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筱雪、凌麟、南烟雨、雪东来、紫苏五位镇守将,站立在百里飞鸿的身后,面色严肃,一言不发,听着大人沉长的超度经文。

神圣又悲伤的超渡经文,幻化符文异象,笼罩这片五指形状的海域,怨气开始消散,冤魂平息进入轮回。

可五人却能感受到百里大人心中的悲恸。

“调查清楚了?”

百里飞鸿漠然的声音响起,念经随之结束。

“大人,已经将百花镇事情调查清楚,关于南山县城镇守使被花间派收买,背叛镇魔司事宜也调查清楚。”

肖筱雪上前一步,神态恭敬,开始汇报工作。

“说说吧,百花镇的罂粟、山神庙,存在什么异常?”

百里飞鸿的话,让肖筱雪很吃惊。

“大人,你是如何知道山神庙有古怪?”

“这山神庙被我特意毁灭,结果花间派又原样恢复,若说没有存在问题,那就是最大的问题。”

百里飞鸿回想起两次山神庙感受到的信仰气息。

为何神魔建立的宗教,永远都灭不掉?

无非是信仰这条道路,是最容易成神,也是人类已知的道路中,最有可能获得永生的一条道路。

《天阿降临》

抛开肉身与灵魂,以纯粹的意志念头结合体存在,最终以信仰之力汇聚成神灵,只要信仰不灭,神灵就不灭。

法拉帝国的圣庭,为何能成为这世界的一极,就是因为他们走的就是这条路。

魔法师、骑士、巫师、炼金术师等等,不过是他们制造出来守卫圣庭信仰的工具罢了。

“大人,我们潜伏进入百花镇内部,接近花间派的弟子,由于时间太短,只能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终于获得关键情报。”

肖筱雪压低声音,担心某些强大存在,听到了他们的说话。

“我血气笼罩之地,神念禁止,有话尽管说,无需担心。”

百里飞鸿修为到达这地步,心念一动,已经知道肖筱雪心中的顾虑。

“根据花间派弟子所言,百花镇山涧,存在百花谷,曾经诞生一尊天生的山灵,后来成为土地神只,庇护百花镇一带。”

肖筱雪低声说道:“此乃上古之时,曾经发生在百花镇的一桩奇事。”

“神魔消失,天生的神灵,也随之被人类所灭。”

“但百花镇凝聚了土地神灵的神格,就算土地神灵已经灭了。尚有印记存在,庇护此地,让此地风调雨顺,任何的种植,收获的果实都是外界的数倍。”

“至于山神庙,其实就是上古黑山君的神灵形象。”

“花间派为了保持百花镇的神异,一直建立黑山君山神庙,维持黑山君的信仰,让她存于这片土地上的神格印记永不消失。”

肖筱雪低着头,这就是他们调查的结果。

“就如此简单?”

百里飞鸿声音略沉。

恐怖的威严压在五位镇守将的心头里。

“大人,根据我们的调查,只能深入到这一地步。花间派都是派遣一些外围人员,在经营百花镇这门子的生意。”

“花间派趁着朝廷无暇理会他们的空档,再次在百花镇建立大烟种植基地,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对百花镇情有独钟?我可不相信。”

成为神通主后的百里飞鸿很清楚,所谓的土地神异,其实以花间派的高端战力,施展神通,就能培养出更多的罂粟。

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设立山神庙,建立信仰。

“大人的意思是?”

“罂粟若成为了信仰寄托之物,花间派通过大烟,收集吸食大烟人的灵魂与信仰,你说这事情行得通吗?”

百里飞鸿站立起来,将视线放在酒鬼雪东来的身上。

宗门的万事通,一些镇魔司都不知道的隐秘事情,他必定听说过。

“大人,方法可行。”

雪东来酒醒了,头脑也异常清晰,他面色凝重地道。

“若是这些普通的罂粟制作成为大烟,通过特殊的秘术处理,它就是最好的承载物。只是收集起来的信仰之力,拥有着强烈的情绪影响,就算是武圣吸纳这些信仰,灵魂意志都可能被众生的欲望给吞噬。”

“若是通过黑山君山神庙提纯后的信仰之力,再被花间派利用,凝聚出真正的神灵,以武圣的意志融合此神灵,可打破桎梏,不需走人仙路,也能走出一条通往魔神境界的神灵道路。你说若是将大烟作为信仰承载物在大元帝国,甚至前世界大行其道的时候,收集的灵魂信仰是何其恐怖?”

