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鸿,这次给你添麻烦了。”

公羊琰很清楚十八皇子的性格。

此人天生霸道,想要得到的东西,从不会放弃。

得罪他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投靠他的人,他都会给予最大的尊重,以及利益。

有仇必报,有恩必报。

做事风格很明显。

“举手之劳。武统领本身就是来试探的,你若软弱,十八皇子不会轻易对你放手。更何况,其母亲也是你公羊家族的人,你家族内支持此事的族人应该不少。”

百里飞鸿对十八皇子甚至谷梁皇室无感,但不会公然对抗朝廷,给自己找麻烦。

武宗皇帝殡葬也没几天了。

留给十八皇子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在百里飞鸿的眼里,太子是储君,武宗皇帝死了,他已经是皇上。

只是,朝中有人压着。

如果谷梁皇室没有选定了太子,这般做法没有错。

但现在这时候想要逆转乾坤,唯一的办法就是谋反。

十八皇子不过是元胎境,再有天赋,一旦谋反,谷梁皇室也护不住他。

所以,一位强势的皇弟,他还是担心自己的处境吧。

“无妨,以后没有人能逼迫我。”

公羊琰神色变得冷漠。

家族还想要控制她,那就看下谁的刀锋利。

“你若是留在东滨城,没有人敢碰你。”

此时的公羊琰,可以成为预言的破局者,也可以成为预言的推动者。

只需要将城市的居民,全部撤离,这座城市毁灭就毁灭了。

他在海外打下来的土地,足够安置全城的人。

别人没有办法,将如此规模的人口迁移。

但是百里飞鸿可以。

乾坤鼎内的地心世界,可以短暂地将人安置,再以他鲲鹏遁法的速度,全力施展,前往魔鬼海峡,时间不需要多久。

只是,百里飞鸿在东滨城没有这般威望,是不会有人跟着他离乡背井,远走他乡。

“总司是不会批准我辞职,更不允许我离开镇魔司。我上请辞信,只是想要向总司获取更多的信任。”

公羊琰很笃定,并向百里飞鸿坦白自己的目的。

“飞远岛已经安定,我准备来东洲省府当统领。”

百里飞鸿听后,反而松口气,他想要返回大元。

他若是在海外待太久,担心自己已经忘记自己是东滨城人,忘记自己答应过眼前这位女人的诺言。

“东洲省府的镇守统领,很多人虎视眈眈,总司未必会同意。”

公羊琰知道,镇魔司东洲省府一直在家族掌控下,一般情况下,总司会选择公羊家族的人,顶替宫宇。

百里飞鸿想要成为东洲镇守统领,非但不会得到公羊家族的支持,还会被公羊家族阻扰。

“总司若是阻拦我,那就让赴任的镇守统领自动退出即可。”

百里飞鸿很霸气地说道。

届时,排资论辈都能轮到自己。

“莫要乱来,大元帝国境内,这潭水比你想象中还要深。镇魔司允许你犯小错,绝对不会让一而再,再而三对付其他镇守统领。你的做法只会惹来其他同僚的同仇气敌,得不到镇魔总司的支持。”

一个武统领就够了。

杀了武统领,可以理解为夹带了私人恩怨与政治意图。

但若是对其他镇魔司委派的镇守统领下手,绝对是犯了总司的大忌。

再天才,镇魔五老都不会包庇百里飞鸿。

“并非杀人才能解决一切的问题。”

百里飞鸿也不笨,不会将自己的杀心,对着镇魔司的同僚。

武统领,他已经给了对方机会。

非但不认错,离开东滨城,还在镇魔大厅内暴露杀机,针对镇魔使。

咎由自取。

“天守将来了,我家族的族老也来了,你可要小心谷梁云梦,她是谷梁皇室在总司的代言人,当着她的面,杀了武明,这笔账她不会就这般算了。”

