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九皇子,靖王出手了。”

帝都内,隐藏着的老怪物,都被眼前这位皇子的气势惊醒过来。

“乾坤已定,靖王可登基为皇。”

古老的声音从帝都某处传来,却是代表着皇室的意志。

一句话,结束了这场争斗。

悬空已久的皇位,终于定下来。

九皇子收拢气运,他感觉到自身已经与大元这庞大的帝国联系在一起。

也明白,为何大元帝国能压制宗门。

皇极经世书。

融入了上古人王之道。

也是人族对抗魔神,摸索出来的一套人道玄妙。

整个大元帝国的气运,都与他息息相关。

从帝都蔓延,到整个中原地带,北蛮边境,南荒平原,西锤之地,甚至极东的海域疆土。

“这是飞元岛?”

宛如海上的明珠,将大元帝国南滨之海点亮,其光芒甚至超越了镇南水师攻陷下来的魔鬼海峡,以及南亚大陆滨海领土。

“飞元岛是镇南水师的驻守之地,最近半年风起云涌。父皇曾经想过以魔鬼海峡的失利,将镇南水师从燕家的手里拿回来,替换整个镇南水师的将领骨干,整顿水师军务,成立海军。”

“后传闻镇南水师被镇魔司的镇守使压得抬不起头来,逼得镇南水师向南进行战略转移,再次攻陷魔鬼海峡。”

“黑天神教作妖,屠杀数百万百姓,献祭给黑天魔神,灭了镇南水师接近三分之一的兵力。”

“刚好那段时间,父皇驾崩,军部的精力都放在帝都,根本没有支援镇南水师。”

“唯独镇守使,带领镇南水师数十万士兵,再次踏足魔鬼海峡,将魔鬼海峡四周的领土,都尽数夺取,纳入大元疆土。”

大元的版图扩大了十分之一。

靖王二十岁从军,在边疆带兵打仗十年,他的军事才能放在帝国将领中,也是最为顶尖的。

以往他的视线都放在北蛮之地,回到帝都后,尽管收集四方情报消息,但对南滨之海并没有过多关注。

今日融合国运,突然明白,为何先祖不计代价经营飞元岛。

放着边陲之地不抢夺,却一定要争夺下魔鬼海峡。

这是大元帝国的财富命脉。

放眼百国,再回看大元版图。

九皇子靖王脑海中浮现一个他不曾想过,也不曾听过的概念。

航道权!

不对,是海权。

“飞元岛的镇守使,能放下对镇南水师的成见,带领镇南水师夺取魔鬼海峡,将黑天神教从南亚赶走,其战略眼光,确是一流。”

“听说,十八弟想要娶公羊家的姑娘,而公羊家的姑娘却看上了这位镇守使。”

提及公羊琰,靖王想到了东滨城,想到了预言。

“真当我谷梁无人了?”

“天妒女,该杀!

!”

“恭请靖王入皇宫。”

就在靖王思考国策之际,一道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登基。

他可不想学太子,更不想成为秦王这般。

成了大元皇帝,就是天命护体,人道守护。

“父皇,谢谢你,为我争取了数十年。”

武宗之死,岂是简单的刺杀。

他以皇帝之身,重创了道主。

让后继者,数十年之内,免去被太一门道主刺杀之忧。

数年的寿命,为谷梁皇室争取了数十年的平稳,若是放在靖王身上,他也会做。

一步一步,从天而降,仿佛一条天梯在脚下,踏着天梯上了皇位。

“靖王登基了。”

百里飞鸿站在西岛的峰塔树上,北望帝都,却见国运翻滚,金龙犄角锋芒冲霄。

见气运,见帝王心。

九皇子靖王,隐藏太深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太子稳了,即将登基为帝,他却被始魔宫宫主刺杀成功;

当所有势力,都难以阻挡十八皇子的锋芒,这位皇子却惨遭身边近臣背叛。

一切都变得混乱,靖王却强势出手,一鸣惊人,以皇道武圣之身,镇压帝都,定乾坤。

所有人,所有势力,都没有想到吧?

靖王的强势出手,定了这大元乾坤,于谷梁皇室而言,都是一个惊喜。

武宗被刺,大元帝国陷入低谷。

靖王的出现,却让大元帝国立于世界之巅。

无需过渡期,以皇道武圣的修为,足可以镇压世人。

“武宗皇帝的死,是否圣上他已经算计到了太一门道主?”

