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贼,尔敢!”

百里飞鸿的心灵响起巨大的怒吼。

鲲鹏妖鬼身体剧烈膨胀,从现在的鲲形态,开始转变。

其垂天之翼,不断地膨胀。

恐怖的魔神血脉在觉醒,一缕缕黑色的雾气从它身上散发,侵蚀束缚它的一切力量。

“想要突围?若是让你成功,我百里飞鸿的颜面何存?”

百里飞鸿冷笑几声。

身后出现一尊巨鼎,其色泽玄黄,万千元鼎母气垂落,将百里飞鸿笼罩。

“镇魔六道经,镇!”

巨鼎从阵法破绽之处进入,入阵后,化作万丈巨鼎,将展露垂天之翼的鲲鹏妖鬼压住。

“万物掠夺!”

镇魔桩的威能尽数叠加在百里飞鸿的身上。

一瞬间,天穹万千星辰垂落。

“无上神通:周天星辰,万古星辰入吾身,杀!

!”

此乃镇魔六道经中记载着至高神通,唯一一门无上神通。

以窍穴引动亿万星辰入体,让镇世法相引来无上威能。

万物归元鼎,就是百里飞鸿的法天象地。

尽管他还不是法相境,但是一百多道神通之力,交织而成的万物归元鼎,其品质已经不逊色于任何法相。

万古星辰之力入体,百里飞鸿的气息不断地上涨。

其体魄本身坚韧,可承受十倍于自身力量的星辰之力。



瞬间将整个镇魔大阵破碎。

而鲲鹏妖鬼也被巨大的万物归元鼎一口给吞了。

一道道星辰之火,沾染着血焰,以万物归元鼎为炉,开始将鲲鹏妖鬼炼化。

东滨城。

一缕白烟掠过,她仿佛从上古走来的仙子,美艳却冷傲不可方物。

“镇魔大阵终于破碎了。”

若不是镇魔大阵,她也不会如此悲惨。

当然,这离不开神监司的操作。

“大元帝国,神监司,镇魔司……”

“坏了老娘的好事,岂会事事让你们如意?”

上古玄冰女寒素冷漠地看向东滨城镇魔大楼。

公羊绝竟能苟且偷生存活到现在。

这小偷,世人都不知道他原来的真面目吧。

武圣的信物传递出来的气息,是不会错的。

寒素能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就算万载之后,依然让人生厌。

正是他偷走了原来属于她的东西,才害得她身死,若非哥哥冒着风险,窃取黄泉之力,保存了她的肉身与意志,她已经化作一捧黄土了。

“不过,没有黄泉白骨花,你也到了极限了。”

寒素露出玩味的笑容,想要得到黄泉白骨花,那就要深入黄泉获取。

白皙无血的玉手,虚空一抓,万千光辉汇聚于掌间。

人间鬼国顷刻间化作飞灰,数百年来,不入轮回的孤魂野鬼,尽数被她这特殊的黄泉妖体尽数吞噬。

正在地下炼化鲲鹏妖鬼的百里飞鸿,面色剧变,一步跨出地下,出现在大沥山。

“上古玄冰女寒素!

!”

百里飞鸿略显惊讶。

站在他眼前的倾国倾城大美女,却是百里飞鸿熟悉的老朋友,就是被他在傅家老宅发现的上古玄冰女寒素。

零点看书

“我认得你。”

上古玄冰女将黄泉印记收入体内,万鬼之气汇聚,让她变得更加深不可测。

让百里飞鸿面色微沉,这可是硬茬子。

看来,这次要破境了。

“当时,才是一个小小不入流的炼体境,现在已经修炼出了十八炼血,如此断的一年时间内,就算是放在上古宗门,能媲美你者,都不存在。”

上古玄冰女寒素感叹道,却悄无声息后退数步。

对方的血气克制自己的妖魔之躯。

“留下黄泉印记,你可以离开。”

百里飞鸿面色一沉,黄泉印记落入上古玄冰女寒素手里,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左护法,这人交给你了。”

上古玄冰女寒素澹澹一笑。

虚空露出一道虚影,其身介于虚幻与现实状态下,虚幻的背后,却是一片阴沉的世界。

冥府左护法,镇魔司通缉榜第十位。

“我对付不了你的十八炼血,却可以在你击败我之前,将东滨城一半生命夺走。”

