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滨城第一任镇守使,燕家的老祖已经死了。

至于如何死的,百里飞鸿不清楚。

公羊琰也谈不上对燕家熟悉。

但曾经守护东滨城,被东滨人视为一代英雄的人物,却留给了东滨城巨大的祸害。

“燕前辈没有理由留给我们如此大的祸害,这对他说没有任何的好处。”

公羊琰语气充满不相信。

百里飞鸿也很费解。

但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事实。

“我也相信燕镇守使,不会平白无故将鲲鹏妖魂封印于东滨城,但现在事态紧急,我想办法镇压鲲鹏的妖魂。”

百里飞鸿沉声说道。

说完,就往昌盛街走去。

并未与公羊琰过多叙旧,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等处理完这次东滨城危机后,再讨论不迟。

经过四海武馆,武馆大门紧闭。

百里飞鸿松了口气。

自家的小院子,在他离开这段时间,似乎有人进来搜索过。

但是家里置办的物品,并没有丢失。

埋在榕树下的金银珠宝,有被动过的痕迹,却没有被取走。

“都搜索到我家里来了。”

“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并没有深入追究。

对方留下的痕迹,已经被尘埃掩盖,时间过去有点久,想要追查起来很难。

“纪小倩曾从我院子里的水井钻出来,这水井连通地下河,倒是可以沿着水源,深入地底内。”

百里飞鸿将贪狼斩妖刀放下,噗通,跳入水井。

他在修炼浪里白龙这门功法的时候,曾经摸索过井底,井底除了有泉眼冒水外,并没有连通地下河流的通道。

当时神通未成,想要深入地底调查东滨城的真相很难。

今时不同往日。

他神通大成,没路可走,却可以施展水遁、土遁等神通,深入东滨地底。

“神通,水遁之法。”

化作一道流水,逆流而下。

沿着冒出来的地下水,不断地深入。

神识外放蔓延探索地下世界。

此地与镇魔大楼距离很远,但并不妨碍百里飞鸿的搜索工作。

镇压鲲鹏妖魂不急于一时。

眼前豁然开朗。

巨大的地下溶洞出现,贯通四周。蜿蜒曲折,形成复杂的水系地下世界,大量的水流从溶洞经过。

《骗了康熙》

漆黑的地下河世界,并未让百里飞鸿陷入视觉上的暗黑。

以他的目力,已经不需要借助光的折射来看清物品。

肉眼就能清晰地看清楚四周。

更不提镇魔神目、神识等多途径给他提供视角。

“咦?避水?”

地下形成的巨大溶洞,按照百里飞鸿的判断,会被暗河的水流灌满。

但眼前,巨大的溶洞内,却有一半的空间,是水流不进去的。

中断水遁神通,一跃而起,踏入神秘的避水溶洞内。

五颜六色的宝石,散发着熠熠光辉。

将眼前的世界照亮。

浓郁的天地元气凝聚于此。

瞬间,百里飞鸿知道,这地方不简单。

难道又存在类似于地心世界的特殊空间?

他并未释放神识,搜索此地。

低下头,他看到了不少尸骨,坠入此地。

莫名地出现一丝惊喜。

他为纪小倩立的是衣冠冢,修炼了浪里白龙,就想过进入地下暗河,尝试将纪小倩的尸骸收拾。

尽管他知道希望渺茫,但谁叫纪小倩帮了自己不少忙。

她魂魄消散,让自己知道如何获得技能点,找到了一条快速变强的道路。

不然,他只能不断练习,做一个努力的攻关小能手,通过经验来快速修炼功法。

再快速,都比不上技能点。

技能点的出现,造就了他的万物归元鼎。

凭借着对纪小倩熟悉的气息,他很快就找到了纪小倩的尸骸。

早已化为白骨的她,身穿着霓裳绸缎,傍边还有一处挪动的痕迹。

痕迹大小,刚好与纪小倩送给他的金银珠宝大小切合。

以乾坤鼎将纪小倩的尸骨收取起来。

其余坠落避水溶洞内的尸骨,百里飞鸿顺手,也将他们埋在了溶洞内。

做完这件重要事情的百里飞鸿,才有心情探索这避水溶洞。

“镇魔桩!

!”

一根五金精钢打造,密布着镇魔经文的镇魔桩,钉在避水溶洞内。

正是这根镇魔桩的存在,散发的特殊能量力场,才阻挡了水流对此片区域的侵蚀。

很显然,这是东滨城地下镇魔大大阵阵眼之一。

“很神奇的物品,我的镇魔神目,甚至神识都不能发现它的存在。”

散发着五彩霞光的镇魔桩,此时桩身出现了黑色裂痕。

拖着丝丝阴邪的气息。

东侯军主并未完全破开镇魔大阵,但他让镇魔大阵出现了裂痕。

破坏了镇魔大阵形成的镇魔狱的平衡,惊醒了沉睡中的鲲鹏妖魂。

“纪小倩曾经说过,东滨城的灵魂,是逃不出东滨城,更不能投胎转世做人。”

“很有可能,就是镇魔大阵造成的效果。”

如此多年来,东滨城的死者,很多都葬在大沥山。

大沥山内留存着太多鬼怪了。

简直是阴者的乐园。

除了大沥山外,其余死亡的人,灵魂若是得不到投胎,他们的去向......?

