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两百多号人被压在镇魔大楼庭院内站着,他们索索发抖,不敢出声。

此时的镇魔司,其威势已经达到了飞元岛最鼎盛时期。

镇南水师往魔鬼海峡进军,留在飞元岛的多数是后勤部队。

飞元岛上,已经是镇魔司一家独大。

百里飞鸿想到了自己初到此地,所遭遇的各种为难。

这是一条血腥的道路。

他是一路杀上这位置的。

“你们应该知道这次灵魂检测,你们的数值出现了问题,很多人身上沾染了妖魔之气不自知,有人被邪教暗中种下邪术,同样不自知。”

“当然,还有一些特殊的人,本身就是邪教中人,安插在飞元岛搜集情报。”

“无一例外,你们的灵魂不再纯净。”

“我不管你们现在是什么身份,给予你们一个机会。”

“知情者,自己走出来,在镇魔司备桉,我让你们离开飞元岛。”

“这是我百里飞鸿的承诺,也是你们某些人唯一的机会。”

视线掠过这群人。

万物掠夺手无上神通赋予他肉身特殊的天赋能力,让他可以洞悉万物本质的童术,任何人的秘密,在他眼前都无所遁形。

人群,一阵骚动。

却迟迟没有人反应。

“你们觉得,在我的眼底下,还能隐藏自己的身份吗?”

百里飞鸿嘴角轻勾,露出一丝嘲笑。

“神监司,外围情报人员,司马白见过百里大人。”

终于,一位书生模样的人,站了出来,拱手,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是神监司的兄弟,好了,你可以离开镇魔大楼了。”

百里飞鸿摆了摆手。

就让这位书生司马白离开镇魔大楼。

神监司外围的成员,其灵魂上被种下特殊的符文。

这是百里飞鸿料想不到的。

司马白咬了咬牙:“还请百里大人解开我灵魂中的符文咒。”

“滚!”

百里飞鸿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司马白灰熘熘地跑出镇魔大楼。

神监司的事情,他若是插手,就是越界了。

百里飞鸿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漠视神监司与镇魔司的关系,强行插手神监司外围人员,破坏神监司的情报网络。

“以后这人重点关注,另外,神监司的人进入飞元岛,要有神监司出具的证明。”

百里飞鸿轻声说道。

陈星炎连忙记下来。

飞元岛属于大元帝国的领土,镇魔司是不可能将神监司的人赶出飞元岛。

但是,为了监控全城,神监司必须要给他们报备。

先礼后兵,若是偷偷摸摸上岛,被镇魔司的人杀了。

那就是他们该死。

“还有吗?”

却见队伍中三分之一的人走出来,开始汇报他们的身份。

这些人都是情报探子,有来自宗门、世家,大元等势力。

无一例外,派遣来飞元岛的人员,灵魂都被种下了特殊的符文,掌控他们。

对这部分人,百里飞鸿没有为难他们,在检查他们灵魂上的禁咒后,确认无误,就将他们赶走了。

“大人,我是飞元书院的学生,这辈子都没有离开过飞元岛,不知道大人将我带来镇魔大楼,可有何不妥?”

一位书生没有沉住气,开声询问。

“你是否会在某些时候,突然间出现时间差,而在这些时间里,记忆空白,就像是睡熟了,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又或者突然打瞌睡,再次醒来,毫无征兆?”

飞元书院的书生一愣,回想起这次灵魂检测,镇守使大人提到的事情。

“我,我,被妖魔潜伏了?”

书生颤抖着声音道。

“比妖魔潜伏更加糟糕。”

百里飞鸿笑了笑,虚空一抓,强大的神识入侵他的身体,强行从他体内的灵魂撕下一片。

这位书生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百里飞鸿一挥手,一股力量滋润他的灵魂,减轻他的痛苦。

“回去后,多多修炼,养气补神。”

虚幻的黑色眼珠,被扯了下来,禁锢在百里飞鸿的手里。

“多谢...多谢大人。”

这位书生虚弱地站起来,抱拳作揖。

“此乃始魔心符,想必你也听说过陈知州的遭遇了。”

“是的,陈知州就是被始魔心符所控制。”

百里飞鸿环视四周,看向这群人惊惧地看着手中的始魔心符所化的魔眼,继续道:“始魔心符是天下第一邪术,被始魔心符潜伏的人,下符者可以轻易掌控你们的灵魂,让你们沦为傀儡。甚至可以燃烧你们的灵魂,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你们的生命潜能一次耗尽,最后死于非命。”

“现在,知道我为何将你们留下来了?”

