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后。

陈星炎下了地下室二层。

此地已经成为镇魔司的禁地,少数几人才有权限进入。

“特法拉先生,灵魂监测球可是制造好了?”

陈星炎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就差灵魂检测球,这次是否能找出原始魔宗外门长老南宫真,全凭这件炼金物品。

特法拉抬起头,看向眼前这位年轻人,道:“初步制造一百个,放在那箱子内。时间太赶了,我只能制造如此多。”

“一百个?”

陈星炎双眸发亮,这可比他预想的要多。

“暂时足够了,我们镇魔司也只有这么多的人。”

陈星炎开心笑道。

有了这一百个灵魂检测球,一天之内,就能将全城所有人员进行一次大检测。

这东西很简单,只需要触摸一下,就能显示出结果。

“多谢特法拉先生。”

“不要谢我,是你师父厉害,才学会炼金术多久,已经成为最顶尖的炼金大师了。”

特法拉感叹道。

人比人,气死人。

他自以为自己是炼金术师的天才,但在镇守使大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从入门到精通,再到将这门炼金术修炼至大师级,才用了多长时间。

不过,相比起镇守使大人在炼金术的天赋,他的武道天赋才是惊人的。

真想将镇守使大人身体切片,对他的身体结构进行研究。

若是研究出些成功成果,利用炼金术改造自己的身体,说不定能成为下一位镇守使大人。

陈星炎可不管特法拉脑袋想什么,抱起灵魂检测球,就来到镇魔大楼大厅。

《仙木奇缘》

他召集所有镇魔人。

“镇守使大人交代,为了预防妖魔潜伏在人体上,所以,委托了特法拉先生制造了灵魂检测球。”

陈星炎将箱子打开,望着黑压压的一众镇魔使继续道:“现在,这灵魂检测球分发给你们,按照我们预定好的站点,开始对飞元岛所有人进行一次测验。先从你们开始,测试结果将与全城百姓进行对比,所有低于均值的人,都要被带回镇魔司进行检验。”

陈星炎已经透露了风声,镇魔使并没有感到意外。

每一位镇魔使,都开始领取一颗灵魂检测球。

“秦铁生,百分百。”

“东方曜,百分百。”

……

在甲等镇魔使报数完成后,开始检查其他镇魔司的灵魂检测球,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整个镇魔司,全员出动,开始前往提前分配好的预设点。

与此同时,三十六尊神通金人显现,镇压飞元岛四方。

浩大的气势,让飞元岛陷入了紧张。

“镇守使大人,为清肃飞元岛妖魔,特定制造灵魂检测球,为飞元岛全城百姓检测身体,寻找身体被妖魔潜伏的人。”

“请大家不要担心,就算被妖魔潜伏,被查出来,镇魔司也有办法驱魔,还你健康的身体,请大家不要抵触。”

“没有经过灵魂检测的人,将会被赶出飞元岛。”

甲等镇魔司全员出动,开始宣传这次行动。

神通金人笼罩四方,锁定飞元岛所有人,任何人都逃不过它们的法眼。

百里飞鸿的身影也出现在镇南城,观察据点。

“将手掌贴在水晶球上。”

镇魔使提醒道。

居民小心翼翼地将手贴在黑色水晶球。

上面显示出百分百指数。

“可以了,下一位。”

速度越来越快。

巡捕司也在维护现场,人员不断地穿梭,他们在提醒居民如何做。

很多桀骜不驯的江湖客,满面不开心,却不敢说什么,更不要提闹事。

三十六尊巨大的神通金人,宛若法天象地的神只,以其雄伟的身躯,注视着眼前这一切。

任何异动,都会招来镇魔司的怀疑,惨遭杀戮。

飞元书院开设了一个据点,加上先生,数千人的书院成员,有序地参加了这次检测。

“柳老师,你先请。”

排队前方的学生见到柳言生过来,立即让位。

本来心情不好的柳言生,心情更差。

“这位学生,不用。”

柳言生含笑拒绝。

双眼,却一直盯着镇魔使手中的黑色水晶球。

这件炼金物品,其实并不复杂,他很容易就能看出端倪来。

“灵魂检测?”

