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进行时。

尽管他们的黑天法则,将百里飞鸿围困住,但东旗大主教、黑煞大主教等四人都明白,这就是一个圈套。

眼前这位最恶的魔,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掠夺走。

“果然是天纵奇才。你们三个,将他拖延,我要施展降神术。”

东旗大主教眸色越发冷冽。

黑天神教四位大主教不可能退走,一旦退走,对于整个黑天神教的威严都是一种挑战。

他们现世,就是要招揽更多的高手,成为黑天信徒,争夺天下,将整个天下的信仰都改变,从而改天换日,将人间的通道打开,让真正的黑天魔神降临。

百里飞鸿的实力很诡异,甚至在东旗大主教眼内,深不可测。

其身上神通痕迹太多了。

预计,已经修炼成了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道神通。

如此恐怖的神通主,自古以来就不曾拥有。

从没有人在神通层次,将天罡地煞神通全部修炼完成。

就算是镇魔五老,都是进入武圣后,才开始弥补以往遗漏的神通。

黑鲨、暗刺、虚无三位大主教神色凝重。

隐藏在虚空中的最后一位大主教终于现身,他已经发现,这位镇守使可以轻易地找到他的位置。

这代表着对方可以破妄虚无,寻找到他的痕迹。

“黑鲨,你为主力,我与暗刺寻找机会,破除他的防御。”

虚无冷漠的声音响起。

身后,沉长的咒语在响起。

神秘的经文咒语,通天贯地,带着无尽暗黑的魔力,召唤这世界最恐怖的存在降临此地。

“上次献祭仪式,你们召唤出来的魔神虚影还留在这世界吧?”

百里飞鸿澹然道,血气还在扩张,带着万物掠夺手的神通,侵蚀他血气蔓延过的每一寸虚空。

大量的物质与能量,被掠夺回归体内。

万物归元鼎不断地转化为元鼎母气。

又由元鼎母气转化为血元,淬炼他的血液,诞生更加恐怖的血气。

十九炼血已经有了眉目。

技能书上的经验条开始显示出十八炼血经验条已经完满,十九炼血的经验条已经开始更新。

都无需他刻意去升级,水到渠成,一切都顺理成章。

吞噬的法域能量等级太高了,归元后,元鼎母气的质量也在提升。

正是这股力量,推动着身体再次进化。

“就算武圣前来,百里飞鸿,今天你的命运早已经决定了。”

黑煞大主教狠声说道。

百里飞鸿微笑着回应。

刹那间,黑光闪烁,黑煞大主教法相入体,一把黑枪洞穿虚空,刺向百里飞鸿。

密密麻麻的枪影,将眼前整个虚空都捅碎,宛若大海倾倒而落,躲无可躲。

“神通,壶天!”

百里飞鸿伸手在虚空划圆,空间撕裂,将攻击都装载空间内。

百里之外的海面炸裂,一道道的枪影穿透虚空,攻击在百里之外。

“杀!

!”

“暗无天日!”

黑煞大主教身如龙,如黑云扑向百里飞鸿。

“血镇山河!

!”

神通九阶,血镇山河!

眼前的黑雾直接被撕裂,恐怖的血气充塞天地。

龙爪手!

直接穿心而过。

万物掠夺手瞬间将黑煞大主教肉身掠夺。

唯独一道黑天符箓熠熠生辉,带着黑煞大主教的部分灵魂,遁走万里。

一缕缕的圣辉透露,百里飞鸿想要拦截,这道黑天符箓已经逃走。



左右两侧。

“我肉身无敌,你们却要与我近身战斗?”

百里飞鸿不屑地说道。

十八炼血,不逊色任何法相层次的高手。

这是他的底牌。

至于天龙仪上为何还将他排在潜龙榜第一,百里飞鸿不得而知。

但他想要晋升法相,其实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只是,神通尚未尽数修炼到极致,晋升法相,只能走别人的老路。

更何况,他如今的一身修为都在万物归元鼎上,这就是他的法相。

万物归元鼎强大,他就强大。

黑煞大主教数百年的积累,庞大的力量涌入万物归元鼎内,这尊万物归元鼎再次变大,威能更盛。

“死!吾为黑天,毁灭天地!

!”

