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身影,鬼鬼祟祟地出现。

立即吸引了百里飞鸿的目光。

“是她?”

“她怎么来了?”

神监司的小术士,司马晴雪。

在百花镇坑了自己一把的神监司术士。

白玉冠束发,一身白色书生服装,手持扇子,宛若画中走出来的翩翩公子哥。

古灵精怪地瞄了瞄四周,当看到水晶骨门,整个眼睛都放着光。

“黄泉之门?!

“难道我的机缘,就在黄泉之门内?”

“不管了,遇到了传说中的黄泉之门,说什么都要冒险。”

“实在危险,那就叫星宿老头来帮忙。”

司马晴雪滴咕着,身体也做出反应,施展了法术,如一阵白风,冲入黄泉之门内。

“神监司的人都这么勇吗?”

司马晴雪是百里飞鸿唯一接触过的神监司的人。

这小丫头可真是胆大包天。

司马晴雪的出现出乎百里飞鸿的预料。

她的身份很特殊。

司马晴雪的身份他调查过,是神监司三宿老之一星宿老人的弟子。

而星宿老人则是第一任神监司监正。

第二代监正也是他的弟子。

在大元帝国拥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地位。

“再等等吧。”

百里飞鸿略显头痛。

现在还不是进入黄泉之门的时候。

反正,黄泉之门暂时关不了。

望了眼天际,澄清万里,但整个东洲府的气运都出现了特殊的变动。

一股来自阴司的力量,正在与国运相碰撞。

气运金龙盘旋在东洲省府上方,围绕着阴司气息,将其压制下来。

但黄泉之门打开,气机泄露,已经不可能被隐匿。

剑分阴阳,一位青年人御剑而来。

却是百里飞鸿熟悉的人,阴阳天宗,江东流。

此时的他,气机升腾,已经达到极限的边缘。

却被他死死地压制住。

“黄泉之门为何在此现世?”

他面露错愕,很是惊讶。

“不会错,这就是我感觉到的危机气息。”

“上古玄冰女寒素,骗了所有人。”

“黄泉之门,一直都在大沥山。”

“不曾被取走。”

踏着海面玄冰,江东流环顾四周,叹息:“可惜了东滨城。”

“天妒女,真如传说般无赖。”

语气中透着一股悲伤。

他镇守大沥山一年,见识过东滨城的繁华,也在东滨城内生活很久,熟悉很多人。

最后,随着一掌落下,都化为飞灰。

眼前的大海,已经与繁华、热闹的东滨城再也联系不上。

江东流没有停留,他很明白,黄泉之门最危险的时刻尚未到来,趁着现在进入黄泉之门,可以沿着黄泉之路,偷渡进入阴司的国度。

一旦大元帝国的气息流入黄泉之门,沿着黄泉之路,进入了阴司的世界,将会引来诸多禁忌存在的窥视,那时候,危险才会真正的降临。

江东流纵剑而入,进入黄泉之门,踏上了黄泉之路。

持续三波人的进入,平静的水晶骨门,开始从门内的世界涌出一股阴冷力量。

平衡被打破了。

人间将会被发现。

就在此时,百里飞鸿抬起头,却看见天空五光十色,诸多大能降临。

其身上恐怖的气息,让百里飞鸿都感觉到死亡威胁。

半圣!

武圣!

