁东滨城。我们都被第一任镇守使骗了,他斩了妖,却没有灭魔,灭魂!

!”

整个东滨城地下,存在一股强大的封印之力。

封印的法阵,就在东滨城脚下。

以围墙为边界,整个东滨城都是被鲲鹏背负着。

它若是苏醒,冲击封印,整个东滨城都会引发天灾级灾难。

它若是破阵,东滨城将会毁于一旦。

公羊琰回过神来,听到百里飞鸿的话,比他施展的武力还要吃惊。

燕的老祖,当年以天守将之身,建立东滨城,成为第一任镇守使。

他是东滨城的图腾传奇人物。

“现在它苏醒了,它的骨,它的血,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