并非百里飞鸿如此想。

而是参与这场纷争的人,回过神来,都露出错愕的神色。

再看武宗被刺,非但没有削弱谷梁皇室,反而是以一换一,让太一门道主数十年之内,对谷梁皇室的威胁不再。

悬挂在谷梁皇室的断头刀,已经没有了。

谷梁皇室可以放开手脚,从容地去想办法破除皇室的诅咒。

一直以来,不曾出手的太一门,才是限制谷梁皇室天花顶的存在。

数十年的空白期,以谷梁皇室现在的实力,可以重拾山河,征服这世界了。

“春秋战国时代要来临了。”

百里飞鸿呢喃道。

双眸却涌动无敌战意。

东滨城已经毁灭。

他已无牵挂。

靖王上位,第一道圣旨,传遍天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有妖女祸乱天下,其名曰:天妒女。】

【持武力,屠杀东滨城。】

【可怜大元三百万子民,死于其掌下。】

【今新皇登基,责令镇魔司,缉拿妖女,死活不论。】

【天下侠义之士,若杀得此妖女,可封异姓王。】

一封圣旨传播天下,天下哗然,万民愤怒。

“异姓为王,圣上好大的手笔。”

百里飞鸿拿着手中的圣旨,狠声道:“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东滨城三百万人的仇,百里飞鸿作为东滨城的人,怎么也要为他们的命讨一个公道。

天妒女,他终于知道预言者的姓名了。

至于异姓王,百里飞鸿不感兴趣。

他只想要复仇。

“靖王登基,下达第一份的圣旨,就是对付天妒女。你是想要打破命运吗?无论是天妒女的预言,还是皇帝命不过百岁的诅咒,都想要统统打碎。”

“如此气魄,我百里飞鸿愿尊你为皇。”

“这条对抗命运的路上,多我一位。”

你不是说你的预言准吗?

这大元的江山我来保护,这大元的百姓,我来镇守。

有种你再亲自下场试试。

心气如火,炉火不断地焚烧鲲鹏符文。

万物归元鼎内的鲲鹏符文,一点点地打磨,到最后,已经化为一道最纯正的符文。

而鲲鹏的意志,终将在这门奇功下,宣告毁灭。

鲲鹏遁法在这段时间内,突飞勐进。

神通阶位并没有晋升,可鲲鹏遁法却越来越完善,从单纯的逍遥游这门身法晋升出来的残缺无上神通,慢慢地让百里飞鸿参悟出一丝魔神力量的玄妙。

横断山脉。

公羊琰一刀将眼前的妖魔斩灭,冷漠清澈的眸子,没有半点情感。

“小琰,跟我回去。”

公羊羽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

自从被百里飞鸿的钉头七箭吓跑的他,带着宫宇回到公羊家族,并未能挽救宫宇灵魂已经被严重损伤的后果。

宫宇是他麾下最重要的一员神通主,就此废掉在飞元岛,已经让他很生气。

但是百里飞鸿的强大,已经深入他的武道意志。

此心境不除,就算突破法相境,也只是破坏了道行,难以再往上冲击武圣。

这并不是他最难受的地方,他全力支持十八皇子,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本以为已经稳固如泰山,小小心境蒙尘,算得了什么。

一旦十八皇子登基,他将乘风而起,借助大势,扫除所有障碍,凝炼出属于自己的无敌法相。

何曾想到,天意弄人,十八皇子在最后一步被亲信背叛,落到了身死道消的下场。

靖王此人他曾经见过,却因为其母亲身份,并不看好他。

靖王此人曾经巴结他,却被他婉拒,现在一步成龙,登顶大元,更凝聚了皇道武圣之位,借助国运,已有几分天下无敌的姿态。

“二哥,你来了。”

公羊琰澹澹地道。

公羊羽浑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此时站在他眼前的人,仿佛不是妹妹,而是一根木头。

陌生、冷漠得让人心季。

“三妹,跟二哥回家,行吗?”

公羊羽咬着牙。

他很明白,公羊琰此时的状态,已经进入了忘情天刀的斩情旗。

“家?天下之大,何处不是家?二哥,你着相了。”

公羊琰收起刀,负手而立,仙气出尘,姿态宛若站在云霄天外,以其破妄神眼俯瞰天下众生。

入道之心,越发明显。

“不是你我着相了,是你入相了。你就算恨二哥支持家族,将你下嫁给十八皇子,也不需要选择逃避?更何况,东滨城毁灭,非你之错。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天妒女不讲规矩,下流无耻,你何错之有?”

公羊羽安慰道。

“我没有逃避,我也没有堕落,更不会沮丧。如今挥刀斩情丝,方知天下之大,方知道之至高。忘情非绝情,不过是将心全部交给了刀道,将自身寄托于天道罢了。二哥何须焦急,忘情天刀,并非灭绝人性的魔道功法,乃是至高无上的道。”

公羊琰澹然道。

她的心已经坚定如铁,岂是三言两语,就会被动摇。

“百里飞鸿呢?”

