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先生,都解决了。”

“是的,殿下的一石两鸟,渔翁得利计谋,确实厉害。”

“大局未定,乾坤混乱,还有一场戏等着我呢。”

“暂定冥府的右护法,位置已经查明,还请靖王殿下出手。”诸葛青龙恭敬地行礼。

对秦王与靖王的态度,完全是两个人。

“还请诸葛先生暂时离开帝都,等事情平息后,我有重要的事情交给先生去办。”

靖王负手而立,背对着诸葛青龙。

却不担心对方偷袭自己。

这绝对不是信任。

诸葛青龙很明白,眼前这位被打压很久的九皇子,他有多强大。

及冠之年,前往边荒,镇压北蛮十年。

其母亲地位不高,只是在生了靖王之后,才从侍女成了贵人。

一场纷争,殒命后宫。

从此靖王不曾踏入帝都。

八年前归来,才册封为靖王。

外人不知道靖王之意,可亲近圣上之人,都知道,就是让靖王安安静静。

也幸好他谷梁血统纯正,才被宗人府册封为皇子。

这也是皇室保护谷梁血脉纯正的一种办法。

免去圣上的喜恶决定皇子,而是由血脉的纯正来决定是否能当上皇子,拥有继承权。

“必不失靖王殿下所托。”

诸葛青龙恭敬地行礼,起身告辞。

他诸葛青龙能活到现在,都是靖王殿下给的命。

十年前安插在秦王麾下,一步一步靠着自己,成为皇子的老师。

诸葛青龙知道,比靖王年幼的皇子身边,都有安插人手。

靖王殿下已经算好了,武宗的寿命到达终点,那么,除了太子,对他最大的威胁就是他后面的九位皇子。

“殿下,诸葛青龙已经离开了皇城。”

一尊血位浮现靖王的身侧。

“杀了他。”

靖王的语气冷漠到了极致。

唯有死人才不会开口。

这场战争,他已经忍耐了很久,绝对不能存在一丝疏漏,将他十八年来的布局毁坏。

“是,殿下。”

全覆盖符文铠甲的血位凭空消失。

“可惜了。”

是啊,弑神匕首可惜了。

不过,这东西最后他想要,也会回到他的手里。

他可以肯定。

帝都严防密布,天罗地网,将帝都守护得密密实实。

可对于某些人来说,想要出去,太过简单了。

比如诸葛青龙。

他站在城外,回望帝都,深深叹息。

“靖王,心软了。”

诸葛青龙掏出弑神匕首:“我以未来帝师自称太久了,教了秦王很多帝皇心术,靖王殿下,这次让老夫教你一次。”

说完,弑神匕首从天灵盖插下。

诸葛青龙跪倒在地,没有鲜血流下,都被弑神匕首吸走。

在他死亡之前,他的分身先消失,同时,他的气息暴涨,法相归于天地,造成浩浩荡荡的异象呈现帝都东城门。

秦王府上的高手,立即觉察到不对。

也不管诸葛青龙的交代,冲入后院,却看见年轻的秦王殿下倒在血泊。

没有任何的反抗痕迹。

明眼人都看得出,唯有秦王殿下信任的老师,才能在刹那间杀死秦王殿下。

同时,不惊动任何防守。

也唯有诸葛青龙与秦王殿下交谈之时,秦王殿下的守卫才撤走。

因为他们谈论的都是最机密的事情。

“十八皇子死了!

!”

府上的大管家嚎声大哭。

声音传遍十里。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正是谷梁擎,他的面色阴沉得可怕。

按照第二计划,十八皇子没有机会当上皇帝,却可以培养成为宗人府的高手,成为谷梁皇室中坚力量的一员。

他的年轻,他的天赋,都是皇子之中极佳的人选。

未来宗人府宗首就是他。

“是谁干的?要你们何用?”

