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元气如瀑布垂落,将整个大沥山都笼罩。

血气、元气、神通在山内交织,撕裂一切的恐怖力量,正在全力绞杀鲲鹏妖鬼的意志。

而这股意志涌动着特殊的威严气息,百里飞鸿全力使出,才磨灭一丝威严气息。

此时的鲲鹏妖鬼已经浓缩为一团鲲鹏形态的符文。

透过时空,穿越无尽的历史,威压让百里飞鸿心里沉甸甸。

仿佛,此刻的他并不是在对付这头鲲鹏妖鬼。

而是鲲鹏的血脉源头。

古老传说中的鲲鹏老祖。

“死了那么久,从血脉传递过来的威严,就有一种让我束手无策的感觉。”

百里飞鸿放弃快速炼化鲲鹏意志的念头。

而是直接将它拧出来,丢入乾坤鼎内,让乾坤鼎慢慢炼化。

“终于结束了。”

听了百里飞鸿说完黄泉印记被上古玄冰女寒素夺走,公羊琰并未露出担忧,而是开心地笑起来了。

嫣然一笑,面若桃花。

被公羊琰的笑容感染,百里飞鸿也开心笑起来。

“东滨城最大的危机解决了,我们也可以松口气了。”

百里飞鸿双手抱胸,站在天台边缘,眺望东滨城。

昌盛街,他住的地方,却被悲伤所笼罩。

镇魔司已经发布了最新公告,冥府作乱,已被解决。

东滨城的人终于松了口气。

有条件的人可以逃离东滨城,但很多人这一辈子都生活在东滨城,他们的一切都与东滨城系上了难以解开的羁绊,他们离开了东滨城,就离开了自己的根。

逃?

逃到哪里去?

内心一半悲伤,一半喜悦。

为数十万人的丧生而失落悲伤,如果他能早一点归来,魔神的皮肤在开始出现征兆的时候,他就能解决这件诡异的物品。

数十万人就不会白死。

另一半喜悦,是替活着的人高兴。

他们的命运本身是随着预言而丧命,现在他们还活着,相当于百里飞鸿救了两百多万人。

重获新生,他自然替这些人高兴。

“公羊大人,今后你怎么打算?”

百里飞鸿随口而道。

“找一处安宁的地方,隐居数年,磨炼我的刀法。”

“戳神刀?”

“戳神刀只是公羊家族掌握的刀道一种。”

公羊琰欲言又止,她脑海翻滚千百次,最后没有说出来。

她可能不适合修炼这门刀法。

忘情天刀!

公羊家族最恐怖的刀法。

就算是老祖宗都未曾参悟透。

但是,靠着这门刀法,公羊老祖断了一条手臂,依然能排在天龙榜单前五位。

从未跌出这位置。

这不是人类的刀法。

而是一位魔神创造出来的刀法。

被公羊绝所得。

直到现在公羊老祖都未能真正忘情。

刀道还存在缺憾。

也是这缺憾,被第二代监正觉察,被斩断了一条手臂。

手臂上残留的武道意志,让公羊绝到现在还不能恢复伤势。

可见当年的第二代监正是何等恐怖。

他缔造的术士之道,已经超越了人类,触及了仙的层次。

“隐居山林,逍遥自在。惬意生活,真让人羡慕。”

百里飞鸿闭上眼睛,仿佛感受那般安宁的生活日子,脸上充满了向往。

“其实你也可以放下一切,在平静中追逐自己的道。”

公羊琰的视线很灼热。

“我……”

心季涌上心头。

他的心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死亡绝望。

血液在沸腾,在预警。

甚至来不及多想,百里飞鸿下意识抓起公羊琰的手。

施展鲲鹏遁法,身影直接从天台上消失。

天空裂开,一只布满天穹的手掌,从天而降,东滨城瞬间被抹除……

“老娘的预言,从没有出错。”

天空传来一把傲娇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看吧,始于血,东滨毁。”

“咯咯咯”

伴随着满意的笑声传来,渐渐消失无踪。

大元帝国的版图,从此少了一块,海域的面积扩大了。

逃离东滨城的百里飞鸿松开了公羊琰的手,双眸血红,面部扭曲,狰狞可怖。

“怎么能如此?怎么能如此?……”

嘴里一直念着这句话。

公羊琰张了张嘴,绝美的脸孔,苍白无血。

脑海中回忆起某段话。

“像她这般禁忌的存在,一旦发现预言被改变,她甚至会亲自下场?”