公羊琰嘴角勾起弧线,眼中含笑。

“公羊大人,你可不厚道,下属可是为你出头,才将武明杀了。”

百里飞鸿满面无奈。

“不,百里大人,我现在可不是你的上级。另外,杀武明,主动权在你手里。”公羊琰笑容更盛,“对了,来的这位族老,他的女儿是一位皇贵妃,十八皇子可是他外甥。”

“呵呵,皇室的人来了不说,皇亲国戚也来了,我只能见招拆招了。”

百里飞鸿耸耸肩,“大不了,返回飞元岛,将东滨城的百姓都转移到海外就是了。”

浑然无惧。

公羊琰双眼冒着异光,百里飞鸿不止一次提及转移百姓。

想到百里飞鸿现在已经是潜龙榜第一,神通主中的顶尖高手。

如此看来,他一定将三十六天罡中的壶天修炼到了很高深的地步。

才敢说此话。

视线落在百里飞鸿的脖子上,这件物品,她有点看不透。

“人挪窝活,树挪窝死。东滨城是很富裕,但飞元岛、魔鬼海峡富有四海,现在更需要大量的人手建设。”

百里飞鸿在海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根基。

也算是飞元岛的话事人。

魔鬼海峡被镇南水师所占领,甚至沿途被灭种的国家,都会沦为镇南水师的地盘。

但没有关系,黑天神教的威胁还在。

镇南水师就不敢反面。

在海外,可没有大元境内如此多的规矩束缚。

杀了人,栽赃给敌对势力,就能解决一切。

城外。

谷梁云梦、齐云天、周统领、王统领、上官统领并未离开,他们身上的气机穿透云层,他们的视线始终都落在东滨城。

武统领被杀,他们的威严扫地。

就算对方在海外,击溃了黑天神教的大主教。

打他们相信,天守将与公羊家族的族老驾临,讨回公道,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控卫在此》

至于公羊家族的族老,他们一点也不担心,他会站在公羊琰与百里飞鸿的对面。

当年提议将公羊琰嫁给十八皇子,并在公羊家族内鼓动其他族老的人就是他。

十八皇子可是这位老怪物的外甥。

武统领是十八皇子在镇魔司的棋子。

这也是人所共知的。

“来了。”

齐云天抬起头,看向苍穹。

一道雷霆闪过,身穿大元武道光明铠甲的壮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镇魔司谷梁云梦,见过天守将大人。”

谷梁云梦面带惊喜。

其余四位镇守统领,纷纷行礼。

这位天守将,放在皇室众多天守将中,也是前十的强者。

因为掌握了太古神霄派的真传,其法相就是一尊神霄雷神,其掌握的杀伐之力,让人闻风丧胆。

对方也曾经是镇魔司的人,突破法相境后,成为大元帝国最特殊的将领,天守将。

雷狱的视线没有看谷梁云梦,而是看向五位统领身后,倒在血泊里的武明。

武明,镇魔总司统领,十八皇子。

是资深的神通主,当年他们两人同为统领,雷狱曾与他交手,险胜一招。

时隔多年再见,曾经同台竞技的镇守统领,已经魂归地狱。

心情略显复杂,但很快,以往的交情就被他抛之脑后。

扫过五位镇守统领,他们都是名震一方的人物,有人在他们面前杀了武明,而他们五人毫发无损,只能说明对方很强大。

强大到可以同时镇压他们六位。

“武明,是何人所杀?”

天守将雷狱声音低沉,语气却压抑着雷霆万钧的怒火与冷漠。

明知道皇室派遣他来,这东滨城还没有抵达,对方就送了他一个大礼。

这分明就是下马威。

“天守将大人,杀害武统领的真凶,就在东滨城。”

上官品首次出声,如火上加油,不嫌事情闹大。

“东滨城的局面已经糜烂到这地步了吗?”

