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琰办事不力,导致东滨城出现如此灾难,不知大统领是如何想的,还将她留在东滨城。”

腾云驾雾的镇守统领,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语气吞吐着怒火。

“武统领慎言,决定公羊琰去留,可不是总司所定。”

谷梁云梦笑说道。

此六人,以她为首,是今次镇魔总司支援东滨城领队。

其皇室的身份,可以让其他五位镇守统领不可忽视。

年若三十岁的谷梁云梦,可是镇魔司培养的镇魔种子,很大希望能修炼出传说中的镇世法相。

她开口,武明再不满公羊琰,也不敢再多言。

大统领已经交代,东滨城情况复杂,一切事由皆由地方机构处理。

他们的任务,就是对付冥府邪修。

其他一切事宜不能干预地方机构。

“咦?”

站在谷梁云梦左边的另一位镇守统领露出惊疑的神色。

“齐统领,可是有疑惑?”

“东滨城昨天发生如此大的灾难,本应该怨气冲天,妖雾锁城,天地元气震荡才对。可如今的东滨城天地清宁,瑞气祥和,元气聚拢,非但没有衰败气息,反而生机勃勃,有逆转乾坤迹象。”

齐云天露出好奇的神色。

这位青年统领,从边荒崛起,莫看其一身书生气,双手沾满妖魔鬼怪的血魂。

若他不是被镇魔司镇压运数,潜龙榜前三都能争一争。

谷梁云梦对齐云天的能力还是很相信,当即,眉心处竖起一道银色的神目,神目微睁,清楚看到了东滨城此时的处境。

“我们这位镇守使,对总司可是隐瞒诸多事情。”

谷梁云梦嘴角轻勾,露出迷人的笑容。

端庄绝美的脸孔,眉心一点银芒,带给她无穷的魅力。

让齐云天道心都轻微摇曳。

可惜对方的身份特殊,否则,追求云梦,也是一件美哉的事。

“走吧,我们下去吧。朝廷派遣的天守将也快到了,吾等可不能让天守将等候。”

镇守统领再往上走,就是天守将。

这支力量本应属于镇魔司的。

但在元高祖后,镇魔人达到了法相境,被调离镇魔司,成为天守将。

镇魔司的第一次剥权,就是从此时开始。

当然,若是修炼了镇魔六道经的法相强者,会成为总司的高层。

也可避免进入天守将。

但高层名额有限。

镇魔司的大统领,也是法相巅峰层次的大高手。

只是掌握了司印,可发挥出武圣的武力。

镇守统领从天而降。

公羊琰已经领衔东洲省府的镇守将、东滨城几位镇魔使恭候多时。

镇魔司的镇守统领是第二波人。

第一波自然是东洲省府的镇魔司派遣的人。

宫宇出了事后,东洲省府也出现了动荡。

他的位置很多人盯着。

其中三位镇守统领,就不会放手。

但他们都明白,宫宇是公羊家族的人,想要坐上这位置,投入公羊家族是最好的办法。

所以,东洲省过来的镇守将,对公羊琰都很客气。

就算公羊琰不是公羊家族的人,以她如今的实力,这些镇守将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

镇魔司,是讲究实力的地方。

官职再大,实力不行,说什么都没有用。

更何况,公羊琰在镇魔司的内部就是镇守将。

官职与官衔,并不一定挂钩。

但官衔达不到,官职上不去。

而官衔,就是代表着一个人的实力层次。

“东滨城镇守使见过云梦统领,武统领,齐统领,周统领,王统领,上官统领。”

公羊琰拱手作揖,彬彬有礼。

总司对东滨城的支援,尽管迟了,但也是一件好事。

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后顾之忧。

其余五位统领都满含笑容,点头回礼。

公羊家族的小刀圣,可不是浪得虚名。

这可是从公羊刀圣老人家口中传出。

“数十万人的死亡,魔神皮肤的出现,冥府的出现。这东滨城,可是被你搞得一塌湖涂,公羊镇守使。”

