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中的宗门武道修炼者,他们相互吹嘘,客套一番,渐渐地散去。

元始宫的神通主,同样如此。

不过,百里飞鸿听他的话,元始宫的一位武圣带着三位长老,进入了黄泉之门。

武圣寻找突破成为人仙机会,而长老则是想要寻找成武圣的机缘。

“界外之路,真的可以让我们变得更强吗?”

百里飞鸿心里好奇起来。

若没有天妒女这茬复仇的事儿,百里飞鸿无牵无挂,倒是不介意冒险。

大仇未报,暂不考虑冒险。

元始宫神通主抽身离开,他也想要混进黄泉之门,毕竟,像他这种卡在神通境界多年的神通主,想要晋升法相,几乎无望了。

这次也是跟着宗门前辈,想要过来,寻找一次机会。

结果,黄泉之门被大元帝国镇魔司封印了。

想要开启,没有武圣出手,根本开启不了黄泉之门。

而且,开启黄泉之门的方法比较特殊。

此时,整个东滨城原址都变成了冰海。

想要借助阴司之力将黄泉之门召唤出来,难道呈指数增加。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风险太大。

镇魔司也不是吃素的。

东滨城吃了大亏,那是天妒女出手,这老怪物踪影难寻,大元帝国镇魔司那她没有办法,可是对于宗门的山门所在位置,却是门清。

他们出手,就是将宗门陷入与大元帝国直接对抗的境地。

莫看大元帝国已经衰弱,可毁灭一个宗门山门的手段多着。

元始宫的神通主离开东滨城原址,进入横断山脉。

他小心翼翼潜行,担心被人尾随。

始魔宫宫主在帝都做的事情太过了,现在原始魔宗的敌人都盯着始魔宫的人,元始宫的人也不例外。

他这次现身,都是披了马甲,伪装成为一个小宗门的神通主。

元始宫弟子的身份并未暴露。

在横断山脉兜兜转转,甚至在某地停留下来,等候数个小时,直到确定没有人跟踪,才继续深入横断山脉。

返回自己的洞府。

横断山脉太大了。

常有妖魔出没,又有远古留下来的特殊遗址,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

在茂密的丛林里,元始宫的神通主来到了一处山涧。

此地瘴气笼罩,毒物众多,环境恶劣,就算是妖魔鬼怪都不愿意跑到这边来。

他确定身后无人,才开启自己布置的阵法,进入山体内的溶洞。

“真是老狐狸。”

百里飞鸿一路尾随,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对付这位元始宫的弟子,太过简单了。

为了谨慎起见,也为了逼问出原始魔宫的位置,百里飞鸿只能小心谨慎。

进入宗门,就是进了龙潭虎穴,不小心就会被人发现破绽。

原始魔宗是天下第一的魔道门派。

元始宫尽管会好一些,但是对付敌人的手段,从来都不会软。

“你若是直接返回宗门,我倒是没有多少出手的机会。既然来到了你的洞府,这次无论如何你都逃不掉。”

百里飞鸿并未打算杀人。

很多宗门对于门下弟子的生死,其实都有一些手段感应。

一旦这位神通主死亡,原始魔宗会第一时间得到通知。

这世界的武道,其实在炼神之后,已经不能称之为练武,而是修道或者修仙。

修的就是人仙。

如今神通已经修炼到了极致,修为达到法相境界后,对天地法则的参悟,越发深邃。

他有诸般手段制服这位神通主。

“这段时间对始魔心符的研究,已经有了一些眉目,若是能观看原始道经,我未必不能修炼出始魔心符。”

此门秘法,绝对是百里飞鸿见过诸般神通中最为邪恶,最为诡异的秘术。

越是研究,越是心惊。

甚至寻到了一些魔神力量的踪影。

很有可能是很古老之前,魔神为了掌控人类,参悟出来的一门邪恶法术。

壶天!

信手一划,制造了壶天虚空,将山涧笼罩,封锁了这方天地。

地心世界的存在,让他对壶天这门空间神通的理解,越来越玄妙。

随手制造空间,形成独特的空间,将此地封锁,不过是最简单的应用方式。

每一门神通都有独特之处,将其修炼到巅峰,都是将一门绝学走到了尽头。

土遁!