这让柳言生更加紧张。

作为飞元书院的老师,在别人眼内,只是修炼到了炼窍层次的武者。

也属于书院顶尖的人才。

但唯独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他已经半只脚进入神通境,凝炼出属于自己的神通种子。

“百里飞鸿是在清查飞元岛所有人。”

柳言生立即明白过来,寻找妖魔潜伏的人,其实是借口,应该是找黑天神教或者原始魔宗的人。

心里叹息,自己算是被南宫真所累。

这段时间不见南宫真露头,希望他已经离开了飞元岛。

否则,他可能要暴露了。

整个飞元岛布下天罗地网,三十六尊神通金人锁定飞元岛两百多万人口气息,只要待在飞元岛内,都难逃检测。

除了百里飞鸿外,估计,整个飞元岛的人都需要检测。

就在此时。

一位玉面书生,满面轻松地将手掌贴在黑水晶球上,冰冷的气息在体内流转,让他感觉到不适应,仿佛被内心都被窥视了般。

他连忙将手掌拿起,转身离开。

“等等,你还不能走,先到一边去。”

镇魔司抬头,看着这位玉面书生。

“大人,可是出了何事?”

“没事,你只要一边站着就行,我们要对你进一步的检查。”

玉面书生满面茫然。

负责检测的镇魔使明白,这人的灵魂有问题,但是他并不知道。

不管如何,暂时不能让他离开。

一百个监测点,陆续被查出一些数据出现偏差的人。

柳言生看到这位书生的脸孔,内心一沉。

这位书生,是被南宫真种下了始魔心符的学生之一。

此刻,柳言生立即明白,这件东西的妙用。

灵魂纯度检测。

种了始魔心符的人,灵魂会发生些许差异。

视始魔心符的修炼深浅而定。

他们是在找南宫真!

始魔宫宫主弑杀太子的恶果,终于出现了吗?

他心思缜密,很快明白,此事与自己无关。

他不会暴露出来。

柳言生松了口气,可他想到了一些事情,若是百里飞鸿对这些人搜魂,会从灵魂深处封存的一些影像,找到关于他的影像。

眼前这件灵魂检测球,尽管看起来功能单一,制造简单,却需要对灵魂研究有很深的造诣,才能制造出来。

越是看起来基础、简单的东西,深入研究,就越复杂。

这一点,柳言生明白。

他想要出手,将见过他真面目的学生,尽数杀死。

“南宫真,你该出手了。”

柳言生内心咆孝道。

唯一的希望,就是南宫真爆发始魔心符。

将这些学生毁掉。

……

百利城。

“夫君,抓紧时间,越来越多人排队了。”

一位美妇人拉扯着自己的丈夫,开始去排队做检测。

“急什么呢,等他们检测完,我们再去也不迟,现在人太多了,聚集在一起,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想逃跑都难。”

身穿深蓝色粗布的汉子不满说道。

“夫君,若是我们耽误了时间,不能进行检测,会被镇魔司赶出飞元岛的。”

风韵犹存的少妇不满说道。

他们成亲十余年,相亲相爱,这位少妇不愿意离开飞元岛。

深蓝色粗布的汉子突然站住了步伐,凝望着自己的妻子。

他自然知道镇魔司在干什么。

他们找到了一种发现被种植始魔心符的人的办法。

可自己是真身所在,这件小东西,根本检测不到自己的灵魂有何问题。

那百里飞鸿为何还要如此做?

他若真的想要找自己,以他现在的能力,花费心思,一定能找到自己。

“同时在检测灵魂的强度吗?”

灵魂的纯度与强度。

逐渐排查,缩小圈子,最后,自己昏蒙不过关,一定会成为嫌疑人。

“夫君怎么了?”