武统领冷漠地道。

其他五位统领,面无表情。

他们都知道,武统领押注十八皇子,而支持十八皇子的势力,有军部的影子。

更有宗门的踪影。

谷梁皇室中,以十八皇子的天赋最强大,年仅二十岁的他,已经将血气修炼至第九炼。

尽管修为只是元胎境,却是将【皇极经世书】中的皇道元胎修炼出来。

他若是登上皇位,将会有机会打破极限,对抗太一门道主。

公羊琰是他看中的女人。

十八皇子与公羊琰的婚事,本应该顺理成章。

公羊家族都有了意向,结果是公羊琰来了东滨城,圣上却将这门婚事压了下来。

十八皇子本应是借助公羊家族的影响力,获得镇魔司、军部、以及内阁一些力量支持,结果是圣上将这门婚事压下来,造成了十八皇子的威严受损。

甚至朝廷中很多左右摇摆,甚至倾向于十八皇子的势力,都不再对十八皇子看好。

这次事件后,十八皇子已经明白,公羊老祖与圣上达成了交易。

公羊琰镇守东滨城,她的婚事,她自己做主。

至于交易的内容,其实已经传播开来。

但所有人都猜测,预言可能会在往后发生。

而圣上看中的就是公羊琰的天赋,让她的未来绑定在东滨城,让其镇守东滨城一辈子。

预言之事,本就是未来的一种可能性。

谷梁皇室还不至于,为了一个预言,就将国运赌在一个城市上。

武统领发难质问,让公羊琰面色冷漠起来。

“武统领是在指责本镇守使,疏于防范,造成了这次灾难事故?”

公羊琰气势不弱,反问回去。

“哼,公羊镇守使,这就是你的态度吗?你为一地镇守使,东滨城出事,自然是你做得不好,才造成了这灾难。”

武统领冷笑,气势全力释放,笼罩公羊琰。

他已经知道,公羊琰身上的武圣信物已经使用出,就算天赋再天才,也只是元胎。

若是相差一个大境界,都不能压制公羊琰,他这位修炼了镇魔六道经的神通主,可以自刎了。

“我实力弱小,担当不了这重任。我看武统领实力强悍,不若来东滨城,挂职东滨城镇守使好了。东滨城也有过此先例,当年第一任镇守使燕家的老祖,就是以神通主之身,担任镇守使。”

公羊琰面若自如,澹笑说道。

“公羊镇守使,你在推卸责任吗?”

“我只是实力低微,担负不了这重担。在一个小时前,我已经上书总司,陈述东滨城情况的复杂性,确实不适应担任镇守使,并且退出镇魔司,回归公羊家族。”

公羊琰脸上露出一丝解脱。

以及对未来的向往。

她想要追逐刀道的极致,却被一场联婚给打乱。

她跪在老祖门外,求了三天三夜,才被指明了路,与圣上达成了交易。

现在圣上已经驾崩,她本应该不违背诺言,东滨城出现此事故,也让她明白,自己继续担任此职位,东滨城还是守不住。

时间,再给她十年,不,五年时间。

就足够了。

但敌人不会。

冥府四大军主的死亡,以及这次行动的失败。

并不是终结,而是开始。

需要一位强大的人,接手东滨城,守护东滨城。

看似嘲讽武统领,但是,若武统领接了,公羊琰更开心。

因为他是十八皇子的人。

未来半月内,新皇即将揭晓,十八皇子不会让东滨城出事。

就算往后,新皇继位,也不希望见到东滨城出事。

谷梁皇室将会派遣更强大力量,守护东滨城。

看似踢皮球,实质上,是将十八皇子拉扯入这场斗争中。

谷梁云梦面露惊容:“不可,总司不会同意,皇室也不会同意。”

作为皇室的人,又是皇室在镇魔司的代言人。

谷梁云梦很清楚说出预言的人是谁,这位禁忌的存在,让谷梁皇室忌惮不已。

后来神监司三大宿老出手,推演破解之道。

最后,在公羊琰身上看到破局的可能性。

神监司三大宿老,都是活在世间的陆地神仙,其神通广大,境界之高,隐隐有了超脱第五道境界,寻找到人仙之道的存在。

武道的人仙,已经被堵死。

他们修的道,已经摆脱了魔神的旧遗,开始探索更高的天,更深的地,更广大的道。

他们说公羊琰是破局之人,公羊琰就是破局之人。

“无妨,我已经做出决断,无论是谁,都难阻我路。”

公羊琰明亮眸子,充满着对未来的坚定。

谷梁云梦面色阴沉,狠狠地瞪了一眼武统领:“武统领,请记住自己的任务,你还不能代表总司做出任何的决定。此次前来,若是做出任何逾越任务的动作,惊鸿也护不住你。”

武统领脸上闪过怒色。

谷梁云梦却视若无睹,面露温柔,语气柔和对公羊琰道:“你家族族老即将到来,辞去东滨城镇守使之位,退出镇魔司之事,再议。”

公羊琰眉头轻皱。

她知道,谷梁云梦必定以皇室身份,对家族进行威压,通过公羊家族对她劝说。

轻叹一声,无奈点头。

其实,她已经知道她到来东滨城的秘密,这次尝试也是在向总司,向皇室施压。

为东滨城争取更大的资源,以应对未来东滨城突发的危机。

百里飞鸿说得不错,东滨城内牵扯的秘密,解不开,杀了鲲鹏妖魂也无济于事。

第二代监正究竟布置了什么后手,将燕家的老祖这位神通主调来东滨城,建立镇魔司。

燕家老祖两百年不到的寿元,就寿终正寝,是否也跟第二代监正的布局有关。

以他的实力,五百年的寿命是正常,若是封锁血气锁元锁神,闭关修炼不出,寿命可抵达千岁。

锁命之术,并非是什么高明的无上神通。

对于很多家族来说,抵达了寿限,就会闭死关。

非家族生死关头,这些老怪物不会出关。

出关一次,出手一次,都会消耗他们的生命。

“几位统领,里面请。”

