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呸!”

百里飞鸿朝着帝都吐了口水。

面露不屑。

鲲鹏精血、造化皇极丹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

还不如自己的万物归元鼎,掠夺来的力量更适合自己。

至于人仙武兵,不过是借刀杀人。

什么杀了天妒女,这武器就是你的了。

开空头支票到自己的头上来了。

不过,百里飞鸿前世也是遭受到社会毒打的人,势比人强,拍拍马屁,哄哄这年轻的皇帝还行。

百里飞鸿没有返回镇魔司总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天妒女还需要自己来查。

镇魔司总部能给自己的支援,就不用提了。

大统领未必能打赢自己。

至于镇魔五老,他们只能做为牌面,罩着自己,让自己不被其他武圣欺负罢了。

“天妒女行踪不定,朝廷如此大的势力,想要找到天妒女,都很难。”

“更何况,就算现在找到天妒女,自己又能做得了什么?”

“被这妖女打死?”

“还是提升实力才是皇道。”

十九炼血已经找到头绪,接下来就是不断努力修炼,提升炼血层次。

“镇魔巡逻使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积累更多的技能点。”

“魔鬼海,进入几趟后,动了魔神意志鱼塘养着的鱼儿,祂们已经有所戒备,暂时是不能进入了。”

一个地方撸太多了,已经引发了众怒。

现在前往魔鬼海也不太方便,百里飞鸿不由将目光放在了大元境内。

横断山脉就将大元帝国的南北给阻断。

这是大元帝国都难以征服的禁地。

宗门、邪教、妖魔等等,都将自己的领土藏在横断山脉内。

另外,帝国的边陲之地,也存在诸多禁忌之地。

异常凶险。

北蛮,西陲,南荒等等。

“百里大人,百里大人,请留步。”

凌麟从后面追赶过来。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并不喜欢别人跟着自己。

除开凌麟,还有四位镇守将跟随其后。

冷如霜,身材姣好的成熟美女,满面不情愿。

气度不凡,英俊潇洒,一手酒葫芦,一手宝剑满面胡须的青年男子。

另有一位手持旱烟杆的老头,双眼眯成一条缝,手不离烟杆。

最后一位却是一个小女孩,长相甜蜜,可爱迷人。

可身后背着的大刀,比她的小身板还大。

似乎觉察到了百里飞鸿的不悦,凌麟连忙说道:“这是肖筱雪镇守将,负责东滨城大烟案情报搜集的,大烟案已经宣告结束,就被安排调查天妒女行踪。”

听了凌麟的介绍,百里飞鸿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这是酒鬼,叫做雪东来,负责宗门情报搜集,天下宗门大小事,他是万事通。”

“这是烟鬼前辈,名字叫南烟雨,名字挺好听的,是一位冒险家,专业挖墓。”

“紫苏,十四岁,刀道的天才,加入镇魔司不久,她的天赋,无人能敌。”

凌麟说完,讪讪一笑:“当然,在百里大人面前,紫苏还是嫩了点。”

紫苏嘟着嘴,不悦道:“你就是抢了我天下第一天才的称号的男人?”

百里飞鸿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凌麟道:“我习惯一个人调查案件,他们只能成为我的累赘。你应该知道,一旦我发生了战斗,他们是介入不了我的战斗,反而成为敌人的靶子。”

百里飞鸿的话一出,顿时将四位镇守将激怒。

“大人,我们能照顾好自己,不用劳烦你费心。”

长相绝美的肖筱雪,冷如冰的语气,充满着不服气。

“能与我对战者,必定是法相境。想要杀死我百里飞鸿的人,必定是武圣出手,尔等存在,只会拖累我逃跑。”

百里飞鸿只是简单地阐述真实情况。

可却让这四位不服气的镇守将闭嘴不语。

法相?武圣?

吹牛的吧?

凌麟却笑道:“大人,我们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只是为大人做一些幕后的工作,搜索目标的信息与情报,最后交由大人来处理,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管。”

“只是搜索情报?”

“除了搜索情报,就是照顾大人的生活起居,当然,这些工作只要是我来做。”

凌麟恭敬地道。

神态与那位林公公很相似。

“这是大统领的命令?”

