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复书院内,占地万亩,以山为中心,围绕山体,建立了大量的学堂。

在此书院内,可以接受任何一种流派的学问,甚至法拉帝国的学问都有教习在传授。

百里飞鸿沿着阶梯,一直往书山走去。

图书馆建立于书山之上,建筑庞大,但在魏宪的记忆中,这座山体已经被掏空,山体内部沿着下方挖掘数百丈,尽是元始宫多年来搜集的各类书籍。

书册之多,繁如星辰。

亿万之数,难以清点。

“元始宫,能存在至今天,并非宗门手下留情,而是元始宫的本事。”

天下有识之士,以元始宫最为繁多。

百里飞鸿似有明悟,原始魔宗一体两面,始魔宫追求的是明性,元始宫追求的是明道。

所以,始魔宫做事不受约束,追求的是天性、人性、本性,不为世人所容纳。

元始宫追求的是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道,是在寻找不断变化的道,以万物万象复归元始,明悟元始之妙,即可得到人仙。

遥想当年,原始魔宗人仙之多是众宗门之首。

其中八成出自元始宫。

始魔宫再强大,再放肆,也被元始宫所束缚着。

否则,以始魔宫的心性,以始魔心符的恐怖,这天下将陷入始魔心符的恐怖奴役下。

此时的百里飞鸿心里很沉重。

元始宫若是真的放开手脚,将始魔宫也纳入自身,真正统一原始魔宗,这天下宗门能抗衡原始魔宗的,唯有神秘莫测的太一门了。

谷梁皇室就算是高手尽出,赢了这场战争,也丢失了天下。

天下人,将会陷入真正的绝望。

“奴役与教化,两条道路结合的原始魔宗,有让天下人忌惮的实力。”

若非这次始魔宫宫主出手刺杀了太子殿下,谷梁皇室对原始魔宗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将脑海中的思绪清空,百里飞鸿终于登顶书山。

书山书香浓郁,扑鼻而来的纸墨香味,让人心旷神怡,想要沉醉在知识的海洋中。

“魅惑的手段,用来激发人心,激发人的意志,倒是让这群书生能狂热地爱上读书。若是当年的我,被书山所影响,前世任何的大学我都能考上。”

百里飞鸿叹息道。

平时不起眼的魅惑之术,却在书院内大放光彩。

引导元复书院的书生们,拼命读书,脑海容不进一丝杂念影响自己。

在此心境下,鼓足劲地学习,都不需要老师教导,自己就能自学成材。

难怪元复书院有天下书院圣地之称。

这天下搞学识的人,都尖着脑袋,想要进入元复书院。

“魏宪老师,你好。”

在书山上行走,书院中的学生,看到“魏宪”不断地问候。

可见魏宪在书院中,名声很大。

很受学生尊敬。

百里飞鸿从记忆中看过,魏宪会经常在图书馆的会场,开讲座,为诸多学生讲解经文要义。

谁又能看得出,就是这位人前师表,背地里已经成了魔的人。

无限地接近始魔宫的弟子。

不,不能这般说,因为他本身就是原始魔宗的人。

“你们好。”

“刘拓,恭喜你。”

“映红,不错,这次拿下了诸子论坛冠军。”

......

百里飞鸿已然化身为魏宪,遇到了熟人,学着记忆中寻常的交际模式,不断地与书院的人打招呼。

真正遇到了元始宫的人,就闭口不谈半句。

此地是元始宫建立在凡尘的书院,并非真正的山门。

山门的核心可不是这般容易混进去。

就算百里飞鸿化身的魏宪是神通主,想要进入元始宫,也要经过一道道关卡检验,才能进入元始宫核心的山门之地。

狡兔三窟,原始魔宫是被宗门、朝廷等天下势力追杀出了经验来。

他们从来不会冒险,将所有风险摆在台面上。

元始宫弟子之间,相互之间的防范,比外人还要小心警惕。

似乎,他们都明白,真正对他们形成威胁的人,唯有门中对始魔心符了解的同门,才是自己生命最大威胁的存在。

相互之间,隐藏隐私,不透露一丝自己的秘密,在原始魔宫已经成了定律。

踏入图书馆,外观看着很宏大,内部空间,更加庞大。

“咦?”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

他下意识地忽略,内部空间,其实是经过神通拓展,至少放大了十倍面积。

“厉害,踏入图书馆,似乎会不自主地忽略内外空间差。”