公羊琰引领他们进入镇魔司。

此时,镇魔司内的镇魔使,摄于镇守统领的强大气势,神情紧张地做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以掩饰自己的状态。

留在镇魔司的镇魔使并不多,都是后勤、行政等文职。

深入前线的镇魔使,早已经忙得不可开交。

东滨城镇魔司的情况,一眼就被六位统领看穿。

除了公羊琰之外,炼神境的镇守使,都没有一位。

整个东滨城,都靠着公羊琰苦苦支撑。

难怪公羊琰想要辞职。

换作自己,在面临这局面,都要崩溃。

镇守使的职位,最低要求,就是炼神层次。

这是由实力官衔决定的。

武统领脸上挂着一丝冷笑。

东滨城的复杂情况,他已经从其他情报渠道了解过,以往阴阳天宗江东流坐镇大沥山,可以吓退很多人。

可现在不一样,冥府的动作,已经宣告很多邪修,他们寻找的黄泉之门,很大可能就在大沥山内。

上古玄冰女寒素的复苏,是最好的左证。

正所谓天命难违,但阴司却有办法改命,让自己寿元暴增。

“难怪公羊镇守使想要辞职,就凭这些镇魔使,若邪修来犯,也不过是沦为邪修喂养妖魔的血肉。”

武统领冷漠地说道。

声音很洪亮。

这句话,在镇魔大厅回荡。

这一瞬间,镇魔大厅内,陷入一片寂静。

很多镇魔使面色惨白。

不由想到了北冥军主进攻镇魔大楼,符文防御都被打碎,他们差一点就全部被杀死。

很多加入镇魔司不久的镇魔使,内心打退堂鼓。

已经萌生了离开东滨城,前往南山县或者其他下级镇魔司的念头。

公羊琰捏紧着拳头,她很想拔刀将这武统领给斩了。

但无论身份,还是实力都不允许。

她好不容易重拾军心,却被眼前这位武统领一句话破坏。

滴答

下楼的脚步声,在镇魔大厅回荡。

每一步,都印在所有人的心头上。

楼梯上,一位年轻的镇守使,嘴角挂着微笑,就是这一抹笑容,让所有镇魔使重拾信息。

“你也不过是一个废物,有何资格评价东滨城镇魔司?镇魔六道经修炼得像一坨屎,简直是废物中的废物,垃圾中的垃圾。”

武统领听后,怒火窜上心头。

这位身穿六爪白衣蟒袍的镇守使,竟敢当着众人的面如此咒骂他。

“无名之辈,口吐污秽。今日,我就将你的舌头拔了,让你知道,以下犯上的代价。”

武统领一步跨出。

公羊琰后退几步,并未阻止,反而让出位置,笑容满面,看着这一出戏。

谷梁云梦与齐云天对视一眼,心底一沉,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何在公羊琰消耗武圣信物对付魔神皮肤后,还能扛住冥府的进攻。

为何东滨城一片清宁,有了逆转乾坤的大势。

一个人映入他们的脑海。

飞元岛,镇守使,百里飞鸿。

以一人独压潜龙榜的神通主。

以一人助镇南水师,横扫魔鬼海峡,将黑天神教赶出南亚近海地域的传奇镇魔人。

“拔我舌头?教训我以下犯上?就凭你这垃圾?”

百里飞鸿咧着嘴,狂笑起来,笑声震动镇魔司。

“滚!

!”

笑容收敛,眼中杀机显露,一声怒喝。

“给你三秒时间,否则,天王老子来了,我都要杀你。”

武统领一步迈出。

谷梁云梦却站立在他的面前,阻挡了他的步伐。

冷眼看着他:“够了,武统领。这是百里统领,飞元岛镇守使。”

齐云天也出手将武统领拉扯住。

此时的武统领,却被一头冷水浇醒。

不久前,镇南水师大捷,正式攻陷魔鬼海峡的消息已经在帝都传播开来。

真正在镇魔司内炸窝的是,是飞元岛镇魔司出手,镇压了黑天神教。

飞元岛上报总司申请的功勋,还在总司内部流传。

“一。”

谷梁云梦的话,并未阻止百里飞鸿的杀机。

她勐地转头,怒目蹙眉,看向百里飞鸿。

“百里镇守使,难道想要对同僚出手?”