“是的,当然,也是吾皇关心大人,一人应付不来。”

百里飞鸿嘴角轻勾,内心冷笑不已。

这是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吗?

也是,他的练武生涯,其实很短暂。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达到了神通主第一,甚至能杀死东旗大主教这般的高手。

可想而知,这位掌控欲极强的道宗皇帝,是不可能让百里飞鸿完全脱离他的视线。

“行,那就跟好了。”

百里飞鸿招招手,天仿佛暗淡下来,庞大的灵鹰从天而降。

“我这次前往东洲省府,追踪冥府中人。尔等若是能跟上,我也认了,若是跟不上,还是各回各家吧。”

一跃而起,坐在灵鹰的背部。

灵鹰傲啸,卷起狂风,直飞云层,乘风而去。

凌麟面色僵硬。

“看来,我这老头被人当做了探子了。”

烟鬼南烟雨抽着旱烟,吞吐云雾,神色自若。

“烟鬼前辈,都被人看不起了,还如此镇定。”

紫苏很不满,目光凌厉,想要用大刀砍人。

“百里大人说的都是实话,我们跟着百里大人,随时都会丢掉性命。他的层次太高了,我们贸然介入,只有死路一条。”

烟鬼南烟雨无奈摇头。

实话,这些人怎么不爱听。

“走了,走了,再不走,我们就跟不上了。”

雪东来喝了一口酒,施展身法,狂追而去。

紫苏很不情愿,施展陆地纵提术,一挑一落,跟追而上。

肖筱雪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凌麟施展土遁,一溜烟消失不见。

“就不听劝告,苦了我这老头子。”

烟鬼南烟雨苦笑,他是想退出的。

但自己一人退出,不像话,必定被责罚。

若是五人同时不跟随百里飞鸿,还可以找借口说是被百里飞鸿给拒绝了。

现在倒好,借口没有了。

百里飞鸿并没有惊扰下方居民,让灵鹰尽量飞得很高。

他能观察到五位镇守将的一举一动。

倒是勇气可嘉。

只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危险了,这些人跟着就是累赘。

不过,让他们跟着也有好处。

至少朝廷放心。

这次安排元胎境在自己身边,若是下次派遣法相层次的高手,联合调查天妒女,百里飞鸿就真的一点自由都没有了。

尽管他已经借助了镇魔司完成了前期的积累。

但留在大元帝国还是有好处,官职在身,做很多事情都可以名正言顺。

百花镇。

此乃东滨城南山县领地内的一个神秘小镇,小镇镇民都是花间派的人,早已经被百里飞鸿给屠灭了。

可东滨城毁灭后。

此地,渐渐恢复了元气。

花间派再次派遣人员过来,重建百花镇。

沿着横断山脉边沿的山沟里,种植了大量的花朵。

各地豪强再次被聚集在百花镇内。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东滨城已经毁灭。

曾经属于东滨城管辖的县镇,现在处于一种混乱状态。

花间派重建百花镇,就是打了心理偏差,让镇魔司认为百花镇已经被毁灭,花间派放弃了此地。

山神庙门口。

身穿黑色劲服的百里飞鸿站立着,凌麟五人气息混乱,强行镇定站在他的身后。

这黑虎山神庙,百里飞鸿可是记得很清楚,自己在临走前,不仅将那头畜生给杀了,还将它的山神庙给灭了。

现在,黑虎山神庙再次被建立。

还是原来的地方,甚至建筑都一模一样。

这是打谁的脸。

“大烟案不了了之,残毒的还是大元的百姓。肖筱雪,听说你曾经负责调查过大烟案,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其余人配合你。”

“我要花间派重建百花镇的动机。”

百里飞鸿冷着脸,他与花间派结怨,并不是一次两次了。

从灭了百花镇,到杀了花间派的薛明,都是难以解开的仇怨。

故地重游,再次看到了百花镇罂粟怒放,百里飞鸿自然不想视而不见。

“属下遵命!”

