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石碑,可要守护好。”

天剑老人拍了拍百里飞鸿的肩膀,御剑飞行走了。

镇魔五老看出了他身上携带着黑天石碑?

但百里飞鸿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天剑老人刚才说的话。

信息量太大了。

让百里飞鸿有点难以接受。

再看黄泉之门之地,百里飞鸿心里略显叹息。

东滨城就这般毁灭实在可惜了。

最终,承受悲剧的却是东滨人。

没有犹豫,转身离开。

至于已经进入黄泉之门的人,那就让他们下地狱去吧。

什么时候能从黄泉归来,自己想办法。

再次回到了百花镇。

此时的百花镇,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五位镇守将相互之间配合,苦苦支撑。

天空密布魅魔,不断地攻击五位镇守将凝结出来的镇魔阵法。

“按照寒素的说法,冥府已经得到了黄泉之路的坐标,所以,就算黄泉之门再次被封印,对于冥府来说,损失不大。”

“暂时不理会冥府,让朝廷去头痛。”

“毕竟,谷梁皇室也想要踏上界外之路。”

“如今,天地大变开始,百姓往后的日子,越来越艰苦。”

“先将花间派这颗毒瘤铲除再说。”

天剑老人说了很多,话语中夹带了很多的私货,想要扭转百里飞鸿的思想。

免得百里飞鸿好奇心太重,不断地开启界外之路,打破现状,让这世界的人类都陷入绝境。

不过,天剑老人不懂百里飞鸿的心。

他一直以来,其实就是想要踏踏实实,安安心心生活。

可这世界如此诡异,到处充满着危险,他踏入武道这条路,就没有享受一刻钟的安宁,都是麻烦找上门来。

练武,终究是护体之术。

保护自己的安全。

结果实力越强大,因果就越重,不需要自己去找麻烦,麻烦就找上门来。

“这操蛋的世界。”

百里飞鸿吐槽道。

声音如雷音,震荡四方。

苦苦支撑的凌麟双眸冒光:“大人,是你吗?救命啊,我们撑不住了。”

声音充满着惊喜,劫后余生的滋味,让他们喜获新生,如何不惊喜。

紫苏也跟着高呼:“百里哥哥,救救小紫苏!

这小丫头片子一直挺傲的,现在为了活命,直接放弃对百里飞鸿的偏见,开始撒娇卖萌,让百里飞鸿救他们。

在死亡威胁面前,尊严、面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百里飞鸿看向百花镇,镇上的百姓陷入狂热,他们身上涌动着一股特殊的精神波动,不断地汇聚钻入神秘的虚空,通过一条条特殊的花香道路,传递至横断山脉深处。

他们都是花间派外围成员,属于邪教信徒。

百里飞鸿没有动手,血气笼罩百花镇,将除了镇魔司的人外,以神识标记为邪魔,恐怖的血气将他们灰飞烟灭。

人死了,并未结束。

地龙翻滚,以百花镇为中心,整个被花间派掌控的山河地貌,在五位镇守将的眼内,山河改迁,百花镇更是被大地吞噬,消失无踪。

整个百花镇瞬间变成陌生的地域。

恐怖的神通手段,让众人目瞪口呆。

再看身穿黑色劲装的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双眸充满着敬畏。

此般手段,可称之为真正的武道巨擘。

“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百里飞鸿打断了他们内心的震撼。

镇魔司派遣五位镇守将给他,其实也可以有大用。

对于老百姓来说,他们见识不到花间派所做之事的危害。

但是大元境内,其他省府、州府,蔓延开来的烟馆,对于百姓来说,却是危害最大的。

“请大人吩咐。”

五人立正身,恭敬地道。

“放松,这任务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斡旋造化神通发动,直接制造了五块巡逻使令牌,丢给他们五人。

五人不明所以,伸手接过令牌。

感受令牌内部蕴含着的神通气息,有一种心季涌上心头。

这道神通随时可以将自己杀死。

“百花镇是大元大烟交易场地,花间派培育出来的罂粟花,已经流传开来。这些特殊罂粟花品种已经在大元境内种植,一旦培育基地建立成功,我们想要铲除大烟,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百里飞鸿面色严肃道。