被朦胧的烟雾遮盖了面孔的左护法,语气轻松地陈述了一件简单的事情。

上古玄冰女寒素赞赏地看向这位左护法。

“师祖,请你先离开吧。”

冥府左护法的目光,一直在东滨城。

百里飞鸿心里叹息,其实两人联手,自己未必能战胜对方。

现在对方以城中的百姓威胁他,却束缚了他的手脚。

多次出手,冥府的人已经摸清了他的底细。

台面上的底细。

但为了安全起见,却抓住他性格上的弱点,对他进行了威胁。

“冥府的人,给我全部撤离东滨城。”

百里飞鸿狠狠地盯着冥府左护法。

“可以,甚至百年之内,吾等不入东滨。”

上古玄冰女寒素却道:“你叫百里飞鸿吧?我认识你了,后会有期。”

身轻如燕,眨眼消失。

突然,百里飞鸿面色微变。

体内镇压着的鲲鹏妖鬼开始作妖了。

“看来百里镇守使还有事情要忙,我就不打扰镇守使大人了,左某告辞了。”

冥府左护法走入虚幻的世界,身影消失无踪。

望了眼大沥山,山还是山,山也不再是以往那座山了。

山清水秀,灵气所钟。

不可否认,大沥山就是一块宝地。

一步跨入,盘膝而坐,开始炼化鲲鹏妖鬼。

黄泉印记已经被冥府所得,东滨城的危机算是解决了。

最终并未如百里飞鸿所愿,冥府付出了数百年努力,获得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就算没有黄泉印记,以上古玄冰女寒素掌握的黄泉秘术,他们想要打开黄泉之门,也不是难事。”

“就这样被冥府的人夺走了黄泉印记,真是让人不爽。”

这股怒火,只能发泄在鲲鹏妖鬼身上。

尚未走远的镇守统领们,却清楚地看到这一切。

“百里飞鸿根本不在乎黄泉之门,他关心的只是东滨城安危。

谷梁云梦咬牙切齿,对百里飞鸿的恨意越深。

“我们想要打开黄泉之门很难,皇室应该清楚,除了第二代监正,最有可能将黄泉之门打开的就是寒素。”

齐云天直接说了问题的核心,谷梁皇室比任何人都想要获得黄泉之门,进入黄泉路。

上古玄冰女寒素已经获得了黄泉印记,接下来冥府会尝试打开黄泉之门。

若他是冥府的高层,就会选择将开启黄泉之门放在国外。

若是能监视冥府的动作,找到他们开启黄泉之门的地址,岂不是说,谷梁皇室将有机会进入黄泉路,踏入神秘未知的死者世界。

齐云天突然意识到,他都能想到的办法,镇魔司、神监司、谷梁皇室的前辈们会想不到吗?

“预言破了,东滨城尽管被魔神皮面灭了数十万人,但终究是保住了,这是大功一件。”

齐云天不再提黄泉之门,露出灿烂的笑容。

其余等人无奈苦笑。

是的,他们这群人非但没有帮忙,差点全军覆没。

“走吧,让大统领去头痛这件事。”

在他们离开后,天守将雷狱的身影露了出来。

“公羊席,齐云天是镇魔司的镇魔种子,你莫要打他的主意才是。”

公羊席的身影不知不觉,站在了天守将雷狱的身后。

“与百里飞鸿相比,齐云天算什么呢。”

公羊席眯着眼,见牙不见眼,发自内心地开心。

“你这般为难公羊琰,是在试探百里飞鸿的态度?”

“患难见真情,琰丫头内心抗拒任何人,醉心于刀道。百里飞鸿的出现,希望他不要走老祖宗的老路才好,毕竟,忘情天刀可不是什么好玩意。”

公羊席的这番话,让雷狱很是错愕。

现在的公羊席与刚才的公羊席,简直是两个人。

“看什么看,我只是站在家族的利益上看人看事。惊鸿还是太年轻了,宗门终究与我们不是一路的。他的出发点很好,但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我们?”

