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魂?

对于一位神通主来说,在不伤害他的生命前提下,以强大的灵魂入侵对方的灵魂,以神通夺取他的记忆,本身就是一种不可能的事情。

但偏偏,百里飞鸿的万物掠夺手,却能做到。

魏宪面色铁青。

怎么说他也是元始宫的神通主。

放在元始宫诸多神通主上,不算什么高水准,可神通主的地位尊崇,他何曾被人如此威胁过。

“士可杀不可辱!”

“阁下,想要夺取我的记忆,你还没有这般本事。”

眉心处浮现一道扭曲的符文,透着与元始之气完全相反的邪恶力量,正是始魔心符。

此心符并非只能掌控他人的灵魂,自身修炼,亦能将灵魂强化,并保护灵魂的安全。

属于最顶尖的灵魂神通秘法。

“元始道光!”

霎时间,整个洞府浮现密密麻麻的符文,交织在虚空的神通符文,凝聚出数以百计的道光。

“镇压!”

百里飞鸿眉心神目睁开,一道银光笼罩洞府,直接将所有力量镇压,打断了魏宪的施展。

镇魔六道经的镇世法相,已经融入他的万物归元鼎。

镇魔六道经内的一切手段,他都已经掌握。

镇世法相的恐怖之处,在于能镇压一切的力量。

除了皇极经世书,就算是对上太一门的功法,都有克制的作用。

原始道经是天下间最顶尖的功法,镇魔六道经有克制的作用,但却不大。

只是,百里飞鸿处于法相巅峰层次。

其恐怖的力量,拿捏魏宪这尊神通主,易于反掌。

恐怖的镇压之力,将魏宪禁锢,让他身体弹动不得。

百里飞鸿的手缓慢地伸入魏宪的脑袋,无视肉体阻碍,打破了维度,跨越灵与肉的隔膜。

仿佛看到了无数记忆在眼前,手掌一握,记忆如洪流,凝聚成一颗珠子。

魏宪整个人都变得呆滞。

尽管他的意志还在主导自己的身体,可是记忆却损失了很大一部分。

不过,魏宪最核心的记忆,并未被剥离。

始魔心符封锁着灵魂深处的【原始道经】,想要剥离关于【原始道经】这本核心经文,后果就是魏宪的灵魂崩溃。

原始道经也会消散。

“尽管不能完整地获取原始道经的真正经文,但他的记忆中蕴含着魏宪修炼经验,我可以利用技能之书将原始道经推演至神通主层次。”

将记忆珠子收取起来,他并未吞噬直接摄取记忆。

将对方的记忆加入自己的记忆中,会造成大脑记忆的混乱,很容易让记忆体系出现问题。

百里飞鸿采取原始的方式,就是以电影形式,观看魏宪记忆片段,了解他的生平。

首次以如此方式掠夺一个人的记忆,这门神通的伟大之处,让百里飞鸿越来越期待它后续的开发。

万物皆可掠夺。

玫瑰仙子鲜艳如血的红唇,微微颤抖,童孔张缩,惊惧地看着眼前这位玉面郎君。

此刻,拯救她的希望,化身为内心最恐惧的恶魔。

掠夺记忆。

如此恐怖的事情,竟然就在她眼底下发生了。

轻而易举,伸手无视肉身,插入对方的灵魂深处,将记忆掏出来。

她最大的仇人魏宪,从呆滞的目光恢复正常,满目疑惑地看着这世界。

透过清澈的目光,她甚至看到了他内心一片空白。

百里飞鸿松开镇压禁锢的威势。

玫瑰仙子恢复了正常,但是她不敢说话,甚至不敢看眼前这位少年郎君。

掠夺记忆,这比杀了她,还难以接受。

“花间派的人?”

“是......是的,大人,我错了,我知错了,不要杀我,不要掠夺我的记忆。我这辈子都没有做过坏事,初出山门,就被魏宪掠夺到这里,已经五年了,整整五年。大人,你知道我这五年怎么过的吗?呜呜呜”

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却是难得的大美人。

只是,她的修为低了点,只有炼神层次。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将魏宪关押在这里。然后,借助他的身份,进入原始魔宗......”

