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寻找天妒女?”

正当百里飞鸿转身离开,不打算参与元始宫深层次秘密,离开的时候,门后的传来一把声音。

阻止了百里飞鸿的脚步。

“有意思,这第九层藏书阁,不是用来藏书,却是封印着阁下。”

百里飞鸿对着青铜门笑说道。

“藏书?我就是元始宫最大的藏书,这天下的秘密,都藏在我的脑海里。”

沙哑的声音传来。

“你不必吸引我,无非就是诱惑我开启封印,将你释放出来。”

“套路太老旧了。”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你就不想知道天妒女现在在何处吗?”

门后沙哑声音带着一丝高昂,情绪很激动。

“如果你知道天妒女的秘密,我相信她已经将你灭了,不会让你有机会和我说话。你现在还存在,想必天妒女根本不在乎你,甚至你对她的存在,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毫无意义!

!她是不敢靠近我,是担心被我所污染,被我所控制。”

“哈哈哈,在我眼内,天妒女浑身都是破绽,我若是想要杀我,我就成为她的心魔!”

巨大的声音从青铜门后响起,一股邪恶到了极致的始魔心符波动从门后传来。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脑海吸收了六七八三层藏书知识,在灵魂内翻滚,浮现出关于门后世界的存在信息。

“原来你是元始宫诞生的始魔心符负面情绪聚集出来的心魔。”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

心魔化形,何等可怕。

脑海浮现整个书山的布局,以及藏书阁的布局。

整座书山,都是一座大阵。

是元始宫聚集天下文气,镇压心魔之地。

元复书院存在,就是为了镇压元始宫修炼始魔心符带来的恶果。

“你,不是元始宫的人!”

门后的心魔突然问道。

“我当然不是元始宫的人。”

“嘿嘿,你就不怕我将你暴露?”

“陈元孚见着我,就识破了我的伪装,可他不敢出声,你说以元复书院的力量,就算发现了我,又能奈我如何?反而会将元始宫陷入争斗的泥潭,千年的努力,付诸流水。”

百里飞鸿也没有离开,而是和这始魔心符所化的心魔聊了起来。

“你根本不明白,原始魔宗的可怕,你根本不明白元始宫的可怕。小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天大的秘密,你助我破除封印如何?”

门后的心魔提出交易。

“若我好奇这天大的秘密,倒是可以考虑。但原始魔宫的事情,与我何干?甚至你都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

“你是何人?”

“镇魔司,镇魔巡逻使。你不是知道这天地所有秘密吗?不知道我这身份你是否知道。”

百里飞鸿轻笑道。

青铜门后的心魔听了后,沉默了。

“镇魔人?”

“是的,就是镇压,或者镇杀你这类存在的人,现在你还想要我破除封印,将你释放出来?你很诡异,但我有办法将你镇压,将你的魔性慢慢磨灭。”

百里飞鸿嘴角的笑意更浓。

“不用了,谢谢,你可以走了。”

门后的始魔心符形成的心魔道。

很显然,心魔知道镇魔巡逻使这身份,知道镇魔司的存在。

这代表着,他还在吸收元始宫弟子身上始魔心符诞生的魔性。

“不,我现在觉得,留着你是祸端,未来一定会出来闹事,我现在倒是想要进入第九层,找到你,尝试将你镇压,将你磨灭。”

百里飞鸿手掌贴着青铜门,感受门上的封印之力,若是硬来,青铜门阻挡不住他。

“不,你不想。吸收我的力量,我会成你的心魔。”

“魔神的意志,我都尝试过吞噬炼化,倒是有点艰难,不过,现在有经验了,对付你应该没有问题。”

百里飞鸿喃喃自语。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赶紧走,我不想见你。”

始魔心符所化心魔,拥有超强的感应能力,很显然他从百里飞鸿身上感应到了威胁。

开始的时候,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倒是可以利用一些套路,慢慢对付百里飞鸿。

可知道百里飞鸿的身份后,始魔心符所化的心魔拒绝了。

“你倒是知我心。”

“就不知道,你能给我最想要的秘密否?”