“大人,请放心,我们这些时日在百花镇内调查,已经将这些贩卖大烟的势力摸查一清二楚。现在可以顺藤摸瓜,找到操纵贩卖大烟的势力,将他们逐一铲除。”

肖筱雪低着头,感觉到一丝羞愧。

她负责过一段时间,调查大烟桉,最后不了了之。

在百花镇调查的这段时间,她才明白,花间派在培育新的罂粟品种,一旦流入市场,任何人沾之,轻则最后自己身死,重则家破人亡,祸害一方。

“你有这般想法,我很欣慰。既然已经掌握了百花镇来往人员的情报信息,我们为何不将他们连根拔起?拔了根,花间派再离开,也影响不到底层。除非花间派的百花仙子,亲自下场贩卖大烟。“

百里飞鸿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大人所言极是,花间派狼子野心,想要通过大烟来收集信仰,一旦被他们成功,多少百姓死于这场祸害。大人身份镇魔巡逻使,可巡视大元四方,发现了危害大元,危害百姓的邪派作乱,出手将之铲除,不仅是大功一件,更是功德无量。”

凌麟恭维道。

“你们兵分五路,拿着我的令牌,深入调查此事。一人之力,终究是弱,我给予你们令牌,沿途深入调查,发现与大烟相关之事,可出示令牌让省府的镇守统领配合尔等。若当地镇守统领不从,激活令牌杀之。”

百里飞鸿霸气道。

镇魔巡逻使职位高镇守统领半级,可实权却是不如镇守统领。

镇守统领可是一方诸侯。

未必理会眼前这五位镇守将,甚至反过来用自身的职权,对五人打压。

此时不难解决,陈星炎当初手持他的信物,可是将飞元岛治理得很好。

给予五位镇守将的令牌,可是涌入了百里飞鸿的神通与力量,这令牌绝对是一件至宝。

莫说神通主,若是运用得好,法相境也能杀。

五人商议后,开始各奔东西。

他们跟在百里飞鸿身边,是有自己的使命。

但现在五人都不敢提此事,甚至不敢让眼前这位巡逻使知晓。

他们畏惧百里飞鸿,担心这位大人一言不合,将他们从这世界抹除。

这位大人的血炼修为太恐怖了。

甚至,这五位镇守将怀疑,帝都之内,能媲美百里飞鸿的镇守血将,一个都没有。

随着五人的离开,百里飞鸿露出一丝茫然。

大元天大地大,可没有一丝让他留念之地。

以往东滨城尚在,他在东滨城还可以找一两位朋友叙叙旧。

飞元岛尽管是他的主场,可飞元岛内,他除了制造杀戮外,就是修炼。

唯一好处,就是找语媚娘喝喝花酒,听其弹奏。

还是素的!

回过头来,这一年半的时间,大元变化很大。

练武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变化更大。

当时在码头当搬运工,渴望的不过是赚点钱,娶一个小娇娘,过着儿女满堂,三餐温饱的小日子。

当时,没有技能之书。

他也想要做出改变,但改变贵在要钱,而他最缺的就是钱。

能活下来,属实不易。

现在倒好了,自己也算是一位人物了。

钱于他而言是否浮云。

其他物质上的需求,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

甚至武道修炼,说白了点,他的武道是杀出来的,而不是练出来。

仿佛未来武道之巅也随手可得。

“想法有点颓废!”

百里飞鸿将脑海的思绪驱散。

望着已经消失的百花镇,跺跺脚,身后的黑山君山神庙轰然坍塌,被土地吞噬。

“天妒女的行踪不定,全无音信。她的预言能力,可谓天下第一。想要找到她,比大海捞针还难。毕竟,我有倾海之力,找出一根针还是很容易,可想要找到天妒女,她若是不愿意被我找到,我大概率这辈子都找不到她。”

上古最后一位人王殇的后裔。

如此尊崇的身份,为何成为了各大势力视为禁忌的存在?

就因为她是疯婆子?