她努力从混乱的记忆中回忆起这段话。

最终,江东流的脸孔映入脑海。

是他知道了预言后,曾经与我提过这话。

当时公羊琰并未放在心上。

但今日,她出手了。

“预言者,是谁?”

百里飞鸿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一路走来,有技能之书的他,顺风顺水。

这一击,将他的骄傲全部打碎。

在危险降临那一刹那,他逃跑了。

尽管他心里明白,就算将技能点全部用来提升境界,都难以抵挡这一击,落到身死道消的下场。

可此时的百里飞鸿在为自己的逃跑而悔恨。

他嘶哑的声音,发出低吼。

更多是无能狂怒,甚至是掩饰自己内心的悔恨。

没有人回答他。

公羊琰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若是,她及早提防,在百里飞鸿提出迁移东滨人计划,她要求执行的话,至少城中两百多万百姓,以及全体东滨城镇魔人都不用死。

内心翻滚着无数杂念,自责、懊悔、难过、悲伤的欲望涌上心头,将公羊琰的心拉入海底。

无尽暗黑的深渊,将她的心吞噬。

百里飞鸿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懊悔,他强压内心的混乱,恢复平静,看向公羊琰。

但看着公羊琰毫无色泽的美眸,空洞洞,没有半点情感,死气沉沉。

一桶冷水浇醒了他。

相比起公羊琰这位镇守使,他只是中途接手这副身体的穿越者。

更多的是被预言者疯女人激怒了。

“公羊大人,公羊琰,琰姐……”

百里飞鸿连续叫了几声,才将她从无尽深渊暗黑中拉回过神来。

“预言者的名字,我不知道。我只是知晓,她是很神秘,很古老。与我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可是却掌握了武圣都忌惮的力量。”

公羊琰的语气很冷漠,干巴巴的,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

东滨城的毁灭,对于公羊琰来说,就是摧毁了她一直以来的成果。

更是将她的武道意志给摧毁。

让道心处于崩溃的边缘。

她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命运,当发现自己改变了命运后,命运给她开了一个玩笑。

现在才发现,她就是最大的玩笑。

所有的坚持,所有的努力,所付出的心血,在这禁忌预言者的一掌之下,化为虚有。

“公羊大人……”

“我要离开了。东滨城已经毁灭了,我的使命已经破碎,从今以后,我只属于我。”

公羊琰摆了摆手,回想刚才内心的暗黑深渊,她不想再经历。

被掌握命运的人愚弄的滋味,很难受。

她的心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有下一次。

公羊琰飞走了,没有一丝犹豫,再没有看东滨城那处位置一眼。

百里飞鸿没有挽留,更没有开导。

东滨城生活三年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尽管很苦,但始终是自己在这世界的起点,是他重新出发的记忆尹始,是他第二人生的尹始。

“无论你是谁,什么背景,有多大的实力,都要承受这次毁灭东滨城的恶果。”

“尽管我很感谢你,将我一巴掌拍醒。”

百里飞鸿站在东槟城原址上。

海水涌入,填满了此坑,也将东槟城埋没。

努力回忆,将见到东槟城最美的一幅景象,刻画在灵魂深处。

他转身离开了东槟城地界。

伤心、愤怒、悔恨等负面心情,已经被他清空。

并非忘记,而是随着东槟城的记忆,一起埋在记忆深处。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师兄张乾山已经离开了东滨城。

颜如玉已经不在东滨城。

但坏消息更多,曾经熟悉的面孔,已经随着东滨城而毁灭。

他悄然无声地离开。

外人都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还是连同东滨城一起埋葬了。

东滨城被毁灭了!

