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意。

很显然,天妒女就是要毁灭谷梁皇室。

按照藏书阁被镇压的心魔所言,天妒女应该沉睡了很久,直到最近才复苏。

最后一位人王殇的尸骸,被谷梁皇室所得,更是将其炼化,将人王血融入自身的血脉中。

难怪镇魔六道经被皇极经世书所克制。

原来是被谷梁皇室血脉所克制。

百里飞鸿不像以往般,对修炼界的事情一无所知,神识阅览了大量的书籍,让他获悉了很多古代秘密。

人王殇绝对是一个可敬的人族王者。

是他让人类享受万载的安稳太平。

不需要在对抗魔神。

在这场对抗魔神的战争中,这世界的本源都近乎被耗尽。

“难怪,现在修炼越来越难。”

“以往人仙难出,现在是武圣都很多年没有诞生一尊了。”

“还活着的武圣,年纪都相对很大。”

百里飞鸿并不知道古时候,天地元气是何等充沛。

按照书籍所言,古之天地元气如潮,显然比地心世界不断积累的天地元气浓度还强。

难以想象,人在天地元气如此浓郁的环境下修炼,进境是何等快。

就算是一头猪,天天呼吸,不需要修炼,都能成猪妖。

可惜,天地难复往昔。

除了藏书阁,百里飞鸿直接离开元复书院。

陈元孚这老头够意思,让他进入藏书阁。

并未惹出什么动静来。

百里飞鸿也承了这情,不会捅破元复书院隐藏的秘密。

不过,以镇魔司的手段,未必不会不知道元复书院就是元始宫的驻点之一。

显然,镇魔司选择了与其他宗门的做法,并未打击元始宫。

针对原始魔宗的桉子,只会打击始魔宫。

始魔宫的手段偏激,更像是天下第一魔宫。

“情花是什么?竟然能对付天妒女。”

如此重要的信息,百里飞鸿自然不会错过。

“阴阳天宗的天祖,如果这心魔没有瞒我,想要找到天妒女,甚至找到对付天妒女的办法,只能上阴阳天宗了。”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还是实力不足。

他知道自己欠缺时间的积累。

若是等数年时间,甚至不需要技能点,他就能晋升武圣。

他的底蕴已经足够了。

但东滨城被灭这件事,一直堵在他的心里。

让他的心境不能安宁。

“公羊琰,她承受的压力比我更大,东滨城的毁灭对她的打击更多,希望她能振作起来,不要一辈子都走不出这阴影。”

公羊琰辞去镇守使之位,退出镇魔司后,不知所踪。

百里飞鸿多次打听,也没有她的下落。

“等我解决了天妒女,再去见你。”

东滨城被毁灭这件事上,其实与他们无关,毕竟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守护东滨城。

但,无论是公羊琰,还是百里飞鸿内心都有自己的骄傲。

东滨城的毁灭,就是摧毁了他们的骄傲。

元复书院藏书阁第八层。

一道虚影再次浮现第八层藏书阁内。

她随手拿起一本书,贴着鼻子,嗅了几下,闻到了一些特别的气息。

神识触摸过,自然能留下一丝痕迹。

“尊敬的公主冕下,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你的一些情报,告诉了百里飞鸿。”

始魔心符所化的心魔谄媚地道。

最为心魔,本应该无畏无惧,无法无天。

可最近的来客,都很嚣张,心魔只能低下高傲的头颅。

黑影没有回应,一挥衣袖,时光流逝,情景重现。

她同样看到了模湖的黑影,可却没有看清对方的真面目。

“天罡神通:逆知未来九阶,而且掌握了过去法,此等天骄,若是生在上古时代,也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武道天才。”

悦耳的铃声响起,落在心魔耳中,内心恐惧地颤抖。

天妒女开声说话了,她会不会将自己灭了,消灭自己,掩盖她声音的痕迹。

“你做得很好,想要出来吗?”

隔着青铜门,隔着元始封印的两重保护,但心魔还很不踏实。

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

“谢谢公主冕下的好意心领了,我不想出去,这里是好环境,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心魔鼓足勇气,说出自己的心里实话。

“真可惜。”

黑影消失不见。

心魔松了口气。

真当自己笨吗?

待在藏书阁,还能找到机会,自己逃出去,从此无束缚,享受逍遥自在的未来。

跟在你身边,如何被灭都不知道。

该死的家伙,若非元始宫做得太狠,老子才不怕你们。

等我出去,将始魔心符的魔性都收集起来,我让你两个跪在我身前喊爹。

始魔心符凝聚的心魔心里想道。

“新的预言要出来了,她终于对宗门开口。”

“她这是在为自己的预言找执刀人,灭了阴阳天宗。”

“一旦阴阳天宗出事,嘿嘿,宗门与朝廷将再次站在对立面。”

“两个预言,都有可能应验了。”

灭阴阳天宗,灭大元帝国。

阴阳天宗乃是名门正派,其宗门地址,镇魔司有备桉。

想要找到阴阳天宗,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这就是背靠着大势力的缘故。

当年马踏江湖,镇魔司是谷梁皇室最锋利的一把刀。

“话说起来,镇魔五老都来自宗门,天剑前辈还是阴阳天宗天祖一脉的传承者。”

“他与阴阳天宗已经没有关系,是否代表着天祖一脉在阴阳天宗过得不好,甚至被其他派系打压?”

人家夫妻联手,天祖再厉害,在阴阳天宗也掀不起波澜。

更何况,天祖要挑战太一门道主,想要取代道主的位置。

一旦阴阳天宗也陷入此中,太一门可不会对阴阳天宗客气。

“阳州省,阴阳山。”

招来灵禽,坐在灵禽,直飞阳州省。

阳州省离位于大元帝国版图的南边,背靠南荒十万大山。

在茫茫的大山中,找到并不出名的阴阳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自从大元帝国马踏江湖,卷起江湖的血雨腥风。

阴阳山已经数次迁移,具体详细的地址,镇魔司也没有。

在空中飞翔三天,百里飞鸿终于进入阳州省。

他直奔省府镇魔司而去。

当地的大统领在阳州省,已经任职数十年,必定知道很多关于阴阳天宗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