“甚至,她的真正名字,我都不知道。”

所以,到现在,百里飞鸿对这位仇家的了解,一无所知。

若是知道了名字,以百里飞鸿的神通,根本不需要去寻找她。

直接搭建法坛,施展钉头七箭书这门神通,认真地拜她三年,三年后她必死无疑。

这门天罡神通极为诡异,其诅咒之术,拜祭草人的时间越长,威力越大。

等天妒女发现异常,她已经无力挽救自己。

可惜,单凭一个天妒女称号,根本无法施展这门神通。

百花镇毁灭的动静不小。

但相比于黄泉之门的动静,引不起任何势力的注意。

他的神识还能觉察到东滨城原址,大量的高手身影若隐若现。

镇魔五老的出手,让这群人不敢冒头。

现在镇魔五老已经离开了,诸多宗门的强者,终于出现在那片被冰封的海域,开始查探黄泉之门的下落。

“太一门、阴阳道宗、玄天剑宗、五行门、原始魔宗、花间派、冥府......”

“似乎,我接触的宗门也不少了。”

但大元帝国马踏江湖,留下多少宗派,百里飞鸿并不知晓。

古书曾言:道统三千门。

指的就是人族历史宗门最鼎盛的时期。

又回想起被魔鬼海吞噬的世界,若是古代人族统领的面积如此,道统三千还真的有可能。

“宗门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最近宗门频繁插手大元朝政,显然看到了这大元帝国的衰弱,有了改朝换代的心思。”

“谷梁皇室掌握的秘密太多了,若是改朝换代,谷梁皇室鱼死网破,这世界就真的毁灭了。”

百里飞鸿心里滴咕着。

“进入宗门。”

“江东流这家伙,只是一个神通主,可他在阴阳天宗就能查到天妒女的信息,并且提醒了公羊大人。可见,古老的宗门,必定留下天妒女的痕迹。”

“我想要找到天妒女,就要了解她的一切。”

甚至天妒女的父亲古人王殇,名气如此大的人,他也不清楚对方的事迹。

他只知道人仙的厉害,却不知道古人王究竟有多强大。

若是能接触到这些古老的秘史,掀开满是尘埃的历史,也不失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但是想要进入宗门,通过宗门了解秘史,对于百里飞鸿来说很困难。

他已经从天龙仪榜单上消失,代表着百里飞鸿已经成为法相境。

踏入法相境,已经无限迫近武圣。

同时,处于这层次,宗门武圣出手对付他,镇魔五老也不能说什么。

这也是百里飞鸿知道自己的处境,一直以来没有突破法相境的缘故。

这次,他本可以冲击武圣。

但是他选择了将神通晋升至巅峰,将法相孕育到无与伦比的地步。

忍住了武圣对他的诱惑。

好处就是,他掌握的神通,就算是武圣都比不了。

坏处就是不成武圣,境界上处于劣势。

“地煞神通,有一门很奇妙的法术,与斡旋造化之道很相似,却蕴含着世间万物变化之道。”

“那就是神通:变化。”

“大圣的七十二变,其实应对的就是地煞七十二神通。”

“只是世界不同,终究有差异。”

以他现在的变化神通九阶,可以瞒过武圣的法眼。

甚至和大圣那般,可以施展七十二变,变化为任何人与物品。

想到了这门神通,心生一计的百里飞鸿身体开始消失。

并非真的消失,而是隐身。

地煞神通的一种。

他大摇大摆地回到东滨城原址。

匆匆赶来的宗门之人,看到黄泉之门消失后,咒骂几句,就开始离开。

“真是胆大包天,元始宫的人都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场合。”

百里飞鸿知道原始魔宗分裂为两个派系,分别为始魔宫与元始宫。

在江湖上,宗门对元始宫的人,与始魔宫的人弟子完全是两个态度。

甚至认可元始宫宗门的身份,接纳元始宫为宗门正统。

可元始宫并未完全与原始魔宗割裂。

而是将原始魔宗称之为原始道宗。

自诩道门正统,属于太古道门流传下来最纯正的道派中人。

“就你了。”

元始宫的弟子,是一位神通主。

尽管是元始宫这般宗门出身,可实力却出奇地弱小。

按照百里飞鸿的估计,这位神通主登不上天龙仪的潜龙榜。

有了目标,那就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