“也对,图书馆毕竟是对外开放的场所,除非是最顶尖的法相境踏入图书馆,才会觉察到这一步异常。”

武圣?不,这图书馆是人仙建立的。

“再配合魅惑之术,简直是天衣无缝。”

“进入图书馆,都顾着看书,谁会无聊地丈量内部空间的尺寸,更不可能将图书馆的书籍点了一遍。”

横竖纵横的书架,站在图书馆内的百里飞鸿,顿时产生一种自己何其渺小的心境。

面对排列如山如海般的书籍,内心的震撼,久久不能平息。

这还是元始宫收集的与修为无关的学识之作,若是算上这些年来涉及到了宗门,涉及到武道修炼的书籍,那该是何其庞大。

书架的前端,都有一本书册目录,百里飞鸿看了眼,十公分厚的纸,用小字写着书目与书籍介绍。

就一段话,却将图书馆人员的细腻工作体验出来。

而每一排书架,都标识了书籍的分类。

而魏宪的工作,就是管理整个图书馆。

作为一位神通主,其大脑运转以及神识的辅助,比任何的人工智能还要厉害。

而且,魏宪熟悉图书馆每一步书籍。

是的,每一本书籍。

他管理元复书院图书馆已经一百年。

换了七次凡人的身份。

“我要找的书籍,不在图书馆内。”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整个图书馆管理人员三百人,都归属魏宪管辖。

“我的权限,只能进入藏书阁前五层,后四层没有权限。”

“自从担任图书馆执事后,前五层内,关于天妒女的记载,书籍上没有任何的记载。”

“后四层,才是元始宫搜集到最古老的史书。”

唯有法相境,才有资格进入第六、七、八层。

第九层,只有元复书院的院长可以进入。

“暂时不能暴露身份,所以,我只能继续利用变化神通,模拟元复书院院长之身,获取整个藏书阁的权限。”

元复书院院长,是元始宫某位古老的怪物。

他寿元接近千岁。

但是,并未成圣。

只是,这人学识非凡,心灵之力深不可测,如果说元复书院能让他忌惮的人,只有这位院长。

并非忌惮他的武力,而是他的眼界。

他或许能看穿自己的身份。

“幸好我夺取了魏宪的部分灵魂力量,借助元鼎母气,可以完美地模拟对方的灵魂,并且凝聚出始魔心符。”

体内万般力量,隐藏在窍穴之内,隐匿在万物归元鼎中,身体流动的却是原始道经的元始之气。

由内至外,与魏宪并无二样。

可一个人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他的心灵。

透过眼睛这扇心灵之窗,即可看透一个人的心。

“若是计划不能顺利进行,那就以威胁的手段,逼迫元复书院院长,交出我想要的情报。”

百里飞鸿眼中闪烁过一丝阴冷。

他并不想要毁灭这座元复书院。

若是将自己知晓的情报上报,以道宗皇帝的心性与手段,这座千年书院必定毁于一旦。

天下学识之士出自宗门,而且是元始宫。

道宗岂能容忍他的江山,被宗门,被元始宫以此等手段掌握。

落在他眼内,会将元复书院当做了原始魔宗施展在大元帝国的始魔心符,这是通过天下官员,间接掌控他的天下。

“相信元始宫的人,也不想元复书院被毁灭。这是他们花费千年时间,才建立出来的出世之所,一旦被毁灭,元始宫难不成只能躲在深山老林做学问?”