“服用大烟,已经是向魔鬼出卖了灵魂。”

“人与野兽最大的区别是在灵魂。”

百里飞鸿呢喃道。

五位镇守将浑身一震,若是如此,处理好这件桉件,岂不是大功一件?

顿时,五位镇守将内心火热。

“继续深入查探花间派的动作,我要知道花间派是否在收集信仰之力。”

百里飞鸿摆了摆手,再次吩咐他们去办事。

“遵命,大人。”

五位镇守将再次去办事。

百里飞鸿却没有将花间派放在心上。

每一个宗门,其实都不简单。

但如今人仙武兵在手,就算武圣来了,说不得也能极限以一换一。

只是,这人仙武兵龙魂刀可不是那么容易驾驭。

不能驾驭,强行使用,就需要消耗底蕴。

消耗底蕴、潜能,谷梁皇室的阴谋也很简单,拖延他成圣的步伐。

到最后,他成圣了,成为顶尖的武圣,可想要再次突破第六境,重现人仙,已经是不可能。

可惜,万物归元鼎这门功法,想要培养底蕴,孕育自身的生命潜能,不要太容易。

道宗皇帝这阴险的家伙,计划注定落空。

他的底牌永远都是技能之书。

“如我所料,超度亡魂,从另一种角度来说,也是灭了怨鬼。”

望了眼技能点:1亿3千万。

掉到了六字开头的他,深入魔鬼海数次,将技能点破亿,花费了七天的时间超渡东滨城的亡灵,获取了两千八百多万的技能点。

“是时候查探冥府,找到上古玄冰女寒素的下落。”

“黄泉之门于我而言,是不错技能点获得地。”

说出这话的百里飞鸿,内心很平静,静得可怕。

黄泉印记已经被上古玄冰女寒素与冥府所得,想要从他们手中夺取回来,是不可能的了。

另外,大沥山隐藏着的黄泉印记,别人不知道,神监司不知道?谷梁皇室不知道?

显然是知道的,但为何冥府在大沥山建立了大沥镇,都没有人发现?

难道朝廷的眼睛真的瞎了?

“开启黄泉之门的代价太大了。”

“他们一直在等。”

“等冥府去完成前期的道路,待黄泉之门开启后,捡现成的就好,风险小,回报大。”

“但是,他们都错了,被上古玄冰女所迷惑。”

再次回到百花镇的五位镇守将。

紫苏这小丫头突然问道:“巡逻使是否有意支开我们?”

“紫苏妹妹,为何如此说?”

“直觉。”

紫苏挠着头,直言道。

肖筱雪、南烟雨、雪东来相视一眼,却没有出言反驳。

东滨城已经被毁灭了。

但作为天妒女的预言发生之地,似乎就如此收场,似乎总有点虎头蛇尾。

凌麟肥胖的圆脸笑眯眯道:“百里大人神通广大,一定是看出了花间派的动作不简单,让我们再次深入调查,是在考察我们吧,你们不要想太多。”

“希望是如此。”

其余三位内心如此想着。

唯有紫苏皱着可爱的眉头。

“天罡神通:壶天!”

凭空切割出空间,将自己装入口袋内。

百里飞鸿静静地等待。

他已经制造分身,假意离开了原东滨城范围。

大元帝国太过强大了,东滨城的毁灭,必定有后续,才能引发大元雪崩。

与其人海茫茫,不知去向寻找天妒女,还不如守株待兔。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崩】

东滨的毁灭,终究是始于魔神皮肤制造的尸山血海。

逼迫公羊琰使用了武圣的信物,灭了魔神皮肤所化的诡异,阻止这位魔神的复苏。

正因为武圣信物的使用,天妒女才会出手灭了东滨城。

“如果我不阻止鲲鹏妖鬼的出世,未来会如何发展?”

“妖鬼灭东滨城,死了如此多人,引发的阴司法则降临,引导亡灵,黄泉印记吸收足够的能量,必定化为黄泉之门。”

百里飞鸿这段日子,一直在复盘东滨城预言这件事。

以天妒女的脾性,其实当她说出预言那一刻,很多人都明白,东滨城必定被毁灭。

东滨城被毁灭,并不是关键。

无论是【始于血】、【东滨毁】两件事,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开黄泉之门。

唯有打开黄泉之门,才能引发预言最终的目的。

大元崩灭。

所以,这句预言的核心,一直是黄泉之门。

“黄泉之门,一直存在东滨城。”

“上古玄冰女寒素取走的黄泉印记,不过是一道印记,并非真正的黄泉之门,她只是在迷惑世人。”