“没事,我想起了一件事,既然是检测身体有没有妖魔,自然要带上我们的儿女才行。”

汉子屁股颠颠地跑回家,抱住两个小孩子,跑过来。

百里飞鸿却在看着。

看到了这位汉子,也看到了其他人隐藏的实力。

陈星炎的计划,本身就是有漏洞,想要找出南宫真,很难。

因为南宫真的真身若在,灵魂纯净度是足够高的。

只要他隐匿够好,这次检测,查不到他。

不过,百里飞鸿同意了。

真身不可怕。

可怕的是被原始魔宗种植了始魔心符,却对始魔心符懵懂无知的人。

“这件大功劳,足够让你担任真正的镇守使了。”

这才是百里飞鸿的真正目的。

万物掠夺手修炼到了巅峰后,他的肉眼凡胎发生了改变,可看透万物。

这汉子灵魂纯粹,同时有一件奇物在身上,掩盖了身体的气息。

但百里飞鸿没有动他。

南宫真暴露在他的眼底下,他随时可以将南宫真杀了。

只是杀了南宫真,自己对原始魔宗了解的渠道,就会断开。

这人对世界的探索,超越了百里飞鸿认识的任何人,留着他,还有用处。

至于陈星炎想要报仇,这次找不到南宫真,他还心存复仇的动力,会加速他的成长。

自己何必干扰?

“不过,始魔心符真的让人心季。飞元岛上,存在一百多号人,都是被南宫真种植了始魔心符的。”

“这一百人,遍布各行各业。如此一来,南宫真可以通过这些人的视角,将自己的触手,深入飞元岛任何一个行业,了解飞元岛众多信息。”

南宫真不是百里飞鸿见过最难缠的对手,却是手段最多的人。

不过,百里飞鸿志不在此。

“开始了!

!”



一道道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杀!

!”

“黑天魔神降临!

!”

恐怖的黑色力量在蔓延。

他们召唤黑天魔神虚影,想要降临飞元岛。

“真是好胆,竟然在飞元岛,准备献祭仪式。”

从东滨城返回飞元岛,百里飞鸿就觉察到了飞元岛出现了天地元气不正常流动。

任何的变化,都是有起因的。

东滨城已经被毁灭,飞元岛不可能再在他的手里失手。

除非黑天神教教主亲临,可以将飞元岛毁灭。

可是,黑天神教教主他不敢露面。

原始魔宗的始魔宫宫主,就算露面,也是被朝廷追杀。

黑天神教教主露面,会被各大宗门的掌教出手,将他剿灭。

“黑天神教的力量,已经渗入帝都了。”

“我制造的两个疑团给黑天神教,其中一个就是将黑天石碑带入帝都。”

“对方已经确认,黑天石碑没有被镇魔总司接手。”

“所以,已经笃定了我,将黑天石碑藏在了魔鬼海。”

“他们找不到,只能来找我。”

以飞元岛百姓为威胁,让我交出黑天石碑。

可惜,灵魂检测球打破了他们的计划。

百里飞鸿不熟悉原始魔宗,可对黑天神教的教徒掌握的力量深有体会,在制造灵魂检测球时候,加入了检测黑天神教力量的炼金阵。

“杀了他们。”

百里飞鸿瞬间掌控神通金人,一招斗转星移,就将黑天神教的教徒转移出飞元岛。

十八尊神通金人举起屠刀,扑向他们。

坐镇镇南城的陈星炎丝毫不慌乱,突发事件,自然有师父应对。

他只是想要找出南宫真的踪影。

就算找不到真身,找到他种植始魔心符的人,也是一场胜利。

“检测继续。”

陈星炎声音悠扬,传播镇南城。

南宫真内心颤抖。

尽管他笃定,这灵魂检测球查不出他的蛛丝马迹,顶多是种植始魔心符的傀儡被找到了。

可是黑天神教的爆发,想要突围出飞元岛,却让他心里发抖。

百里飞鸿已经不是他当初见到的镇守使了。

这家伙越来越高深莫测。

“黑天神教应该还有后手,他们与百里飞鸿对战过,明白使徒与圣徒,根本奈何不了百里飞鸿。”

南宫真眼珠在转动。

他想着,要不要趁乱逃跑。

天边,黑云滚滚。

化作吞噬万物的巨兽,黑压压扑向飞元岛。

黑煞大主教,以及另一位大主教站在云端,俯瞰飞元岛。

这次黑天神教集合了四位大主教级别,为的就是拿下百里飞鸿。

“新皇的心思,是让我镇守南滨之海,确保黑天神教不能东进。”

“两位大主教光明正大杀来我飞元岛,另外还有人隐藏在虚空中。”

百里飞鸿心念间,已经明悟自己需要对付的敌人。

这次很棘手,不过,万物掠夺手这门无上神通,踏入第九重天,还没有经过实战考验,正好用你们来做磨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