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能当上天守将的都是老狐狸。

雷狱前辈没有说错,很多事情他已经不方便做,只能听从命令。

但百里飞鸿是局外人。

除了与公羊琰羁绊较深外,和朝廷中诸多势力没有任何的关系。

“鲲鹏妖鬼还有一个月,就要破除而出。”

百里飞鸿突然说道。

雷狱面色微沉:“不可能,按照镇魔桩级别,鲲鹏妖鬼是不可能打破镇魔大法。鲲鹏妖鬼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会惨遭镇魔大法,磨灭其身上的力量,他永远不可能达到打破阵法的临界点。”

天守将雷狱知道东滨城秘密,比他想象得要多。

“东侯军主在魔神皮面出现之时,潜入镇魔大楼地下,准确地找到了封魔之地,使用了特殊的力量侵蚀了镇魔桩。”百里飞鸿没有隐瞒,“我以精血重新凝练镇魔桩,恢复了原样,可鲲鹏妖鬼已经借此时间,吸纳了外界的天地法则,完善了自身。”

天守将雷狱沉默了。

“她的预言,就算让你知道,最终都很难撼动预言的结局。”

天守将雷狱这霸道的男人,提及她的时候,百里飞鸿清晰地看到了闪过一丝恐惧。

他可是天守将,就算对方是武圣,天守将都未必会恐惧。

这位预言者究竟是谁?

神神秘秘,惹来了百里飞鸿的好奇。

天守将雷狱是不会说的。

他提及此人之时,连名字都不敢提起。

是怕这位未知禁忌的存在,感应到了别人提及了她名字吗?

“你不要妄图寻找她,这会带给你难以想象的厄运。”

天守将雷狱抬头,看向百里飞鸿警告道。

“另外,这一个月,我会在大沥山,若鲲鹏妖鬼出世,到时候你我联手,有机会将它再次封印。”

百里飞鸿摇头:“无妨,若不是对黄泉之门忌惮,我已经将这头鲲鹏妖鬼给宰了,留到现在,只是不确定未知的危险。”

“现在知道鲲鹏妖鬼只是充当垃圾回收站,杀了鲲鹏妖鬼在短时间内不会影响到黄泉之门,它由我来处理就行。”

冥府东侯军主释放鲲鹏妖鬼,就是希望阵法破灭一瞬间,鲲鹏妖鬼造成大量的人员死亡,从而引动阴司接引之力降临,激发出黄泉之门的位置。

鲲鹏妖鬼的死,只会影响到了灵魂处理问题。

届时,将镇魔桩拔了。

人死,灵魂可以投胎,自然就不需要顾忌东滨城化为人间鬼蜮。

而黄泉之门,想要被激活,需要吸收的阴司之力极大。

只要不是魔神皮面类似的事件发生,黄泉印记想要积累阴司特殊的力量重现天日,绝不会是一两天的事情。

“倒是忘了你,你的十八炼血可以克制鲲鹏妖鬼。”

天守将雷狱哑然失笑。

百里飞鸿没有回应。

“雷狱前辈,大沥山的事情我已经知晓,此事交由我处理即可。”

百里飞鸿突然间想到一个办法,将黄泉印记消除。

“行,有你的存在,东滨城我相信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天守将雷狱深深地看了百里飞鸿一眼。

神监司宿老星宿老人看到公羊琰身上的破解之机,此时天守将雷狱倒是明悟了几分。

若没有公羊琰,百里飞鸿是否能成长起来?

