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鸿,来这边坐吧。”

司马彦再次招呼百里飞鸿到白玉茶几前。

百里飞鸿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并没有动。

司马彦尴尬站着。

气氛沉默。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

天剑终于动了动,看着皇宫的皇帝之气不断流转。

“江山代有人才出,道宗皇帝,已经将帝国的气运消化了,皇极经世书达到了圆满,小彦,你现在召飞鸿进入帝都,这是忤逆圣上的旨意。”

镇魔五老之一的五老,声音带着一丝惋惜。

司马彦浑身僵住:“怎么会如此快?”

“快吗?军部投诚,内阁换了新血脉,中枢都被圣上掌握了。宗人府又很满意我们的圣上,这国运本就属于谷梁皇室,圣上本身的谷梁皇血纯净,又经过二十八次的淬炼,这次借助国运,更是将谷梁皇血淬炼至三十二次,其血玄黄,无限接近古人王之血。”

天剑老人回转过身来。

童颜鹤发,双眸炯炯有神,他就站在窗边,给人的感觉却是站在天上。

“当年武宗曾经立下遗嘱,靖王排在第三位。”

“可见,武宗陛下之死,他已经有所预料。”

“只是难以把握,是神监司所推演的第十八,还是他所寄托希望的第九。最终第十八不争气,第九却是握住了所有机会,乘风而起。”

“道宗陛下,最不喜欢的就是大局脱离他掌控,这会让他很不高兴。”

天剑老人清澈的双眸落在百里飞鸿身上。

“飞鸿,见了道宗陛下,可要好声好气说话。”

百里飞鸿感觉到很突然,但还是躬身道:“谢天剑前辈教诲,能面见皇上,是下官的荣幸。”

“有此心就好,天使已来。”

说完,天剑老人转身消失无踪。

凌麟毕恭毕敬地带着一位年轻的公公走进来。

“百里飞鸿接旨。”

“臣在。”

百里飞鸿不敢轻慢,连忙躬身行礼。

镇魔司见官不拜,见皇不跪。

此乃规矩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飞元岛镇守使百里飞鸿,战功赫赫,助镇南水师夺取魔鬼海峡,驱赶黑天神教,斩杀黑天四位大主教,赏鲲鹏精血一滴,赏人仙武兵龙魂斩刀,赏造化皇极丹一瓶。】

随着林公公的话落下。

他的身后一位天守将,全身铠甲覆盖,抬着赏赐品走到百里飞鸿跟前。

“臣百里飞鸿,谢主隆恩。”

百里飞鸿恭敬地接过赏赐品。

司马彦满面的震撼。

鲲鹏精血?皇室保存着鲲鹏精血?

另外,人仙武兵、造化皇极丹都是皇室武库内的顶尖物品,除了圣上能享用,从没有听过赏赐给任何人。

龙魂刀,那可是上古时期,人仙斩杀一条真龙,抽骨禁魂,炼制而成的一把刀。

这是人仙级的武器。

如此强大的武器,就算是人仙,都未必能为自己制造一柄。

据司马彦所知,大元帝国的武库内存在十把人仙武器。

当年马踏江湖,人仙都陨落。

这是抄了宗门的老底,才抢夺回来的十八武器。

“百里大人,这人仙武兵乃是陛下赏赐给你,却是有条件的。”

林公公笑着道。

“还请林公公明说。”

百里飞鸿沉声问道。

果然,人仙武兵作为大元帝国的底蕴,不可能轻易送出来。

“杀死天妒女,这把武器就是你的了。在杀死天妒女前,皇室只会让你使用五年,五年内没有杀死天妒女,这把武器就要回收。”

“五年吗?似乎我也不亏,这条件我答应了。”

百里飞鸿手中的赏赐的物品,直接消失无踪。

“百里大人好神通,来吧,圣上要见你,随本公公到宫内走一趟。”

林公公眯着眼,脸上的笑意不减。

“不知道这宫内有什么规矩?我这武夫糙人一个,只会打打杀杀,至于礼仪方面,一窍不通。”

百里飞鸿询问道。

“规矩是对弱者设定的。”

随着林公公出了镇魔大楼,坐上马车,直奔皇宫而去。

百里飞鸿上了马车,内心很忐忑。

闭着眼睛,两耳不闻窗外事。

如今的他,不惧法相。

但这次进入帝都,才明白大元帝国的底蕴何其雄厚。

可就是在这么强大底蕴的守护下,武宗被太一门道主刺杀了。

可见,这位道主的实力,是何等强大。

想要杀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般。

越来越接近皇宫,百里飞鸿越发感受到大元帝国的等阶森严。

肆无忌惮地观看他的武圣,就有四尊。

尚未包括坐在帝位的道宗。

内心所有的傲气,仿佛都被这森严的气氛碾碎。

“给一个枣,打一棒?”

“以帝国之力,粉碎我内心的武道意志吗?”

“身体的臣服,都是假意而为之,唯有内心的臣服,才能成为大元帝国的一条狗。”

心潮翻涌,但很快就平息。

“给我十年,我可以碾压皇室任何一人!”

武道意志被压制到谷底,但一缕不屈的意志,守住了百里飞鸿最后的本心。

大元帝国有谷梁皇室的底气。

我百里飞鸿有外挂的底气,谁怕谁?

天命所在之地,确实可怕。

只是没有遇到成长起来的挂壁罢了。

克制内心的情绪,运转镇魔六道经,守住本心。

“百里大人,到了。”

下了马车,随着林公公的步伐,进入大元宝殿。

他见到了靖王,如今的道宗。

气宇轩昂的他,眉心传递的斗志,凌霄九天,睥睨天下,有镇压诸圣,统治人间之霸气。

“大元帝国的少年英雄,朕终于见着了,果然名不虚传。”

道宗皇帝嘴角含笑,收敛霸气,满面和蔼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

真是太年轻了。

比他当年出走帝都,进入北蛮之地,还要年轻。

这位少年,如今已经名满天下,是公认的大元第一天才。

“臣,镇魔司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洪亮的声音在大殿回荡。

“万岁?朕想要的是长生不老,统治这片大的国度,爱卿的话,朕不中听。”

道宗皇帝没有责罚百里飞鸿,更像是对一位老友在阐述自己内心的想法。

“是臣考虑不周,说错话,吾皇乃天命所归,将来必定长生不老,带领大元,人人如龙,渡过苦海,得见彼岸,永生不灭。”

说这些话,只是费了些口水,又不值钱。

“好,好一个人人如龙,永生不灭。百里爱卿,果然是少年豪杰。”

道宗皇帝大笑道:“这天妒女逆天而行,不知天命,妄想通过预言,将吾大元帝国葬送。其厚颜无耻,亲自出手改命,行为让人作呕。”

“百里爱卿,朕不喜欢天妒女,请你帮我,将这妖女的头颅提来给朕。”

“臣领命,天妒女必死!

!”

百里飞鸿银牙咬碎,对天妒女恨之入骨,丝毫不掩饰内心的杀意。

这句话,是他唯一的真心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