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魔心符是让朝廷都为之头痛的一门神通妙术。

若是开发出来,原始魔宗还想要在朝廷重要的部门,埋伏始魔心符傀儡,确实不可能。

始魔心符最恐怖之处,在于它潜伏人体,而这人却不曾觉察到自己的异常。

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被种下了始魔心符。

若是通过灵魂检测,发现了灵魂纯度有问题,朝廷有的是办法,清除始魔心符。

太子殿下之死,让朝中大臣,人人自危。

十八皇子之死,则是让朝中大臣,对身边的近臣,都保留了警惕。

谁也不想,自己无缘无故,被身边的人背刺。

如今帝都,谈论原始魔宗,人人色变。

比之冥府更甚。

“技术上是可行的,检验技术的人员也有。”

既然是知州之子,那就让陈星炎自己对他父亲进行检验。

百里飞鸿开始推演这门技术,很快他就利用神通斡旋造化,制造出了这件物品。

将灵魂检测炼金术书写出来,放在信封内,连同这件物品,让灵鹰一起带回镇魔司。

陈星炎自小跟随父亲,耳目渲染,有几分治理手段。

加上被老秦几人调教,现在也可以出师了。

“南宫真,我倒是想你活得久一些,毕竟,你可是告诉我很多关于这世界的秘密,若是死了可惜。”

“希望你的真身,不在飞元岛,否则,这次你难逃劫数。”

陈星炎手里有自己的信物,足够杀南宫真十次了。

再次盘膝在西岛峰塔树顶峰。

百里飞鸿在树冠造了一间小屋,算是在这地方静修。

却不知道,峰塔树树灵已经开始骂娘了。

他清醒不久,本身也需要汇聚天地元气,恢复自身。

现在好了,全做白费功夫。

这位镇守使大人,将它聚拢的天地元气,尽数吸收。

来多少,吸收多少。

宛若一只鲲鹏,鲸吞天下。

天地元气永远都不会满足。

“此恶贼不会是想要凝聚鲲鹏法相吧?”

峰塔树树灵心里想道。

但又觉得不是。

那天巨鼎现身,将飞元岛的天地元气吞噬一空,它就觉察到了百里飞鸿这位镇守使的功法有古怪。

熔炉百家真经,凝聚自身之道。

很显然,年纪轻轻的镇守使,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特别是他的体魄,蕴藏的血气,已有几分古人王气象。

当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

西岛峰塔树树灵不敢动弹,隐藏自身的踪迹。

它很担心,站在他头顶撒尿的小家伙,将它这棵树给吞噬了。

到时候,它的真灵,只能再次挪窝。

“一点尊老爱幼的礼貌都没有。”

西岛峰塔树只能继续让庞大的身躯,牵引天地元气,聚拢于此。

百里飞鸿一边炼化鲲鹏符文,一边开始修炼各种神通,技能点多少都不够消耗。

还不如自己修炼,利用经验值,开始升级神通。

现在的他,大概两天就能将一门神通提升一阶。

只要是万物掠夺手这门无上神通已经晋升至九重天。

以万物掠夺手为核心,去对比修炼其他神通,却是进步神速。

一心二用,东滨城引发内心的情绪波澜,渐渐平息。

并不是忘记,而是将它压在心底里。

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不是天妒女的对手。

但是无关系,只需要将所有神通都提升到极致,再次突破,带来的好处是巨大的。

yawenku.

现在,他要将自己的所有武道知识,转化为底蕴。

镇魔司内。

陈星炎接到灵鹰信使的信封与物品,内心很兴奋。

却没有忘记,拿出十枚精血丹,递给灵鹰信使。

灵鹰信使的实力很强,就算他对上了,也未必能稳赢。

这可是师父老人家培养的灵鹰信使。

灵鹰信使眼中露出鄙视的神色,嫌弃地别过脸,什么东西,就这精血丹,狗都不吃。

然后,转身飞走,返回西岛。

陈星炎尴尬地收回丹药。

师父他老人家神通盖世,掌握的神通多不胜数,甚至有了虚空炼丹的本领。

灵鹰信使平日吃的,都是天地灵粹,看不上自己这点东西。

“畜生都比我活得好。”

陈星炎苦笑着说。

炼血归元功,万物归元鼎功都是最顶尖的血炼功法,就是消耗精血丹太多了。

幸好,师父老人家的功勋,都给予了他们这些弟子,让他们兑换丹药。

就算他是镇守使,也不能平白无故地支用镇魔司的丹药。

规矩就是规矩。

不过,师父他老人家的功勋,可是吃穷镇魔司。

他斩杀的妖魔以及邪教人士,超过镇魔司所有镇魔人的一年总量还要多。

特别是邪教中人。

神通主都死了不知多少。

一位神通主的功勋,兑换丹药,可以让陈星炎晋升元胎境了。

“特法拉先生,请坐。”

陈星炎不敢怠慢特法拉。

自己师父的炼金术还是从特法拉先生身上学习的。

莫说是自己,就算是师父自己,都给予了特法拉先生足够的尊敬。

飞元岛镇魔司上下,现在谁敢用异常眼光看待这位外国人。

“陈镇守使,请问你将我招来有何事?”

特法拉略显不悦,他正在进行一项炼金术的研究,到了紧要关头了。

陈星炎将手中的信纸与灵魂检测球,递给特法拉先生,道:“这道炼金术,是我师父所创造,这灵魂检测球也是他制造的实物。我希望特法拉先生能制造出更多的灵魂检测球......”

特法拉已经上前,将他手里的信纸与灵魂检测球拿在手里。

认真观阅起来,面色渐渐凝重,最后变成震惊。

“很奇妙的炼金术,制造简单,但是技术却不简单。有了灵魂检测球,可以轻易检测人体灵魂纯净度,观察出人体灵魂的异常数值。”

特法拉抬起头,双眸变得狂热:“我会给你材料单,你提供多少材料,我帮你制造多少灵魂检测球。”

掌握这门灵魂检测球炼金术,特法拉将会对灵魂的研究更加深入。

这是一把打开灵魂大门的钥匙。

“还有一件事,请特法拉先生保守秘密,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东西的使用功能。”

陈星炎心思缜密,他担心泄露消息,南宫真逃跑,自己做了无用功。

“放心,东西我制造好后,会放在地下室,到时候你亲自来取。”

特法拉点点头,随手将灵魂检测球放入口袋,手掌燃起火焰,将书信焚烧。

书信上提到过,让特法拉先生阅后即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