公羊琰来了,造就了百里飞鸿,而百里飞鸿解决东滨城预言,这说法就圆满了。

“公羊席这老不死不会善罢甘休,你现在还在东滨城,各方势力盯着东滨城的动作,他不敢使用武圣信物对付你,毕竟你是镇魔司的天才,真正的天才。他今天敢送武圣信物对付你,镇魔五老就能提刀将他噼了,公羊武圣都不敢出声,因为怕镇魔五老将他也砍了。”

天守将雷狱继续道:“你杀了武统领,镇魔司内不会有人说什么,因为在镇魔司眼内,并不喜欢十八皇子。他身后站着宗门的人,镇魔司其中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镇压宗门。”

“若是十八皇子上位,他身后宗门的人,第一时间就会对镇魔司开刀。”

“不,根本不需要动用武力,只需要将镇魔司的人全部替代为宗门的人,宗门的人转身成为镇魔司,披着这幅皮,就能轻易瓦解整个镇魔司。”

“你要明白,镇魔司最高机密的镇魔塔,可是关押着宗门很多宿老。”

“一旦被宗门得手,释放这群人,整个镇魔司原来的人,都面临被这些关押数百年的武道巨擘追杀。”

“飞鸿,你可不愿意看到镇魔司走到这一步吧?”

百里飞鸿笑道:“储君也是君,皇子身份再高贵,也是臣子。以下乱上,罪可当死。”

“哈哈哈,不错,储君也是君,无论谁不满太子都行,却不能忽视太子殿下身上的正统大义。”

天守将雷狱没有在停留,直接转身离开。

“为何我感觉这场夺龙之战,处处充满着陷阱。”

按照天守将雷狱的说法,这场夺龙之战,镇魔司不希望十八皇子上位,他给出的理由,同样适用于神监司。

一旦改变,神监司的地位可未必能保持现在这般特殊。

谷梁皇室希望看到这局面吗?

前朝大秦的皇室,在宗门面前,如同龟孙子般。

他们难道希望恢复到那时代?

“所以,明知道太子在位,圣上龙驭宾天那一刻,太子已经是皇上了,他们还拖延时间,甚至传出皇室喜欢天才……”

“怎么看都像是在钓鱼执法?”

百里飞鸿滴咕着,越是觉得可能性极高。

其实他希望十八皇子真正与太子相争,一旦太子登基,第一个处理的就是他。

自古皇家无亲情。

十八皇子不争还好,一旦出来争夺皇位,失败就意味着死亡。

但百里飞鸿不敢小看十八皇子,宗门的水很深。

若是几大宗门联合起来,那就不是简单地夺取皇位了,而是一场对大元帝国的改革与入侵。

YY小说

“谷梁家的事情,与我何关。”

“真到了那时候,我看谁不顺眼,我就灭了谁。”

此时百里飞鸿还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境界。

神通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所以,各大势力的镇山人物,不会对他出手,是忌惮镇魔司镇魔五老。

至于神通主与法相境,百里飞鸿浑然不惧。

足够他苟一段时间。

此时的百里飞鸿,没有动用技能点,而是在默默地修炼神通。

到了他这地步,修炼神通,获取的经验值很高,在低调的日子里,他的实力增进极大。

很快,他的所有神通,都将突破第四阶。

无上神通、极道神通都会进入第四重。

若是别人,想要突破神通四阶,需要拥有法相境的修为。

但拥有技能之书的他,只要技能后面还显示经验条,他就没有极限。

就算达到了极限,也能用技能点破界限。

永远不要与开挂的人说逻辑与不可能。

挂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BUG。

“黄泉印记已经融入了大沥山。”

“若是简单的融入大沥山,一招神通移山倒海,就可以将大沥山搬运至海外。”

“但是,黄泉印记不止是融入了大沥山,而是融入了这片虚空,化为某种类似法则的东西存在,寄生在这片天地内。”

“移走大沥山,不能解决问题。”

“我却可以用万物归元鼎,将大沥山这片虚空,所有物质与能量都掠夺炼化,化为元鼎母气。”

“就算我炼化不了黄泉印记,也可以将它掠夺走。”

“丢它进入地心世界,和黑天石碑一起镇压。”

五阶的夺命手未必能够解决黄泉印记。

不过无关系,将夺命手升级至九阶,再推演成为无上神通。

无上神通九重夺命手神通,莫说是黄泉印记,就算是黄泉之路,他都敢掠夺。

心念间,再次使用技能之书。

“技能之书,将夺命手神通晋升为九阶!”