百里飞鸿的话,让剩余的一百三十八人不寒而栗。

壶天,封魔!

百里飞鸿感觉到离开了人体的始魔心符,正在破碎。

很显然,始魔心符也设置了防御机制。

一旦被发现,就会触发毁灭程序。

凝聚成为一颗水晶眼球的始魔心符,没有继续破碎。

南宫真的力量还是弱了点。

不过,这家伙是真的狡猾,明知道被他种植始魔心符的人都被找出来了,却没有下死手,将这些人全部葬送。

若是南宫真心狠,他都救不了这群人。

他应该清楚,若是自己出手,必定被我锁定了位置。

将始魔心符封印后的水晶眼球丢入乾坤鼎内。

“现在,排好队,一个个来,我会将你们体内的始魔心符取出。”

百里飞鸿露出一丝和煦的笑容。

众人松口气。

陈星炎皱着眉,若是按照他的办法,确定被种了始魔心符的人,全部关押在镇魔狱内。

不过,师父决定的事情,他不可能忤逆。

始魔心符种植在灵魂上,若是处理不当,灵魂会出现不可逆的损伤,甚至会死亡。

不过,以百里飞鸿的神识,对他们动一次灵魂外科手术,却是简单的事情。

只会让他们的灵魂出现一些损伤,再以神通修复就行。

花费了一个时辰,终于将这些人灵魂上的始魔心符给清除了。

“星炎,你不认可我这做法吧?”

“没有,师父做什么都是对的。”

“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想法。以后你若是成为真正的镇守使,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去判断。这次灵魂检测计划,你做得很好,我已经上书给总司,很快你的功劳就会下来。”

百里飞鸿面上保持微笑。

“你父亲的事情,还是你自己亲自解决。不过,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他们与你父亲一样,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始魔宫南宫真选中,成为了他搜索外界情报的一员。”

百里飞鸿安慰陈星炎道。

陈星炎沉默,良久,才抬头道:“师父,始魔心符真的那么可怕吗?”

“若是始魔心符不可怕,如今坐在大元帝位的就是太子。就算靖王武功盖世,他也不可能改变这结局。”

“这是大统继位的程序。”

“成为皇帝,其实不需要武圣之身。”

“因为,成了大元皇帝,很快就会成为帝国最强的武圣。”

百里飞鸿分析道:“当晚,镇魔司五老,神监司三老都在关注着太子府,可太子还是出事了。这八位前辈,任何一人,都不惧始魔宫宫主,可就是在他们的眼底下,太子府众多人在不知情下,被种植了始魔心符。”

“我怀疑,除了太子殿下府上的人被种植始魔心符外,帝都很多人在不知情下,同样被种植了始魔心符。”

“这才是始魔心符的可怕之处。”

“原始魔宗,通过始魔心符,已经成为大元帝国的寄生虫。”

“只要他们喜欢,他们可以随意操纵很多地方的政策,甚至影响到朝廷。”

这才是百里飞鸿担心的。

一个政策出台,影响的是大元帝国所有人。

始魔心符的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灵魂检测球制造不难,但是没有我的配方,想要制造出来,可不容易。”

“特法拉先生的安全还是要保证,未来灵魂检测球可以提供给镇魔总司,但需要总司用资源来兑换。”

百里飞鸿嘴角轻笑。

这是他留给飞元岛的一笔财富。

否则,没有资源支持,他这五位徒弟怎么变强?

“你是大师兄,很多事情你要承担起来。”

陈星炎躬身行礼:“徒儿多谢师父,为我们争取了如此多的资源。”

“只有强者才能争取资源。”

斩杀四位黑天神教大主教。

这般功劳先不说,但这份实力,绝对会震撼镇魔总司。

百里飞鸿是在倒逼镇魔总司。

朝廷的事情他不管,但若对方还继续压着他,让他待在飞元岛,那就不要怪百里飞鸿上帝都,去争夺大统领之位了。

在不动用镇魔司底蕴情况下,大统领是否能抵挡他的攻势?