天罡神通中的五行大道,让他掌握了天地五行法则妙用。

念头一动,他的身影融入到了山体,直接进入溶洞。

元始宫的神通主正好回到自己的行宫中。

手持着皮鞭的神通主,狠狠地抽打着四肢被缠着,轻纱披身的绝世美女。

眼中的情绪越来越暴戾,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

美女白皙如雪的肌肤,出现一道道血痕,她却不吭声,紧咬着牙关,怨恨地看着眼前这位中年男人。

“魏宪,以大欺小算什么。有本事将我放开,我让我师父来收拾你。”

就在元始宫神通主魏宪失控之际,这位衣衫不整的美女怒喝道。

魏宪仿佛被喊醒,双眸恢复清醒。

“哼,若非你师父贪慕虚荣,献身给你师祖,何意获得今天的地位?昔日之恨,已成我心魔,你是她弟子,师父犯下的罪孽,就让你这弟子还。”

魏宪冷漠地道。

诱惑人犯罪的场景,并未让他的内心有任何的波动。

眼前这位花间派的弟子,不过是他发泄的工具罢了。

只是,这花间派的弟子,心性很不错,没有臣服在他的淫威下。

“怪我?要怪就怪你当初没有本事,自己的女人都守不住,脱光衣服跑到我她师父的床上,哈哈哈,魏宪,想想你受到的耻辱,本姑娘还能撑十年八年。我一定会每天都提醒你,掀开你心底的伤疤,让你永远都不会愈合。”

挂着的妖艳女人,咆孝着道。

“有种你就杀了我,不然,若是有一天落在我手上,必定让你生不如死。”

花间派的玫瑰仙子咆孝道。

自从五年前被眼前这位神通主抓来,她日日夜夜遭受眼前这位元始宫的弟子羞辱。

若是现在死去,她心有不甘,他折磨自己肉身,那我就折磨你的灵魂。

“我心魔已经平静,无论你如何叫嚣,都难影响我的心情。”

元始宫的神通主魏宪冷漠道,一通发泄后,他脑海的杂念已经消失不见。

心如止水。

玫瑰仙子的话,现在根本影响不到他。

突然,魏宪走到玫瑰仙子的跟前,抚摸着她受伤的皮肤,鲜血淋淋的伤痕,沾了他满手的鲜血。

玫瑰仙子浑身寒颤,这般强烈的反应并非来自身上的疼痛,而是她受不了此时的魏宪此时的模样。

“还痛吗?”

“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出手如此重。”

“我现在就给你疗伤。”

“保证以后都不打你了,会对你好好的。”

元始之气汇聚双手,如春风拂晓玫瑰仙子的身上每一寸皮肤。

酸痒,又异常温柔的动作,让玫瑰仙子想要后退,可是枷锁束缚了她的四肢,她只能平白地受到温情的抚摸治疗。

“都怪我不好,我不应该将你当成她的。”

深情款款地看着玫瑰仙子。

玫瑰仙子非但没有敢动,反而灵魂都在颤抖,在恐惧。

这变态的家伙!



魏宪这变态的一面,只有在自己的面前才暴露。

他隐藏太深了。

至少内心深处,有三种心魔在影响着他,并取代他的人格意志。

元始宫是一副面孔,在外人面前是一副面孔,只有在这洞府内,才会暴露出他这款情种人格。

“滚,滚,滚!

!不要碰我,你这死变态,杀了我,杀了我!

!”

玫瑰仙子崩溃式咆孝,意志已经濒临绝望。

她宁愿被眼前这位老家伙用皮鞭打,也不愿意面对这深情款款的人格。

这会让她的灵魂都在崩溃。

可魏宪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继续他的深情。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他在洞府内,一直隐身,观察着元始宫神通主魏宪的一举一动。

可在洞府内魏宪表现出来的行为举止,与在外面所呈现出来的一面,简直是两个人。

他大概明白魏宪的变现根源来自何处。

这位元始宫的神通主魏宪应该是与眼前这位姑娘的师父,在年轻时候是情侣。

魏宪用情至深,当了舔狗。

结果这姑娘的师父,为了在花间派有更好的前景,爬上了自己师父的床上,当了她师父的情妇。

这事情被魏宪知道,用情至深的他,道心诞生了心魔。

造成了精神分裂,产生了多重人格。

“我都挑选了什么人啊。”

幽幽一叹,声音在洞府内回荡。

深情款款的魏宪浑身一颤,目光变得敏锐,身上元始之气涌动。

神通弥漫,瞬间激活洞府的阵法,以最大的力量应对外敌。

崩溃边缘的玫瑰仙子,绝望的眼中,露出一丝希望之光。

她泪花闪闪,浑身激动,终于可以结束这悲惨的日子了。

五年,五年了。

你知道这五年她是如何过来的吗?

