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海峡。

此时的镇南水师,却显得格外沉默。

攻陷魔鬼海峡,开拓南亚大陆地域,本是大功一件。

可太子身死,十八皇子也死了。

结果是靖王登基为帝。

靖王此人,军中将领,都很熟悉。

对靖王此人,多有敬仰。

北蛮边疆十年,保边疆十年无忧。

可见其军事才华。

故此,靖王在军中的威望极高。

“靖王当了皇帝,对我们镇南水师,不见得是坏事。”

若是十八皇子,镇南水师再大的功劳,也守不住。

钱玉辰却显得沉默,他是长公主一脉,任何的皇子上位都影响不到他。

但长公主麾下多有支持十八皇子。

武宗驾崩,长公主一脉,受到影响最大。

从长公主变成了皇姑。

隔代不一定亲。

更何况,靖王之母,死得不明不白,而长公主常常进入后宫,对靖王看不起流露于脸色。

靖王为新皇,对长公主可不会念亲情。

大烟桉,结构外国势力,若是细查,这位皇姑独善其身,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岂能庇护他们?

钱玉辰的父亲掌握大元银行,乃是握住大元的钱袋子,当今圣上岂会让他父继续掌握?

“禀报大人,南亚被灭国家,已经彻底清查人口,剩余人口不足十万。”

陆知为拱手行礼,汇报最新情况。

“此十万人,九成是百里大人神通所救。”

陆知为担心燕飞都督下狠心,多说了一句。

“镇守使大人功德无边,既然是镇守使大人所救,吾等应该好生招待,为这些幸存者们找一条出路。”

燕飞露出微笑。

此时的他已经转变了心态。

百里飞鸿不远千里,返回东滨城,成就万民。

其品性可见高尚。

南亚诸国惨遭毁灭性屠戮,所剩十万人,相比以前的人口,确实不多。

如今,镇南水师正是用人之际。

将他们招安,可加快镇南水师的基础建设。

十万人不多,却是一支有生力量。

而且,他们都是本地人,经历过磨难。

想要控制他们,很容易。

至于担心这些本地人造反,镇南水师不是吃素的。

“对了,镇守使大人,可在飞元岛?”

“听说,镇守使大人,再次进入魔鬼海了。”

陆知为自然有自己的路子获知自己的消息。

更何况,飞元岛镇守使的行踪,也不算什么秘密。

“真是羡慕镇守使大人,年纪轻轻,实力无双,想要哪里都行。”

燕飞感叹道。

新皇登基,对百里飞鸿的影响近乎零。

此时的镇魔司内部,根本没有空理会百里飞鸿。

当今圣上,让镇魔司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天妒女的行踪,想要将她杀死。

同时,通缉冥府上古玄冰女寒素,以及冥府一众人员。

但是这两项任务都让镇魔司头痛,不得不集中所有力量,对付冥府与天妒女。

思路客

镇魔司除了五老,很多力量已经被天守帅府所分走,想要对付冥府,将是很漫长的一场战争。

另外,燕飞听闻,神监司也没有空闲。

原始魔宗、太一门两大被通缉的宗门,分到了神监司的手里。

“大人,镇魔司现在欠缺人手,朝廷为何不召唤百里大人回归大元境内?”

陆知为询问道。

“魔鬼海峡,在圣上的眼内很重要吧。百里飞鸿在飞元岛,可随时支援吾等。”

燕飞得到消息,百里大人申请调回东洲府,成为东洲镇魔统领。

总司批准了,却被陛下否决了。

“百里爱卿,身在飞元岛,可预防黑天神教东移。”

圣上的一句话,将百里大人回归东洲省府,调查天妒女的想法给断绝了。

“可是百里大人再不回去,他下次回归,可以直接成镇魔总司司长了。”

陆知为低声说道。

此话一出,燕飞与钱玉辰顿时露出苦笑。

这还真不是他们能左右的。

“飞元岛可养不起他这条真龙。”

陆知为滴咕道。

百里大人,可以随时进入法相境界。

以他现在的修为,一般法相境界,都奈何不了他。

“陆参谋,还是将心思放在魔鬼海峡。我们的近防炮体系,是否已经建设完成?这事关我们全面开通航道,收纳海船通航费用的关键一环。”

魔鬼海峡,现在都是限制通行,让很多海商已经出现不满。

但奈何镇南水师已经掌控了魔鬼海峡,若是从北海航道走,绕一大圈不说,在海上航行的风险将会极高。

要知道,魔鬼海峡尽管邻近魔鬼海,但是常走的航道,海船太多,一般的妖魔、海盗袭击,敢冒头,都会被海商的护卫给灭了。

在穿越魔鬼海后,数条主要的航道,都有不成文的规矩。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抱团取暖,才是王道。

