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变化。”

身上涌动一股轻柔的力量,魏宪之形体脱去,化为陈元孚模样,元鼎母气在万物掠夺手这门神通下,不断地模拟陈元孚的气息、力量。

无上神通九重天,大抵上,已经达到天下武技秘法之最。

掠夺方式有很多种,并非是武力抢夺。

陈元孚是文人,那就用温和的方式,掠夺其神韵。

配合变化之道,百里飞鸿已有九成半与陈元孚相似。

只是其文气冲天,此等修为可以伪装虚势,却不能当真。

手贴青铜门,门上符文流光闪闪,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第六层藏书阁暴露在他的眼眸下。

关合上门,既然已经知晓陈元孚知道他是伪装的,自然不再顾及自己被元始宫发现的危险。

想必似陈元孚这般智慧的人,已经明白元复书院处境皆在他一念之下。

陈元孚不捅破他身份,任他而为,莫不是想要百里飞鸿欠下元复书院的因果。

承了此恩,若还要执意让元复书院陷入危险之地。

最后不过是鱼死网破。

不过,元复书院一旦被毁,他也会被元始宫全力杀死。

莫要怀疑此等古老宗门的手段,一旦他们想要杀一个人,就算对方是武圣,只要愿意付出代价,也能成功。

神识如网,笼罩偌大的藏书阁。

藏书阁之大,是上方图书馆的百倍。

开辟出来的山体,早已经被铸铁熔炼成一体,化作法器,开辟了次元空间。

哗啦啦。

书籍悬浮于空中,不断地翻阅,神识掠过,宛如千万眼睛,不断地扫描,将书籍的内容记在心里。

以神识之力,掠夺其知识,文字化作江河,河水滔滔,在识海中流淌。

以百里飞鸿的灵魂强大,书山学海,都不能将他的灵魂填满。

他如饥似渴地吸纳着这层藏书的知识。

他的念头裂开亿万颗,每一颗念头,都拥有着强大的推算之力。

更何况,他并不是读书学习,而是在以神通掠夺博学。

“殇,人间最后人王。”

“为斩杀黑天魔神肉身,血染苍穹,死战不退,终结黑天。”

一则古文上,记载着一段话。

灼灼生辉,其强烈的意志,跨越时空,留存于石碑内。

百里飞鸿再看这段话出处,却是书架上放着的一面小石碑。

历经沧海桑田,石碑上其他字已经模湖不清,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唯独此句话,光华不褪。

“人仙血!



人仙以血手书于石碑上。

如此物品,都被收藏在藏书阁。

百里飞鸿沉吟片刻,将石碑收入乾坤鼎。

此物是好东西,可直接从血书石碑内参悟人仙之秘。

“六层,并没有我要的东西。”

百里飞鸿很失望。

外界,陈元孚一直在关注着藏书阁的动静。

他似乎已经明白,百里飞鸿要寻找什么了。

不由想起了三天前,藏书阁的禁制被触及,藏书阁第八层丢失的一些书籍。

丢失的书籍,其实并不贵重,但这件事并未惊动任何人。

对方无声无息地入侵藏书阁,躲避开一切监视,将这些书籍给带走了。

陈元孚也是对下藏书阁第八层查看损失,才知道丢失的一部分书籍,至于丢失了什么书籍,痕迹已经被抹除。

元始宫设置的一些禁制,仿佛在此人身前,一点效果都没有用。

就像是她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手段比百里飞鸿伪装成元始宫的人,混进来查找这些书籍高明多了。

“是天妒女吗?”

陈元孚猜测着,不敢说出口。

这老怪物的恐怖,就算是原始魔宗的任何一位高手,都不愿意招惹她。

“她在抹除自己的痕迹。”

出手毁灭东滨城,她或许就看到了今天。

陈元孚这位老头突然同情起百里飞鸿这位年轻人,就算他的力量再大,也跟不上这疯子的步伐。

“不过,你是镇魔司的人,我也没有义务提醒你。”

“至于你想要进入山门,查阅我元始宫最核心的藏书阁,不可能再给你机会了。”

陈元孚心中如此想着。

不再关注百里飞鸿的一举一动。

“没有!”

“第七层也没有。”

足足花费了一个时辰,他才利用强大的神识,将七层的书籍内容掠夺完。

可大量的古籍中,并未记载任何关于天妒女的内容。

仿佛这禁忌存在,被神秘的力量隔绝,不能书写于书上。

“真有那么神奇?”

“若是你的力量达到这等层次,不能书,不能言,毁灭东滨城何须你亲自出手?”

百里飞鸿心底涌动着怒火。

再次推开第八层。

百里飞鸿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本不寄托希望的他,却发现了不对劲的事儿。

“少了二十三本书!”

“书目有被抹除的痕迹。”

“上面没有记载,借阅人是谁。”

拥有藏书阁第八层的权限,元复书院就没有几人。

但是,按照规定,藏书阁不允许将书籍带出去。

魏宪的记忆中,能有权限进入第八层的前辈高人,极少回归元复书院。

“天罡神通:逆知未来。”

基于现在,逆转神通,倒行逆施,可观过去。

神通的光辉笼罩整个藏书阁,时光飞逝倒流。

一天

二天

第三天

仿佛倒流的光辉遇到了一道黑影,将他的力量阻断。

某种强大的岁月力量隔绝了百里飞鸿的倒行逆施。

光辉消散,时光回归正常。

“预言,其实也是时光能力的一种。”

他回照过去,所遇到的人,应该就是天妒女。

百里飞鸿一肚子怒火的心情,此刻却异常开心。

“我不找你,你却自己现身了。”

尽管只是看到三日前,天妒女的身影,但百里飞鸿却知道,自己正在接近她。

“以你的力量,其实可以现身对付我。”

“而你却选择了,隐匿身影,抹除自己的痕迹。”

她心存忌惮。

并非真正的无敌禁忌存在。

越过第八层藏书阁,走到通往第九层的青铜门。

触及青铜门,一股强大的反斥之力将他的手掌弹开。

“封印之力?”

“第九层被封印起来了。”

百里飞鸿露出惊奇的目光。

魏宪的记忆给出的答桉,却是第九层藏着元始宫收集的上古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