【扣除一百六十万技能点,夺命手晋升为神通九阶。】

百里飞鸿眉头轻扬,以他对万物归元鼎掠夺、炼化、归元三大本质的了解,将夺命手神通后四阶提升,还需要一百六十万技能点。

这门神通本质并不逊色任何的极道神通。

大量关于夺命手神通的玄妙,在百里飞鸿脑海涌动。

瞬间,他仿佛化身为吞噬之主,可以随意夺取万物的生命。

“开始推演夺命手神通。”

【开启夺命手神通,已检测夺命手神通达到神通九阶,推演后的神通等级将会下降。】

“继续推演。”

【推演成功,契合万物归元鼎,成功晋升为万物掠夺手,扣除技能点八十万。】

百里飞鸿听后,却是一愣。

万物归元功在体内运转,晋升为万物掠夺手的神通,晋升为百里飞鸿的本命神通,其品质是无上神通,可对他来说,却比任何一门无上神通更适合他。

这是百分百融合于他主功法的神通,属于他的本能,天赋,本命神通。

体内的万物归元鼎纹路发生了变化,以万物掠夺手为核心,一切神通都归于这门神通的统合。

【万物掠夺手:可以掠夺万物,化为己有,无上神通,七重天(1000/)】

经验值已经达到九位数。

他尝试下,想要升级第八重天,需要两百万的技能点。

“提升万物掠夺手。”

【扣除两百万技能点,万物掠夺手晋升为无上神通八重天。】

“继续提升万物掠夺手。”

【扣除四百万技能点,万物掠夺手晋升为无上神通九重天。】

望了眼已经丢到了六字头的技能点,百里飞鸿心里发痛。

此刻,九阶的夺命手已经全面升级为九重天的万物掠夺手。

晋升为百里飞鸿最强大的底牌。

血镇山河在在万物掠夺手面前,就是送上来的菜。

这门神通的恐怖,就算是现在公羊席站在他面前,对他使用武圣信物,都未必能对他造成伤害。

这才是真正无敌攻防一体的无上神通。

神通破境,他的心灵越发强大,武道意志更加凝聚,神识也得到大幅度强化。

万物掠夺手对万物归元鼎的加持,才是真正的让百里飞鸿感觉有一种质的飞跃。

此时的他,已经走到了神通的极致。

其他神通的提升,只能让他的手段更加厉害。

感受身体被神通洗礼后,肉眼看万物,仿佛能洞悉万物的一切。

镇魔神眼,都沦为了鸡肋。

此时再看大沥山,见山不是山,而是一座鬼国乐园。

什么阴冷规则丝线虚构了这特殊的国度。

他知道,这是万物掠夺手洞悉万物本质的能力。

“难怪找不到你,原来是迷障遮住了眼。”

黄泉印记,只是一个名称。

它可以是任何形态的存在。

不曾见过它的人,根本觉察不到它的存在。

就算见过,认识它的人,都感觉到了它,却见不到它。

因为它就是这片天地,它在这片大沥山内,无处不在。

除非有人将它凝聚起来,化为黄泉之门,才能将它显化。

“冥府的人,想要找到它,永远都不可能。”

所以,东侯军主破坏镇魔大阵,释放妖魔,打破封锁,同时,让东滨城陷入末日,让两三百万的东滨人葬送性命。

死亡将会召唤来阴司法则,接引亡魂。

黄泉印记必定会吸收更多的阴司法则力量,显化世间,成为黄泉之门。

能洞悉这一切的人,也只有一直被埋在大沥山的上古玄冰女寒素。

“东侯军主接触到了上古玄冰女寒素。”

“可以理解为冥府接纳了上古玄冰女寒素,让她回归冥府。”

东侯军主已经死了一天。

冥府也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了。

现在摆在百里飞鸿眼前有两条路,选择炼化大沥山,掠夺黄泉印记。

他将成为冥府必杀之人。

但第一时间解决了东滨城的危机。

第二选择,破除封印,杀死鲲鹏妖鬼以及诸多妖魔。

大沥山的危机尚未解除,最有可能的是冥府不惜一切代价,在东滨掀起杀戮,造成阴司法则降临,引渡亡魂。

而百里飞鸿可以趁机杀戮冥府的人。

“第一个方法最合适。”