雷狱话中所指,可听出他误以为真凶就是冥府中人。

齐云天拱手道:“天守将大人,这人身份很特殊。他是镇魔司的人,飞元岛镇守使,潜龙榜榜首,百里飞鸿。”

本是心藏杀机的雷狱,听了此话,明显很惊讶,心灵恢复平静。

“可是击退黑煞大主教的百里飞鸿?”

整个人态度都变了。

带着欣喜,带着赞赏,询问道。

“如果上报的情报没有失误,就是这位百里镇守使。”

谷梁云梦回答道。

“哈哈,武明啊,武明,如果你将心思都放在修炼武道上,少点参与朝政,也不会沦落到被小辈所杀。”

身穿武道光明铠甲的他,古铜色的脸色满是嘲讽。

“天守将大人,武统领之死,不能这样算了。”

谷梁云梦声音少了一份尊敬与敬畏,反而多了一些施法号令的语气。

雷狱看向眼前这位丫头。

她身上流着谷梁血统,但是身份地位,这皇室血统并未为她带来更高的地位。

尽管外人都说,谷梁云梦是天才。

但是在天守将眼内,谁以前不是一个天才少年。

“这是你们镇魔司内部的事情,我是天守将,此事不归我们管。”

雷狱却不给谷梁云梦的面子,身上雷蛇闪烁,眨眼间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我们这位天守将大人,对百里飞鸿很欣赏。”

上官品无奈摇头。

若是天守将雷狱站在他们这边,收拾百里飞鸿,找回面子,轻而易举。

但很显然,这位雷狱天守将,对百里飞鸿很欣赏。

百里飞鸿在海外所作所为,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

飞元岛除了是水师基地外,还是海外情报搜索中心。

百里飞鸿太过耀眼了。

而且,在飞元岛时间很短。

只是发现很多商会、大商人,其背后都隐藏着各色各样的势力。

却不知道,通过商业渠道,各大势力都在搜索法拉帝国等海外势力的情报。

天下那么大,法拉帝国以及西方诸国崛起太快了,不得不让他们重视。

所以,百里飞鸿的情报,都摆在大元帝国各大势力的桌子上。

天守将除了守护皇室外,本身就耳听八方,眼观天下。

百里飞鸿在海外闹得沸沸扬扬,作为天守将的雷狱,自然关注他了。

更何况,对方是潜龙榜第一。

等上潜龙榜第一,代表着,百里飞鸿不需要多久,就会踏入法相境。

雷狱不是傻,他想要杀百里飞鸿,可不容易。

一旦对方逃脱,以百里飞鸿的天赋,成为法主绝不会失手。

若是百里飞鸿修炼出镇世法相,除了谷梁皇室的帝道法相,太一门的道尊法相,没有任何一种传承,不是被这尊法相克制的。

“走吧,莫要让天守将大人久等。”

王统领一马当先,跟随天守将,进入东滨城。

齐云天也跟随而去。

剩余三位镇守统领并没有动。

因为,他们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势,正在来东滨城的路上。

公羊家的族老来了。

站在镇魔大楼前的百里飞鸿与公羊琰并排而立。

公羊琰面色凝重。

她感应到了天守将的气息。

脑海浮现这位天守将的生平历史。

嫉恶如仇,杀伐果断。

拥有雷霆手段的他,提及他的名字,无论是何人,都带着一丝敬畏。

紫色神雷降落,一尊身影异常庞大,满身威严的将军出现在他们身前。

“百里飞鸿?”