南山县的镇守使将此消息上传镇魔总司。

整个镇魔总司都为之震惊。

闭关就不出手的镇魔五老,也被惊动了。

一时间,消息乱飞。

直到公羊琰现身帝都,辞去镇魔人的职位,并上交了述职报告,所有秘密才揭晓。

而飞元岛上,消息乱飞。

但随着百里飞鸿的回归,飞元岛内,立即风平浪静。

帝都,天守帅府。

前脚回到帝都的天守将雷狱,接到了统帅的约见。

“末将雷狱拜见统帅大人。”

雷狱脸上带着几分笑容。

可站在他对面的天守统帅却面色阴沉道:“东滨城究竟发生了何事?”

天守将雷狱却道:“尽管有点波折,危机已经解除,只是黄泉印记被上古玄冰女寒素抢走。”

“危机解除?东滨城毁灭了。”

天守统帅叹息道。

他知道天守将雷狱不会对他说谎,如此看来,这件事是在天守将雷狱走后发生的。

“不可能,除非武圣出手,否则,没有人能毁掉东滨城。”

雷狱语气很坚定。

天守统帅谷梁擎深深看了他一眼,道:“预言者的身份你是知道的,她从来没有出错。”

天守将雷狱听了这句话,如遭雷击,霎时间,身上涌动强大的紫黑色闪电。

“老妖婆,出手了?无耻之尤,无耻至极,卑鄙……”

“咒骂有用吗?”

谷梁擎冷漠地道。

“不骂,我心里憋得难受。就因为她的预言,东滨城死了三百多万人,这都是我们大元的子民。”

雷狱眼睛发红、湿润。

“公羊琰的述职报告,已经提交给了镇魔五老,另外,公羊琰离开了镇魔司,返回了公羊家族。我不希望公羊家族介入皇位争夺太深,没有几天了,帝都不能起任何波澜。”

天守统帅谷梁擎凝视着雷狱的眼神,很认真说道。

他是天守将的统帅,也是谷梁皇室宗人府的人。

他的态度,就是皇室的态度。

“统帅大人,为何不对这老妖婆出手,将她关押在镇魔塔内?”

雷狱并未领命,甚至质问天守统帅谷梁擎。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她的预言出神入化,神监司三位宿老出手,都推演不出她的位置。就算推演出来,迎接我们的是陷阱。”

谷梁擎现在知道雷狱的性子,解释了为何镇魔司、皇室没有出手对付这位预言者。

找了,找不到。

对方可以先人一步,布置陷阱,抽身离开。

你永远都抓不到她。

“更何况,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她将预言散播出来了。整个宗门的世界,现在都在狂欢。”

“被我们镇压很久的宗门势力,必定会出来祸乱天下,将大元的天下毁掉,重回以往宗门局面。”

天守将雷狱听后,沉默了。

公羊琰并未返回家族,而是进入横断山脉。

这是大元帝国最危险的山脉。

她,要修炼忘情天刀。

她要用这把刀,将这女疯子噼了。

带着执念的她,进入横断山脉,开始修炼她的刀道。

执念越强,未来斩断执念,才能变得更加强大。

江东流接到了密报。

看着密报的内容,尽管心里已经有预备,可当这消息传来,还是让他很镇压,同时也很气愤。

阴阳天宗的古籍记载了这位禁忌存在的预言者,做事风格是多么地无耻。

为了确保预言显灵,历史上发生很多大事,都有她在幕后操作。

东滨城绝对不会成为她最后一次亲自下场,实验预言的地方。

他曾经提醒过公羊琰,可惜,结局不会改变。

她自号掌管命运,命运是不容许任何人改变。

“她亲自下场毁灭大元了。”

“不过,她这次的对手,可不怕她。”

“强强对战,渔翁得利,苦了的却是天下百姓。”

“天下大变的趋势,不会因为一些改变,而出现变化,最终的结局已经决定。”

《高天之上》

双眸流转着阴阳气息,仿佛洞悉阴阳玄机变化,天下乱象已显。

谷梁皇室与她都不是好东西。

就让他们狗咬狗。

江东流一直往东而走,他需要一处阴阳极妙之地,修炼出法相。

正好,他知道大元境内东方方向,有一处机缘很适合他。

尽管会很危险。

飞元岛内。

百里飞鸿正常上班,但下班后,就消失不见。

他每每到了夜晚,都会从飞元岛消失,前往魔鬼海。

“武圣奈何不了你,就让我来审判你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