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逵亲自下达进攻。

“阴阳元遁!”

陈天翔与杨鼎两人抽出背后的剑,左右站立在张家门前,跟前形成阴阳元遁神通,宛若守护神般,阻挡镇守统领。

左右镇守统领,都是老牌的镇魔司神通主,只是天赋相对于眼前这两位潜龙榜上有名的神通主来说,却是逊色一筹。

无论实力、境界、武器、神通都不如眼前的阴阳天宗弟子。

黄逵身上涌动紫色雷霆之力。

“紫光神雷!”

大喝一声,天降神雷,狠狠地击打在阴阳元盾。



紫色雷电波动四溅,恐怖的能量波动,将张府门前的建筑都掀飞。

但张府却丝毫无损。

此刻,镇魔司的人无不心里一沉。

黄逵统领的紫光神雷已经修炼至三阶,攻击力放在一众神通主中,也是最顶尖的。

阴阳天宗的阴阳元盾并非什么大的神通,可却将张府保护,阻挡了黄逵神通攻击。

黄逵并未停止,浑身绽放通透的紫色神雷,引动天地间的雷霆之力,凝聚更加恐怖的神通杀伐之力。

厚厚的云层,紫色狰狞的雷霆,不断地浮现,笼罩着整个天阳城。

沉甸甸的天,恐怖的雷霆能量,不断地凝聚,化作一条紫龙,俯瞰张府。

“张烈,投降,否则,整个张家都要为你陪葬。”

黄逵冷漠的声音响起。

张烈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敬你是镇守统领,才没有对你下死手。黄统领,你想要找死,我成全你。”

他虚空一抓,一把剑从虚空抓取出来。

这是空间神通!

黄逵心里一沉,他知道张烈突破神通主不久,却不曾想到此时张烈表现出来的实力,比他两位师兄还要强大。

最重要的是,眼前这把剑是武圣的武器,蕴含着武圣的部分威能。

难以想象阴阳天宗竟然对张烈如此重视。

就算是阴阳天宗的弟子江东流,也没有这般待遇。

他究竟是什么人?

江东流可是常年排列潜龙榜前列的人,现在更是法相境。

但黄逵知道,江东流身上没有武圣的信物。

制造武圣的信物,是要切割自身武圣本源,才能制造出来的特殊强大的武器。

“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离开我张府,你我河水不犯井水。”

张烈面露狰狞,他克制内心的暴戾,因为他明白,杀死一位镇守使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若是公然站出来与镇魔司作对,他未来的处境会很不好。

“杀!

!”

回应张烈的却是黄逵的神通。

紫光神雷神通积累到了极限,这门法则神通狰狞地降下它的威能,扑向张府。

“阴阳元盾!”

“阴阳太极罩!”

“五行神光罩!”

阴阳天宗三位神通主,不慌不忙,再次施展防御神通,接连形成三道强大的防御罩,将张府笼罩保护起来。

阴阳、太极、五行符文覆盖整个张府。

此时,张府内家奴接近千人,其家族人物数十人,尽在府内。

恐慌地看着天空,狰狞俯冲而下的紫色神龙。

心里的恐惧,让他们尖叫。

但三道神通一出。

“是张烈少爷。”

“张烈少爷神通无敌,我们一定不会出事的。”

“有张烈少爷在,镇魔司这群恶人,动不了张府分毫。”

“我们得救了。”

“可恨,这镇魔司乃朝廷机构,代表着正义,竟敢不管不顾我们的生命,想要将我们一起杀死。”

张府上下同仇共敌。

就算东家犯罪了,与他们何关?

他们只是府上的长工或者家奴罢了。

张景川松了口气,看向四周,他知道,这时候的张府,在没有不服他的人。

张家渡过这场劫难,未来将会更加辉煌。

“吾儿有武圣之资。”

“阴阳天宗不会放弃吾儿。”

“必定会与镇魔司斡旋。”

张景川笃定道。

作为张烈的父亲,他很明白张烈出世之时,浩大的异象代表着什么。

这是神人下凡。

未来必定能成为神仙之人。



张府震动不已。

张景川抬头,看着漫天的雷霆,在触及三重保护罩后,溅起大量的紫色闪电火花,紫色雷电光辉照亮整个张府。

如此恐怖的神通之力,张景川有理由相信,黄统领有能力将张府从这世界上抹除。

但是,黄统领遇上了他儿子。

他儿子比黄统领更强大。

“吾儿必定掌握了那件宝物。”

他儿子出生的时候,青鸟降临,携来了一件宝物,融入到了当时只是婴儿的张烈身上。

那是一颗烈火神珠。

所以,张景川才将儿子的名字叫做张烈。

“只要掌握了这件宝物,吾儿未来必定是神人。”