隔着一道墙,慢慢地威胁。

心魔,心魔,自然最懂得人性了。

懂得人性,也会明白,他最需要的是什么。

“阴阳天宗,阴阳道祖曾有三个弟子,代表着三种力量,阴、阳、天之力,修炼了极阴之道与极阳之道的阴阳天宗两位老祖,是一对夫妇,他们没有问题。但代表着天之力的人,却出现了问题,是他导致了天妒女的道心出现了问题,变成了如今这模样。”

门后的始魔心符所化心魔爆料道。

“不够。”

“镇魔五老之一的天剑,是这一脉的传人。当初人王殇陨落,人族权柄沦落,太一门把持天命,但并未达到极致,还存在被人夺走的可能。”

“这位代表着阴阳天宗三极之一的天剑,却是想要借取人王遗留的气运,以人道取代天道,把持天命,他骗了天妒女,让天妒女失去一切。”

“天妒女掌握人道之运,她将残余的人道之运,凝聚出自己的道,获取了命运之能,就是为了让不受欺骗。”

“以天妒女身份,以及她恐怖的天资,其实阴阳天宗那位代表着天之极的老祖,根本不可能破了天妒女的道心。”

“毕竟,天妒女修炼的忘情天书,差一步之遥,就达到了忘情天书记载的至高境界。”

“可这位天祖,获得了阴阳道祖的一样东西,此物品源于阴阳魔神。”

“以阴阳本源之力,孕育出了一朵情花种子,被他种植在天妒女的道心。”

“当初的天妒女何其恐怖,她拥有连这片天都妒忌的天资。”

“却被天祖欺骗,破了道心,伤了忘情天书的根。”

“所以,在情花与忘情两种可怕的力量催生下,她的心被扭曲了。”

始魔心符所化的心魔娓娓道来。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他对于这些老古董的情情爱爱,不感兴趣。

但是,从信息来看,阴阳天宗必定知道天妒女的秘密。

掌握天妒女大量的秘密。

甚至,掌握了对付天妒女的力量。

否则,以天妒女的心性,阴阳天宗早就被她灭了。

“你如何知道的?”

“当年,催生情花的种子,是从原始道宗获取的。当时的原始道宗还不是现在的原始魔宗。”

始魔心符所化的心魔明白,门后的那位让他感觉到危险的镇魔人,并不太相信自己。

“天祖死了吗?”

其他的他不管,渣男必须死。

“你以为太一门为何能冠绝诸多宗门,一直是宗门领袖?”

门后的心魔反问道。

“所以,天祖是太一门所杀,可惜了,我还以为天妒女会将他五马分尸呢。”

“那一朵情花的威力何其恐怖,天妒女在天祖面前,头也抬不起来。所以她只能躲起来,阴阳天宗当时势力很大,可就是找不到天妒女任何的踪迹。”

话音刚落。

百里飞鸿怒火冲冲,一巴掌拍打在青铜门,恐怖的血气穿透封印之力,直接在第九层震荡。

心魔惨叫着:“你不守信用。”

“阴阳天宗当时都找不到天妒女,你告诉我这些秘密,判断用处都没有用。”

百里飞鸿破口大骂:“说,天妒女身在何处?”

“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一定会将谷梁皇室毁灭。”

“为什么是谷梁皇室?”

“谷梁皇室挖了人家父亲的坟墓,从人王殇尸骨上提炼出血髓,将人王血脉嫁接在他们谷梁血脉。换做是你,会对谷梁怎么报复?灭了谷梁一族?谷梁必死。”

“怎么可能?”

“对了,当年天妒女沉睡,太一门道主为谷梁一族谋划的,所以,大元太祖才能夺取天下,灭了当时的强秦。”

被百里飞鸿吓了一跳的心魔,再次爆料,平复百里飞鸿的心。

“这秘密不错,我收下了。”

说完,百里飞鸿转身离开藏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