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这是你的佩刀。”

晒得黝黑的陈星炎,终于抵达了飞元岛。

在海上漂浮的他,并未知道东滨城发生了什么事情。

百里飞鸿将血海长刀拿在手中。

秦氏刀铺,已经毁灭了。

抚摸着血海长刀,内心感叹良多。

“星炎,辛苦你了。”

百里飞鸿回过神来,望着陈星炎,火相天赋的他,重修炼体,让他身体如火炉般,滚热的热浪扑面而来。

“很不错,第二次炼血已经大成,等你六骨完全圆满,就能冲击三血。不过,窍穴有点拉胯,我会将周天星辰窍穴的修炼方式传授给你。“

百里飞鸿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陈星炎确实是天赋极佳的人,未来突破元胎,成就神通主,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法相,就看他个人的造化。

“多谢大人赏赐。”

陈星炎满目惊喜。

其实镇魔六道经上都有窍穴的修炼方式,但是查探窍穴位置,就是极为艰难的一件事。

他以往只是开启了十八个窍穴,已经让他在同龄人中,处于相对顶尖的地位。

“镇魔六道经记载一门无上神通,名曰:周天星辰,与周天窍穴息息相关,你若不能开辟出三百六十五道窍穴,这门无上神通就会与你绝缘。以你的天赋,若是这门神通入门,对你的火相天赋有很大的帮助,以漫天星辰供养火相,修炼出来的法相必定与太阳有关。”
三言两语,百里飞鸿就推演出陈星炎未来武道之路。

陈星炎目光明亮,心潮澎湃。

“另外,以后不要叫我大人,叫我师父,你以后就是我的大弟子。尽管上官镇那小子率先叫了,但他只能排在第四。”

陈星炎当即双膝跪地叩头:“徒儿陈星炎,拜见师父。”

“我为你传道受业解惑,但你我在年龄上相差不大,以后相处就不要那么多规矩,这一拜,我受了,以后你就是我百里飞鸿的徒弟。”

百里飞鸿对弟子的态度,并不严肃。

他的年龄是硬伤,同时,他不希望将老古板的师徒关系套用在他与弟子身上。

陈星炎很感动,但千言万语,最后却说不出口。

“好好学习,变强,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百里飞鸿说完,手掌往陈星炎脑海一拍,一股信息进入他的脑海。

“炼血归元功,是我在血元功基础上创造出来的法门,等你将炼血归元功修炼圆满,再修炼万物归元鼎功,这门功法才是我的血炼功法核心。”

万物归元鼎功是万物归元鼎未升级之前的功法,尚未融合镇魔六道经等诸般武道。

万物归元鼎他们没法修炼。

这门功法要求太高了,没有技能之书,他们就算修炼到死,都未必能修炼至元胎境。

镇魔六道经同样强大,可以完美融合万物归元鼎功。

陈星炎激动无比。

飞元岛上谁人不知道,师父他最强大的是炼血之道。

“你其他师弟师妹,等适合的时候,我就举行拜师宴,一次将你们给收为徒弟。”

东槟城的被毁灭事件还在发酵。

但现在,大元帝国最重要的事情还在持续进行,朝廷对东槟城毁灭,并没有给出态度。

“龙驭宾天,大葬之日,就在今天。”

算了算日子,皇位空悬那么久,也该有决定了。

大元帝国若是没有太子,皇位的争夺还会更久。

但是太子在位,直到今日,十八皇子都未能翻盘,过了今日之后,他是没有机会了。

今天是武宗入土的日子,想要搞事,问问谷梁皇室答不答应?

此时,帝都。

气氛凝重。

镇魔五老、神监司三宿老尽数出关。

天守帅府,麾下天守将,镇守四方。

又有镇魔司镇守血将,耸立在云间,监视四方。

帝都御林军,密布帝都每一条大街。

三步一岗,将整个帝都都严密监控起来。

当皇陵的大门关上,重头戏才刚开始。

十八位皇子立即被各自送回府上。

秦王府,此时的十八皇子秦王殿下谷梁惊鸿,焦急地在后院来回走动。

“内阁商议的会议是否已经结束?”

