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死的?”

司马彦脑海浮现这念头。

因为他觉得不可能。

镇魔司的人越来越弱了,想要对付真正的宗门大老级人物,还要靠天守将。

天守将从镇魔司划分出去,已经极大削弱了镇魔司的高层实力。

“百里飞鸿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这层次了吗?”

四位黑天大主教就算是自己,在不动用镇魔司的底蕴,都未必能对付他们。

“东旗大主教施展降神术,我想起来了,百里飞鸿的信封给到了镇魔五老,他要对付黑天魔神的降临身。”

“他已经拥有布局,作为棋手的资格了!



司马彦深感震撼,但同时也为百里飞鸿的实力如此强大感到高兴。

当初公羊琰加入镇魔司,他是很看好公羊琰。

现在公羊琰已经脱离镇魔司,镇魔司镇魔种子尚未成长起来。

将百里飞鸿打造成为镇魔司的招牌,对于如今的镇魔司来说,是很有必要的。

“是否将他提升为镇魔巡逻使?”

镇魔巡逻使是镇魔司巡视天下的强大力量。

如今,镇魔司的镇魔巡逻使并不多。

若是百里飞鸿真的成为了巡逻使,会大大加强镇魔司各地处理桉件的实力。

同时,也避免他被天守帅府给拉拢。

“此事,要请示五老们。”

司马彦心里有了决定。

靖王登基,如今正在梳理朝政,暂时没有对镇魔司动手,但以司马彦对九皇子的了解,镇魔司的权柄一定会牢牢抓在圣上的手里。

镇魔司需要新的鲜血。

镇魔五老终究是老了。

镇魔司需要一位新鲜血脉的武圣。

“已经压不住了。”

“百里飞鸿上书,将他弟子陈星炎推荐为飞元镇守使。”

“此人天赋奇佳,被百里飞鸿赐予镇魔六道经,而且,他已经达到了炼神层次了,按照规定他是可以成为飞元岛的镇守使。”

司马彦还考虑到了另一点。

飞元岛会不会被百里飞鸿经营为自身的地盘。

但转念又想到了飞元岛镇魔司,曾被镇南水师压得抬不起头来,一般的镇守使,甚至镇守将都未必保持如今镇魔司在飞元岛的优势。

陈星炎不一样。

他父亲曾经是飞元岛的知州,底细一清二白,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年龄比百里飞鸿还要大,但是放在镇魔司内,也属于青年才俊。

更重要的是他师父是百里飞鸿。

只要陈星炎把持飞元岛,飞元岛就是镇魔司说了算。

镇南水师想要夺回来飞元岛的掌控权,基本不可能。

百里飞鸿的威胁力就摆在那里。

“圣上,想要将百里飞鸿放在飞元岛,抵挡黑天神教的进犯。”

“不过,黑天神教死了四位大主教,其花费大代价降临黑天魔神的降临身,已经被十多位武圣追杀,这代表着黑天神教高层都会在武圣的打击范围内。”

“很长一段时间内,黑天神教是不敢再冒头。”

司马彦不断地思考利弊。

他明白,趁着当今圣上尚未彻底掌控朝政前,镇魔司要加紧布局。

镇魔巡逻使的权力巨大,省府镇魔司级的统领,都可以被巡逻使节制。

若是将百里飞鸿调回来,让他调查天妒女,彻底将百里飞鸿的心绑在镇魔司内。

司马彦明白,镇魔司想要将百里飞鸿留住很难。

但他知道百里飞鸿的弱点,那就是东滨城。

东滨城的危机本身已经逆转,最后关头,天妒女摔碎盘子,亲自出手对付东滨城。

唯有公羊琰与百里飞鸿逃过一劫。

应该说,是百里飞鸿救了公羊琰。

“公羊琰已入忘情,唯有百里飞鸿才能将她从忘情道救回来。”

此乃一举两得。

公羊刀圣修炼了忘情道,已经引起了镇魔司的警惕。

幸好,公羊刀圣心里的羁绊太多了,不适合修炼忘情道。

所以,他将希望寄托在公羊琰身上。

“绝对不能让公羊家族多一位忘情天刀。”

司马彦冷声说道。

此时,他的内心已经有了判断。

陈星炎晋升飞元岛镇魔司镇守使。

百里飞鸿晋升大元镇魔巡逻使。

趁着他的权力还在,这件事他还可以决定。

一定要快刀斩乱麻。

作为镇魔司总司的大统领,统领镇魔司所有镇魔人,司马彦有权力任命任何一位镇魔人。

立即拟草晋升令。

先下发至飞元岛,再在镇魔司内部公布。

消息暂时不能走漏。

“灵魂检测球既然出来了,就让飞元岛多制造,我们镇魔司购买,分发给所有镇魔司镇魔人。”

......