镇魔狱。

“燕家的老祖,培养鲲鹏妖鬼?”

百里飞鸿面色冷下来。

事情未调查清楚,百里飞鸿本不应该说这话。

毕竟是镇魔司的前辈。

但是鲲鹏妖鬼的存在,却是让他不喜。

如今的鲲鹏妖鬼,一旦出世,建立在鲲鹏背上的东滨城,都要覆灭。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崩。

如果按照预言,此时预言已经进入第二阶段。

也就是【东滨毁】。

东滨若毁灭,百里飞鸿可以想出,不是毁在鲲鹏妖鬼手里,就是大沥山隐藏的所谓黄泉之门。

“难道是与大沥山有关?”

在东滨城的历史传奇人物中,除了燕家老祖这位天守将外,还有一位身份更加尊贵的人。

神监司第二代监正。

尽管当时的神监司,只是职责是负责观星象,调理龙脉。

可神监司经过一代代的皇帝重用,势力越来越大,掌握的权柄也越来越大。

已经能抗衡镇魔司了。

神识勃发,横扫避水溶洞。

除了镇魔桩,并未发现异常。

镇魔桩的存在,只是镇魔大阵很隐秘的一个阵眼。

“传闻,第二代监正还被关押在镇魔司最高机密的镇魔塔内。”

“以前还是小渔村的东滨城,他来了后,这片土地成了沃土。”

“但鲲妖出现了。”

“燕家当时的老祖,来到东滨城担任镇守使的时间,还在第二代监正大人被关押后。”

“如果按照历史节点来推演,东滨城发生的一切,都避不开第二代监正。”

“但燕家老祖的角色真的只是英雄那么简单吗?”

当时,大元马踏江湖,早已经结束。

天下纷乱消停,大元帝国国力达到了巅峰。

而冥府存在万载。

他们一直都在寻找黄泉之门。

为何笃定黄泉之门可能存在大沥山?

这是否涉及到了第二代监正?

神监司的第二代监正,究竟犯了什么罪,最终被关押在镇魔塔?

为何关押?而不是将他杀死?

百里飞鸿心里闪过很多疑问。

鲲鹏妖鬼很强大。

依附在鲲鹏妖鬼身上的妖魔,本可以掏出来,但在百里飞鸿的血镇山河下,躲在镇魔大阵内。

百里飞鸿既然来了。

被关押的妖魔大军,只会成为他的资粮,而不是成为百姓的危机。

他真正担心的还是黄泉之门。

由东滨城毁灭的预言,牵扯到大元崩灭地步,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就算人仙出世,都做不到让谷梁皇室真正消失,让大元崩溃。

但这世界还存在比人仙更加恐怖的存在,那就是魔神。

魔神是消失了,并不是被消灭。

深入魔鬼海的百里飞鸿,很明白这一点。

以人类此时的实力,一位魔神的降临,造成的灾难是灭绝性的。

黄泉之门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古老未知的恐怖实力存在,没有人知道。

在这世界,任何通往永生的道路,都绕不过魔神这一关。

离开避水溶洞。

百里飞鸿施展了地煞神通分身术,开始在东滨城地下游走。

他要找出所有镇魔桩。

镇魔桩暂时不能碎。

镇魔大阵,还需要维持。

镇压了七百多年的鲲鹏妖鬼,他可以杀,但是杀死后,是否带来未知的后果,百里飞鸿赌不起。

“大沥山的秘密不调查清楚之前,暂时维持现状。”

最终,他选择了退让。

无论燕家老祖这位天守将是不是英雄,是否存在什么目的。

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最好的方式就是维持现状。

妖魔不可怕。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一百零八道镇魔桩,这可是镇魔司最高封魔法阵。”

“镇魔桩,已经与东滨城的地脉连接,稍有不测,东滨城将会迎来史无前例的自然灾难。”

分身汇集。

代表着他派遣出去的分身,已经找到了每一根镇魔桩。

“恢复镇魔桩的威能,修补阵法漏洞。”

......