百里飞鸿望着玫瑰仙子,轻笑道。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在魏宪面前刚烈性格的玫瑰小子崩溃了,拼命摇头,不想听百里飞鸿透露的秘密。

因为她知道,知道越多,就越危险。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掠夺你的记忆,让你成为一个婴儿般的存在,当然,你的意志还在,只是要重新学习这世界的知识。”

百里飞鸿声音很轻柔,可落在玫瑰仙子的耳中,就是要她的命。

“我选二。”

玫瑰仙子一口咬定。

“我还没有告知你第二个选择的内容,你不想听后再做决定吗?”

“不,大人,就算你杀了我,想要我的身体,我都没有任何怨言,就是不能掠夺我的记忆。”

玫瑰仙子抬起头坚毅说道。

掠夺记忆,这是比强占她身体还要恶劣的侵犯,她的所有尊严、人格都被剥夺。

“知道花间派的王沁吗?”

百里飞鸿询问道。

玫瑰仙子勐地抬头:“知道,是我师姑。”

“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点,背叛花间派,加入镇魔司,成为我安插在花间派的探子。”

百里飞鸿想到了大烟桉,以及花间派背后一系列的动作。

想要击垮这亦正亦邪的宗门,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内部开始。

玫瑰仙子眼睛一亮:“好,我答应你。”

不用去死,不用被掠夺记忆,这简直是恩赐。

至于对宗门的背叛,玫瑰仙子没有丝毫的内疚感。

魏宪将当年她师父犯的错,百倍惩罚在自己的身上。

若说玫瑰仙子最恨的人是谁,第一是魏宪,第二是她师父。

甚至连同花间派都恨上了。

“放心,我会给你一套说辞,可以解释你如何脱困。另外,你回到花间派,努力做好花间派弟子就好,其余的一切,等我找你后,你只需要将你知道的信息告诉我,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冒险。”

百里飞鸿一挥手,将锁住玫瑰小子的锁链解除。

“若是你立了大功,我甚至能帮你成为神通主。”

“做得好,大赏。”

“若是出卖我,天涯海角,你都逃不掉。”

伸出食指,一道神通印记凝聚,烙印在玫瑰仙子的灵魂上。

“记住了,好好做。”

玫瑰仙子拼命点头。

“去吧,这洞府内的一切,你都可以带走。”

元始宫的神通主,身家还是颇为丰厚的。

玫瑰仙子这位炼神层次的武者,层次太低了,很多东西对于她来说,都是珍宝。

“谢谢大人,对了,奴家的名字叫做兰若瑄,玫瑰仙子只是属于我的代号。”

玫瑰仙子兰若瑄妩媚笑道。

“呃呃”

魏宪张开嘴,却发现自己忘记怎么说话了。

百里飞鸿一挥手,铁链将他锁住。

其实,以魏宪的手段,这些铁链根本困不住他。

只是魏宪茫然地看着百里飞鸿,又看着自己被锁住的手脚。

“活该!”

兰若瑄暗骂一句。

心里很解恨。

比杀了他更让自己解恨。

五年了,暗无天日的五年,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撑过来的。

现在,终于解脱了。

可内心却愤愤不平。

都是师父这骚货,让自己处于这般境地。

我一定要宰了你。

不,将你带过来这里,我要将你禁锢于此,让你被魏宪日日夜夜折磨。

兰若瑄搜索一番,换了衣服,收集了一些物品,想要出去,却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这溶洞。

尴尬地看向了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一挥手,施展神通,将她丢出山涧外。

然后,盘膝下来,仔细观阅起魏宪的记忆。

他的心魔、执念很强大。

若是直接吞噬记忆珠子,自己的心理或许都要出问题。

现在以神识观看记忆,却不沾染因果。

只是,这些记忆片段终究是浮于表面的看,而非吞噬后的获得的记忆亲身体悟。

但这已经足够了。

这些时日,他不断地模彷魏宪在宗门的行为举止,熟悉他的人际关系。

同时,通过他修炼的感悟,开始推演原始道经。

在花费了两百多万技能点,终于将原始道经推演至神通层次,并将其融入万物归元鼎。

“后续若是利用技能点推演原始道经,却是变了味道。推演出来的经书,未必是真正的原始道经。”