有来自世家的,有来自宗门的。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进入黄泉之门。

似乎,黄泉之门的出现,并没有感觉到惊讶。

甚至身影不做停留,一步跨入水晶骨门。

而水晶骨门越来越大。

有人留意到了百里飞鸿,却对他没有任何表示。

而水晶骨门涌动的阴寒气息,越来越浓烈,黑色的雾气流动,所到之处,万物寂灭。

恐怖的力量,让后来者望而却步。

一位神通主,仗着自身的神通了得,强行踏入水晶骨门。

瞬间被黑色冰雾冻住,身上的生命气息剧烈下降,尚未等人救他,就被黄泉阴寒之气彻底杀死。

见证着眼前一切的百里飞鸿,倒吸一口冷气。

他发现了一个恐怖的现象:黄泉之门,是阳间通往阴间的一扇门,可它是公平的。

进入多少阳间的生灵,即流入多少阳气,就从门的另一端涌出多少黄泉阴寒之气。

这些黄泉阴寒之气,恐怖到极致。

到现在涌现出来的黄泉阴寒之气,已经拥有法相境武道高手的杀伤力。

想要进入黄泉之门,越来越难。

百里飞鸿内心出现迟疑。

他猜测到了一切,却不曾想到了黄泉之门,竟然有平衡阴阳的机制。

阴间混进多少阳间的生灵,就涌动多少黄泉阴寒之气。

弥漫着的恐怖阴寒之气,隔着百里之外的百里飞鸿都有点受不了,不得不从壶天次元口袋出来,远远观察黄泉之门的变化。

黑色的黄泉阴寒之气宛若笼罩魔鬼海的特殊雾气般,将水晶骨门方圆百里笼罩。

但魔鬼海飘荡着的是邪气,而黄泉之门四周飘荡的是死亡灭绝的冰冷气息。

被吸引过来的武道高手,畏惧地躲得远远,不敢接近。

“天妒女,为何还没有出现?”

百里飞鸿咬着牙,始终等不来他要等的人。

黑色冰雾开始剧烈变动。

恐怖的哀嚎从冰雾内传出,伴随着的是各种杂乱的声音,听着让人恶心,甚至脑袋开裂。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传递而至的声音,搅动他的思绪,脑海浮现一条古老、腐朽、邪恶、阴冷到极致的白骨路。

《我的治愈系游戏》

黄泉之路与黄泉之门对接上了。

四座雄伟古城出现,挡在黄泉之路前。

古城已经人去楼空,城墙下,白骨累累,战争的烟火,在坚固的城墙上留下斑驳的痕迹,千古不灭。

飞元岛。

西岛峰塔树的树灵,展开树枝,不断地生长,一条条树枝钻入虚空,插入天地壁障上,沿着法则,刺入阴司国度,想要跨过黄泉之门,踏足黄泉之路。

“来了,古老的战争号角,再次吹响,魔神的足迹,已经显露。”

“这残破的世界,再次被古老的鬼神注视。”

“可怜的人类,先辈付出多少鲜血,才斩断的道路。”

“被一次又一次无知的人,再次续上。”

“而让老朽惊讶的是,吹响人类毁灭号角的人,竟然是上古最后一位人王殇的女儿!”

“她,是在恨太一吗?还是恨所有后世的皇道?”

整个世界都在震动。

天空浮现一道道黑色铁链般的符文秩序,那是大道法则的显露。

一张符诏贴在法则交汇处。

符诏曰:太一镇天。

而此时,符诏纸上烫金字体暗澹,纸身出现裂痕。

“时机到了。”

帝都,地下万丈之深。

一座雄厚的九重镇魔塔内,倒悬插在地下。

而第九重关押着的一位雅儒青年,抬起头,看向大元东之滨。

“数百年的准备,终于耗尽了上古四大战城。”

“谷梁皇室,再也拿不出四位人仙,以命相填战城。”

尽管被关押,可这位雅儒的青年,却拥有独立的空间,宛若一处洞天福地般的世界。

除了这洞天福地般的世界,没有一丁点天地元气,需要耗费他的力量才能维持现状外,他并不感觉到任何孤独。

无数古老的书籍,就在他身后的书架上。

他就是第二代监正,谷梁书。

尽管他姓谷梁,可他与谷梁皇室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只是年幼之时,因为天资卓越,被高祖收为义子。

“天妒女的预言,已经开启了第三阶段。”

“谷梁皇室马踏江湖,其实就是灭仙之战。”

“唯有灭仙,才能让谷梁皇室永存。”

“可谷梁的后辈们不懂,希望破除太一对他们的限制。”

“所谓的诅咒,不过是谷梁老祖与太一门道主联手所至!

!”

“若是传出去,欲望与野心,岂会熄灭?”

谷梁书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也想要成仙,想要永生不死。

当他打开黄泉之门,发现太祖的秘密,他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

唯有山河破碎,国运不存,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破除符诏。

七百年前,他打开了黄泉之门,被人仙所阻止。

七百年后的今天,他布局上古玄冰女寒素与天妒女之手,再次打开黄泉之门。

人仙已灭绝。

在没有任何人阻止他,成神做仙。

“他们,很快就要来求我。”

“将我释放。”

谷梁本,继续读起来。

书名:【太一秘史】。

帝都,皇宫。

气运金龙受到剧烈的冲击。

坐在皇宫内的道宗谷梁靖,却面露微笑,他能感觉到武圣之上的道路了。

出生就束缚在他的命格上的枷锁,断裂了至少五成。

“余下五成,足够让我自己来打破了。”

“传令镇魔五老,镇压黄泉之门!”