肖筱雪抱拳回应。

后面四位面色凝重。

镇魔司今时不同往日,在面对宗门的时候,都是尽量小心,不能激化矛盾。

而且,大烟案涉及到了前长公主,如今的皇姑。

漕运帮就是长公主一脉的生意。

通畅天下,货运大元水系流域。

前段时间,大烟案宣布结束,仅仅是扑灭了明面上的生意。

但有一些生意,已经从明面上转移到了地下。

大元如此之大,只要小心一些,大烟的生意不会受到影响,反而更胜以往。

肖筱雪很明白,若是自己不调查一个明白,以眼前这位镇魔巡逻使的脾性,又要大开杀戒。

以眼前这座繁华的百花镇为例,这座小镇说不得又被屠一次。

对于大烟的态度,百里飞鸿态度很明确,那就是毁掉相关的一切。

“为了利益,一些人的良心,已经用来喂狗了。花间派,你说以你的技能,开设青楼,赚的钱比贩卖大烟还多,纯粹的一本万利,偏偏要走这条邪路。”

百里飞鸿冷笑道。

雪东来与烟鬼南烟雨双眸发亮,花间派的花仙子可都是极品。

听说,宗门很多强者,以娶花间派的弟子为妾侍为荣。

若是花间派真的经营青楼,那就是销金窝,天下的男子都会蜂拥而至。

“呸,下流。”

紫苏满面通红,不悦地说着。

百里飞鸿笑而不语,飞元岛上最火爆的青楼就是怡红院。

怡红院以往的老鸨是花间派的叛徒,而老板语媚娘更是王沁这位老鸨调教出来的干女儿。

进入怡红院的人,多多少少,都被传授了一些绝活。

这也是怡红院久经不衰,生意火爆的缘故。

在飞元岛,若说谁最有钱,未必能调查清楚。

但若说哪一位女人最富有,一定是语媚娘。

海商本身就是赚钱,可这些人长期飘荡在大海上,等返回大元,一定去一趟飞元岛。

而上飞元岛自然就去烟花街。

多少钱流入烟花街,没有统计过,谁也不知道。

后来,王沁被通缉,她曾经作为花间派叛徒的身份被暴露,怡红院就在没有竞争对手。

“这勾栏看戏的风雅之事,怎么能说下流呢?”

聊到青楼,酒鬼雪东来终于不再沉默了。

“哎,遥想当年,我曾经迷恋的语媚娘姑娘,出逃帝都,就很少再去青楼听琴吟诗,那时候的语姑娘风采,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皇亲国戚。”

雪东来没来由的一句,却让人一头雾水。

“多少年前的花魁,东来你还提来作甚。”

烟鬼南烟雨。

“烟鬼前辈,你就不懂了。带走语媚娘的可是曾经花间派叛徒王沁,传闻王沁已经将花间派的绝学都传授给了语媚娘。这传闻闹开后,不知道多少皇亲国戚公子哥悔恨不已,早知道语媚娘练了花间派的功夫,说什么都要将语媚娘抢夺走。”

酒鬼雪东来还是语媚娘的爱慕者,以他当时的身份,也只能在台下远远看着。

帝都这地方,可没有人怕镇魔司的人。

“王沁是花间派的人?”

烟鬼南烟雨瞪大眼,满面的悔恨。

“哎,错过了,错过了。”

肖筱雪再也听不下去。

“好了,开始执行任务。烟鬼前辈,你潜入百花镇,获取邀请资格,接近这些豪强代表,查探他们的消息。”

“雪东来,你调查南山县,是否存在勾结花间派的官员?”

“凌麟与紫苏,你们查探四周地形,找出花间派的种植基地。”

“花间派的人我来跟踪。”

肖筱雪雷厉风行,直接发布任务,免得这两个男人,继续在说风花雪月之事。

再看百里大人,早已经不见踪影。

沉吟片刻,立即明白大人的去处。

百里飞鸿站在海边,前方以往有一座城市,是大元帝国最繁华的海滨城市之一。

可惜,它已经被毁灭了。

再次回归此地,这片大海黑如墨汁,怨气冲天。

百鬼横行,成了名副其实的鬼蜮。

百里飞鸿强行压下内心的情绪,盘膝而坐,嘴里念叨超度经文,柔和的血气笼罩这片鬼蜮,开始超渡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