百里飞鸿的踪迹,并没有瞒得过公羊琰。

但此时的公羊琰,正在镇魔大楼,指挥镇魔使,恢复镇魔大楼的防御阵法。

布置符文阵法,都是鬼斧神工堂的手艺。

东洲省府就有鬼斧神工堂进驻的机构,她通知省府镇魔司,派遣下来的人员,已经到达。

一同前来的还有东洲省府的镇守将军。

另外,总司已经知道东滨城发生的事情,派遣了数位镇守统领来支援。

东滨城被神魔皮肤的入侵,已经惊动了谷梁皇室。

新皇居未定,但是东滨城的事情闹得太大了。

谷梁皇室不得不派遣天守将,前来东滨城,查探虚实。

公羊家族一位族老,也会出山,中午时分,将会抵达东滨城。

公羊琰明白,必定会有势力,拿着此事对自己发难。

知道自己任务的圣上,已经死了。

其他知道自己任务的人,未必会继续将这项重要的任务交给她。

谷梁皇室不会。

镇魔司高层也未必相信她能破除预言。

唯独当初,一意孤行的圣上,不顾一切他人的质疑,执意将自己放在东滨城。

其实,公羊琰都未曾想清楚,圣上一定要将自己钉死在东滨城。

“东滨城经不起折腾了。”

“各方势力汇聚,真的会毁了东滨城。”

鲲鹏妖魂的事情,她并未上报。

但以现在关押鲲鹏妖魂的镇魔大阵,只要达到元胎境的人,都能感受到那股强大的妖魔气息。

就在此时,血气充斥天地,将整个东滨城笼罩。

拥有破妄神眼的公羊琰,此时已经看清楚百里飞鸿的底气所在。

十八炼血巅峰。

内心震撼的她,已经记不起自己,为何第一次发现百里飞鸿在血炼上的天赋,就将镇魔司不传之秘传授给他。

但想到了楚氏村,以血镇山河神通,将整条村的人都抹除掉,也不再感觉到惊讶。

可能就是冥冥中的眼缘。

一眼认定了对方的不凡之处,所以,内心最深处绝望的她,就将镇魔司的传承之物,传授给了百里飞鸿。

“未来的武圣,是我公羊琰一手造就的。”

公羊琰内心的绝望终于放下,露出一丝释怀的笑容。

东滨城有她,和没有她,其实都一样。

但不能没有百里飞鸿。

“或许,我可以从东滨城解脱出来。”

“去追求我的无上刀道。”

当时,她与北冥军主说的话,并不是妄言。

给她五年,神通无敌。

成为法主,她能逆伐武圣。

但今日,这话不再重提。

因为,就算她实现了武道上的突破,未必能赢百里飞鸿。

血气让很多修炼者难受。

但普通人却如沐春风,洗涤身心,净化身上的晦气。

泄露的妖魔气息,烟消云散。

东滨城地下关押着的妖魔,再次陷入沉寂。

这股血气,压制了它们其他的天性本能,唯独恐惧在放大。

“终于清除了入侵镇魔桩上的邪恶力量。”

百里飞鸿松了口气。

这股力量很古怪。

以血气洗涤,一百零八根镇魔桩,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与时间去完成。

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施展神通,将这股邪恶的力量掠夺走,以万物归元鼎将其炼化。

血气在镇压蠢蠢欲动的妖魔,也是在压制在苏醒的鲲鹏妖鬼。

同时,以血气恢复镇魔桩的威能。

“留给我时间不多了。”

“整个镇魔大阵,只能维持一个月。”

封印中的鲲鹏妖鬼,在沉睡中复苏,现在它通过裂痕吸收了不少天地法则,弥补了妖魂的缺陷,一个月内,若是将力量推向巅峰......

“若一个月内,还不能找到天守将为何将鲲鹏妖鬼封印在东滨城的意图,我会将这头鲲鹏妖鬼的力量一点点掠夺,炼成元鼎母气。”

届时,智慧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拳头解决。

他相信,自己在七字开头的八位数技能点加持下,还解决不了东滨城的危难?

百里飞鸿收敛血气,回归镇魔大楼。

熟悉的环境,让他倍感亲切。

只是,很多镇魔使,都沉醉在悲伤中。

死去的百姓,有这些镇魔使的亲人。

漫步在镇魔大厅,负责任务业务的颜如玉,却不见踪影。

丁博走到他的身边。

“颜姑娘已经离开了东滨,大概在半个月前吧,你让你徒弟带来的书信,她收到了。”

“离开也好,东滨城现在就是一座活火山,随时有爆发的迹象。”

百里飞鸿澹澹说道,没有露出任何的情绪。

“她毕竟是燕家的人,相信你已经猜到了。燕家投注在太子身上,作为燕家的嫡系,留在东滨城,燕家担心她受到其他势力的威迫。”

丁博低声透露颜如玉的秘密。

“燕?颜?”