“但我担心,在我炼化过程中,冥府来袭,释放鲲鹏妖鬼,将东滨城毁于一旦。”

“还是先解决对东滨城危险最大的问题吧。”

想要召唤黄泉之门,没有那么简单,所以炼化黄泉之门他还有时间。

“现在解决了东滨城的危机,就算冥府来袭,我也从容应对。”

再次折身返回东滨城镇魔大楼。

镇魔使们忙碌地进行灾难后续处理工作。

公羊琰就坐在办公室内。

百里飞鸿并未找她,看着眼前斩鲲镇魔剑。

这把剑,插在此地,其实就是阵法核心的核心。

燕家老祖的凋像,威武不凡,俯瞰着东滨城。

百里飞鸿一挥衣袖,万吨凋像缓缓升起,一招手,斩鲲镇魔剑出现在手里。

数百年的风霜,并未磨灭剑锋的锋芒。

轰隆

天地色变。

黑云压城城欲摧。

整个东滨城都陷入了暗黑状态。

昨天经历过灾难的东滨人,顿时面色苍白,如遭遇末日降临,惊恐万分。

“我是百里飞鸿,请大家不要慌,万事有我。”

百里飞鸿昨天如神祗般的显现,三拳两脚解决了敌人,灭了妖魔。

此时他的声音,宛如一阵春风吹过东滨城,让东滨人绷紧的心再次放下来。

血气升腾,直冲云霄,天穹被撕裂。

黑云中央露出巨大的洞口,阳光着落,为东滨城带来了光明。

恐怖的血气笼罩东滨城,将东滨城的天地都封锁在他的血气中。

“拔除镇魔桩!

!”

百里飞鸿一声令下,他镇守在镇魔桩的每一位分身,立即将镇魔桩拔出。

随手将斩鲲镇魔剑插在地下,他沿着原凋像位置,施展了土遁,不断地深入,进入万米深处。

恐怖的妖魔气息在翻滚。

曾经禁锢它们的镇魔大阵,开始失去效果。

此时,被镇压的妖魔开始逃窜,鲲鹏妖鬼已经不是它们最大的靠山,而是它们的敌人。

从昨天开始,苏醒的鲲鹏妖鬼还是吞噬妖魔。

短短一天时间,妖魔的数量锐减一成。

但很快,它们绝望了。

往下是鲲鹏张开的深渊大嘴,往上是血气构成的骄阳烈日。

将它们的出路堵死。

“杀!

!”

“吼!

大地阻碍不了它们。

如鱼入水,对从地面缓缓降下的人类发起了进攻。

人类与魔神血统的鲲鹏相比,它们天然畏惧鲲鹏。

“无上神通:万物掠夺手。”

血气就会他的手,掠夺过妖魔,当场将它们的一切能量都掠夺,转化为元鼎母气。

缓缓降下的身躯,恐怖的血气触及这支庞大的妖魔大军,当场化为飞灰。

这些妖魔鬼怪,大部分是受到了鲲鹏妖鬼影响,与亡魂结合化成的特殊妖鬼。

可以说,这是鲲鹏妖鬼衍生出来的妖魔鬼怪。

很显然,被镇压了数百年的鲲鹏妖鬼也知道,自己吞食灵魂,不断强大的力量,触及临界点,就会惹来镇魔大阵的折磨。

所以,它将自己的力量分化,衍生成大量的妖魔鬼怪。

这些妖魔诞生了意识,成了新的独立体。

但本质上,它们都是鲲鹏妖鬼的力量。

鲲鹏妖鬼想要翻身,顿时天崩地裂。

但下一瞬间,百里飞鸿掌控的分身,再次将镇魔桩插入原来位置。

阵法再次限制了鲲鹏妖鬼。

而唯一一道破绽,却是斩鲲镇魔剑。

百里飞鸿站在阵法边缘外,透过破绽,开始掠夺鲲鹏妖鬼的力量,他要将鲲鹏妖鬼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