百里飞鸿沉吟片刻,将目光落在魏宪身上。

原始魔宗的人都在宗门留下自己的始魔心符,这是一部分灵魂凝结成的始魔心符。

一旦本体死亡,这道始魔心符将会接纳原始魔宗弟子本体的始魔心符,从而获取原始魔宗弟子死亡前的记忆。

同时,若是修为强悍,可利用这一道始魔心符,夺舍自己种下始魔心符的傀儡。

理论上,只要始魔心符不灭,他们的灵魂将永存。

肉身不过是承载他们灵魂与始魔心符的载体。

死了,换一副肉身就是了。

但是从魏宪的记忆,百里飞鸿却窥视到了这门始魔心符存在极限。

否则,单凭始魔心符,原始魔宗就无敌于天下。

神通主的灵魂,只能进行一次始魔心符的夺舍。

法相境,是三次夺舍后,灵魂将会彻底熄灭。

而武圣则可以进行六次夺舍,灵魂本源将会尽数消耗,魂飞魄散。

若是到了人仙,最高可以达到九次夺舍。

若是本体不死,灵魂之根生生不息,以意识夺取他人的意志,掌控种植始魔心符的傀儡,数量却没有极限,只有力量有极限。

“始魔宫弟子精通于始魔心符,元始宫弟子却是将原始道经视为根本,不过,并未禁止修炼始魔心符。”

百里飞鸿算是明白了。

为何原始魔宫宫主有恃无恐,只要他的真身藏起来,不被其他人找到,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这世界做任何的坏事,都不怕遭天谴。

帝都刺杀太子,始魔宫宫主根本不将谷梁皇室放在眼内。

他的真身所藏之地,不比太一门道主藏身之地容易找到。

“难怪黑天神教最强大的时候,都夺取不走原始魔宗天下第一魔道宗门的名号。”

“太一门道主也奈何不了原始魔宗。”

完全掌握始魔心符的原始魔宗高手,根本无惧世间任何人。

甚至他们想要杀任何一个人,都能寻找到机会。

自己制造出来的灵魂检测球,可能会招惹原始魔宗倾巢而出,将自己给灭了。

这是动了原始魔宗的根基。

始魔心符的恐怖在于隐秘,若是灵魂检测球通过简单的灵魂纯度,就能分辨出被种植始魔心符的人,这对于原始魔宗来说,绝对是动摇根基的一项技术。

“我似乎发明一项了不起的技术。”

不过,到达武圣层次,若是原始魔宗在种植始魔心符,寻找傀儡的时候,小心翼翼,灵魂检测球未必有效果。

还是一句话,始魔心符,想要祸害天下,真的太容易了。

难怪宗门为了分裂原始魔宗,对始魔宫往死里打击,却不忘记拉拢元始宫。

魏宪尽管被锁起来,其实他的身体本身就是最大的记忆载体,尽管脑海中的记忆被夺取一大部,在一小部分的作用下,渐渐地对这陌生的世界不再陌生,介于一种模湖朦胧的境地,明明很熟悉,却完全不知道如何表达。

百里飞鸿在观察对方。

人的身体是极为复杂、精妙的存在,想要做到身体、形态、神韵、气势、表达都一模一样,其实根本不可能。

但一个人的行为是随性的,尽管很多东西形成了习惯,但不是人不是机械,重复的动作,都不可能做出完全一模一样的举止。

这就给了百里飞鸿模拟的机会。

十天时间,他花费了十天时间,才将自己真正变成魏宪。

外表、神态其实是最不用上心的。

对于他人而言,这是最难的,也是最容易出差池的。

可对于百里飞鸿而言,神通九阶的变化之道,真的可以做到如孙大圣般七十二变。

“谁能想到天下最大的书院,其实是元始宫的一部分。”

这让百里飞鸿想到了飞元书院的柳言生。

说实话,他竟然发现不了这位学识惊人,博学多才的飞元书院教习竟然是元始宫的人。

元复书院,取一元复始之意。

自大秦开国建立,至今已经二千八百多年,依然屹立在中土大陆中原一带,成为天下书生心目中的圣地。

而这座书院,却是元始宫诸多弟子藏身之地。

很多老师,其实都是元始宫傀儡之身所化,教化天下。

魏宪就是元复书院的图书馆执事。

“天下藏书之多,莫过于元复书院。”

“但若论及,元复书院藏经阁,天下藏书之最,谷梁皇室的藏书馆都要暗然失色。”

“误打误撞,倒是全了我想要查阅三古历史之念。”

横跨数百万年的远古、太古、上古年代,更不提朝政出现的中古、近古等历史。

多少历史秘闻,都被战争所掩盖、覆灭。

唯有青书,记载了人族的奋斗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