百里飞鸿很快就接到了晋升令。

“镇魔巡逻使?让我调查天妒女?”

“司马大统领,知我心者也。”

百里飞鸿拿着晋升令,显得很开心。

大统领这次对百里飞鸿的晋升,比想象中还要好,很合他的心意。

再次看向飞元岛。

他要离开飞元岛了。

以后,希望飞元岛少点灾难,多点和平。

从战略层面来说,飞元岛已经不是大元帝国海域上第一线岛屿。

魔鬼海峡才是。

百里飞鸿召集了所有镇魔司的人。

宣布了晋升令。

“以后,飞元岛镇魔司,还是大家多多支持陈镇守使的工作。”

......

“帝都快到了。”

百里飞鸿满面期待。

他第一次来到帝国的心脏。

心底里是充满着期待的。

坐在灵鹰的背上,俯瞰着眼前的地貌,庞大的帝都轮廓映入他的眼眸。

一眼看不到尽头。

一层澹澹的血气,融入到了帝都的虚空,净化着天地间的污秽邪恶力量。

灵鹰也算是妖,却不在此行列。

它是经过帝都精心培养的品种。

灵鹰并不是第一次来帝都,显然是对镇魔司很熟悉。

带着百里飞鸿直飞北郊。

“何人竟敢在帝都上空飞行?”

瓮声在耳边响起。

一尊镇守血将睁开了眼,看着擅闯进来的灵鹰与年轻人。

灵鹰很巨大,其气息完全不逊色元胎层次镇守将。

他自是不敢疏忽,出声询问,并以血气阻拦。

“镇魔司,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前来镇魔总司报道。”

百里飞鸿对这位镇守血将拱手道。

“原来是新任镇魔巡逻使,请便。”

镇守血将收拢血气,闭上眼睛,继续坚守岗位。

百里飞鸿拍了拍灵鹰的背,让它继续前行。

“这位镇守血将,应该达到十八炼血的巅峰。不过,他修炼出来的血气,质量不如我。”

第一次见帝国的镇守血将,百里飞鸿心底里充满着失望。

对于镇守血将的传说,他可是听过很多。

现在见到了,还不如自己。

被阻拦询问清楚身份后,这一路上,在没有人再管自己。

凝望遍布帝都的法网,很显然,他进入帝都已经通过了法网,在守护帝都的武者某圈子传开。

帝都北郊。

高楼入云端,四平八稳的巨大镇魔大楼,出现百里飞鸿的眼前。

如此雄伟的大楼,就算是放在前世,都很少见。

驾驭着巨大的灵鹰,从天而降。

“戒备,戒备!

!”

镇魔总部大楼的守卫军立即紧张喊道。

灵鹰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镇魔大楼的门前。

身穿白色八爪蟒袍的百里飞鸿,从灵鹰背上跳下来。

哗啦啦!

手持刀枪的守卫围了过来。

另外,刻画着符文的火器,对准百里飞鸿。

神色紧张。

“误会,误会。”

一位镇守将从镇魔司内走出来,阻止了守卫的鲁莽。

“这是新任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大人,还不散开。”

镇守将呵斥道。

守卫军才松了口气。

没有办法,这段时间,帝都形势紧张,这些守卫军可不希望自己失职,掉了脑袋。

“镇魔总司镇守将凌麟见过百里大人。”

“凌守将客气了。”

百里飞鸿澹澹地道了句。

“能为百里大人服务,是凌某人的荣耀。”

“大人,里面请,我为你介绍下镇魔总司内部的情况。”

身材魁梧,满面胡须,宛若李达再世的凌麟,却异常兴奋。

“大人在飞元岛的事迹,可是涨了我们镇魔司的威风。”

“那东旗大主教可是黑天神教的老狐狸,这次惨死在大人的手下,让镇魔司很多兄弟,都对大人称赞。”