“颜是她母亲的姓氏。”

百里飞鸿不由多看丁博一眼。

丁博耸了耸肩膀:“谁身后没有一个大家庭啊。”

我就没有。

百里飞鸿心里滴咕着,前往找公羊琰。

“解决了?”

“暂时恢复封印。另外,封印破裂的时候,鲲鹏妖魂,透过裂痕,吸纳了不少天地法则,弥补了它妖魂的缺陷,所以,镇压它七百年的镇魔大阵,现在只能困它一个月。”

听了此话,公羊琰并未露出焦急。

“此事,尚未报给镇魔总司,我也不知道总司那边是否对鲲鹏妖魂的存在是否了解。毕竟,动用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制造出如此多的镇魔桩,不是燕家老祖一人能调配的。”

公羊琰的话,让百里飞鸿想到了飞元岛。

一百零八道镇魔神索,珍贵程度,犹在镇魔桩之上。

这也是百里飞鸿不解开镇魔神索,只取走黑天石碑的缘故。

“如果有人知道,镇魔五老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百里飞鸿突然问道。

“当时五老掌管着镇魔司,若总司内还有人清楚鲲鹏妖魂的存在,也只有五位大人知道了。”

公羊琰点头道。

镇魔司的镇魔人,死亡率极高。

执掌镇魔司总司的大统领,也曾经被人神秘刺杀不少。

唯独镇魔五老,从组建镇魔司,到现在退居幕后,一直在影响着镇魔司。

“真的很希望当面问下五位大人,为何将鲲鹏妖魂关押于东滨城地底。”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想要见镇魔五老,比见谷梁皇上还要难。

“总司会派遣镇守统领前来,协助东滨镇魔司。东洲省的镇守将,已经随着神工鬼斧堂的人来到镇魔大楼,正在修复镇魔大楼的符文阵法。”

公羊琰知道百里飞鸿关心东滨城。

但镇魔总司介入,代表着就算鲲鹏妖鬼突破封印,也有办法再次镇魔。

“我倒不是担心鲲鹏妖鬼出世,而是鲲鹏妖鬼出世,是否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百里飞鸿走到墙边,望着大沥山方向。

“冥府的目的一直没有变,他们三番五次对东滨城下手,都是奔着大沥山存在黄泉之门而来。”

“这次目标很明确,就是引爆东滨城地下秘密,将鲲鹏妖鬼释放,将依附在鲲鹏妖鬼身上得以存活下来的妖魔,释放出来。”

“他们的目的不应该是毁灭东滨城,这不符合冥府的做事风格。”

“如今,预言的事情,现在已经进入第二阶段。”

“鲲鹏妖魂再强大,始终有办法对付。引发不了大元的崩灭,支撑不起第三阶段的预言。”

“所以,我在想,预言第二句,是否指黄泉之门的出现?”

“上古玄冰女寒素的存在,冥府是否从这尊古老的女魔头身上,获得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百里飞鸿一连串的话,再次将公羊琰内心深处另一个任务给引发出来。

家族让她来东滨城,也是有目的。

找到黄泉之门,进入黄泉之门,得到黄泉白骨花,恢复老祖的手臂。

公羊刀圣是公羊家族的顶梁柱。

他存活了多久,外人都不清楚。

但自从参与了七百年前,配合镇魔五老,对付第二代监正,伤了右臂后,他就没有真正亲自出手。

只是,提供自身的武圣信物给家族的人,让家族威慑四方。

“很有可能。但阴阳天宗的江东流,守在大沥镇,研究了大沥山一年,始终没有找到黄泉之门。”

公羊琰以往是相信黄泉之门存在的。

但阴阳天宗的江东流,其人脉极其恐怖。

预言的事情,都能被他调查出来,甚至预言的人,他都认识。

可见,这位宗门天才,其身后编织的关系网,站着一些强大的宗门不死老怪物,也与谷梁皇室关系匪浅。

“今晚我会深入大沥山,调查一次。”

百里飞鸿下意识皱着眉头,他要亲自验证,黄泉之门是否真的存在?

他在大沥山见识过百鬼夜行这一幕。

单凭此点,他就能感觉到,大沥山必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突然,百里飞鸿抬头,看向天际。

一片云层上,站着六位强大的镇守统领,他们进入了东滨地界。

“总司的人也来了。”

天罡神通:腾云驾雾。

在这些镇守统领身上,百里飞鸿感受到了镇魔六道经的气息。

他们的实力,极为深厚,神通积累,超过他遇到过的任何神通境高手。

这可能是镇魔司为了镇世法相,培养出来的神通主。

不在潜龙榜上,代表着,他们年龄已经超过五十岁。

又或者,镇魔司存在神器,可以抗衡天龙仪,让这群镇守统领,不上天龙仪。

六位强大的镇守统领,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

所到之处,威压一方。

以此宣告震慑邪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