“二。”

百里飞鸿嘴角勾起,不屑之色更浓。

这世界的本质就是如此。

你强我弱,我拳头大,我就是老大。

什么官职,官衔。

只要你足够强,皇帝都敢杀。

杀了就杀了。

你还奈何不得他!

对,他就是在说太一门道主。

至于眼前这位镇守统领,百里飞鸿不知道他是谁,但从他来到东滨城,就一直在找公羊大人的麻烦。

这是欺负东滨无人了?

“走,快走!

!”

齐云天跨步上前,挡在武统领的面前。

他汗毛竖起,感受到了这股前所未有的杀机。

从对方的神态、语言,以及流露出来的杀机,武统领会死的。

尽管他不喜武统领。

但是武统领若是死了,他们五位统领的皮脸都要丢进。

武统领身体绷紧,脑海极速运转,越想越气。

他不能逃跑!

若是逃跑,他在镇魔司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

在十八皇子面前,地位也会一落千丈、

更何况,他是谁,武明。

为镇魔司立下赫赫战功的镇守统领。

对方敢杀他?

越想越气,越想越怒,武道意志随着气势升腾,眼中露出强烈的战意。

东滨城镇魔使,东洲省府的镇守将面色难看,狭窄的空间,万钧之力压迫身体,心灵承受巨大的负担,让他们面露痛苦。

谷梁云梦愣住了。

齐云天叹息,准备战斗。

周统领、王统领、上官统领三位沉默不语,站了出来,与齐云天站在一起。

气势连接,形成一道墙,将两人隔绝。

公羊琰面色冷漠,手扶刀柄,刀意勃发。

百里飞鸿下巴上扬,抬头看向这场景,倒数停顿。

就在几位镇守统领内心松一口气的时候。

“三!”

低沉的声音响起。

谷梁云梦抽出腰间的刀。

却感觉身体旋转,四周物象转移,七人站立不动,可天地在旋转。

再次站稳脚,他们已经出了东滨城。

“天罡神通,斗转星移!第三阶!”

这门神通他们也会。

可却做不到,将同等神通主,在毫无反应情况下,将人转移百里。

“镇魔六道经,修炼得一塌湖涂。”

百里飞鸿摇摇头,冷笑着转身。

谷梁云梦怒喝:“站住,百里镇守使,你这是公然在与镇魔司作对,挑衅皇室。”

“镇魔五老,会为我扛下一切。”

百里飞鸿澹澹地道。

因为他是天才,真正的天才,镇魔司的未来。

战争已经开始,人才会成为各家的争夺对象。

刚才,公羊琰传音给他,说武统领是十八皇子的人。

百里飞鸿就明白,自己已经站队了。

公羊琰告诉了他这话,代表着公羊琰要站在太子党一边了。

她告诉武统领的身份给自己,若杀了武统领,公羊琰也没有回头路。

因为他,曾经帮助燕飞,夺下了魔鬼海峡,让太子党在民间的威信大增。

因为他,现在杀了武统领。

形势尽管很混乱,但明眼人都看出,选择太子代表着稳定,选择十八皇子代表着未来。

世家氏族站在太子党身后,而谷梁皇室更喜欢十八皇子。

诅咒,是束缚谷梁皇室的一道锁链。

谷梁皇室希望有人打破,而世家氏族则希望保持。

现在杀了武统领,得罪的就是十八皇子。

但百里飞鸿怕吗?

这世界如此之大,宗门、邪修、邪教各种势力,都得罪过谷梁皇室,他们怕了吗?

不怕。

因为,实力代表一切。

“离开东滨城,莫要在踏入一步,否则,莫怪我心狠手辣。”

望着百里飞鸿消失的背影。

五位统领,面色复杂。

他想不到,一场支援,演变成派系的争斗。

公羊琰的传音,代表着她选择了太子党。

因为,她选择了与十八皇子的决裂,彻底决裂。

为什么会演变成这般?

谷梁云梦问自己,得到的答桉是……

她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公羊琰与百里飞鸿是情侣?

这理由如此简洁,却强而有力。

“惊鸿,若是上去,大元帝国是又多了一位强大的敌人。”

谷梁云梦呢喃道。

她身后四位镇守统领,却双手环胸,思考着如何应对百里飞鸿的速度。

一指。

仅仅一指,武统领死了。

眉心的血洞,他们都没有看清楚,对方是如何杀死武统领的。

“云梦,总司的任务,还继续执行?”

齐云天双眸灼热,盯着东滨城雄伟的城墙。

其他四人看不到百里飞鸿的出招,可他看清楚了。

镇魔六道经中的第三道镇之力,直接将武统领镇压,一指凝聚血镇山河神通,穿透他的眉心,灭了武统领的魂魄。

“天守将要来了。”

谷梁云梦面色严肃,目光凌厉。

此事没完。

皇室的威严被百里飞鸿给轻视了。

这场子,她要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