双眸绽放光彩,以及强大的战意。

“好强大的血炼,好强大的体魄。”

天守将雷狱啧啧称奇。

真该让那群镇守血将看看,什么才是血炼者。

免得他们眼高于天。

“你是如何修炼血气的?就算你吞了神魔精血,也难以在如此短时间内,将血炼修炼至十八炼。”

眼前这人,同样在进行血修。

只是境界有点低,只有十三炼。

可对方的修为高,已经将法则凝练入法相。

若是将血炼提升至十八炼,就可以尝试冲击武圣了。

冲击武圣,并非一蹴而就。

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是真正将身体机能熬练到了极致,进一步极尽升华,踏入全新的生命形态。

前面四道境界,若打磨不够完美,今生武圣的概率就越低。

古往今来,很多法相强者,就是在冲击武圣这关卡而陨落。

“前辈,我是天才,连着连着,血炼就到了这境界了。十八炼还是差了点,那天我将血气淬炼一百八十次。前辈再问我如何修炼出来的,我应该能说得头头是道。”

百里飞鸿不为对方的身份所动。

境界高?

望了眼七千多万的技能点,若不是被天龙仪绑架了,我现在都开始冲击武圣了。

“你这人不敞亮,没意思。不过,有你在东滨城,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冒头。”

十八血炼,能达到这境界的人,真的不多。

血气与生命息息相关。

一些老怪物,境界很高。

但是他们的血气已经衰退到极致,生命如风中残烛。

血气的修行,越是年轻,修炼越占据优势。

对于武者来说,五十岁就是血气与生命巅峰。

过了五十岁,不成武圣,血气与生命都避免不了下滑。

百里飞鸿现在才多少岁?

根据消息,他才十七岁。

莫说生命巅峰,这年纪,还在发育阶段。

他真的血炼成圣,未来再现人仙,也不是不可能。

“公羊席这老怪物来了,小兄弟可是小心了,公羊家族的戳神刀,可是针对灵魂的极道神通。”

雷狱露出玩味的笑容。

“巧了,我的灵魂修炼,也属于我的强悍。”

强化灵魂,强化心灵,最好的办法就是淬炼武道意志。

他的炼神层次,不逊色于任何一境。

甚至与血炼不相上下。

“其实你的血炼,就能抵挡他的戳神刀。毕竟,血炼可镇压一切。”

雷狱笑道。

“你们慢慢玩,我要上大沥山一趟。”

雷狱对东滨城失去了兴趣。

现在,唯一对他感兴趣的就是百里飞鸿、鲲鹏妖魂、大沥山黄泉之门。

而他的秘密任务之一,就是为皇室查探大沥山的虚实。

“都对黄泉之门感兴趣吗?”

天守将隶属谷梁皇室。

是大元圣上直接掌握的最强大力量。

也是镇压各大世家,甚至各大宗门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天守将前往大沥山,很显然是接了皇室的命令。

“黄泉之门,真的那么重要吗?”

以谷梁皇室的实力,其实解决东滨城现在的危机,却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但谷梁皇室,只是将公羊琰派遣过来。

若说大沥山隐藏的秘密,与谷梁皇室无关,百里飞鸿不相信。

齐云天与王统领两人,却是尴尬。

他们跟随天守将雷狱而来,结果雷狱却去了大沥山。

未等他开口说什么。

四道身影从天而降。

身穿白袍,仙风道骨的老头,满面的祥和看着公羊琰。

“公羊琰见过席长老。”公羊琰连忙作揖行礼。

“就为了这小子,舍弃天资英才的惊鸿?”

公羊席语气带着质问。

公羊琰低着头,不否认。

“你应该清楚,身为公羊家族......”

“喂,这位老前辈,你外甥天资英才是他的事,但你贬低我抬高他,似乎过分了。”

百里飞鸿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白眉轻蹙,略显不悦。

“没教养的野小子,哪里轮到你说话,若非小琰栽培,你也不过是一个苦力工。”

公羊席一步上前,白色剑眉扬起,冷冽的刀意降临,直指百里飞鸿。



金光破碎,唯独血雾抵挡住了对方的刀意。

“公羊大人对我有恩,你这老头活到现在不容易,我当敬老,不和你计较。”

血河在奔腾。

山海在咆孝。

但却被眼前这位年轻人束缚。

“这就是你的底牌吗?十八炼血?”

公羊席略显惊讶,可瞬间转为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