“传令天守将,配合镇魔五老,封印黄泉之门。”

“传令神监司,启动夺运大阵,吞噬诸国气运!”

谷梁靖口含天宪,话音落下,凝聚成圣旨。

林公公恭敬地上前,将圣旨拿走。

“太祖重情义,信了太一的话,让吾大元错失八百年。”

“幸得高祖明悟,马踏江湖,灭了诸多道统,才保存谷梁皇室至今。”

“当今大势,变革已至。”

“若不承运而起,龟缩此地,人族难逃厄运。”

“我宁愿玉石俱焚,亦不会让大元沦为诸神的殖民地,大元人沦为神魔的畜牧。”

铁骨铮铮之音,在大元宝殿震荡。

本被乌云笼罩的国运,化作金龙,更显得狰狞,浑身兵戈杀机,着实吓人。

运随心变。

此刻的谷梁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所谓的寿元不过百,自今天起,枷锁终将被打破。

“父皇,感谢你为孩儿铺好了道路,这一战,我胜,则大元人人如龙,我败,则大元崩,人族灭。”

登上皇位,窥视历史秘密,获知三古之战的秘史。

自然明白,武宗皇帝的雄心壮志。

以死契机,布下了这一个局。

此时的太一门道主,已经无力回天。

遭受重创的他,想要维持太一符诏,除非是以身死合道,维持如今的天地秩序。

否则,难以挽回太一符诏镇压的天道权柄已经被减弱的事实。

预言是危机,可在父皇的眼内,却是契机,打破一切的契机。

让大元统御天下,独尊天地,拥有杀伐魔神的契机。

天下宗门做不到的事情,前朝历代做不到的事情,他谷梁后辈来做。

谷梁靖冰冷的铁心,也变得炽热。

大元帝国守了八百年的天下,越来越弱。

再不改变,自他之后,大元就真的崩了。

东洲省府动荡不安。

碧空万里的天空,转眼间,天色昏暗。

沉睡在大地的妖魔鬼怪,邪祟阴气开始浮现人世红尘,祸乱天下。

各地乱作一团。

百里飞鸿双眸燃起战意。

在进与守之间,他选择了守!

舍弃了进入黄泉之门的机会。

他从飞元岛返回东滨,为的就是找到天妒女,哪怕是见上一面,也是一种成功。

但黄泉之门出现,天妒女并未如他所料出现眼前。

此时的他,已经错失了进入黄泉之门的绝好时机。

黑色冰雾震荡,漆黑的雾霭内,一道道诡异狰狞的身影从黄泉之门涌出。

黄泉阴冷之气在下降,力量被这些诡异的黄泉鬼物所吸收,让它们可以发挥出极大的力量。

以黄泉之门为中心,百里之内,密密麻麻的黄泉异鬼,不知从何处来,涌入人间,露出狰狞的獠牙。

“血镇山河!”

百里飞鸿终于释放自己的血气。

在雾霭中,他的身影如漆黑中的火把,顿时将所有黄泉异鬼的目光吸引。

可火把越燃越盛。

宛若太阳烈日高照,血气笼罩这片海域,血气如火碰撞黄泉冰雾,水火不相容。

发出滋滋响声,更随着黄泉异鬼们的绝望嚎叫,让人耳膜都被震破。

一种诡异的力量,冲击他的神识。

而万物归元鼎熠熠生辉,一鼎镇压而下,将一切攻击尽数吞噬。

“万物掠夺手!”

黄泉异鬼的强大,并未让百里飞鸿退缩。

露出狰狞的笑容,如太阳坠落,身形扑向黄泉冰雾,扑向了黄泉异鬼。

都是猎物,都是技能点。

天地震荡。

【猎杀一头黄泉异鬼,获得技能点+5000!】

技能之书在眼前展现了丰厚的战利品,阴冷的能量,纯粹到极致的阴寒力量,被卷席进入万物归元鼎,转化为冰冷的元鼎母气,这一缕缕的元鼎母气滋润肉身,让肉身如饥似渴地吸收,强化体魄。

此时的百里飞鸿双眸赤红,天妒女都抛之脑后。

比魔鬼海内猎杀妖魔,更丰厚的战利品,已经让他忘情地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