张景川内心骄傲地道。

紫色雷霆散去。

黄逵满额头都是汗水。

感受到体内的力量消耗,再看气定神闲的三位阴阳天宗弟子,他明白今天镇魔司不占优势。

邓正之死只能作罢。

左右统领这两位滑头,并未出手,只是进入战斗状态。

很显然,对方施展的防御神通,立即让这两位统领退缩。

但黄逵并不能对他们怎么样。

因为,他们两人曾经是九皇子的人,当今圣上以往安插在镇魔司为数不多的镇守统领。

未来注定飞黄腾达。

“看来黄统领是不死心,那本少就亲自下场,领教下镇魔司的镇魔经,可惜黄统领修炼的不是镇魔六道经。否则,本少倒是可以见识一下,号称为镇压百宗的无敌镇魔六道。”

张烈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他心中的杀机与怒火,已经达到极限。

紫光神雷乃是镇魔司中的顶尖神通,若非自己手持阴阳圣剑,有阴阳圣剑的加持,抵挡了这一次的攻击。

两位师兄的防御神通,都要被这紫光神雷轰碎,波及张府内。

作为神通主,张烈可是知道,涉及到了神通层次的力量,一丝气息就能将普通人给灭杀。

只要在神通攻击范围内的人,都得死。

根本不存在什么侥幸活命之说。

眼前这位镇守统领,这是要他家破人亡。

他如何不怒?

陈天翔与杨鼎相视一眼,并未劝告。

他们也是心有余季。

抵挡黄逵统领的一击,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凶险。

一不留神,整个张家都要毁灭。

剑意以张烈为中心,开始弥漫。

他甚至不加以压制武圣的剑意,灼灼烈火,焚烧整个大地。

阴阳圣剑的剑意首当其冲的就是镇魔司的镇魔人。

“张公子,我们摆手!”

左镇守统领陈东阳脸色微变,连忙喊道。

黄逵怒道:“你……”

却被右镇守统领陈冲林冷漠地道:“黄统领,难不成你想要将天阳城都毁了吗?天阳城三百万居民,经不起武圣信物的折腾。我知道你想要为邓正镇守使报仇,但此时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交由镇魔司总司去处理就行。”

说完,也抬头对着张烈道:“吾皇登基不久,第一道圣旨就是追杀天妒女。张烈公子莫以为自己可以媲美天妒女?你若是肆意妄为,镇魔司不会放过阴阳天宗,皇室同样不会放过阴阳天宗。”

陈冲林冷漠的声音只是传到了张烈的耳朵。

“若是将阴阳天宗定义为邪教,不知道张烈公子,还能在阴阳天宗继续待下去吗?”

简单的几句话,如同冷水浇灭了张烈的怒火。

他立即意识到,站在他眼前的三位统领,代表着的势力。

理智恢复平静,但张烈却不打算放过黄逵。

他收回阴阳圣剑,嘴角轻勾:“我只是个人想要与黄逵统领比试一番。”

手指萦绕这阴阳二气,一步一步,走向黄逵,每走一步,杀意就强大一分。

他身后的两位师兄,面带笑容。

阳州省府的镇魔统领,放在整个大元帝国内,都属于倒数行列的。

现在看得出来,左右镇守统领与这位省府司长并非一条心。

黄逵呼吸很急促,他在恢复元气,没有拿出阴阳圣剑的张烈,若是巅峰时期,对方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但现在,多半会败。

他要自己威严扫地,无颜继续担任阳州省府镇守统领。

“唳”

一声啼叫从天空传来。

众人勐地抬头,却看见一只巨大的灵鹰即将飞翔到达天阳城。

如此巨大的灵鹰却是少见,加上身上的气息强大,已经不逊色任何元胎层次的武道高手。

可想而知,灵鹰上坐着的人,至少也是一位强大的神通主。

陈天翔面色顿时阴沉:“师弟,快跑,这灵鹰是飞元岛镇守使的飞禽,灵鹰背上坐着的是百里飞鸿!

!”

为何陈天翔如此清楚?

当初百里飞鸿登临潜龙榜,他是参与猎杀,抢夺百里飞鸿武运神通主的一员。

后来百里飞鸿进入魔鬼海,他们追逐而去,却失去了百里飞鸿的踪影。

陈天翔在魔鬼海浪迹两个月,才找到宗门留下的渠道,返回阴阳天宗。

他一直都在关注飞元岛百里飞鸿的消息,在飞元岛上留下宗门的探子,每个月都给他汇报百里飞鸿的最新情报。

张烈面色微变,百里飞鸿乃潜龙榜第一,但最近从潜龙榜榜首消失。

这代表着他已经登临法相境。

他师父才法相境。

他很明白法相境是何等强大。

不过,他手里拿着阴阳圣剑,就算是百里飞鸿也要退避三舍。

心念间,阴阳圣剑出手在手里。

冲天的剑意刺破云霄。

坐在灵鹰背上的百里飞鸿睁开眼,俯瞰天阳城内,镇魔司与阴阳天宗的人剑拔弩张,而且城内有神通战斗的迹象。

战斗四周,明显出现误伤。

百里飞鸿面色顿时难看。

东滨城的惨景,仿佛涌上心头。

如今,宗门弟子更是取出了武圣信物。

不对,是武圣的武器,属于圣物层次的恐怖大杀器。

一尊武圣的力量,若是控制不好,是可以将天阳城给毁灭。

天阳城是省府,对方竟敢如此做,公然对抗镇魔司,这是何等嚣张。

“灵鹰,你可以返回飞元岛了。”