百里飞鸿没有说话回应。

而是紧随凌麟的身后,踏入了镇魔总部大楼。

齐刷刷的眼睛,盯着百里飞鸿。

整个镇魔司首层大厅,仿佛按下了暂停键,都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

如今登顶潜龙榜第一的镇守使百里飞鸿,听说现在晋升为镇魔巡逻使。

这可是仅次于镇魔大统领下的职位。

其权力之大,就算是一方诸侯的省府镇守统领,见了都要行礼的巡逻使。

更何况,百里飞鸿在飞元岛任职不足一年,已为镇南水师打下了魔鬼海峡,将黑天神教赶出大元帝国的海域。

“好年轻啊,不知道是否成亲?”

一位女镇魔使滴咕着。

按下暂停键的镇魔大厅,开始恢复正常。

可百里飞鸿却知道,他们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自己。

“这是镇魔司总部首层,因为帝都的镇魔职责缘故,所以,首层人员都是负责帝都镇魔司职责的镇魔使。”

凌麟低声介绍。

“第二层,是用来招待各大省府镇魔人用。”

“至于第三层往上,每一个部门,都占据一层。另外,还有研究镇魔之法的一些特殊部门,设置在镇魔大楼内。”

“最顶层往下,就是镇魔大统领,以及一些镇魔司高层的办公室。”

“鬼斧神工堂在每一层,都设置了短距离的空间转移符文阵法,以大人现在的权限,可以传送到这栋楼任何一层。”

“另外,大人现在是镇魔巡逻使,功勋对你来说,已经属于鸡肋,大人需要什么物资,只需要开口,镇魔司有的,大人都可以申请下来,无需繁琐的手续。”

“最重要的是,大人可以申请动用镇魔司的底蕴,每年三次。”

凌麟将属于百里飞鸿的福利,一口气告诉了百里飞鸿。

甚至,将镇魔总部的一些机密,都一一告知。

让百里飞鸿少走很多的弯路。

“走吧,带我到大统领的办公室。”

百里飞鸿的第一句话,直奔主题。

对于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天妒女这件桉。

东滨城被灭,场景还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

没有任何事情,比找到天妒女,为东滨城三百多万百姓复仇重要。

对于天妒女的了解,镇魔司一定有很多关于她的情报。

“大人,大统领以及五老之一的天剑前辈,正好在镇魔司总部。”

百里飞鸿一听,轻皱眉头:“大统领可是与天剑前辈有事商谈?”

“并不是的,百里大人,大统领交代,让我带大人你熟悉镇魔司总部后,前往他的办公室。天剑前辈想要见你。”

凌麟面带笑容道。

但双眼流露出说不出的羡慕。

镇魔五老,可是镇魔司真正缔造者之一。

每一位镇魔五老,都是天下间最顶尖的人物。

“不能让天剑前辈久等,走吧,我们到大统领的办公室。”

百里飞鸿略作思考,其实他并没有做好见镇魔五老的心理准备。

任何一位武圣,对现在的他,都是威胁。

若对方真的想要对自己出手,他毫无招架之力。

跟随着凌麟,穿过一道门,他们就来到了镇魔大楼的顶层。

如此手段,比之前世的电梯好太多了。

百里飞鸿停顿脚步,他的汗毛竖起,心里没来由心慌。

这是生命遭遇比他更强大的生命时候,做出的应激反应。

再看凌麟,并未受到任何影响,甚至感受不到天剑前辈的存在。

笃笃笃

凌麟敲响了办公室大门。

“进来。”

听到大统领的声音,凌麟才推开门。

“天剑前辈,大统领阁下,百里大人已经带到。”

“行,你退下。”

司马彦坐在办公桌前,阅读文件,他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位玉面郎君。

这位新晋镇魔巡逻使,尽管已经知道到了他的年龄,但真正见到了他,却暗自心惊。

太年轻了。

他看了眼,站在窗前,眺望帝都大好风景的天剑前辈。

他站起来,笑道:“果然英雄出少年,百闻不如一见。百里巡逻使,这边请。”

身上没有任何的威严。

百里飞鸿抱拳作揖:“晚辈百里飞鸿见过大统领,天剑前辈。”

天剑前辈负手而立,并未回应,继续看他的风景。

司马彦僵住了,天剑前辈的反应,让他始料未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