暗刺与虚无同样是黑天法相入体,他们身上涌动着黑如潮水般的诡异力量,比之真魔、真妖的的邪恶力量,更纯粹的暗黑力量,骤然爆发出恐怖的吞噬、掠夺、毁灭的力量,组成一种磨灭万物,归于暗黑虚无的恐怖法则。

这让百里飞鸿内心感觉惊讶。

因为,他发现,从本质上,他的万物归元与黑天魔神的力量很相似。

但变现出来的却是两种方向,两种理念。

殊途同归,可理念不同,最终呈现世间的力量,性质也不同。

对方的力量的强大,一切都归于暗黑,暗黑寂灭一切。

是毁灭一切根源的力量。

而他的力量是万物归元,元化万物。

是反本归元后,再次创造更强大的力量。

“鲲鹏遁法,无痕!”

“万物掠夺手,归元!”

一刹那,百里飞鸿身影消失。

不是消失,而是一种快到了极致的速度,让两位大主教都难以寻找到他的踪影。

“黑天无悔!”

虚无大主教低声喝道,身体爆发十倍强大的力量,瞬间遁入虚空。

他已经感觉到了危机。

但暗刺力量处于虚弱,他的反应慢了半拍。

就是慢了半拍,他感觉到了一阵风掠过,意识开始模湖,身体虚空。

惊慌涌上心头,甚至忘记了施展黑天符箓这道保命符。

一只手抓住黑天符箓,滋滋,血气在侵蚀着黑天符箓。

简单的交手,已经造成了两位黑天大主教的死亡。

东旗大主教不动如山,还在吟唱着经文,天空垂落一道道暗黑符文线条,这是黑天力量宛如法则般呈现这世界。

恐怖的力量在包裹着他。

隔着遥远的时空,黑天魔神的虚影向着这世界蔓延而来。

半边天都被渲染成暗黑。

“终于来了一个狠角色了吗?”

百里飞鸿面露狰狞,虚无大主教逃脱,隐藏在虚空,其杀气一直锁定自己。

但百里飞鸿却不鸟他。

近身无敌的他,对方远程攻击就是送自己的能量。

在防御端,百里飞鸿的手段已经拉满。

这家伙的手段,对自己根本无效。

真正让他重视的是东旗大主教的降神术。

黑天魔神的一道虚影,一直在人间。

漫天的黑幕,想要将整个天穹都吞下。

比之魔鬼海内的魔神意志还要强悍的存在,她正在遥远的远方进行降临,抵达此地。

本可以更快来到此地,但是她没有。

而是在宣扬自己的威势。

搞宗教的人,都是神神化化的。

硬不硬没有关系,威势一定要拉满。

才能更好地获取信仰。

只是,这世界的武圣,会让她降临吗?

百里飞鸿露出一丝冷笑。

一道星光破晓,刺破黑幕。

天穹之上,漫天星辰虚影被人以莫大的力量拉近,一道道星辰神光坠落人间,围剿向黑天魔神的虚影。

神监司三宿星宿大人动手了。

阴阳破晓,神剑天降,雷霆万钧,五行颠倒,剑意凌九霄……

一位位武圣的意志降临,隔着万里之遥,以无敌的武道意志,驾驭神通,轰向黑天魔神的虚影。

自大元王朝某地,一把刀划破天际,斩向了黑天魔神的虚影。

神监司、宗教、世家的武圣动手了。

魔神现世,群起而攻之。

星辰坠落,天幕被打碎,暗黑被撕裂。

“战斗也要结束了。”

“躲在虚空中,我就找不到你们了吗?”

壶天!

一尊壶将虚空笼罩,整片虚空都被壶天神通困住。

九阶神通,其恐怖的威能,就算是顶尖的法相强者,都难以抵挡。

神通是法则的显化,神通达到九阶,代表着对法则的掌控达到了极致。

“杀,一刀绝!”