谷梁惊鸿语气都带着焦虑。

“殿下,内阁会议还在进行,宗人府那边已经介入。”

坐在凉亭内,头戴方巾的长须书生,摇着扇子,不缓不慢地说道。

“殿下莫要乱了心,遇大事需静气。”

“不急?皇兄一旦登基,秦王府上下,都难逃他的清洗。”

谷梁惊鸿愤恨地道,年轻的脸孔,甚至激烈的心情波动感,让面部青筋冒起,显得狰狞。

“只要殿下一声令下,始魔宫将会出手,将太子……”

幕僚诸葛青龙抹了抹脖子。

“阴阳天宗、太玄剑宗,五行神宗,花间派都派人出手,若是始魔魔宗介入,必定会引发他们的不满。”

谷梁惊鸿略显迟疑。

“殿下,当断则断,不受其乱。你要记住,你若是成了大元皇帝,是不可能与宗门共处的。如今,他们送上门来,我们想要成功,借助他们的力量就行。”

诸葛青龙内心很不爽,他为十八皇子出谋划策,以十八皇子的天资,绝对会拉拢一群世家氏族、镇魔司、神监司、天守帅府、军部、宗人府、内阁的人支持他。

谷梁惊鸿停步,沉思良久。

“是本王乱了分寸,失了心智。事到临头,裹足不前,与小女子何二?”

谷梁惊鸿对着诸葛青龙抱拳作揖:“还要谢谢老师点醒我。”

“当你决定走这一步的时候,就代表你没有回头路了,你不往前走,唯有死路一条。既然是死路一条,管他死后洪水滔天。为师教导过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只是十八位皇子中的一员。太子在位,本身你已无可争的机会,现在都在传你与太子,都有可能登基。天下人所知的事情,已经为你的上位铺平了道路。太子若是死了,自然就轮到你了。”

诸葛青龙摇着扇子,脸带微笑。

“你不愿意让原始魔宗介入,但在我眼里,弑君之事,由原始魔宗做是最合适的,其他宗门都有所顾忌,只有原始魔宗做了就理所当然。”

“毕竟,原始魔宗是公认的魔道宗教。”

“还请老师帮我。”

谷梁惊鸿眼眸凌厉,冷血无情。

“放心,始魔宫宫主亲自出手,京城之内,太子殿下必死无疑。”

诸葛青龙沉声道。

原始魔宗三大高手,宗主,以及两位宫主都是当时最顶尖的高手。

始魔宫宫主更是天龙榜榜首,其修为深不可测,一手始魔心符,惊天动地,防不胜防。

太一道主当年想要杀他,都未成功,可见对方的恐怖。

“公羊琰的行踪找到了吗?”

谷梁惊鸿突然问道。

诸葛青龙心里叹息,“殿下何须心急,等你坐上了大元宝座,这天下都是你的,何况是一个女人。”

“老师,她不同。有她的帮助,我的皇极经世书才能修炼成功皇道法相。”

谷梁惊鸿双眸绽放灼热,但想到了什么,脸色略显阴沉:“听说她将镇魔六道经传授给了一位镇魔使,而且对这位镇魔使很感兴趣。”

“是飞元岛的镇守使,他是人才,也是威胁。”

“让原始魔宗出手,将他宰了,这泥腿子有何资格与本王争。”

谷梁惊鸿冷漠地道。

“是,殿下。”

诸葛青龙挥动扇子,一道神识穿破帝都的法网,落在帝都某角落。

夜深人静,太子府上。

此时的太子府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其他皇子狗急跳墙。

除了十八皇子,有不少皇子也在暗中较量。

未到最后时刻,什么意外都会发生。

此时的太子殿下,并未休息,而是召集府中大臣们,商议登基大事。

直到三更天后,近臣才散去。

此时的太子殿下,却兴致高昂。

来到了妾侍房间。

一番云雨后,太子殿下很满意。

但他明白,这位天生丽质的妾侍不过是普通人,根本承受不起他的体魄。

太子在位六十年,其修为已经精进法相境。

大元帝国所有丹药,无限供应,才将他堆砌到这层次。

其实太子明白,以自己的资质,想要登上皇位很难。

他为储君,不过是权宜之计。

否则也不会当了六十年之久。

按照父皇的想法,会在明后两年内,革除他太子之位。

将十八扶正。

如此一来,可保证大元帝国八十年不乱。

他不服输,一直在斗争。

但父皇的偏心,明眼人都看得到。

只是父皇遇刺驾崩,却给了他机会。

按照大元律法,他早已经登基为皇,可朝中很多老臣、势力,见自己年事已高,就算活到了一百岁,也不过在位二十三年,如何跟其他皇子相比?