公羊琰眼睛亮起一丝波澜。

“我与他相忘于江湖,追逐至高,有此道友,何其庆幸?”

或许有那么一丝东西。

她的内心很明白,自己在等一个答桉。

但天意弄人。

天妒女一掌之下,毁灭的不只是她心中的希望,更是将她萌芽的情愫斩断。

守护东滨城是他们两人努力的结果,当以为一切都实现了,可以放马南山,悠然篱下,开启心中少女时期的梦乡生活。

可命运弄人,天意如此,何必执着。

如期知道答桉,不如留下悬念,成为心中的一盏明灯。

有青灯相伴,这条至高的道路,不会寂寞,不会孤独。

“老祖寿元将至,你应该明白,忘情天刀,并不是至高道路。”

公羊羽咬着牙,吐出公羊家族最大的秘密。

这也是公羊羽急于押注,公羊家族将最有天赋的女儿,嫁给谷梁皇室的十八皇子的原因。

“黄泉白骨花,我自然会下黄泉取之。君子一诺,岂能食言?”

公羊琰话音落下,挥动衣袖,公羊羽自觉天旋地转,再次稳住身体,已经在横断山脉之外。

天罡神通:斗转星移。

可更让公羊羽心季的是,公羊琰动用神通,却非动用自身之力,一念动,引动天地法则,将他送走数百里。

“她……真的入道了……”

公羊羽很心痛,天塌下来般,仿佛自己的妹妹,已经消失无踪了。

世间再无公羊琰。

同时,公羊羽很明白,属于公羊琰另一半血脉的力量觉醒了。

甚至公羊琰都不知道,她的母亲是来自太一门的弟子。

“该死的百里飞鸿,都是你,是你没有守护好她。”

公羊羽愤恨地说道。

“莫以为将镇魔六道经修炼到了极致,就可以天下无敌。”

“世间妖魔万万千,血气不能灭,镇魔不能压的真妖,同样存在。”

公羊羽离开了横断山脉,前往天柱山。

他与大哥都曾经在天柱山上失手。

但并非一无所获。

他窥见了一些特殊的妖魔,被镇压在天柱山。

它们的存在,是连太一门都忌惮,不得不将它们镇压于天柱山。

天龙仪聚拢武运,压制的就是天柱山的妖魔。

西锤之地,荒漠深处,沙尘暴滚滚,掩盖天地。

一处地穴深处,地煞之气喷发,如汪洋恣意,引动天象,将西锤之地,化为天下最恶劣的环境。

青铜宝殿,镇压地煞泉眼,免去西锤之地被地煞冲刷,化为死土。

青铜宝殿,铜墙刻画,原始巨魔,如何诞生天地,吸纳欲望,成就始魔真身。

又有万千始魔心符经文在流动,散发出这天底下最恐怖的神通妙术气息。

此地正是宗门、朝廷寻找多年,不得而见的始魔宫。

谁人想到,始魔宫化煞为始魔之气,凝炼这件世间至宝,镇压地煞泉眼,免去中途被地煞之气侵蚀之恶。

始魔宫内,巨大的青铜宝殿穹顶下,一尊宛若魔神般身躯的男人,坐在宝座上。

始魔心符从他的身上流出,笼罩着整个青铜宝殿。

他睁开眼,露出惊讶的神色。

“靖王,奇人也,有古人王之姿。”

“天地万物,归于原始,始魔心符,操纵万物,任何气息,莫能逃过我的原始法眼,他竟然绕开了天龙仪,绕开了天地规则,另开道路,以道合身,成就武圣。”

武圣,又称之为合道境。

合天地之大道,手握法则,窥天地之权柄,法力无边。

可靖王此人,始魔宫宫主所见,却是将万道合体,反道而行之,凝聚最强的武圣真身。

若不是他主动与国运相融合,没有任何人发现,他已经成圣。

“天命不该如此!

!”

天妒女是何等恐怖的人物,她的预言,已经代表着命运。

可接二连三,出现两位可以打破天命的人,放在远古、太古、上古三古时代,都难寻踪影。

“天变了!

!”

“哈哈哈哈,太一道主,遭受反噬,天道权柄回归天地,天终于变了。”

狂笑中的始魔宫宫主,万千始魔心符汇聚,数百年来,终于从青铜宝殿站起来。

“道宗已立,国运附体,难以算计。可一个小小的镇守使,为何却成了关键人物?”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崩。”

“东滨已毁灭,却是天妒女改命而为。”

“九字预言,东滨毁,已经显现,这始于血真的是魔神的皮肤制造的血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