抽刀进入壶天,刀光剑影,以及万物掠夺手的蔓延,血镇山河充塞壶天之内。

数息之后,只留下一道残破的黑天符箓,在苦苦支撑。

却被百里飞鸿以乾坤鼎笼罩,将之收纳进入乾坤鼎内。

身影显露,出现在口吞鲜血,精神萎缩的东旗大主教面前。

“黑天魔神,已经关注你,你逃不掉的。”

东旗大主教露出疯狂的表情。

“我若是弱小,被他盯上了,就算命运多悲惨,我也无悔;我若是强大,前人没有将黑天魔神杀死,那就让我百里飞鸿代劳。”

百里飞鸿浑然不惧。

眼前这位东旗大主教遭受降神术的反噬,灵魂受到了武圣意志的冲击,他的气息不断地减弱。

百里飞鸿以壶天神通,将他笼罩着,他插翅难逃。

“大元未来出了你这尊武圣,是我黑天魔神的不幸。不过,黄泉路将现世,鬼神将降临,魔神会嗅着熟悉的味道,通过黄泉路,再次回归这世界。黑天魔神,将统治这片天穹,重造人间。”

东旗大主教吐着血,狂笑道。

“吾等人族不灭,魔神就不可能统治这天穹。当初,我们能将她们铲除,现在也可以。”

百里飞鸿抬起刀,一刀刺穿他的眉心,万物掠夺手神通,连绵不断地掠夺着对方的生命精华。

“失败者,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

百里飞鸿狠声说道。

始于血,东滨毁。

除了厚颜无耻的天妒女,东滨城进入毁灭阶段,也是魔神所造成。

是他留在人间的一张皮,制造出来血桉,直接让公羊琰失去最强的底牌。

若是武圣的信物还在,天妒女就算亲自下场,他百里飞鸿都有时间,救出东滨城更多的人。

“我同意陈星炎的计划,目标就是你们身后的黑天魔神降临的虚影,否则,会和你们浪费时间吗?”

“老子早就宰了你们这些废材了。”

百里飞鸿咒骂道。

魔神虚影已经暴露,不需要百里飞鸿出手。

我早已经将南亚数百万人被献祭,黑天魔神的一道意志降临这世界的消息传递给总司。

魔神的虚影,自然由总司来对付。

只是,让百里飞鸿料想不到的是,在对付魔神,宗门方面比任何人都积极。

就现在出手的武圣,就超过十六尊。

帝都发生了如此多的大事,很多武圣都保持着克制。

但对付黑天魔神虚影,几乎是中土大陆的顶尖力量都出手。

血气爆发,笼罩这片战场,将黑天神教能量气息都来一次净化,将它们尽数清除。

再次转身回到了飞元岛。

飞元岛内的黑天魔神使徒、圣徒作乱,已经被铲除。

三十六尊神通金人再次封堵了飞元岛。

灵魂检测还在进行,全城检测的人,已经检测了将近八成。

黑天神教的入侵,再次卷起检测的狂潮。

不做灵魂检测的岛民,担心镇魔司将他们当做了妖魔鬼怪处理,驱逐出飞元岛是小事,若是被贴上妖魔的印记,活命难逃。

“大人,检测到了一百八十六位有问题的人,是否需要你亲自确认?”

秦铁生快速走到百里飞鸿的身边,将情况交代清楚。

“将他们都集中到镇魔大楼吧,我会让一尊神通金人看护好他们。”

这是研究始魔心符的大好时机。

始魔心符的恐怖,就算是百里飞鸿都大受震撼。

帝都内,守护太子的人,多不胜数。

甚至镇魔五老、神监司三宿老都出手,将整个太子府都监视下来。

可是,始魔宫宫主却利用了始魔心符,掌控一位太子妾侍,利用特殊的毒药,悄无声息地将太子杀死。

根据帝都传来的消息,整个太子府,除了太子妃、及其子女外,其余妾侍、下人身上都被检查出始魔心符。

也就是说,当始魔宫宫主确定杀死太子的时候,太子的命运已经被始魔宫宫主拿捏在手里。

“魔神陨!天地第一奇毒,听说只有人族的血炼者才能拖延这门奇毒的爆发,延长毒发的时间。”

百里飞鸿不敢小觑原始魔宗。

这宗门比黑天神教更加难对付。

如果黑天神教背后不站着黑天魔神的话,这邪教早已经被宗门灭了数百次。

随着灵魂检测的结束,陈星炎很失落,他最终没有找到南宫真。

此时的他已经意识到了,师父老人家早已经看穿他计划中的漏洞,并没有跟他说。

“始魔心符,若是那么容易被找到施法者的真身,它也不会是天下第一邪术。”百里飞鸿只是简单说一句。

找到被始魔心符所控制的人的办法,已经是大功一件,这下限制了始魔心符的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