他已经年近七十七,若不成武圣,很难活到一百岁。

“哼,就算当一年的皇帝,我也要扶持我的儿子上位。”

否则,他的后代将会丧失继承权。

渐渐沦为皇室的边缘血统、

望着身边沉睡的爱妾,太子闭上眼睛,开始睡眠。

而他身边的爱妾,身上出现黑色斑纹,与此同时,一道特殊的印记在太子殿下身上浮现。

睡梦中的太子,听见巨龙的咆孝,从梦中吓醒。

而身边的爱妾,已经消香玉损。

“来人……”

浑身沉甸甸,可此时的太子殿下,声音沙哑,他浑身沉甸甸,剧毒正在他身上蔓延,皇道法相在消散。

“神魔陨!

!”

太子感受体内的变化,立即明白,自己中了的剧毒,是太古时期流传下来的最恐怖毒物,用以削弱神魔力量之用。

若他的血气修炼十八炼,可以将剧毒排斥。

但被丹药堆砌起来的修为,根本难以抵挡这剧毒的侵蚀。

身边的尸体突然翻身,浑身蠕动黑色的蝌蚪符文,曾经他最喜欢的玉手,幻化出恐怖的尖锥,对着他的眉心处,狠狠地插下去。

浊神锥!

原始魔宗不传之秘。

原始魔宗杀我!

太子殿下用尽神识传递出波动。

太子府内,谷梁皇室一尊武圣睁开了双眸。

“不好,太子殿下出事了。”

谷梁擎大喊。

守卫太子府上的高手,立即面色剧变,冲入后院,进入太子所在的房间。

门外两位顶尖的法相,竟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推开门,映入众人眼眸的却是太子爱妾骑在太子身上,恐怖的毒素已经浮现在皮肤,一股熏香味道传来。

谷梁擎大惊失色道:“魔神陨?!

连忙后退数步。

就在此时,帝都爆发出强大的血气,一道道血气如龙,发出咆孝,绞杀向来敌。

谷梁擎面色阴沉:“通知宗人府,通知镇魔司、神监司、内阁、军部,太子被毒杀,死于魔神陨毒药与浊神锥,是始魔魔宗动的手,启动第二方案。”

太子是正统,却非大元帝国挑选的真正皇帝。

但武宗突然死亡,此事已经进入到了炽热化阶段,为了保持皇位正统,他们不得不选择太子,这是天命。

现在太子身死,武宗皇帝在世的时候,留下的后手可以启动了。

“其余人随我,诛杀宗门势力。”

谷梁擎无比愤怒。

“嘿嘿,杀我一人,还有千千万万的我。镇魔五老,确实厉害,但杀人之事,相比我们始魔魔宗,却是差了点。吾等始魔道宗,魔神都能刺杀成功。”

始魔宫宫主在狂笑中,被血气撕碎。

“原始魔宗,吾必灭你满门”

谷梁擎愤怒地吼道。

始魔宫宫主之死,不过是他掌控的一道化身。

此人不过是被始魔心符所掌控的一位法相境。

但却承载了始魔宫宫主的八成力量。

至于被杀,不过是计划中的事情。

毕竟,动用了始魔心符最大极限的力量,这身躯迟早都要死。

他始魔宫宫主损失的不过是一道神识。

损失不大,很快就会被他恢复回来。

至于谷梁皇室与原始魔宗的血海深仇,债不怕多。

“十八皇子上位,宗门抬头,天下纷乱,正当是我们原始魔宗出世。”

千里之外的始魔宫宫主大笑道。

“好,好,皇兄终于死了。”

听闻动静秦王府内,传来明朗的笑声,却无人敢说什么。

秦王府内的护卫,都知道,十八皇子成龙之路,最后的障碍终于扫除了。

“恭喜殿下,不,恭喜陛下。”

诸葛青龙站起来,拂了下衣袖,跪倒在地高呼。

谷梁惊鸿连忙上前,伸手去扶起他的老师诸葛青龙。

衣袖内,一把血迹斑斑的匕首,破除封印,悄无声息地捅入谷梁惊鸿的心脏。

“你……”

谷梁惊鸿不敢相信。

“你心太软了,会被原始魔宗所控制。”

诸葛青龙叹息,将谷梁惊鸿推开,一道分身出现,与谷梁惊鸿气息一样。

小小的元胎境,如何抵挡得住弑神匕首。

“秦王要闭门谢客,等候朝会,在这之前,后院之内,不得放人进入。”

诸葛青龙大摇大摆地走出秦王府,还不忘记交代几句,登上了马车,往帝都另一条街道,驾驶而去。

特殊的符文力量,将马车掩盖踪迹,最后来到了靖王殿下的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