没有一次不想死,可在元始宫的神通主面前,她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阁下是何人?可知道这是元始宫的弟子洞府,不怕我传递消息,通知元始宫宗门前辈过来?”

魏宪很冷静,从容的眼神,神态,语气,完全换了一个人。

这人格好,是我喜欢的。

很适合伪装。

“你不是已经通过始魔心符,将救援的消息传递出去了吗?”

从溶洞石壁阴暗处,百里飞鸿的身影慢慢出现,他踏着轻盈的步伐,眼睛却放在玫瑰仙子身上。

曼妙傲人的身姿,肌肤胜雪,楚楚可怜的眼神,勾人心魂,让人内心产生一种强烈的保护欲。

“如此娇滴滴的美娘子,被你这莽夫如此糟蹋,真是浪费啊。”

百里飞鸿嘴角轻勾。

冷静人格的危险顿时大怒,愤怒道:“贱人,该死的贱人,都是你,勾引汉子,我要杀了你,不,不,这是我的爱人,我要保护她......”

暴怒后,面色转变,成了深情种。

“闭嘴!”

冷漠型人格主导身体,怒火冲冲低吼着。

像是对心灵中两个不争气的家伙怒吼。

“大敌当前,尔等是在找死吗?”

“阁下,我们无冤无仇,你这般封锁天地,就不怕事情暴露,原始魔宗的追杀吗?”

魏宪掌握了主动权,冷静地拉扯出原始魔宗这张虎皮,威胁起眼前这位年轻过分的少年。

练武到了深处,其实容颜是可以保持年轻不变的。

只是,魏宪作为神通主,能觉察到对方并非靠着武力维持青春不老。

眼前这位强者,生命力带着一股朝气,他很明白,眼前这强得过分的男人,其实就是一位少年郎君。

不知道是何方宗门,培养出来的道子?

“巧了,我正在追杀原始魔宗,不如你告诉我原始魔宗的地址,我主动点,送上门去,让你宗门替你报仇。”

百里飞鸿笑容更浓。

魏宪面色阴沉如铁,体内的原始道经运转到了极致,他的脑海澄清一片,已经没有任何的心魔干扰他思考应对眼前危机。

并非是心魔仁慈了。

而是在死亡威胁的面前,人死灯灭,另外两种人格已经龟缩在体内,恐惧得不敢抬头。

让他的内心终于享受到了此刻的平静。

可是,这平静他不喜欢。

敌人跟随而至,在他自认为天罗地网密布的洞府内,站立观察他多时,他毫无觉察。

“神监司?”

神监司接下了杀死始魔宫宫主的任务。

魏宪是清楚的。

他有此猜测,是对方施展的隐身手段,很像是神监司的隐身符。

“为何不能是镇魔司?担心我这位镇魔人,将你身旁的美人儿给一同宰了?”

百里飞鸿略显不喜道。

“镇魔司?”

魏宪一怔,看到对方年轻过分的年龄,以及镇魔司身份,一位传奇少年的名字浮现在他眼前。

“你是潜龙榜榜首百里飞鸿?”

他惊恐地连退两步。

百里飞鸿荣登榜首,其发生的事迹,早已经在宗门界闹得沸沸扬扬。

“我这名字都已经到了宗门人人都知晓的地步了吗?”

百里飞鸿可不喜欢这种成名方式。

“你......不知道百里镇守使潜入我的洞府内,有何指教?”

魏宪浑身僵硬,语气充满紧张。

“你的记忆,于我而言,是一笔很好的财富。得到你的记忆,我应该能混进元始宫,通过宗门的平台,了解更多天妒女的信息。”

百里飞鸿没有任何的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