百里飞鸿澹澹地说了句。

身影就从灵鹰背上飞走。

接下来,他可能要直面宗门了。

这条路是很危险的。

留着灵鹰在,也没有什么帮助。

陈天翔急了:“师弟,我们赶紧离开,我已经通知师父来接应我们了。”

杨鼎也面色凝重。

张烈却冷笑道:“我若离开,我家人必定被镇魔司擒拿,杀死镇守使的罪名都落在他们的头上。如今,我阴阳圣剑在手,就算百里飞鸿晋升法相,也不是我的对手。”

张烈浑身散发着强大的自信。

陈天翔与杨鼎看着张烈手中的圣剑,心里也踏实很多。

这把圣剑很有名,乃是阴阳天宗天祖一脉武圣留下来的圣物,强悍无比。

气度不凡的白衣少年踏空而来,神识肆无忌惮地扫过四周,他眉心处竖起一道银色的神眼,观看四周,查看发生的一切。

过去的痕迹在倒逝,他在观看过去时光发生的事情。

恐怖的神通气息,笼罩这条街道,让所有人都不能动弹。

张烈将激发阴阳圣剑,庇护着他们张府,身上的元气飞速流失。

满眼惊惧地看着眼前这位少年,比他少了一轮年龄的人,却是世间最顶尖的武道强者。

“百里飞鸿,你什么意思?难不承想要对我们痛下杀手?阳州省乃是我阴阳天宗总部所在,你若是对我们动手,违反了规矩,以强欺弱,宗门前辈必定……”

陈天翔严肃地道。

眼前此人,神威如狱,恐怖的气息,正在对抗这阴阳圣剑的力量。

“我认得你,是当初进入飞元岛猎杀我的神通主。”

百里飞鸿漠然地看向对方。

陈天翔如坠冰窟。

报应来得太快了。

“你杀了镇魔司的人,一命抵一命,这是镇魔司的规矩。至于你家人,涉及大烟桉的,会按照大元律法处理。”

百里飞鸿看向张烈,态度很坚决。

张烈面色凝重:“百里飞鸿,谁胜谁负,尚未可知。”

“靠你手中的圣物吗?”

百里飞鸿冷笑地看向他手中的剑,这把剑的气息与天剑前辈很相像。

应该是来自天祖一脉。

似乎,我找到如何进入阴阳天宗的办法了。

玉手身处,眼前的虚空,都被抓碎。

陈天翔一把夺过张烈手中的阴阳圣剑:“两位师弟,快走,为兄掩护你们。”

了解过百里飞鸿的人,都知道其性格上的霸道。

当百里飞鸿说出,陈天翔追杀过他的时候,陈天翔已经明白,今天他必死无疑。

唯有阴阳圣剑才能救自己。

杨鼎身影上前,一把抓住张烈,施展阴阳天遁法,化作流光,消失无踪。

“想跑?”

六道绝,拳绝。

对着虚空就是一拳,虚空都被打爆。

施展阴阳天遁法的杨鼎当场被打爆,张烈身上涌动着一股烈焰,形成光罩将的性命保住。

“杀,阴阳乱杀!”

一招神通施展,陈天翔杀红了眼,恐怖的武圣威能降临,剑光乱阴阳,杀机勃发,引动阴阳法则的混乱爆发出恐怖的威能,刺向百里飞鸿。

“万物归元!”

一尊万物归元鼎百里飞鸿身后,鼎盖掀开,化作黑洞,带着无穷的吞噬之力,吞噬这道剑光。



一道裂痕出现。

百里飞鸿面色微白,但元鼎母气消耗,立即将裂痕修复。

而他伸手一抓,阴阳法则的气息握在手里,施展斗转星移,瞬间将阴阳圣剑夺取到手。

随后,对着陈天翔随手一拍,将他拍得粉身碎骨,死得不能再死。

阴阳圣剑的力量在复苏。

恐怖的威压越来越强大。

百里飞鸿随手将其插入乾坤鼎内,将黑天石碑吊起,对着阴阳圣剑镇压而下。

“百里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

一道虚影,法天象地,映照天空,他一把捞起张烈,望着百里飞鸿缓缓道。

百里飞鸿想也不想,从乾坤鼎内抽出人仙武兵龙魂刀,对着虚空法天象地的阴阳天宗武圣就是一刀。

天穹被斩裂,一缕缕仙威,毁灭天地。

一刀之下,武圣的法天象地噼成了两段。

随即,万物掠夺手一把抓住斩断的武圣法身,拉扯回到万物归元鼎。

“张烈是吧?这位弟子,身上隐藏不少秘密,而且天资极高。”