嘴角轻勾,露出一丝冷笑。

原始魔宗现在的处境,就是他拿捏元复书院院长的手段。

尽管卑劣,但在百里飞鸿看来,已经仁尽义尽了。

站在人类的角度,元复书院对于整个中土人类,都做出了极大的教化作用。

单纯被贴上标签,就将元复书院否定,将其毁灭,百里飞鸿现在还做不出来。

“魏执事,最近打算购入的一批古典书籍,有很大的意义,金钱数额很大,需要你签字。”

图书馆管理账房的弟子恭敬地将文书递给他。

百里飞鸿拿起文书阅览起来,发现文书还需要经过院长批复,立即动了心思。

“行,放我这里,正好我有事情找陈院长,待会文书就由我带给陈院长签字吧。”

百里飞鸿拿起钢笔,签上了名字。

自从钢笔从法拉帝国传播进来,书院很多人已经改用了钢笔。

这也是最近十年前的事情。

拿起文书,就往院长的院子走去。

院长文气冲天,在百里飞鸿的眼内,甚至不逊色于自己的血气。

“图书馆执事见过陈院长。”

敲响了门,走进院长的书房,百里飞鸿低着头,恭敬行礼。

“是魏宪来了啊?最近变化挺大的,看来你对原始道经的参悟更上一步,解决了始魔心符的影响,道心更进一步了。”

白发苍苍的陈元孚,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中年男人,欣喜地道。

百里飞鸿心里一动,似乎自己推演出来的原始道经,已经在神通主这层次走到了巅峰,让这位元复书院的院长产生了误会。

他知道魏宪的心魔。

自己身上可没有心魔,自然就觉察到了功法修炼的不对劲。

这一步疏忽,差点害了自己。

一直以为,魏宪隐藏得很好。

不对,是魏宪自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观阅他的记忆,先入为主,才产生了这般疏忽。

“学生还要多谢院长的教诲,才能有此顿悟,可望法相。”

“是啊,心病还需心药医,都过去一百多年了,也该放下了。黄泉之门现在被封印了?”

陈元孚突然问道。

“是的,院长,镇魔五老亲自出手,将其封印。不过,宗门的前辈们,已经进入黄泉之门,他们是不是......”

“你担心他们回不来?”

陈元孚脸上浮现一丝向往:“这世上哪有什么回头路可走的,他们出去了,就不打算回来了。至少,不达到目的,是不可能再回来的。这样也好,至少,史书上记载是真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书中所言是真的。”

一抹笑容,一抹向往。

若非元复书院在,又是此等关头,陈元孚都想要把握这次机会。

“可惜魏宪步子太慢了,跟不上宗门前辈步伐,去迟了一步。”

“这也算是好事,这次道心突破,法相境不是没有机会。”

百里飞鸿看着架势不对,他并不想在院长书房待太久,连忙将文书递给陈元孚。

“图书馆最近物色一些书籍,需要入库,但花费的钱财很多,院长你看下,若没有问题,还请您签字。”

陈元孚接过文书,仔细阅读起来,很认真。

拿起笔,在文书最后签上了名字。

“这都是老祖宗留下的瑰宝啊,花多少钱都要买。”

陈元孚签字后,百里飞鸿接过来,就告辞离开了。

陈元孚开始低着头看书,可眼睛越发深邃,面色略显严重。

“镇魔司什么时候出了此等年轻高手?对了,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百里飞鸿从潜龙榜上消失了,原来是他。”

“他来此有什么目的?”

陈元孚没有洞穿对方的身份。

他相信对方也在装湖涂。

这就是他要的结果。

有目的不可怕,就怕莽撞的镇魔人,天天将斩妖除魔挂在口上。

这江湖好,没有那么多打打杀杀。

“是为了那位老怪物而来的吗?怎么就盯上我元始宫了,阴阳天宗对这老怪物可比我们还熟。”

“真是可怕的后辈。若我真身在,或许能与他较量一番。”

陈元孚心里浮现这念头。

但很快,他内心就平息了这念头。

到时候,元复书院也不复存在。

“心魔?”

“不对,这老头在试探我。”

走出书房,百里飞鸿立即意识到陈元孚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这般眼力见儿,当真可怕,一般的武圣,都未必能及他。

不过,他不叫破,我也省得麻烦。

藏书阁,通行无阻。

按照记忆,进入第五层,再往下就是法相境才能进入的楼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