雷狱很快醒悟,谷梁皇室能夺取天下,是诸多世家氏族在背后支持,才完成对宗门垄断天下权柄的一次终结。

当年打天下的世家氏族老祖,不少人还没有传出死亡的消息。

“这天下,是吾等先辈打下来的。岂能轻易相让?也好,以惊鸿的天资,经过这番磨难,心性也渐渐走向成熟。这短命的皇帝,他来当,实在是浪费他的天赋,这点都看不清楚,自然会吃了亏。”

公羊席和颜悦色说道。

让天守将雷狱很不习惯。

“如果我不了解你席长老,我会被你的改变吓了一跳。你所谓的家族利益,是因为公羊琰不愿意嫁给十八皇子,看到百里飞鸿天赋潜能巨大,而转变的吧?果然是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天守将雷狱挖苦道。

“瞒不过雷天守将的金睛火眼,十七岁,十八炼血,这不是天才,这是怪物。更重要的是,他无亲无故,若能入赘我们公羊家族,未来千年,我公羊家族安枕无忧。”

公羊席撕下面具,开心地说道。

天守将雷狱摇了摇头。

这家伙可能打错算盘了。

百里飞鸿绝对不会入赘公羊家族。

公羊琰也无心儿女私情。

两人凑在一起,当道友可以,当情侣就算了,擦不出火花。

以他雷狱帝都勾栏之王的眼光,公羊席这二手龟公,算盘打错人了。

“冥府上钩了,你们现在想怎么做?”

天守将雷狱进入正题,询问公羊席。

“太一门做得太狠了,但这老狐狸,躲起来数百年,我们就算想要联手对付他,都很难。”

公羊席双眸绽放寒芒:“他绝了谷梁皇室的长生梦,这是好事。但千不该万不该,将所有的门都堵死,断了我们的人仙之路。谁能忍受?”

“上古玄冰女,她知道很多上古秘密,最后一位离开的人仙,就是她的哥哥,冥王前辈。”

“我们将她释放出来,破坏她的黄泉人仙道,她想要恢复人身,就必须踏入黄泉之路。”

“冥府这些年一直在找黄泉路,是因为这条路是走得通的,毕竟冥王前辈九死借道黄泉,离开了这百孔千疮的世界,追寻魔神的步伐而去。”

公羊席说完此话,内心对太一门恨意一点都没有减少。

现在成圣,比上古时候修成人仙还难。

其幕后黑手就是太一门。

天守将雷狱无语以对。

他低下头,他想起自己的初心,其实就是解决大元境内的妖魔之祸。

回忆起七岁那年,一家人在妖魔利爪下,沦为妖魔的血食,这场噩耗至今还没有醒来。

当他站在接近世间绝顶之时,才明白,自己的梦想是何其宏大。

妖魔之祸,并非杀一个妖魔,就能解决的。

而是这天地出了问题。

想要解决妖魔之祸,那就是彻底铲除魔神的余毒,让天地恢复清明。

但包裹着人类领土的魔鬼海,就算是人仙再世,也难以清除。

可所有人都在乎永生,根本不会在乎老百姓的安危。

大元崩的预言,谷梁皇室一点也不紧张他们的天下沦失。

他们真正关心的是自己的寿命。

“那就祝你们成功。”

天守将雷狱笑道。

黄泉路,一听就是不好走。

他不想参与进去。

“龙驭宾天,武宗皇上的葬礼马上开始了,你也应该回到帝都了。”

公羊席叹息。

雷狱这位天守将,其天赋与实力在天守将都是最顶尖的。

就算是他,都没有把握赢雷狱。

雷狱不参与进来,就少了一位高手的帮助。

“老家伙,可不要死了。”

天守将雷狱身影消失无踪。

公羊席摇了摇头。

战斗已经响起,岂能退缩。

东滨城发生的事情,都是小打小闹,闹完了,就该走正事了。

预言可是在提醒着他们,赶快行动,再行动,都得死。

抬头看向远处的东滨城。

“作为镇守使,你可要守护好百姓哦。因为接下来的战斗,可不是像东滨城这般闹剧。”

她的存在,是禁忌。

但她的预言很有指导性,一般反过来推演,根据历史的痕迹,就成了很多势力对未来的掌握的重要信息。

预言未来,不过是基于现在所有因果,推演出来的一种可能性。

在一些修为极高的人眼内,预言无论好坏,都是重要的情报信息。

太一门道主应该也知道了这个预言。

他似乎觉察到了武宗皇帝的某些布局谋划?

所以来斩首,企图阻止众人意志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