谷梁擎大怒,武圣之怒,皇城色变。

“大帅,是诸葛青龙,秦王殿下的老师。”

宗人府安插在十八皇子身边的神通主,恐慌地道。

“诸葛青龙?!反了,都反了,原始魔宗,原始魔宗,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原始魔宗在搭线十八皇子,可现在连同十八皇子都死了,这逻辑就不对。

“大帅,诸葛青龙与原始魔宗确实存在瓜葛。”

这位属于谷梁皇室培养的亲信,似乎抓住了机会,连忙说道。

“废物。”怒火中烧的谷梁擎一掌,直接将这位神通主给轰碎。“让你在十八皇子的身边,得到了如此重要的消息,竟敢不报给宗人府,不上报给天守帅府,该死的家伙。”

再次回到帝都城外。

“可惜了,靖王殿下失去了一位忠臣。”

数位血卫出现,看着诸葛青龙死去的身躯,不由感叹良多。

“好了,镇魔司应该被惊动了,我们离开吧。”

另一位血卫冷漠地道。

“回去如实禀告靖王殿下,善待他的家人,他是我们的同仁。”

这位血卫低沉道。

“无需多想,靖王殿下已经安排好一切。”

血卫的消失。

在他们离开了不久,镇魔司的人到场了。

负责镇守帝都东门的镇守血将,他觉察不对,立即赶来。

“弑神匕首?它竟然现世了?”

这把匕首的恐怖在于,它曾经杀过魔神,沾染过魔神的血。

莫说从天灵盖插下,就算是划破皮肤,除非将血炼达到他们这等层次,才能勉强抵抗这把匕首对身体的伤害。

“上报五老,让他们立即前来,处理此事。”

镇守血将明白,自己遇到大事了。

对前来的镇守统领交代道。

身边的镇守统领,立即将此事汇报给镇魔司大统领,并将镇守血将的发现告诉他,让他转达给镇魔五老。

镇守统领尚未能直接接触到镇魔五老的层次。

消息很快传播开来。

镇魔五老与天守帅齐齐降临此地。

“诸葛青龙,就是他杀了十八皇子惊鸿。”

天守帅谷梁擎沉声道,看到凶手伏诛,他没有一丝高兴的情绪。

“是老九动手了吗?”

他心中默念道,在镇魔五老面前却不敢说出去。

“冥府右护法?该死的邪教徒,竟敢在本皇子面前嚣张。”

一把声音,震动帝都。

在万民心中响起,威严无比的气势,镇压这片天穹下的一切。

恐怖的威压,从帝都中心散发出。

血气如飓风笼罩帝都,一掌之下,直接将冥府右护法杀死。

“皇道武圣?!

!”

“国运加持?!”

镇魔五老,以及天守帅谷梁擎内心震动。

这一招,他们太过熟悉了,武宗皇帝曾经施展过。

那是武宗皇帝在成为武圣那一刻,合道大元帝国国运,铸造无上皇道。

如此恐怖的威压,已经有了武宗皇帝七分气象。

谷梁擎震撼无比,却立即大笑起来。

谷梁皇室遭此大难,却后继有人。

这代表着,谷梁皇室未来数十年,江山依然稳固。

古老禁忌的存在预言,随着东滨城的毁灭,已经压迫到了谷梁皇室的神经线。

武宗本无敌,奈何太一门道主这当世唯一的人仙出手。

他的天道权柄,并不畏惧人间皇道。

不过,谷梁擎却知道,太一门道主出手,已经被武宗所伤。

他的伤势没有数十年,根本好不起来。

在太一门道主受伤期间,根本不担心他再次刺杀皇帝。

靖王府。

当血卫将诸葛青龙的话带到他的耳中,靖王沉默了一会,心冷如铁般的九皇子,他内心起了波澜。

“诸葛青龙,给朕上了一堂很生动的课。”

“他死了,黄泉路上必定很寂寞,正好冥府的人不是一直在找黄泉路吗?朕送他上路。”

靖王悍然出世,仅仅是一击,就将冥府右护法这位顶尖的法相境给灭了。

他以身合道国运,化作金龙,盘旋于帝都。

宣告世人,新皇已立。

什么阴谋诡计,在他出手这一刻,都已经结束了。

一鸣惊人,一拳定乾坤。

江山是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