若是取走黄泉印记如此简单就解决了黄泉之门留下的隐患,根本轮不到上古玄冰女寒素。

神监司第二任监正的强大,比上古玄冰女全盛时期都要强。

而他开启黄泉之门后,需要数位人仙出手,进入黄泉之门,堵住通往黄泉的道路,才从内部关闭黄泉之门。

可见,黄泉之门的开启,就算是当时全盛时期的谷梁皇室,都拿它没有办法。

唯有让镇魔司设置镇魔大阵,延迟黄泉之门的再次开启。

所以,上古玄冰女寒素没有办法,将黄泉之门取走。

“上古玄冰女寒素算好了一切。“

“东滨城的毁灭,是她在主导。”

“她必定认识天妒女,了解天妒女的脾性。”

“借助魔神皮肤解决公羊大人手里的威胁,算好了镇魔司会解决鲲鹏妖鬼,她将黄泉印记取走,是在逼迫天妒女出手。”

“黄泉印记,应该是这七百多年来,黄泉之门凝聚出来的黄泉力量。”

“真正的黄泉之门,从来都未离开东滨城。”

大沥山的毁灭,东滨城的毁灭,都影响不了黄泉之门。

望着眼前的汪洋,随着他的超渡结束,海水变得清澈,阳光照射下,水面熠熠生辉。

一缕缕的氤氲云雾自水面而生,天地元气开始汇聚。

此时眼前的五指山海域,就如同聚宝盘般,开始快速凝聚天地元气。

一天,两天,三天!

时间悄然流逝。

一道白衣身影出现在海面云雾中。

“百里飞鸿离开了。”

冥府的左护法身影出现在这位白衣女人跟前。

“镇魔司其他镇守将呢?”

“属下已经知会花间派的人,五位镇守将,自然由花间派的人对付。”

“花间派这一代圣王却是废物,竟想着凝聚众生之力,成就半神之身。”

上古玄冰女寒素冷漠地道。

语气对花间派尽是贬低之意。

“师祖,花间派的圣王游历西方,与圣庭交往颇深,此信仰之道,想必是结合了圣庭的集结信仰之法,不可小觑。”

左护法却提醒上古玄冰女寒素。

“你所说的圣庭,其背后魔神来头很大,不比黑天魔神低,确实不可小觑。”

上古玄冰女寒素轻蹙蛾眉,似乎在思考圣庭背后的魔神究竟是谁。

“开始吧,百里飞鸿亲自超渡东滨城亡魂,免了我们不少功夫。否则,本座只能以献祭之法,将这些亡魂献祭,洞开黄泉炼狱之地,亲自将他们打入地狱,以百万亡灵永不超生为代价,将黄泉之门召唤出来。”

上古玄冰女寒素冷漠地道。

献祭亡灵,将这些亡灵打入炼狱,永不超生,她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比如,身上的妖孽之气越来越重,想要重归人身,就更加困难了。

“需要通知府主他们吗?”

“不需要,黄泉之门开启后,通过冥府的黄泉印记,我们冥府的人都可以从圣地进入黄泉之路。”

“往后,就算这道黄泉之门关闭了,对于吾等来说,已经不重要。”

“因为,黄泉之路的定位,我们已经得到。”

上古玄冰女寒素念动咒语,风卷云涌,浓浓的冰雾笼罩海面。

不消片刻,整个海面都被凝固成冰。

冰面上出现一道冰晶骨门。

骨门上刻画着大量的骷髅图像,密密麻麻,想要从骨门内攀爬出来。

白骨骷髅后,又有四道伟岸的身影,被无尽的白骨围困。

一条深入未知深渊的古老的白骨路,白骨路下,漆黑的深渊,无数黑手伸出,想要将白骨路上的四道伟岸的身影扯入无尽深渊中。

“走吧,黄泉之门开启了,随我踏入黄泉路,进入阴司的世界。”

上古玄冰女寒素走进大门,双手贴在骨门,输入黄泉之力,大门缓缓打开,她头也不回,踏入了黄泉之门。

左护法想了想,也跟随进去。

“黄泉之门,终于被冥府寻得。”

处于壶天次元袋中的百里飞鸿叹息道。

并没有现身。

上古玄冰女寒素的出现,黄泉之门被打开,代表着获取永生的野心家们,终于忍不住冒头了。

“天妒女是否会出现?”

这是百里飞鸿唯一的念头。

至于其他势力,百里飞鸿可以猜测几个。

但也想要见识下,对冥府喊打喊杀,却想要跟着冥府身后,踏入阴司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