百里飞鸿看得出来,张烈同样是在走极道,体内的血气、六骨、经脉窍穴、炼神、元胎都是走到了境界的极致,才破境晋升。

难怪他进入神通主不久,就可以对付黄逵这位老牌神通主。

武圣法身被毁灭之前,强行将张烈送回宗门了。

百里飞鸿没有追。

他若真的想要杀张烈,张烈根本没有逃出他五指山的的可能。

现在逃犯逃了,百里飞鸿有的是借口,登山要人。

一刀消耗了他体内十分之一的力量。

百里飞鸿可是明白,自己体内积累的力量,甚至不比一些武圣差。

可这把人仙武兵就是无底洞,一刀之下,瞬间抽调了他体内很大一部分力量。

炼化被斩灭了的武圣法身,转化为元鼎母气,开始恢复自身的力量。

转过身来,镇魔司一百多号人,满面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位镇守使,不对,是镇魔巡逻使。

蟒袍九爪,白衣金丝,这是镇魔巡逻使的标志性服装。

“见过镇魔巡逻使大人!”

黄逵拱手行礼,恭敬地说道。

“阳州省府镇魔司镇魔人见过镇魔巡逻使。”

一百多号人,口令如一,高呼行礼。

“凡涉及大烟桉,无论何人,都抓起来,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

百里飞鸿的目光巡视良久,开口冷漠地道了句。

特别是他的眼神落在左右镇守统领的身上,目光更烈:“阳州省府镇魔司,左右镇守统领,大敌当前,退缩不前,抗拒司长命令。陈东阳、陈冲林已经不适合担任阳州省府的统领之职,黄统领,你上报给总司,在此之前,就在镇魔司内听候黄统领之令。”

此话一出,陈东阳与陈东林勐地抬头,怒视百里飞鸿道:“你只是镇魔巡逻使,没权剥夺吾等职务。”

“对,不符合大元帝国律法条例。”

百里飞鸿冰冷的眸子锁定他们身上:“不,我只是在执行家法,镇魔司的家法。你若不听从,莫怪我心狠手辣,断了你两人四肢,废了你们神通,落下镇魔锁链,将你们关押在镇魔狱,听候总司审判。”

陈东阳与陈冲林顿时傻眼,杀气沸腾的百里飞鸿可没有开玩笑。

他就算做了,也没有任何人为他出头。

就算当今圣上念及当年旧情,可在他们与百里飞鸿面前取舍,不会责罚百里飞鸿,只会保住他们的命。

“其余人等,去做事,另外,因为争斗损害的私人财物,由阳州省府镇魔司按照正常赔偿标准三倍赔偿。”

百里飞鸿根本不给黄逵说话的机会,就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以自己的决定取代了省府镇魔司的指令。

可下面的镇守使、镇守将都沉默,没有人出声反对。

那一刀天空都被噼成两半,如今刀痕还挂在天上。

这恐怖的刀道,惹怒了这位巡逻使,说不定自己没有好果子过。

更何况,巡逻使惩罚的是左右镇守统领,又不是自己。

反而为自己的同僚报仇,为死去的邓正兄弟讨回公道。

阴阳天宗。

一座山头,强大的武圣意志笼罩四方,宗门内一位武圣咆孝如雷,震动十万大山。

“剑圣他老人家不是在闭关吗?怎么会如此暴躁?”

一位神通主不解说道。

圣威中带着愤怒,这位神通主能在此威势下,开口说话,已经是很勉强了。

“有所不知了,听说是剑圣师祖的法身去救张烈,应该是遇到了某位强者,将法身杀了。”

一位神通主预测说道。

剑峰。

宫殿内深处,一位老者站了起来。

他收敛了暴脾气。

多少年过去了,自己再次受伤。

并且,损失了一尊法身,造成了灵魂都出现轻伤。

不过,阴阳天宗的剑圣却非一无所获。

“人仙武兵,龙魂刀。”

若是剑圣没有记错,这把刀存放在谷梁皇室的宝库内。

是当今世上杀伐之力最强大的武器之一。

“有恃无恐,这年轻晋升法相境,为何我观他却是修炼到了法相境的巅峰。”

“此时咱不做多想,若是张烈出了事情,对我阴阳天宗天剑一脉,将会是巨大的打击。”

这一次,他亲自出关,去将人领回来。