“我所有的始魔心符都被拨除掉。”

南宫真叹息一声。

他的真身没有暴露,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其实,这些始魔心符损失就损失了,对他没有造成太大伤害。

就算始魔心符被毁灭,他的力量也不会损失。

他早已经将始魔心符内的意志尽数收回来。

“黑天石碑,应该还在镇守使大人手里。”

黑天神教四大主教来袭,甚至施展了最强的降神术,百里飞鸿都安然无恙。

很显然,这次计划,百里飞鸿已经算好了一切。

“天罡神通中,有一些神通极难修炼,其中就包括逆知未来。”

“很显然,这并不包括我们的镇守使大人。”

“如今之计,唯有放弃飞元岛这基地,返回大元帝国。”

南宫真很不舍得。

飞元岛这岛屿接近魔鬼海,他已经掌握了一条进入魔鬼海的安全通道。

探索魔鬼海深处,寻找到这世界的真相,一直是他的梦想。

“陈星炎这小子成了百里飞鸿的大弟子,可是对我穷追不舍。”

南宫真提及陈星炎,他露出了笑容。

作为陈知州的幕僚,其实他在陈知州身边,伪装身份很久了。

是见着陈星炎长大的。

陈知州早已经被他掌控。

作为独子的陈星炎,被陈知州百般宠溺,但公务繁忙,很多事情都是他代劳教育陈星炎。

更何况,他陈家的血脉,岂能生出这般强大的天赋儿子。

不过是自己的一次实验,为知州大人效劳,生下了陈星炎。

“祝融火相,一丝魔神血脉药剂,就能诞生出如此强大的天赋,若是真正的魔神血脉,那该多么强大?”

南宫真低声道。

如今的陈星炎,尚未显露出自己血脉天赋的强大。

往后,随着陈星炎变强,他就会慢慢发现。

到时候,陈知州还活着,他母亲死了。

你说,他是否能发现真相?

事实是很残酷的。

命运也常常会作弄人。

念及此,南宫真却想到了百里飞鸿。

这人,他看不透。

研究了魔神文化如此之久,对很多魔神都了如指掌。

可对这位镇守使,却一无所知。

南宫真回想起自己与百里飞鸿的一战。

尽管他败了。

可那一战,百里飞鸿至少使出了八成的力量。

才过去多久,此时的他,已经有能力斩杀东旗这位大主教了。

“强大就好,他也看不上星炎身上的血脉。”

“否则,星炎会很危险。”

但现在成了百里飞鸿的徒弟,南宫真轻松了很多。

再看自己的一儿一女,南宫真轻皱眉头,真的要回到大元帝国去吗?

若是被宫主发现了他们的特殊,加入始魔宫,他们的未来未必是光明的。

为了永生,宫主可是付出了很多。

甚至这次出手,都有他的布局。

谷梁皇室根本没有放在宫主的眼内。

但是,谷梁皇室是对抗太一门道主的一把尖刀。

他可不希望像太子这样的人上位。

十八皇子的性格,若是上位,必定掀起新的战争。

不过,似乎宫主也看走眼了。

这位靖王,可不简单。

始魔宫宫主未必能斗得过他。

“暂时让这两个小家伙在这里。”

“百里飞鸿还在飞元岛,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以后身份要变一下,成为海商最好了。”

镇魔司,总司。

雄厚的镇魔大楼,建立在帝都北郊。

此时,镇魔司总部顶层上。

镇魔司大统领,也是镇魔司司长,司马彦正在阅览各大省府传递上来的周报。

很快,他看到了飞元岛的书信。

“灵魂检测球?已经查出飞元岛内,曾经潜藏的原始魔宗外门长老南宫真种下的始魔心符一百三十八道。”

“东旗大主教死了?”

司马彦震惊地站起来。

他面色变幻数次,脑海中飞速掠过关于百里飞鸿此人的信息。

潜龙榜榜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