“如今我们的头等大事,就是开启航线。但在航线开通之前,确保我们的海上反击能力,能抵挡法拉帝国再次攻击,才是关键。”

钱玉辰露出笑容:“想要建设魔鬼海峡,以及周边的南亚诸国,都需要大量的钱财。朝廷是不会拨款太多给我们镇南水师,但以我对圣上的了解,他一定会在政策上给予镇南水师的支持。”

“五年,只需要我们掌握了魔鬼海峡五年,我们有足够的金钱将魔鬼海峡,打造成为海上雄关。莫说是法拉帝国,就算是西方诸国尽数出手,吾等都不畏惧。”

燕飞点头赞同。

自从他们两人放下成见后,钱玉辰对镇南水师的帮助巨大。

比如,镇南水师可以从大元银行贷款巨资,建设魔鬼海峡,与南亚诸国。

钱玉辰在大元银行的资源,可不是说笑的。

尽管他父亲的地位已经不太稳,但钱家对大元银行的掌控,就算新上任的行长,都没有钱家好使。

“另外,不要忘记,请镇魔司鬼斧神工堂,在魔鬼海峡对面的大陆上,建立一座镇魔大楼。”

“记住,要最雄伟。”

镇南水师如今的威名,还没有镇魔司的威名盛大。

百里飞鸿在南亚大陆,将黑天神教在此的力量摧毁,更是斩杀了法拉帝国的圣庭骑士,已经名动百海。

“是,大人。”

此时飞元岛上主持镇魔司大局的是陈星炎。

作为百里飞鸿的大弟子,前任知州之子,把持镇魔司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城收集原始魔宫的外门长老南宫真。

“找不到痕迹。”

陈星炎面色阴沉。

当初老师百里飞鸿曾与他说过,原始魔宗这位外门长老南宫真,身上有奇物,加上精通始魔心符,想要找到他真身,很难很难。

春风得意的陈星炎,遭受到了打击。

但是想到自己父亲,痴痴呆呆,他的心就难受。

魂魄不全,难以救治。

百里飞鸿给予陈星炎的答桉。

始魔心符号称天下最狠毒的神通妙术,绝非浪得虚名。

天下第一魔道门派。

太一门对付原始魔宗数万载,联合各大门派,甚至朝廷进行围剿,都未能动摇原始魔宗的根本。

一手始魔心符,就震慑世人。

这些年来被始魔心符掌控,沦为傀儡的人有多少?

若非始魔心符难修炼,涉及到了灵魂的玄妙,天下人都难以逃脱原始魔宗的掌控。

“始魔心符,是施法者一缕灵魂维系,施法的弊端就是切割自身的灵魂,形成始魔心符,潜伏在人的灵魂,一旦释放,瞬间取代这人的意志,通过掌控灵魂,掌控其身体。”

陈星炎回想起师父的话。

眯着眼,一道灵光闪过。

始魔心符乃是一缕灵魂化作了符文,融入灵魂内。

常人难以觉察。

甚至是高手,除非亲自动手刺探他的灵魂,才能觉察灵魂上的不对。

但是,镇魔司内,有一种东西,却可以测试人体天赋。

那就是进入镇魔司时候,用以查探人身体的黑色水晶石。

“此物乃是神监司所造,听闻神监司是从法拉帝国的巫女水晶石与法师天赋测试得到的启示?”

“特法拉先生是炼金术师,想必让他在天赋水晶石上改造出一种道具,检测人的灵魂纯度,应该不难。”

是的,灵魂纯净度。

无论始魔心符多么完美,进入别人的灵魂后,都会产生一些差异性,而陈星炎要的就是寻找到人灵魂不纯洁的人。

将整个飞元岛的人排查。

借口都想好了,那就是排查人体潜伏妖魔之气。

“有了这件道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排查所有人的灵魂。若南宫真还在飞元岛,他掌控的傀儡之身,都会被我找到。”

“而且,此物若是制造出来,可以将飞元岛上的人灵魂存在异常,都排查出来,再对他进行检测,进一步确认其身体状况。”

“可以减少妖魔隐藏在人群内。”

念及此,陈星炎心动了。

现在唯一的难关,就是不知道特法拉是否能改造天赋水晶石成功。

陈星炎立即将此事禀报师父百里飞鸿。

“这小子的脑瓜子可以啊。”

百里飞鸿惊讶地看着手中的飞信。

他的炼金术已经达到了LV9,只是简单的推演,立即明白陈星炎的想法可行。

只是检验一个人的灵魂纯洁度,在真理面前,百分之九十九,也不是真理。

始魔心符很完美地的融入一个人的灵魂。

可始终存在差异,就算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也不纯洁。

“此法可行,那就让飞元岛全体成员来一次灵魂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